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八十一章 孽猿

白瑶怡明眸流动,单手持剑虚空一斩,一道数尺长剑光随之幻化而出,狠狠斩在了冰壁上,并留下深深的剑痕。

韩立见了,神色一动。

“如此多年过去了,这口飞剑还灵性未失,可见其主人当年在此剑上花费的功夫了。而从威力上看,这飞剑主人应该是结丹中后期的修士。这倒有些奇怪了,这种等阶修士应该无法到达此地的。”白瑶怡将此剑翻看几遍后,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标记,脸上现出几分疑惑。

“让韩某看看行吗?”韩立忽然开口。“道友何必客气,尽管拿去。”白瑶怡嫣然一笑,玉指一弹,手上飞剑就飞向了韩立。

韩立单手一抓,就将飞剑直接摄到了手中,然后低头端详了起来。结果半晌后,他眉头不经意的一皱。

“怎么,韩兄看出些什么?”白瑶怡好奇的问道。

“此剑通体用蓝元晶炼制而成,但全部用此材料炼制飞剑,并非明智之举,若是能掺入其他几种材料辅助的话,飞剑本身的品质应会更上一筹的。但这种炼制飞剑方法在万余年前却盛行一时,掺入其他材料炼制技巧却是后来才研究出来的。而从此剑的花纹符文看起来,这口飞剑也是比较久远的样子。说明此剑主人虽然不是上古修士,但也应该是数万年前的修仙者。”韩立冷静的一一说道。

“韩兄在炼器术上有如此高的造诣,真让妾身有些吃惊!”白瑶怡有些意外的样子。

“没什么,在下只是侥幸在图谱上见过此类飞剑而已。我们还是进洞看看吧,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收获呢。”韩立扭头望向洞穴,不在意的说道。

“好,道友请!”白瑶怡略想一下就点了点头,抬手放出了一把白蒙蒙玉伞,然后身形婀娜的一晃,就率先朝洞穴中走去。

韩立微微一笑,一指头顶几口飞剑,让其化为一片金光护住全身后,才从容地跟了进去。

洞穴里漆黑异常,只能听见风声和深处隐隐传来的尖啸。里面的鬼物好像发现了二人的到来,变得更加暴虐起来。但声音听起来,却不太远的样子。

“看来此地不会太大,倒好对付一些了。”韩立喃喃一声,手一扬,一颗白光闪闪的月光石浮现在了二人上空,随后朝其打出一道法诀。

顿时月光石光芒大放,将附近照映的清晰异常。但因为黑色阴风的阻挡,稍远些的地方,仍然模糊不清。

沿着洞穴通道仅仅走了五六十丈远,豁然一亮,前方不远处竟出现了一个入口,隐隐有淡绿色莹光射出。

韩立和白瑶怡诧异的互望了一眼。他们前边探查过的所有洞穴可都阴寒异常,一丝光亮没有的,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一些废弃的矿洞,没有丝毫价值。

不过以韩立二人修为,心中虽然提高了两分警惕,但自不会太缩手缩脚的。

将玉伞挡在了身前,白白瑶怡就先身形一晃的出现在了入口处。朝里面望了一眼,此女马上脸色一白。

韩立随之出现此女一旁,同样一扫后,也面色不由微变。

这是一个直径三十余丈的钟乳洞,洞窟顶部和四壁都散出淡绿色光芒,而在中心处却竖有一根数丈高石柱。石柱毫不起眼,粗糙简陋,但上面却有一具干尸被铁链紧紧绑缚在那里。

此干尸一头灰白长发,浑身漆黑,头颅低垂看不清面目,但腹部却被人用利刃剖开,五脏六肺全都不翼而飞的样子。

这情形如此诡异,不要说白瑶怡,即使是韩立不及防之下,也心中一阵惊悚。

韩立抿了抿嘴唇,正想开口说话时,手中的那口蓝色飞剑猛然间一阵长鸣不断,接着颤抖狂震起来。

韩立心中一动,不加思索的将此剑往空中一抛。顿时一道蓝芒直奔石柱射去,但一到石柱附近还原成半尺长的小剑,围着干尸一阵盘旋飞舞,并发出阵阵的哀鸣声。

“这干尸就是飞剑主人?看样子不光金丹被人摘走,竟连小命都没保住。”白瑶怡长叹了口气,脸上微微露出不忍之色。

“他可不是普通的身死,而是被人施展邪术活祭了!”韩立却冷冷地说道。

“活祭?”白瑶怡一惊,这才注意到洞窟地面上有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模糊法阵。只是时间太久远了,大半都被灰尘覆盖,这才让她一时没有注意到。

