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四章 来客

刚才一声呵斥后,韩立心中从大衍神君逝去以来的一丝烦恼似乎开解了一些,下面他要施法收取天雷,自然不想让其他修士在场碍事。长吐了一口气后,他一拍储物袋,数杆颜色各异的法旗出现在手中,单手一挥,这些法旗向四周飞射而去,一闪即逝后入地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抬首望了望天空不断闪现的雷光,嘴角抽搐一下,当即周身灵光闪动,身形凭空漂浮而起,升到了离地三十余丈高的地方。两手掐诀,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印,一阵阵低沉咒语声从韩立口中传出。

顿时下方各色光芒闪动,“噗”“噗”几声闷后,几道光柱从地下冲天而起,化为数杆碗口粗的巨大幡旗,耸立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韩立咒语声没有停留半分,下方法旗在咒语声中释放出丝丝的灵气,一个直径十余丈的聚灵法阵渐渐成形。光芒中,各种符文在法阵中滚动不已,整个法阵处于激发之中。

而就在法阵出现的一瞬间,附近高空原本看起来遥不可及的雷电,突然间受到什么牵引似的,一声比一声急促,电光渐渐向韩立所在位置接近。

韩立双目一眯,口中法诀暂时一停,一翻手掌,手中又出现一个数寸高的长颈玉瓶。此瓶是他为了收取天雷,专门制出的法器。

轻轻一抛,小瓶被祭到了半空中,一道青色法诀打出,击在了瓶上,玉瓶几个翻转后稳稳的瓶口朝上一动不动。

这时韩立两手一搓,同时向上一扬,两道粗大金弧弹射而出,同时击在了玉瓶底部。一声雷鸣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玉瓶微微一颤,两道金弧就没入瓶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韩立口中一声低喝,向空中一点指,“噗嗤”一声,一道金弧从瓶口中喷射而出,化为一根数丈长电矛在玉瓶上闪动不已,直指黑压压的天空。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银色电弧猛然一闪从空中劈下,正好击在金矛之上,金矛微微一抖,银弧顿时顺势直下转眼间没入了瓶中不见了踪影。

就这样一道接一道电弧接二连三的被法阵吸引而来,再被辟邪神雷轻而易举的收进了玉瓶之中。

一个时辰后,玉瓶再收取一道粗大电弧后,开始传出如同海啸一般的轰隆隆之声。

韩立闻听此声,脸上不禁露出欣喜,抬手冲空中虚空一抓,金色电矛自行脱落,玉瓶从空中飞落而下被摄入了手中。

韩立袖袍冲天上飞快一甩,另一个差不多式样的瓶子同样被祭到空中,金矛再次插入继续收集天雷入瓶。

这时,他才有暇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瓶子。只见此物在低鸣声中颤抖不停,瓶口中更是有刺目银光闪动,一副随时可能从里面激射出来的样子。

“啪”的一声,一张金色符箓贴在其上,瓶中响声戛然而止,银光瞬间黯淡下来。韩立将瓶子盖好,小心地收进储物袋中,然后继续仰首注视着天空的一切。

小半日后,一连收取了四瓶天雷,天上的雷雨仍不见小,反而四下黄蒙蒙的一片,大有越下越大之势。

韩立暗自思量,再收取空中的这一瓶后,就可以住手了,这些雷电足够转化雷火用来炼制灵料之用了。

就在这时,他神色一动,蓦然扭首向一侧的天边望去。只见在昏沉沉的远处天空光芒闪动,一道白虹突然出现,飞遁而来。他目光闪动两下,神色凝重起来。

下方聚灵法阵光芒四射,韩立浑身青光漂浮在半空中,头顶上空则银色电弧狂闪不停,一道接一道地汇聚于一处。如此情景,十分的惹眼。

白虹主人自然将此幕全看进眼内,遁光闪了几闪后,直奔韩立这边飞射而来。片刻后,在离韩立三十余丈远处,光芒一敛,现出一名宫装女子。

此女身材娇小,容貌清秀,一对明眸清澈柔亮,仿佛正当妙龄的样子。但让人称奇的是,此女身上宫装不知是何种珍稀材料制成,不但银光闪闪炫丽耀眼,更有数道乳白色寒气围绕其附近飘动不已,让此女犹如云中仙子一般,不带丝毫烟火之气。

