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二章 降兽

三日后,韩立出现在另一座无名荒岛上。

他站在岛边一块巨石上,望着身前漂浮的大衍神君寄附的小人傀儡,神色肃然。

“前辈真的这就要自行坐化?以前辈状况我还有办法再延续前辈精魂一两月的。”韩立缓缓的说道。

“多活几日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吗?你不要为此费心了。能够自然回归轮回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小人傀儡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

“既然这样,晚辈不再多说了。希望世间真有轮回之道,前辈下一生还有机会踏入修仙之途。”韩立声音低沉的说道。

“轮回之路哪是这么好走的。就算真有,下一世是否还是人类之躯都是两可的事情。对了,韩小子!当初我帮你研究出七焰扇仿制之法后,你曾经答应过我一个要求的,应该还记得吧。”大衍神君竟忽然提到了此事。

“自然记得。只是前辈一直未提,晚辈还以为前辈忘记了此事呢?”韩立苦笑的说道。

“既然到了现在,此要求不用也浪费了。我的要求也很简单,若是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到极西之地将千竹教夺回来,再派一名门下弟子执掌此教,替我将这一脉继承下来,不要让本神君传承真的断绝掉。现在的千竹教掌权之人,根本不是出自老夫门下,一想起此事,老夫心里可实在不舒服的。”大衍神君哼哼几声地说道。

“没有问题。到时候,我会收一名资质出色弟子,将学自前辈的傀儡术尽数相传,让其继承千竹教教主之位。”韩立不加思索的答应道。

“哈哈,有你这句话,老夫就心满意足了。老夫将自己的功法秘术,以及平生的所有见闻经验,全都刻印在了一套叫‘大衍宝经’的玉简中。玉简我留在了洞福天中,经中的东西你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吧,然后将此经传授那名继承千竹教的弟子。这才算真正继承本神君的衣钵。”大衍神君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大笑。

随即小人一张口,一团拳头大绿光冲天而起,接着一连串低沉晦涩咒语声从空中悠悠传出,绿光急剧狂涨起来。转眼间,一轮直径丈许的绿色光轮出现在了高空数十丈处,光芒刺目耀眼。下面凝注视这一切的韩立,也不禁两眼一眯起来。

咒语声骤然急停,附近一下寂静无声,但片刻后光轮一缩,“轰”的一声爆裂开来,小半天空都被点点绿光覆盖了进去,看上去艳丽之极。

看到这一切,韩立脸上终于露出一丝黯然,作为一代开派宗师的大衍神君,就这样化为了乌有。

仰望天空,默默的不知过了多久,韩立长叹了一口气后,低下了头颅,目光一转,落在了还漂浮在身前的小人傀儡上。失去了寄附精魂的它,此刻变的毫无生气。

袖袍微拂,青霞所过之处小人立刻消失不见,又抬手往背后竹筒上一拍,顿时数块玉简从筒中飞射而出,落入手心中。

韩立神识略在这些玉简中一扫,里面果然记载了大衍神君一生的心血,不但各种秘术功法众多,还有许多修仙界的奇闻密事。只看了一会儿就,他就将这些玉简收进了储物袋中,然后整个人面露沉吟,陷入了沉思中。

现在傀儡已成,下一步自然是开始炼制三焰扇了,若是此扇也能炼制出来,他应该可以有和古魔一斗之力了。

只是这三焰扇的炼制稍有些麻烦,所有材料都要借助天地人三种真火来炼成灵料,才可炼制三焰扇出来。

当初在百巧院观礼时,韩立对百巧院的地肺火脉大感兴趣,其实就是心中看中了他们的地火,曾想过借用此地火来炼制部分灵料,现在人既然已经到了大晋,此事自然不可能了。

若要炼制地火部分的灵料只有另寻一条精纯的地火池了,大晋有名的地火之脉并不少,有名的一些甚至不属于任何宗门,而是处在几处灵气稀少的荒凉之地,故而找到地火倒不是什么为难之事。

而人火则就是修士本身修炼的真火,结丹修士的丹火,元婴修士的婴火都是此类火焰,这也不成问题的。

唯一麻烦的,就只剩需要融合天火的灵料了。照玉简上记载,所谓的天火其实就是天雷之火,需要在雷雨天气,收取天地间自行形成的雷火,再用此来炼制出灵料。

这可要有合适的机会才行,当初韩立使用过的天雷子,说起来也是借用天地雷火炼制的宝物,只是天雷子需要的是雷电之力,而他炼制灵料借用的则是雷电之力转化的雷火。

只要条件具备,估计只要数月时间,就可将所有灵料炼制出来了。仿制出三焰扇,对他来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他和那位九幽宗的富姓老者有约,要在那南疆见面,算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