“具体哪一种活祭法阵,还要将法阵重现才能看出来。”韩立平静地点点头。

“这个容易,此事交给妾身就行了。”白瑶怡轻轻一笑,一张口,一把冰雕似的小扇子脱口喷出,然后寒光一闪,扇子瞬间化为尺许大小,并朝洞窟地面微微一扇。

一股黄蒙蒙的狂风从扇子狂涌而出,一下将地上吹得飞沙走石。一时间整间洞窟都变得昏昏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

但韩立和白瑶怡身上有加持的紫幽神光,外加灵光护体,自然对这些风沙视若无睹。二人只是望向地上法阵,似乎对其他一切都不再注意了。

就在这时,在他们身后十几丈远处,地上幽光微弱闪动一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无声无息地冒出地面来,趴伏在原地一动不动。

韩立二人仍然头也不回,一副毫无知觉的样子。

黑影见此,赤红双目凶光一闪,身形一晃后,如同箭矢一般的激射而出,途中又头颅略微一偏,噗嗤一声,一道乌芒一闪即逝的喷向了白瑶怡。

此黑影竞想一次同时偷袭韩立和白瑶怡两人。

就在这一瞬间,韩立却忽然反手一拍,蓦然洞窟上空浮现一只青色光手,狠狠向下一抓,竟准确无误的将黑影一把拦腰捞住。

而那激射向宫装女子的乌芒,却被此女动作优雅的手中玉伞轻轻向身后一晃,不知怎么的就出现在了背后。

一接触之下,伞面上白光闪动,乌芒顿时无功的被弹射而开,一下没入一侧石壁中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寸许大的深孔。

这时白瑶怡才一脸笑容的望向了光手中的黑影,竟是一只蛇身猿面,长有双臂的怪物。此怪物全身乌黑鳞片,约有三四丈长样子,两只手掌,各抓住一小截尺许长的骨矛,锋利异常。

虽然怪物被光手死死抓住,但却凶悍之极的仍拼命挣扎着,血红双目更是怨毒的盯着二人,仿佛和二人有生死大仇的样子。

“孽猿?世间还真有这种鬼物?”白瑶怡一见此怪物模样,微微一怔。

“嗯,听说此鬼是人的怨念在重阴之地凝结形成,性情暴虐嗜杀,专喜食生人脑浆,而且可以模仿各种鬼声。看来先前的炼尸啸声就此鬼模仿的了。啧啧!我以前只是在一些典籍上见过图像,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鬼物。不过这鬼物也不算太厉害,这点本事就敢偷袭我们,还真是找死啊。”韩立盯着了几眼此鬼物,口中不以为意的说道。

“哼,这种恶鬼物留之何用,还是杀了的好!”白瑶怡却对这只孽猿鬼非常厌恶,玉容徒然一寒,单手一点,顿时一道寒光飞射而出,围着此鬼一个缠绕后,此鬼就化为了一座冰雕。

韩立洒然一笑,没有说什么,但神念一动之下,青色光手蓦然五指用力,顿时冰雕寸寸裂开,化为一堆冰碴散落地上。

这时洞窟中的黄风已经尘埃落地,那个圆形法阵已经真真切切的显露出来了。

韩立双目一眯,不慌不忙的朝法阵走去,而白瑶怡却似乎对此不太感兴趣,反而明眸在洞窟四周扫视不停,似乎想寻找什么东西。

“这个法阵是炼魂阵的一种,而且还是非常古老的一种。而且……”半晌后,韩立终于思量着开口了。

“而且什么?”白瑶怡也将目光移到了法阵上,并疑惑的问道。

“而且这个法阵铭刻在此的年份,似乎比这具干尸可久远的多了,应该是上古时期就布置在这里的。”韩立肯定的说道。

“有这样的事情!韩兄如何判断出来的?”白瑶怡盯着韩立,有些讶然。

“这个只是在下的经验之谈,也许韩某猜错了。”这一次,韩立却打了个哈哈,含糊应付过去了。

白瑶怡先是一怔,接着掩嘴轻笑两声,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不管这法阵和干尸有什么古怪,和我们{,文,}没有什么{,人,}关系的。此地{,书,}也没有其{,屋,}它东西,我们这就出去!”此女建议道。接着她一抬手,将那口蓝色飞剑重新抓到了手中,收进了储物袋中。

“嗯,这话也有理。”韩立点点头的同意道。随即二人向出口走去。

快接近入口时,韩立却不知怎么突然心中有一种不妥的奇异感觉,脚步不禁一滞的停了下来,并回身再瞅了一眼那具干尸。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白瑶怡有些莫名起来。

韩立并没有马上回答此女,目光闪动几下后,突然单手一抬,一根手指遥遥一点。

一声低沉雷鸣,指尖处金光闪动,一道纤细金弧蓦然弹射而出,直接击向远处石柱上干尸。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