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九章 灵山昆吾

大半日后,万毒谷深处某处毒虫遍布的地方,突然间银光闪动,接着十几颗巨大火球飞射而出。“噗噗”几声后,这些火球没有爆裂开来,却在途中化为十几条栩栩如生火蛇,扑到了地面上。炙热气息大起,一小片火海豁然形成,眨眼间就将地上所有毒虫化为了灰烬。

“啧啧!韩道友对法术的控制真到了出神入化境界,要说道友主修的是火属性功法,恐怕也没有几人不信吧。”一个女子的轻笑声传来。

“没什么,昔年在下境界低微时,最爱使用的就是火弹术了,只不过熟能生巧而已。”韩立淡淡的声音回道。

接着远处雾气中银光中,大汉和韩立等人的身影接连浮现而出,并朝渐渐熄灭的火海走来。

韩立目光朝远处一扫,神色一动下脚步蓦然停了下来,火海对面的毒雾稀薄异常,隐隐有什么东西的样子,但他还未来及将神识放出,为首大汉忽然冲头顶玉如意一点,此宝立刻银光暴涨,同时向前方飞射而去。结果在银光照耀之下,远处原本雾蒙蒙的一切,全都清晰起来。

韩立看清楚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在前方数十丈外地方,一条巨大沟壑出现在那里。向两侧望去,在模糊之中根本看不出此沟有多长,但宽度却足有百丈之广的样子。里面还时有淡黑色阴风喷出,将附近的毒雾都吹得七零八落。

“这就是阴阳窟的入口了!大家过去吧。”

这些人中除了韩立和白瑶怡外,其他人都是来过此地的,故而老者随一句话后,几人都没有迟地走了过去,并站到了巨沟旁边。

沟中喷出的阴风虽然猛烈之极,这些人却个个神色如常,并不慌不忙地朝下方望去。

巨沟内是如同深渊般的深不可测,一团团漆黑阴风,在沟中刮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诡异旋涡。而在这些旋涡中还有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韩立目光向下方两侧沟壁扫了一眼,只见上面晶莹闪闪,竟似乎凝结着一层厚厚寒冰。

“我们现在看到的并不是惊魄阴风,只是普通的阴风而已。但一旦深入下方数百丈后,惊魄阴风就会出现,没有防备之下,就是我等元婴修士也无法在风中支撑多久的。但是现在我带了紫幽珠,此风对我等威胁自然大减了。但是阴阳窟中不同地方,惊魄阴风大小也不同的,几位道友都是阅历非同一般之人,在小心方便自然不需要富某多说什么了。”富姓老者等众人都打量完了巨沟,才轻咳一声地说道。

然后一抬手,他手中蓦然多出一颗紫圆珠,拳头大小的样子。此珠一出现,韩立仔细瞅了此珠一眼,结果瞬间只觉目中紫影闪动,神识一阵不能自主的恍惚,似乎神魂将要直接飞出体外的样子。

他不禁一惊,但就在这时,体内大衍诀顿时自行运转起来,一股清凉之意在脑中闪过后,神智就回复了正常。

韩立表面不动声色,心中还是骇然起来。此物不愧为魔宗镇宗之宝,果然邪门的很。心中如此想着,韩立不禁朝元姓大汉和白瑶怡望了一眼。

这两人目光闪动不已,脸色也不太好看,看样子不及防之下,同样吃了此珠的一个暗亏。就不知道,这二人用何秘术逃脱此珠的迷神效果。

富姓老者却对三人的探视举动视若不见,而是单手一托此珠,口中一阵晦涩的咒语声出。顿时刺目光华一闪,一层若有若无光晕从珠上出,一下将方圆三十余丈范围全都笼罩在了其内,韩立四人同样身处淡紫色光晕之中,周围原本猛烈冰寒的阴风,一下弱了大半以上。

“紫幽珠果然名不虚传!”元姓大汉将玉如意收起,见此后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句。

“此珠现在不值一提,威力倒底怎样还要等下去才知道的。我等下去吧。”老者却一手托着紫幽珠,另一只手祭出一团紫红色光雾,不以为意的说道。随后他周身绿光闪动,往沟下徐徐飘下。

