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一章 雷火弓

人形傀儡见剑光袭来,并没有做太多举动,只是冲身前银盾轻轻一点指,顿时盾牌上灵光一闪,突然从上面幻化出一张数倍大小实体的凝厚光盾,白蒙蒙一片的直接飞出,迎了上去。

结果在韩立注视之下,剑光毫不留情的击在了光盾之上。轰的一声爆裂后,白光寒芒交织闪烁不定,光盾竟犹如激流磐石一般,纹丝不动的将这些剑光都挡了下来,似乎还绰绰有余的样子。

苦竹老人面色一变,韩立淡然面孔上也闪过一丝讶色。

“看来这面元罡盾威力,似乎还在预料之上。虽然是新炼制的法宝,没有时间多加培炼,但是抵挡普通的法宝攻击,看来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能将防御能力发挥到这种地步,也只有这具傀儡才能做的到,若是你来操纵此盾,威力能有眼前一半就不错了。”大衍神君传声说道。

“这个自然。我们修士能将法宝威力发挥到何种地步,主要就是看法宝本身威能,往法宝中注入的法力大小,以及神念的操纵情况而定。能贮存多少灵力,一次释放多少法力出去,才是一切修炼的根本。境界提升,只不过是此过程的一次次飞跃升华而已。这具傀儡是用各种珍稀材料炼制而成,一次可以注入的法力大小,足足是我的三倍以上,我自然无法相比的。”韩立毫不奇怪的回道。

经过这些日子里被大衍神君亲自指点傀儡术,他对傀儡术的掌握也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也许还不如大衍神君,但绝不在人界的其他几名傀儡炼制宗师之下了。

“嘿嘿,元罡盾虽然是被你本体炼化再交予傀儡使用,但是炼制时候,完全是参照这人形傀儡本身的特点才面世的,原本和普通意义上的法宝就有一定区别的。你就是注入盾牌的法力和傀儡一样,仍然无法发挥出此宝全部威力的。”大衍神君淡淡地多说了一句。

这一次,韩立点点头,却并没有再接口什么。

因为远处的苦竹老人再催动一会儿剑光,见无法奈何了那面光盾后,终于又催动头顶剑阵,施展出了另一种神通的攻击。

只见他朝空中的众飞剑一点指,一阵剑鸣声发出,所有飞剑如同受到招引一般,齐往空中某处激射而去。剑光闪动间,一个直径丈许剑轮浮现在了高空中。

苦竹老人一连打出数道法诀后,剑轮突然转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快,转眼间中心处刺目耀眼,一道绿色光柱从中心出凝聚喷出,狠狠击向巨大光盾。

一声低沉的闷响,一个绿色光球在光盾表面爆发成形。此光球硕大无比,一下将光盾中心处压的凹陷下去,并且变形越来越严重,让光盾终于呈现了不支的状态。

这时,人形傀儡却抬手冲银盾一点指,光盾一下自行溃散开来,化为了点点白光。原本被阻挡的光球,顿时间气势汹汹的向下一压,直接撞到了银色巨盾的本体上。

银盾一阵巨颤后没有被光球击碎,反而在这一瞬间迸射出水银般的流芒,盾面一下变得光滑如镜起来。光球在银芒一照之下,一阵巨颤,无数绿光被反射四溅,转眼间光球就小了一大半。

接着银盾微一倾斜,盾面银光大放,剩余光团在光芒中被反弹而起,在高空一闪后爆裂开来,化为了乌有。

苦竹老人深吸了一口气,目中的骇然再也无法掩饰,盯着对面的傀儡,脸上全是凝重之色。

刚才的攻击虽然说他根本没有发挥剑阵的全部威力,但对方单凭一面盾牌,就举重若轻的将前边攻击全挡下,神通绝对是深不可测。下面是否还要激发剑阵的压底神通,他不禁犹豫起来了。

“好了,元罡盾有如此威力,那五行罩就不用测试了,用五行玉激发的此护罩,威力不会在此盾之下的。现在试试傀儡的攻击力如何吧。”大衍神君似乎对银盾威力非常满意,传声说道。

“知道了。”韩立平静地答应一声。

人形傀儡随马上有所感应的双目紫光闪动,随即一语不发的两手一搓,一团红芒就在手中若隐若现,接着刺目光芒一闪后,一只红色小弓浮现在了两手间。

数寸大小,精致异常!弓臂竟是蛟龙形状,连鳞片都清晰可见。

“穿蛟弓!”苦竹老人一见此弓,立刻失声地大叫起来。

“这可不是穿蛟弓,而是在下仿制的的雷火弓!先提醒道友一下,此弓同样是用蛟龙之筋炼制而成,威力只在穿蛟弓之上的。”人形傀儡面无表情,口中却说出让苦竹老人心中一沉的话语。

