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六十六章 灭蛟

见到火蛟瞬间欺近身前,韩立却面上露出轻笑,袖袍中一根手指微微一颤,一道红芒从指尖激射而出,一闪不见了踪影。同时背后雷鸣声响起,一对银白色翅膀蓦然浮现,轻轻一扇。

银光大放,一对被红芒包裹的利爪就要袭身之际,韩立身形一下在光芒中消失不见。赤火蛟一晃,攻击顿时落在了空处。

几乎与此同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声音不大,但是一根晶莹剔透的红针,在此蛟一旁凭空浮现,对准赤火蛟眉宇间要害狠狠扎下。

而赤火蛟周身火芒翻滚不定,只能略一阻碍下此物,就被一闪后破开,正是那根犀利异常的晶化飞针。

飞针无声无息,奇快无比,赤火蛟不察之下,竟被飞针射到了身边,自然吓得魂飞天外。他不及多想之下,只能尽力的将头颅拼命一偏,却是迟了一些。一声轻响,此妖口中凄厉惨叫声发出,一只爪子捂住了大半脸庞,血液顺着手指流淌而出,飞针竟直接从恶蛟的脸庞处洞穿而过,从脸庞另一侧激射飞出。

此飞针虽然锋利异常,但因为本身是火属性妖丹炼化而成,故而附带的神通自然无法对此蛟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是洞穿脸颊时,此针在韩立神念一动下,瞬间体积狂涨了数倍,故而脸上大洞足有拇指粗细,同样让此妖疼通难耐。

但赤火蛟尚未来及变得暴跳如雷,一声霹雳声就在身后响起,韩立身形一下浮现而出,同时手臂一挥,一道丈许长金芒气势汹汹的直斩而下。

赤火蛟心中一沉,也顾不得面上的剧痛,蛟尾红芒狂闪,体形狂涨倍许,如同一面巨扇般狠狠扫向了韩立,大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韩立一下砸成肉酱之势。

韩立见此一愣,此妖不愧为天地灵兽,反应奇快无比,普通人类修士在他雷遁偷袭之下,可没有几个来及抵挡的。心中如此想着,神念一动,金色剑芒略一倾斜,先斩向了蛟尾。

结果两者才一接触,金芒一下劈开了红芒,结结实实斩在蛟尾上。赤火蛟心中一颤,急忙将全身妖力都聚集到了尾上,尾部和鳞片一下变得透明鲜红起来。

轰的一声巨响后,金芒血光交相互应,刺目夺眼,韩立双目一眯,瞳孔中蓝芒闪动,顿时看清楚了其中情形。

他合拢了数口飞剑所化的金剑,竟没有一次性斩开蛟尾,而是劈开鳞片后,只深进了蛟尾的三分之一,被某根坚硬的蛟骨暂时挡住了。

韩立目光一闪,两手掐诀,就要收回飞剑再次斩下,但是这时,却从蛟尾中传出一股巨大吸力,将飞剑死死地困在原处,无法动弹分毫。

“没有了法宝,我看你如何招架!”赤火蛟目露出疯意的狂笑一声,猛然回首过来张口,红色刺芒闪动,拳头大小圆珠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了蛟口中。

“妖丹!”韩立瞳孔微缩,顿时认出了此物。

此妖似乎知道正面和他交锋不是对手,竟然趁困住本命法宝机会心一横,准备直接喷出妖丹攻击。

韩立脸色一变后,口中一声大喝,身形突然模糊不清起来,接着一晃,三个一模一样的韩立诡异的浮现而出,并排站立着。

这一幕,自然让赤火蛟一怔,尚未来及分辨其中的真假时,三个韩立同时冷笑地袖袍一甩,三道数尺长金芒从袖中同时喷射而出,狠狠斩向恶蛟。

恶蛟大吃一惊,眼见三道金芒同时从三个方向激射而至,心中大慌,只能匆忙的妖丹一喷,迎向了居中的金光,两只利爪则红芒大放的左右一分,猛然向另外两道金芒抓去。

虽然已经见识过了韩立飞剑的犀利,但是他它可不认为韩立三道金芒全是真的,必定和三个敌人一样,两假一真。若是妖丹所抵挡的是真的,自然他性命无忧,若是假的,他两只利爪论坚硬程度自然还在蛟尾之上,他拼着重创一只爪子暂时抵住真飞剑,也要直接用妖丹喷杀了韩立本体。

可惜此念头方一在此妖心中转动,轰的巨响声传来,妖丹所化红光一下将对面金芒轰退了数丈远去,现出了飞剑的原形。

“中间飞剑竟是真的。”赤火蛟见此,心中一喜的想道。但是此念头才一出现,另两道金芒却同时光华大放,一闪之下,两只抓下的爪子同时一凉,接着难言的剧痛一下传来,两只利爪瞬间被金芒斩掉了大半,然后飞射如电的到了恶蛟身前。

