《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八十九章 破法一击

“不对,快住手。你的风蛟小了不少。”韩立忽然一扭首冲黑衣美妇大喝一声。

其实不用提醒,美妇自己也隐隐发觉了不对劲。再听到韩立此声后,顿时心中一惊的两手一掐诀,风龙口中风刃一停后,一下呼啸的从光球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空中不动起来了。

果然两头风龙的体积,比起原先都足足小了近半。

而被风刃快击成豆粒大小的光球,在风龙飞出去的瞬间,再次凝结成一体。

这时巨型光球体积已经有三十余丈之广了,几乎占据被困光幕三分的之一。

而在光球中,嘿嘿一声冷笑后,银翅夜叉手托邪月幻境的浮现而出,一脸冷笑之色。

看到这里,韩立叹了一口气。

这种情形,他当年在乱星海时和六道少主一战时,也曾经遇到过。

当时的温天仁施展一种特殊宝物,可躲在一团紫云中让空间略微扭曲,他飞剑根本奈何不了对方。最后他还是凭借阴魔斩的霸道,才强行破掉禁制,斩掉对方一条手臂的。

看来这一次银翅夜叉使用的,估计也是差不多的神通,但高明程度肯定不是那位六道少主可比的。

但阴魔斩,韩立因为一直忙于修炼,并没有再凝练过地。但使用同样霸道地手法,应该可以破除此术地。

可惜他的青竹蜂云剑无法再组成大庚剑阵,否则这个施法而无法动弹地银翅夜叉,一被困在剑阵中,就算那光球再古怪,也必死无地。

韩立心中有了判断后,瞬间就有了主意。

他当即深吸了一口气后,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再手掌一翻,一张赤红色符就蓦然出现在了手心中。此符上面火焰般符文跳动不已,并有一条迷你红蛟若有若无,竟是一张降灵符。

此符是韩立在炼制三焰扇时,利用那只八级赤火蛟精魂顺便炼制而成地。因此还迟了些时日,差点误了和富姓老者等人在万毒谷的聚会时间。

而因为有了一次地炼制经验后,这一次地品质可比前一次强多了,可以提升的法力也远胜上次地降灵符。

手掌毫不迟疑的往身上一拍,火红符就一闪即逝的没入身上不见了踪影。

一只虚幻的蛟影一下在背后浮现,顿时附身在了韩立身上。

韩立在一团红芒中,头上生角,身体部分浮现出火红鳞片,片刻间就转化成了半人半蛟的妖异形态。浑身法力也一下蹿升到了元婴中期的顶峰。

“韩道友!”

“咦!”

显然无论黑衣美妇还是这银翅夜叉,一见韩立幻化的形态,都不禁吃惊出声。显然都没见识过降灵符!

银翅夜叉更是感应到了韩立修为狂涨后,嘴角的笑之色顿时收敛不见了。

就在此时,韩立两手结印掐诀,原本在光球外盘旋的数十口金飞剑一齐冲天而起,一个盘旋后同时发出清鸣之声,然后一颤之下,各自以一化六。

近二百口金色剑光一下涌现而出,接着往某处一聚。

刹那间,一团金芒在空中显露,如同烈日当空一般刺眼夺目。

随之光芒一敛,一口十余丈巨剑,金灿灿的出现在光球上空,剑上的惊人气势,即使下面的银翅夜叉也脸色微变。

一见巨剑成形,韩立马上冲着胸前的雪晶珠一点。

此珠“嗖”地一声,化为一道紫芒朝巨剑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他又神念一动的冲巨剑打出一道法诀。

“轰”的一声惊天霹雳!

剑上蓦然浮现出手臂粗的金弧,无数道电弧将整只巨剑都包裹在了其中,一时间金光缠绕四射,雷鸣声不断。

而就韩立引发了辟邪神雷的同时,雪晶珠也射到了巨剑手柄处。

紫光一闪后,此珠一下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随即一层妖异的紫色火焰从手柄处剑身蔓延开来,让巨剑金弧紫焰交织闪烁,仿佛仙家神器一般。

银翅夜叉见此,脸色越发难看了,毛茸茸脸孔上竟隐隐有些发白了。

这时巨大光球已经占据了光幕中近半空间,韩立和黑衣美妇都不得不徐徐向后飘去了。不过看着空中巨剑,黑衣美妇脸上惊容还远甚银翅夜叉,心中更是心念急转。

在如此可怕攻击下,想必元婴后期修士也绝不敢硬接此击地。

“破”就在美妇心中震惊之际,韩立冷冰冰的吐道。

巨剑带着震耳欲聋雷鸣声,向下一沉,同时剑上放出数丈长金色剑芒。

此剑尚未接触下面的光球,剑上灵压将其压的颤抖不停。

金光一闪,巨剑一斩而下,光球直接被灵气震得碎裂溃散开来。

等光芒消失后,光球中却人影全无,银翅夜叉竟出现在了不远地另一处空中,一脸阴霾的盯着巨剑。

此獠在巨剑威压下,最终不敢硬接韩立这一击,在巨剑临身之际,用背后银翅飞遁了出来。

不过他手中邪月幻镜也停止了喷吐,功法已被强行破除掉了。故而巨大光球被毁后,未能再次恢复原状了。

银翅夜叉目光闪动,正暗自思量再施展何种神通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破空声,接着一道红线突然浮现在他后面丈许处,一闪即逝向它后脑勺洞穿而去。