随后傀儡单手一动,一把就把红色小弓抓手中,另一只手却一声霹雳响后,一只翠绿小箭出现在了手指间。

一阵急促的咒语声从口中发出,顿时红弓和小箭表面光芒大放,接着体形同时狂涨,转眼间化为了正常弓箭大小,在体表符文闪动,弓上蓦然冒出了一股赤红火焰将红弓包裹在了其中,而绿色箭矢上金光闪动,数道电弧从上面弹射而起,雷鸣声阵阵不绝。

傀儡熟练的将箭矢往弓上一搭,缓缓拉开了弓箭对准了对面,尚未松手就金弧赤焰交织融合,轰隆隆之声大起。

接着一股冲天灵压毫无掩饰的从身上爆发而起,如同巨浪般四下扩散开来。

远处正观战的那些结丹修士,被这灵波一冲之下,只觉呼吸一紧,护体宝光个个不稳的晃动不已。有些修为低些的,更是面色大变的纷纷倒射远离开一些。

“住手!不用再比试,老夫认输!”苦竹老人感应到傀儡发出的灵气后,终于面色一白的大喝一声,竟主动认输起来。

但口中如此说道,他却丝毫没有疏忽眼前的防护,单手一翻之下,一块三角状的令牌脱手射出,狂涨后闪动着绿红黄三色的诡异光芒挡在了身前,同时冲空中剑轮一招手下,剑轮也呼啸一声的化为上百口飞剑,围绕其四周盘旋不定起来。

苦竹老人这般凝重对待的样子,倒让韩立有些意外,眉梢微微一动,向大衍神君传声了一句:“这雷火弓威力这般大吗,似乎让这位大为的紧张。”

“能一次动用相当于元婴后期的庞大灵力,任何法宝都不会让人小瞧的。更何况你这一弓一箭也不是平常之物,一个是用赤火蛟灵骨灵筋炼制而成,一个是你那枚金雷竹小箭改动而成。这等组合施展的宝物,威力决不是简单相加的事情,让对方自感危险,不是什么奇怪的,他毕竟不是一名元婴后期修士。你若是肯让此傀儡全力而为,这一箭下去估计有四成的把握,可以一箭灭杀这位苦竹岛之主。有没有兴趣就此杀掉对方算了。”大衍神君冷笑的说道。

“四成?算了,还是弄到乌凤翎要紧。若是一箭没有成功的话,对方一发动岛上禁制,就有麻烦了。对方这般大名头,应该有我们不知的保命神通,不要弄巧成拙了。我也不是暴虐嗜杀之人,对无故杀人也不感兴趣的,只是傀儡地攻击威力倒无法实际测试了。”韩立暗自摇摇头的说道。

“这是无所谓的事情了。我亲眼目睹它能轻易力压一名元婴中期顶峰修士,说明傀儡能力真不在元婴后期修士之下,心中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总算没让我大半生心血白费。”大衍神君叹了口气,喃喃的说了一句。

韩立听了此话,目中一丝黯然闪过。

几乎与此同时,傀儡身上的惊人灵气渐渐敛去,弓箭一低后,在灵光中恢复了原形大小,火焰、金弧同时消失不见。

苦竹老人见到此幕心中一松,忽觉背后冷汗淋淋。在那弓箭对准他的一瞬间,他可真的感应到了被灭杀陨落的危险,故而马上服软认输下来。如今,无论对方施展的神通还是刚才的骇人灵压,他都可以肯定对方绝对是一名元婴后期修士。看来为了这二人而从闭关室中出来,还真是明智之举。他可不认为岛上的万木大阵真的能阻挡住一名大修士的怒火,更何况,还有一名和自己同阶的元婴修士陪同。

心中这样想到,苦竹老人见对方将法宝收起,也将飞剑令牌一收,招呼韩立二人飞遁而下,再次进入了木殿中。

这一次,这位苦竹岛之主态度变得客气异常,二话不说的就吩咐那位结丹后期的老者,带着其身上的那一件宝物,前去摘取乌风之翎,自己则向韩立二人套起近乎来,旁敲侧击地想打听他们的一些来历。毕竟大晋元婴后期修士也就那么多,却无一人与人形傀儡相符,自然让其心中有些惊。

人形傀儡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一语不发,韩立则笑嘻嘻的和这位一岛之主,东聊一句,西扯一句,说了好一会儿,有关来历的信息却没露丝毫一丝,让这位苦竹老人苦笑之余,也只能无奈之极。

一刻钟后,老者手捧一个玉盒走了进来,恭敬的将盒子往他师傅身前一放。

苦竹老人目光在韩立二人身上一扫后,袖袍一拂,玉盒自动飞射向了韩立。此刻他也应看出,那位厉姓修士虽然修为惊人,但似乎不愿和人打交道,故而识趣的直接和韩立交易起来。

韩立不客气的接过玉盒,将盒盖打开中,顿时盒中一片红芒耀目。他双目一眯之下,脸上不禁露出了欣喜之色。

半日后,韩立带着人形傀儡从苦竹岛上飞遁而出,化为两道惊虹破空离去。

转眼间,遁光就从此处天空附近消失的无影无踪。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