韩立等人自不会离开紫晕范围,同样放出护身宝物,跟着飞入深沟中。

大汉放出的是一件碧绿色玉牌,盘旋头顶之上;白瑶怡是一口冰晶飞刀,环绕身体四周;黑衣美妇则是一面漆黑盾牌,紧贴身前;韩立只喷出了几口金色飞剑,护住了全身。

过了一小会儿,几人的身影就在灵光急闪后,被下方漆黑旋涡吞噬的无影无踪,巨沟附近再次回复了平静。

而就在韩立一行人进入阴阳窟的同时,南疆某无名小湖的空中,有七八名修士漂浮在湖面上空,正听一名黑衣修士说些什么。

这些修士道俗都有,赫然是数月前在皇宫中聚集的叶家修士中的几人。那名大头怪人也身形摇晃的站在人群正中,旁边正是那位元婴中期方脸修士,在其身后不远处一名青年,则是面容酷似韩立的古魔。此魔如今听着眼前修士的讲述,脸上毫无表情。

黑衣修士是结丹期修为,但面对这些元婴期的族内长老,神态恭敬异常。

“四百年前,我们叶家从上古遗迹一块残碑上,得知了‘昆吾’灵山的大概下落后,就一直开始谋划此事了。这座上古时候赫赫有名的仙家圣地,不知什么原因,竟被古修士们用莫大神通沉到了地面之下。不要说此山当年古修洞府云集众多,绝对有一探价值,更重要的是,石碑上还透露,古修士封印此山时,竟在山中留下了两件通天灵宝。若我们叶家能得到两宝,可立刻实力倍增,足可以震慑住正魔两道的那些大宗门了。我们花费了百余年时间,派出众多族内弟子,几乎踏破了大半个大晋,终于在这湖底下发现了石碑上记载的地方,并立刻派出族内阵法大师开始破除禁制。因为此事事关重大,当年一直都由上代大长老专门负责的,其余知道此事的长老,也只有寥寥两三人而已。”

黑衣修士说道这里,顿了一顿,接着又道:“但这上古禁制的深奥远超我们想象,而且一层接一层,几乎遍布方圆百里的地面下。十几名阵法大师又花费了上百年时间,才最终研究出了解开禁制的方法,必须借助天地之力以阵破阵,才能将封印禁制尽数除去。但是这以阵破阵所需材料之巨,布下法阵之多,实在是一件巨大之极的工程。但最重要的是,布阵的许多材料都珍稀异常,我们必须一点点小心收集,布阵举动也必须偷偷摸摸,决不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否则纯粹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而已。因此布置破禁法阵的动作一直断断续续,曾经数度中止过,一直到了现在,这件工程才最终就要完成。现在族内的阵法师正在湖底布置最后一个法阵,估计还要月许时间就完成了,到时我们还会发动一个超级隐匿法阵,将破禁时的惊人异象全部压制住,众长老就可以进入昆吾山从容取宝了。”

讲解完后,黑衣修士立刻束手退到一旁不再说什么了。

“昆吾山?原来我们此行的目的竟是此山?”

“真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是某个上古修士洞府呢!”

“啧啧,也只有昆吾山这种仙山才可能有通天灵宝的。”

……

一时间除了怪人、方脸修士、古魔三人外,其余修士都不禁一阵的窃窃私语,人人面上难掩兴奋之色。

“哼!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破除禁制只不过是取宝的第一步罢了,若取宝之行真的如此简单,三弟又何必将我们都聚集到此处,并请出了七叔来助我们一臂之力。并且三弟身为大长老,也会避开其他宗门耳目,在一月后赶到这里,和我们一齐进入昆吾山的。”方脸修士却脸色一沉,如此的说道。其余几名修士一听此话一时鸦雀无声。

“听二哥之言,这昆吾山中难道有什么不妥吗?”一名道装打扮的叶家长老,忍不住的问道。

“岂止是不妥,这次我们进去就是一去不回,也不是不可能的。”方脸中年人阴沉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们这边有七叔和三弟两位大修士,就算有再厉害的禁制,也应该无碍的。”一名儒生也吃惊起来。

“要真是如此简单该好了。你们也不想一想,这昆吾山好好的一处灵山圣地,那些古修们为何要将其封印起来,并还留下了通天灵宝。这里面还不知有什么惊天秘密呢,其中危险可想而知了。”方脸修士阴阴的说道。

其他几人一听此话,也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好了,这只是一种最坏的猜测而已,也许此山真有其他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才封印起来的,你们也无须过于挂心。但必要的小心,一定要有的。真有什么事情,老夫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怪人却嘿嘿一声的说道。

这时,其他人的脸色才回复了正常。

但就在这时,方脸中年人却一转头,忽然对身后的古魔正色道:“韩长老,你精通上古各种典籍,此次进入昆吾山还要多有借助之处了。你放心,我们已经找到了两件魔器,只要此间事情一了,我就会将魔器交予道友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