虽然韩立对这种双方都心怀鬼胎的约定,并不多重视,但是南疆有一座银蛇山,此山常年火山喷发,是大晋有名的火脉之地,不少修士为了炼制法宝法器,都专门跑到此山来的。这倒是他炼制灵料的好去处,正好也顺便赴那富姓老之约。

他对这位如此郑重的相约自己,还是心中有些兴趣的。

说起来,他在大晋的目标总算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则是需要从阴罗宗中弄来封魂咒的解除咒语,和从古魔手中夺得自己的两口飞剑,顺便他还准备在四处搜寻下庚精,看看能否再凑够一套飞剑的份量。

思量了半天,韩立心中终于有了决定,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两件事情要做。

他当即化为一道绿虹直奔岛上的一小片山脉飞去,然后在其中一座小山下,放出了天机府,稍微布置了一些禁制遮蔽住洞府后,人就走进了一间密室中。

他先花费了五六日时间,将那只从天符门得到的化灵符炼化一点,收进了体内,接着盘坐在蒲团上,将一只灵兽袋从腰间摘下,随后扔到了空中。

结果袋口一开,白色霞光席卷而出,一只数尺大的黄色妖兽立刻出现在了地面上。正是那只被他活捉数年的土甲龙。

此妖兽形状实在和一般穿山甲非常相似,浑身贴满了五颜六色的禁制符,四肢还插着几根光闪闪金针,爬在地上一动不动。当韩立将它放出来时,妖兽两只小眼滴溜溜的一阵乱转后,立刻望向韩立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看来这样被禁制在灵兽袋中几年时间,此兽的野性终于去了不少。

“无须装疯卖傻,已经是七级妖兽的你,灵智极高,应该听得懂人类的话语才是。我时间有限没功夫多耗什么,就直接了当的说了。你若是肯答应归顺我,就自动放开神识,让我施展禁神术在你身上,若是不愿意,我就立刻灭杀了你,你这一身鳞甲和七级妖丹,还能值不少灵石的。”韩立阴森的说道。

土甲龙身子一抖,目中恐惧之色闪过,但马上又用怨毒的表情,狠狠的盯着韩立。

“做我的灵兽可比给其他修士奴役好得多了,你们兽类寿命可是远超过我们人类的,我没有让你做传承灵兽的意思,只要在我有生之年供我驱使即可了。到时候,我一旦能够飞升上界或陨落身亡,你马上就是自由之身。”韩立迎着此兽目光,不客气的说道。

土甲龙听了这话,似乎一愣,随即目光闪动不定,兽面上拟人的露出了犹豫表情。

韩立见此,似笑非笑的嘴角一动,忽然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个碧绿色小瓶出现在了手中。紫光一闪,一层紫焰瞬间将托着小瓶的手掌包裹。与此同时,瓶盖冲天飞出,一股寒光从瓶中激射出,整间屋子温度骤然急降。

土甲龙被寒气一激,即使有鳞甲护体身子还是忍不住的一颤,同时目中闪过震惊之色。

韩立手掌轻轻一抖,一滴银色液体在寒光下从瓶中飞升而起,一出现在瓶口后,马上凝固成珠,并滴溜溜的转动不停。

一见此银珠,土甲龙目光顿时呆滞住了,鼻子激动的抽搐一下,忽然从口中出一声声难明的兽吼声,似乎激动异常。

“看来你已经认出了此物,这就好,只要你答应做我灵兽,瓶中寒髓我到时自会分你两滴,让你有机会度过化形雷劫。现在条件已经开出来了,就看你怎么选择了。”韩立冷冰冰的说道。

土甲龙仍盯着寒髓所化银珠不放,脸上满是抽搐、迟疑的神色,似乎决心非常难下。

等了一会儿,见妖兽仍没有明显的表示,韩立冷哼一声,也不再说什么,将小瓶一收,单手一晃,顿时整只手上的紫焰芒一闪,火焰聚变形,一口紫色火剑缓缓浮现在手心上。

五指微动,火剑一抖的脱手射出,轻飘飘的向土甲龙飞去。

土甲龙一见此幕,神色大变,眼见火剑转眼间到了其头顶,不慌不忙的一剑斩下后,剑中蕴含的可怕灵力终于让它惊恐的一张口,发出数声哀鸣的屈服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