韩立朝对方神识一扫,心中微微一惊,此人竟是和他一般无二的元婴中期修士。

宫装女子目光在韩立身上一转后,嫣然一笑起来:“妾身是北冥岛的白瑶怡,道友也是赴富道友之约的吗?”此女声音悦耳柔软,十分的动听。

“北冥岛?道友莫非是北夜小极宫的修士?”韩立心中一惊,讶然问道。

“小女子正是小极宫外事长老。本宫地处偏僻之地,没想到道友也知道本门。敢问道友尊姓大名?”宫装女子露出一丝轻笑。

“在下姓韩,一介海外散修而已。在下的确受富道友相约而来。小极宫之名,韩某早就如雷贯耳了。”韩立神色恢复了平静。

“海外修士!韩道友可认识海外三仙?和这三位道友可有渊源?”白瑶怡秋波流转,微微一笑地问道。

“不认识,在下很少和其他修士打交道,一向在岛中潜修的。”韩立毫不犹豫的回道。

“原来如此,倒是妾身冒昧了。道友在收取天雷,是否需要瑶怡出手相助。”

“多谢道友美意。在下已经收取的差不多了,这已是最后一瓶了。”

“如此,妾身就先在峰顶打坐一下了。”白瑶怡听韩立如此一说,也没有勉强,当即遁光一个盘旋后,直奔峰顶另一块巨石落下。

她方一现形落地,抬手间就放出一把伞状灵器飞射到空中。此物在高空略一转动后,立刻放出大片白蒙蒙光芒,将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风雨全都遮挡在了外面,此女这才从容的盘膝坐下。

手上寒光一闪,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出现在了其手中。

韩立目光一瞥,就看清楚了此物,竟是一个晶莹似雪的白玉,上面寒光闪烁,晶莹剔透,大异于普通的美玉。

“冰玉!”他心念一转,立刻认出了这种珍稀材料。那一瓶偶然得到的寒髓,可就是产自万年冰玉中的。

这时宫装女子已经将冰玉平放双手之上,美目一闭的入定起来。

看来此女功法,不是纯粹的冰属性,也是阴寒类的功法,否则也不会借助此玉寒力来修炼功法了。这倒和韩立服用雪魄丸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这冰玉就算品质再好,也绝无法和雪魄丸的惊人效力相比就是了。

韩立表面不动声色,但对此女却下意识的起了几分小心。

想那北夜小极宫宁愿每隔数代就和高阶妖兽拼杀一场,也不愿将寒髓交出,可见此宫对此物的重视了。若是让此女知道宫中的镇宫之宝在自己身上,不用说,肯定会引起一场天大的麻烦。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将目光收回,盯着空中的小瓶,面无表情。

不久后,第五个小瓶也收满了天雷,韩立当即将法器一收,从空中缓缓飞下,落在了聚灵法阵的中间。随后几道法诀打出,击在附近的法旗上,顿时法阵禁制一变,撑起一道青蒙蒙的光幕,将他护在了其中。

韩立同样在法阵中坐下,和宫装女子遥遥相对的闭目养神起来。当着此女的面,他可不会去炼制什么灵料的。

如此一来,山峰之上除了雷鸣风雨声外,变得静悄悄起来。

大雨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才渐渐消失,当骄阳再次出现在空中时,空气立刻变得潮热起来,瘴气再次从地面上缓缓浮起,重新将整个山脉笼罩其中。原本退回巢穴的各类虫蚁,也纷纷再次钻出地面。

韩立心无波澜的将神识缓缓放出,感应着方圆数十里内的一切,神念所到之处,无论物竞天择的虫蚁厮杀,还是花果落地,都真真切切的感应到神识海中。他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动也不动。

偶尔有低阶修士误闯到山上来,一看清韩立和白瑶怡的惊人修为,不用二人说些什么,这些修士就面色大变的纷纷抱头鼠窜,不敢滞留片刻。

于是韩立和宫装女子这一坐,就是三日三夜。

当第四日早上时,终于又有高阶修士赶至了主峰来。这一次,来的是一名铁塔般的大汉,相貌奇丑,浑身黝黑发亮。此人不知修炼的是何功法,来时竟踩着一只青色巨鳖,刮着一阵邪风到了此地。

大汉一见韩立和白瑶怡,当即大笑一声,二话不说的就在峰顶另找一地坐下。不过,他可没有闭目养神的意思,而是从怀中掏出一本金灿灿的书籍,竟摇头晃脑的看了起来。

如此仿佛书呆子般的举动,实在和大汉体形相貌大相径庭,显得有些滑稽。韩立和白瑶怡看起来视若无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但实际上韩立心中已经眉头皱起。

这大汉同样也是元婴中期,看来富姓老者约他们到此的目的,真的非比寻常,竟然初期修士都不够资格参加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