银翅夜叉神通可以与元婴后期匹敌,神识自不会差哪里去,虽然红线出现的突然,但头也不回的银翅一抖,挡在了身后。

“轰”的一声,大出此獠意外地是,红线一击在了银翅上,蓦然化为一巨大火球爆裂开来。让银翅夜叉吓了一跳!

但随即他发现此火球只是虚有其表,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时,当即心中一松!但火光一散后,里面却空空如也,红线竟无影无踪了。

银翅夜叉一怔后,正想用神识细搜索下时,身前却一声雷鸣传来,巨剑腾空飞起,再次迎头劈下。

黑衣美妇也在远处法诀一催,两条风龙不知何时的飞至了此飞尸的上空,一个盘旋后,摇头摆尾的一张口,无数风刃密密麻麻激射而下。

这一下,银翅夜叉一时顾不得再想其他之事。一抖手,将邪月幻境仍到身前不动,然后两手凝重的朝巨剑虚空一抓,顿时半空中一下出现两只煞魂丝所化大手,足有丈许般巨大,向巨剑毫不示弱地挥拳一挡。

现在可不是它刚才在无法动弹之时,自要伸量一下巨剑威力再说。

而同时,此獠银翅也狂涨倍许,化为一片银幕挡在了头顶上。

一阵急促的“噗嗤”声后,风刃击在银幕上就被轻易的弹到一边。

而大手和巨剑方一接触,就“轰”“轰”两声,此剑就凭借惊人威力将其中一只一斩而散,但剑芒也一下弱了小半 再斩到第二只大手时,两者却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一副不相上下的样子。

而就在巨剑斩到第二只灰手发出巨响的同时,那只消失红线竟再次诡异的出现,位置正好是银翅夜叉的胸前处。

“不妙!”银翅夜叉心中一惊,一只毛手急忙向前一把抓去,但却迟了。

那红线只是一闪,就“噗”的一声洞穿了那面邪月幻镜,但随即被一只毛手一把捞在了手中,动作快似闪电。

而黑色小镜,这才“砰”的一声脆响后,当即化为一团黑芒地碎裂开来。

“你敢毁我宝镜!”银翅夜叉一见邪月幻镜被毁,身形大震,脸上立刻露出愤怒之极表情。此宝镜似乎对它有什么特殊意义,连毛手抓住的飞针上面火焰汹汹并变得如同烙铁般通红,它如今都犹若无睹了。

韩立心中一愣!

他偷袭此宝镜的目的倒是很简单,因为此镜配合此怪物幻术实在太棘手了些,还是一次解决的好。

现在面对这银翅夜叉的暴怒,韩立心中有些奇怪,但手中动作却丝毫没停,一掐诀下,原本黯淡许多地金色巨剑,“轰”的一声分解开来。

近二百道剑光立刻化为一张巨大剑网,齐斩而下。手中并没有丝毫的留情!

若是对方敢用那银翅抵挡的话,他可不介意用掺入了庚精的飞剑,瞬间将对方斩成无数段。而那颗雪晶珠也滴溜溜一转后,数只拳头大火鸟直接从珠上飞出,然后轻飘飘落下。

可是银翅夜叉即使非常愤怒,却并未上当的来硬接韩立这番攻击,而是银翅一动下,人就出现在了另一处地方,一脸暴虐地盯着韩立,银色双目开始血红起来。

“原本不想多浪费精元,只想动用幻术让你们束手就擒。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一定会将你亲手拿下,将你精魂抽出,再一口口的慢慢吞掉。”银翅夜叉满面煞气地说道。

随后它身形一晃后,出现在了尸狼的头顶,二话不说地抬足一踩狼首,一双银翅急扇几下后泛起一层黄光。

接着连人带狼的向地下无声陷入,犹如鬼魅一般!

“土遁!”韩立马上眉头一皱,冲飞剑和宝珠一点指,所有宝物一齐飞回。

而就在这时,地面下传来轰隆隆地轰鸣声,整个法阵一阵的巨颤,接着从法阵各处冒出一偻偻的黄光黑气,地下深处也传出银翅夜叉一声凄厉的大吼,仿佛痛苦异常的样子。

这时黑衣美妇神色阴晴不定,看了看韩立,又低首望了望地下的法阵。略一踌躇后,一咬玉牙,人骤然往某只灰茧激射而去。

在半路上她就先一抬手,一把剪刀状法宝脱手射出。

此宝精光四射,似乎锋利异常!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