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五章 培婴丹与阴芝马

自从大汉来了之后,短时间内再没有其他修士到来,三人就这样各行其事,谁也没有主动和其他人攀谈的意思。

足足过了近半个月,瘴气都退去了大半时,天边才再有惊人遁光出现,两道惊虹连襟一起,如同匹练般直奔山峰飞来。

遁光在三人头顶一个盘旋后,恰好的落在了三人中间的地方,里面现出了一男一女。男的正是九幽宗的富姓老者,女的则是一名黑衣美妇,眉毛稍粗,但脸若冰霜。

“三位道友都如约赶来了,真是富某的荣幸。在下原本还做着会有道友不来的其他准备,如今看来倒是不用了。”富姓老者目光在韩立三人身上一扫后,满面喜色的说道。

他身旁的黑衣美妇,却冷冰冰的一言不发。

“在下这次虽然来了,但是富兄所说的事情让我不感兴趣的话,元某立即拍拍屁股走人。在下正在冲击瓶颈的关键时期,可没时间在小事上浪费什么的。”大汉一声冷笑后,不客气的说道。

“元兄放心!道友已经见到韩、白两位道友,难道还怕富某虚言相欺吗?在此之前,我先给几位互相介绍一二吧。这位是在下的师妹常芷芳,九幽宗内堂长老。元兄则身为地主,出身南疆毒圣门,这次要多有借助之处了;韩道友是海外散修,一身神通惊人异常;白道友……”富姓老者指着韩立等人,一一给几人互相介绍了一下。

听到富姓老者说韩立神通惊人时,大汉和白瑶怡都目中闪过一丝惊讶的望了韩立一眼。

韩立闻言一怔之后,则眉头一皱。“道友实在谬赞了。在下修为平常,不知神通惊人之言从何说起。”韩立表面平静地说道。

“道友何必再隐瞒,富某听闻,道友不但在晋京灭掉了元婴初期的肖老者儿,在地下交易会后,还一个照面灭杀了大名顶顶的恶火头陀。道友修为之高,这还用说什么吗?”富姓老者大有深意地说道。

“恶火头陀是韩道友击杀的?”元姓大汉面色大变,蓦然转盯着韩立。白瑶怡明眸转动间,同样露出一丝骇然。只有那名黑衣美妇似乎已经知道此事,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富兄可能误会了。我在晋京时击杀过一名不知好歹的元婴初期修士,但是那所谓的恶火头陀可不是在下出手的,而是另一名修士所为。道友觉得,在下一名散修,有这种逆天神通吗?”韩立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

“另一名修士?我的确听说,当时有两名面容相似的修士同时和恶火头陀对峙的,难道当时出手的真不是道友?”富姓老者神色不经意的一松,但口中却似乎不信的说道。

“富兄可真是高看在下了,韩某若是有瞬间击杀元婴中期修士的实力,当初又何必避开阴罗宗的那些人,直接大摇大摆地离开就可了,谁又敢出手阻挡。”韩立摸了摸下巴,淡淡的说道。

“道友此言倒也有理。不过肖老者儿虽然修为不高,但狡猾异常并精通数种遁法,道友能击杀他,也非比寻常啊。对了,不知当日击杀恶火头陀的修士,韩道友可认识?莫非是海外不出世的大修士?啧啧,这种修为到了后期却名不见经的事情,也只有在海外之地才可能出现的。”富姓老者又啧啧称奇了几句,似乎对当日的古魔大感兴趣的样子。

“我倒听说过,当日晋京拍卖会方一结束,在离地下交易会不远的地方,出现一只类似鬼妖的双头四臂魔怪,竟独自一只就吞噬了数名元婴级的修士,听说要不是后来坐镇交易会的一名大修士出手惊走了此怪,那些修士好像都会全部陨落地样子。韩兄是否也经历此事?”元姓大汉突然间开口问道。

“那名击杀恶火头陀的修士,和在下只有数面之缘罢了,谈不上什么渊源。至于那魔怪的事情,应该是在下远离之后才发生的,在下对此是一无所知。”韩立微微摇头,神色不变的回道。

“原来如此,真是可惜了。否则,若是能将这位道友寻来,我们的把握说不定就更大一些的。”富姓老者干笑几声,似乎无意再多谈此事了。

元姓大汉却牛眼一转,一脸的怀疑之色。

就在这时,白瑶怡也杏唇微张的开口了:“富道友,数年前就约我等到此,是不是也该告知一些详情了。妾身要不是昔年欠道友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也不会跑如此远到此地。”