“啊”此妖一声尖叫,身上灵光闪动,就要倒射避开。但就在这时,其脚底下方突然绽开了一朵紫色莲花,莲影闪过处,一股凝结一切的寒气勃然爆发,顿时让此蛟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身形不由的顿了一下。

而就这片刻耽搁,两道金光爆发出刺目的光彩,围着此蛟头颅交叉一斩,咔嚓一声,硕大蛟首一下从脖颈上滚落而下。其脖颈处的粗厚鳞片,竟未能阻挡此斩分毫。

原来就在刚才,韩立藏在袖袍中的手指同时掐诀,将全身大半的灵力都凝结到了两口飞剑上,让被庚精强化的可怕威力全然展现而出,飞剑瞬间变得无坚不摧,几乎无物可挡。

这时,另外两个“韩立”青光闪动后,一下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蛟首方一掉落的刹那间,韩立手中举动丝毫不停,冲两口飞剑又猛然一点指,霹雳声大响,两道粗大金弧同时从剑身上弹出,化为一张金色电网,迎头罩下。

几乎与此同时,从蛟尸上被斩开的脖颈处,突然红光一闪,一条迷你红色小蛟慌慌张张地向空中激射而去,却正好一头扎进了金网之中。等其发觉不对想改道而逃时,电网早已合拢,让其成了笼中之鸟。

这一下此蛟魂肝胆俱裂,拼命的从口中喷出一缕缕赤焰,冲击着金网,想要破网而逃。

但早有准备的韩立,冷哼一声,不见其做什么,电网却急剧缩小起来,片刻后就一下将那蛟魂困在了丈许大的狭小地方,韩立没有像对付普通修士那般立刻引爆电网将其绞杀,而是一翻手掌,一个碧绿小瓶浮现在手中。

抬手冲着电网随手一招,无数道纤细金丝从网上喷出,向中心处交织缠绕,那蛟魂拼命躲闪,但如此小地方根本无处可逃,片刻后,就被缠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丝球,再也无法挣扎分毫。

这时韩立将手中小瓶对准金球轻轻一晃,一片白光从瓶中喷出,转眼间就将金丝球席卷其中,吸进了瓶中。

韩立神色这才为之一松!

“这灵影术虽然只是小道,但是真正对敌时倒也颇有些用处,怪不得金霞山将此秘术视为传承。”韩立喃喃了一句,抬手冲着被火焰包裹着的蛟尸一虚空一抓,顿时另外一口金色飞剑从蛟尾上飞射而回,随后头颅和躯体也被韩立用准备好的储物袋吸进了其中。

至于那枚失去了主人的八级妖丹,自然更不会被韩立忘掉,用一枚玉盒小心的收藏起来。四周的妖云和火海,如今没有赤火蛟的法力支持,自然一点点溃散起来。

韩立则趁此机会目光一转,向其余几处战场望去,结果眉头不经意的一皱。

那些结丹修士还好,依仗人数比七级恶蛟多了一些,打的平分秋色,并未显露出下风的样子,另一边的那名元婴期大汉则就情况不妙了,彻底被那只八级蓝蛟压在下风,已经有些不支的样子。

“八级妖兽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一齐将这只也收拾掉算了。”韩立目中寒光一闪,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身上青光大起,就要直接飞遁而出。

“韩小子,别贪心不足了。我已经感应到有其他修士正在向这边飞来,你若是耽搁下时间,就有可能走不了了。人家南海门费了这般大功夫围剿这些恶蛟,可也是为了八级妖兽来的,你若都给宰杀了,他们可不会就此轻易放手的。”大衍神君忽然传音说道。

“南海门的人来了!动作还真够快的。那就算了,虽然有些可惜,还是就此走吧。”韩立闻言一惊,用神识确认了此事后,脸色一沉的说道。然后在最后一点妖云散尽前,他就在原地凭空消失,隐匿起了身形,悄然离开了此地。

而这时,那只八级蓝蛟已经感应到赤火蛟的陨落,惊怒之下不顾一切的发起疯狂之极的攻势,让原本就被压得死死的大汉,立刻岌岌可危起来。这一下大汉暗暗叫苦不迭,心中大生退却之意。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有两处同时有灵光闪动,接着两队各有十余人的修士,从两个方向激射而来。

八级蓝蛟一见此景,顿时知道不好,急忙将心中暴怒压下,口中发出一声厉啸,然后二话不说的就往海面钻去。

其余的七级恶蛟闻听此声,也同样一惊的纷纷如此。可是这一次,无论大汉还是其余修士,自然不会让它们如此轻易的溜掉,顿时尾随纠缠不止,不让它们轻易的遁入大海中。

一时间,争斗反越发的凶险狂烈起来……

韩立对之后的争斗没有丝毫兴趣,一飞出百里后立刻现出遁光,头也没回的向大海深处飞遁而去。

他要在海面中找一处无人的灵岛,开始炼制那大衍神君的机关傀儡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