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七章 怪人

听到自己师妹如此说,富姓老者目中闪过一丝犹豫,想了一下后,但还是点点头的同意道:“既然冥河之页对道友不起作用,老夫也就不再勉强了。但是在下要在道友身上留下一个标记,只要道友不离开南疆之地,半年后此标记就会自行消失。韩道友不介老夫此举吧!”

“可以,在下的行踪并非隐秘的,道友尽管施法就是。”韩立一笑,想也不想的答应道。

老者一听此话,也不客气的单手一掐诀,口中几声咒语出口后,一道蓝光打出。

韩立凝神细望,见此法诀的确只是普通的印记后,当即手臂一抬,就任由蓝光没入其内不见了踪影。

富姓老者露出了满意之色,将冥河之页一收,又向众人叮嘱的说道:“事情老夫都已经说完了,既然白道友还需要三天考虑时间,我和师妹就在此山再等白道友三天,元兄和韩道友可以离开先准备了。阴阳窟入口所在的万毒谷,里面遍布的毒花毒草虽然对我等威胁不大,但是还希望元道友到时带几件辟毒的宝物来。在进入阴阳窟前,我等最好不要多消耗法力的好。”

“辟毒?嘿嘿,这对我们毒圣门来说,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尽管交于元某了。在下这就先走一步了。”大汉哈哈一笑的说道。随后他向其他人一抱拳,一拍腰间灵兽袋,放出那只巨大灵鳖,人就在一股灰蒙蒙狂风包裹下,踩着灵兽腾空飞走了。

韩立见此,也没有多留下去的意思,同样说出了告辞的言语,化为一道青虹破空离去!

半年时间对他来说也许有些紧,但勉强也够先将三焰扇炼制出来了。至于对付鬼物的宝物,他有辟邪神雷和啼魂兽在手,哪还需特意准备什么。

他如此急着先把宝扇炼制出来,自然是存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思量,真在下边遇到了什么预料不到的奇险,有此扇和人形傀儡在手的话,就足可以高枕无忧。

抱着这种考虑,韩立驾驭遁光,一路向南疆中部的银蛇山而去。

十余日后,韩立就出现在了一片奇特的山脉上空。这片山脉不小,有三四百里的样子,但是山脉细长,蜿蜒起伏,如同一条巨蛇一般。但偏偏这片山脉生长的树木,多是一种淡银色树叶的古怪树木。从极高处向下望去,银蛇山之名还真是名副其实。

韩立没有在其余地方停留,直接飞向“银蛇”头部那一端。

尚未飞近,韩立就感到阵阵的热风迎面吹来,里面夹着一股刺鼻的硫磺气息。再过一小会儿,眼前出现了数个火山头,个个呈圆锥状,丑陋异常。而让人心惊的是,这些火山口中不时传出低沉的轰鸣,有的还直接喷出一股股的飞灰,看起来实在惊人。

但就是这样,这些火山附近却有各色遁光闪动,有不少修士在这些火山口中进进出出。此地竟聚集了数十名修士,这些修士大都以筑基的居多,结丹期的也有,但只有寥寥几人的样子。

这也很正常,一旦结丹以后一般修士有了自己丹火后,自然专注培炼自己的法宝,无需再到此地来的。至于元婴修士,更是一个都没有的样子。

韩立停下遁光,在高空中打量了几眼下面,突然瞳孔中蓝芒闪动,此片区域的火脉,马上全都清楚的落入神识中。

片刻后,韩立就找出了火性最强的火脉之地,灵光一闪,遁光直奔两座火山间一处地方飞去。

到了离地面百丈高的地方后,遁光又戛然而止。韩立袖袍一抖,从袖口中飞射出七八口金色小剑,围着身前一阵盘旋后,两手一掐诀,口中一声低喝,飞剑一阵清鸣声发出,同时化为数丈许长的巨大金光,狠狠斩向地面。顿时下方爆裂声轰隆隆传来,被剑光击中之处金光刺目。

等韩立神色一动,众剑光一个盘旋飞回后,原地光芒一敛,现出一个二十余丈的巨大裂缝,黑洞洞的也不知有多深的样子。

附近在其余地方炼器的修士,自然被韩立此番大举动纷纷惊动,有些人更是忍不住冲韩立这边飞来。

韩立一感应到这些修士的举动后,当即脸色一沉,骤然放出了元婴级修士强大的气息。一股惊人灵压冲天而起,马上以韩立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去。