“这个自是应当的。不过此事非同小可,还是先布置下禁制,再和诸位道友详说的好。”富姓老者一口答应道,随后十指朝四周虚空一弹,十余道幽绿火光飞射而出。

“砰砰”几声,幽火一一爆裂开来,化为一团团绿雾,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了。

韩立神识四下一扫,果然在附近空间发现了微弱的禁制波动,虽然不知道此禁制是何种性质的,但对方如此举重若轻的施展出来,还是让他心中一凛,对富姓老者不禁高看了一眼。

不光韩立,白、元二人同样用神念扫过了禁制,对老者如此的凝重,心中都不禁勾起一丝兴趣来。

“这件事情,其实老夫早自三十年前就开始谋划了,到现在才算真正的时机成熟,故而共邀几位道友谋求此事。不知诸位道友可曾听说过培婴丹这种上古奇药?”富姓老者深吐了一口气后,肃然的说道。

“培婴丹?”白瑶怡和大汉两人均都一头的雾水,对此丹药丝毫印象都没有。倒是韩立闻听此言神色一动,脸露沉吟之色,似乎想起什么。

“怎么,韩友知道此丹药?”大汉见韩立这般表情,忍不住的问道。

“嗯,的确知道一些,但并不多。这培婴丹好像是蛮荒时期一个上古宗门的镇宗灵药,据说服用此丹,可以让元婴修士的元婴有天大的好处,从而更加容易突破修炼的瓶颈,对我们元婴期修士来说,堪称神丹仙药。只是此宗门早在蛮荒末期就已经断了传承,灵丹配方早就失传了,现在的修仙界也罕有人知道此丹药的。”韩立思量了片刻后,缓缓的讲道。他要不是本身就是炼丹宗师,并且翻读过众多相关的上古典籍,还真不可能知道此丹药的。

大汉和白瑶怡听到韩立的话语,脸上都露出一丝惊喜,大汉更是迫不及待的马上冲老者追问道:“富兄现在说起此事,难道有此丹药的下落了。”

要知道进阶到了元婴期后,凡是能对突破瓶颈有用的法门、丹药,即使在上古时期也无一不是元婴修士视若性命的东西,可偏偏这些东西少得可怜,一旦拥有的无一不缄口不言,哪怕至亲之人也不会轻易透露的。

如此多年过去了,这些东西大半失传,小半则因为修仙环境大变的缘故无法适用了。如今的修仙界,除了几样传闻中的逆天东西外,元婴修士突破瓶颈,也只能依仗一些增进修为的丹药而已。故而大汉一听培婴丹的功效,不禁激动异常。

“呵呵,没想到韩兄真知晓此丹,真让老夫有些意外。不错,这的确是和此丹有关的。因为老夫早在百余年前就得到了培婴丹的配方。”富姓老者脸露一分得意的说道。

“富道友真有此丹配方?”大汉一撮两手,乌黑的面颊上不禁泛起一丝红光,目中满是狂喜之色。

白瑶怡和韩立一听此言,互望一眼后,同样难掩脸上喜色。

“不错,配方老夫是有,而且老夫本身也精通丹道之术,只要材料齐全的话,炼制出培婴丹决不成问题的。”富姓老者没有迟疑的点点头。

“怎么?听富兄口气,好像是材料不好收集。难道叫我等来,就是为了此事?”韩立眉毛一跳,凝重的问道。

“韩兄果然是聪颖过人,要不是缺少一味主材料,培婴丹老夫在许多年前就炼制出来了。这一次,就是为了此材料才想借助诸位道友之力的。”

“如此多年过去,富兄以九幽宗长老者的身份都无法得到此炼丹材料,看来此物真的不太好找。”白瑶怡眉头一皱的说道。

“何止是不太好找。老夫原本以为此物人界早就灭绝掉了,已将培婴丹丹方当成无用之物,可是没成想,恰恰又有此物的踪迹,这才又动了炼制此丹的心思。”老者苦笑一声的说道。

“好了,富兄不要拐弯抹角了,所需要的材料是何物,不妨先出来听听。”元姓大汉不耐的追问起来。

“需要阴芝马的血肉!”老者坦然说道。

“阴芝马?我们人界有这种灵物吗。道友在何处发现的?”韩立吃了一惊,双目眯起的问道。

白瑶怡和大汉闻言,同样面面相觑。

“嘿嘿,原本老夫同样以为这一界早就没有了此灵物,但是恰巧三十年前,老夫无意中现了阴芝马的踪迹,而且就是在这南疆之地某处。”老者嘿嘿一笑后,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