附近数十里内的修士全都被韩立的气息吓了一跳,那些原本想看个究竟的修士急忙掉头就走。有一些较近的,更是忙离开原来的炼器之地,向四周散去。他们都生怕无意中触怒这位前辈高人,从而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

韩立见附近修士全都识趣的避开此地,心中大为满意,当即直接往下方裂缝中落去,遁光一闪即逝的在裂缝中消失不见了。

但不久后,凡是前来银蛇山炼器的修士,都知道了此地有一位元婴级别的修士,所有人全都兢兢战战的尽量避开这里。让以裂缝为中心的方圆十里之内,竟成了禁区一般的存在,谁也不敢踏足一步。

一日日的过去,裂缝中开始时寂静无声,但一个月过去后,里面时不时的传来轰隆隆的雷鸣声。再过一个月后,雷鸣声稀疏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清鸣声,仿佛凤鸣九天一般。随后此声也渐渐收敛,从此鸦雀无声起来。

就在韩立忙着炼宝的同时,远在晋京的皇宫大内的一处偏殿内,聚集着十余名服饰各异的男女修士,其中有道姑道士,也有和尚儒生。这些人竟全都是元婴期以上惊人修为,其中一名方脸的锦袍修士,和一名手持金色拐杖的老妇人,更是元婴中期修士。而那名乌冠老者赫然都在其中。

这些人全都静静的坐在殿中椅子上,个个沉默不语,其中有几人更是有些焦躁的不时朝殿门外望去,似乎都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十一弟,你没有认错人,真是他老人家?可是三百年前,我亲眼目睹七叔陨落身亡的。”方脸修士忽然冲对面的一名须发皆白道士问道,脸上隐现一丝顾虑。

“七叔容貌如此奇特,我怎会将人认错。况且就算人有假,七叔的法宝寒月刃绝不会错的。”那名老道苦笑一声的回道。

“二哥不用紧张,是不是真的,再过片刻不就知道了吗,我们这么多人在此,还怕都看走眼不成?真是七叔自然是天助我们叶家,若是假的,哪怕他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也别想再踏出此殿一步。”另一名元婴中期老妇人却阴森的如此道。

“话是如此说不假,但小心些总没有错的。”方脸修士似乎也觉得有理,叹了口气就不再说什么了。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当远处隐隐传来几声钟鸣声后,忽然门口人影一晃,一个身材瘦高之人不知怎么的出现在那里。接着轻飘飘的迈了一步后,人就诡异的立刻到了大殿中间位置。

此人容貌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双眉焦黄,眼睛细小,但头颅奇大无比,足比常人大上近半,在脖颈上摇摇晃晃,一副随时断掉的样子,实在诡异之极。

但是殿中的群修一见这人可怖摸样,却全都震惊的站起身来。

“你真是七叔?”方脸修士深吸了一口气,谨慎的问了一句。

“嘿嘿!二小子,几百年不见,连我老人家都不认得了。不过这也难怪,我死而复生,自然让你们有些心疑。不过,我这里有三小子的传音玉简,你们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怪人哈哈一笑,一抬手扔出一块绿色玉简过去。

方脸修士一脸惊,但仍然接过玉简将神识沉浸了其中。

仅仅片刻功夫,方脸修士就脸色骤变数回,当其将神识再次抽出后,立刻大喜的冲怪人深施一礼:“原来当年七叔身死之事,竟是前代大长老早安排好的妙着。侄儿刚才失礼,还望七叔海涵。”

“你能如此小心行事。老夫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你。”怪人一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其余的修士也纷纷查看了那枚玉简,没多久,殿内众修士纷纷惊喜的同样上前见礼。

“真是七叔!”

“拜见三叔祖!”

问候声一时接连不断!

“嘎嘎,你们都免礼吧。”怪人高兴异常,人也就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座上。

“三哥在玉简上说,七叔早在二百年前就进阶元婴后期,此事可是当真?”老者妇人恭敬的如此说道。

“不错,当年那些大宗门暗中对我出手的时候,就是觉得我大有可能进阶后期,才不惜暗中设下圈套灭杀我。我按照族内安排逃过那一劫后,也总算没有辜负众人的希望,侥幸进阶成功。原本按照族内上代长老的安排,不是叶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我是不应该和你们见面现身的,但是唯一知道我存在的三小子,不久前突然来找我,将你们进行的计划给我说了一下,并以族内当代大长老身份,求我出手相助此事。我思量再三,觉得此事实在关系到我们叶家的生死存亡,也就动身前来祝你们一臂之力了。”怪人脸色一下凝重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