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六十四章 恶蛟

韩立听到天符门小心翼翼的提出此条件,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了一丝轻笑。

“叫我做你们三家的客卿长老,你们觉得我会答应吗?”

“晚辈知道,以我等如此小宗门,根本没资格供奉起前辈这等高人的。但我们几家只需前辈出手解决眼前的一场麻烦,以后挂名即可,绝不敢再有劳前辈什么的。”温姓老者原本心中忐忑,但见韩立并没有动怒的样子,心中一松,急忙又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只要出手一次,以后韩某就可不用费神了。”韩立目光一闪的说道。

“不错,我等几人就是这个意思。当然,我们三派也不会让前辈白出手的。前辈既然对制符术感兴趣,我们天符门愿意将化灵符密术赠送给前辈。金霞山和明阳谷同样也各有一项传承秘术,愿意让前辈参悟。另外我们还准备了数万灵石,希望前辈能笑纳一二。”

事到如今,温姓老者干脆将条件一口气都开了出来。他很清楚,再耍什么心眼,反而可能触恼了对方,不如坦言相告了。

“数万灵石?”韩立露出一丝淡笑。

“这些灵石的确少了些。不过,我三派以后每年还会持续奉上一些灵石,以做供奉之用。另外,本门愿意将当初创派祖师亲自炼制的化灵符赠送给前辈,想必以前辈神通足可以炼化此物的。”温姓老者一咬牙,将最后的底线也开了出去。

“创派祖师,莫非指的是天符真人?”韩立终于神色微变。

“不错,正是此宝。不瞒前辈,此灵符虽然曾经在本门祖师手中大显过神通,但可惜我们后辈弟子无用,却从无一人能够炼化过此物。故而此灵符在本门传承了不知多少年,我等也只能眼见此宝灵性渐失,而无可奈何。若是前辈能将其收为己用,也是一件两全之事。”这次竟是岳真主动的说道。

“贵门还有这样的宝物,韩某倒想先见识一二!”韩立感兴趣起来。

“岳师侄将灵符拿出来,给前辈看上一看。”温姓老者见韩立有些动心,心中大喜,急忙吩咐道。虽然他是天符门中修为最高之人,但那张当年天符真人用过的灵符,却只能掌握在历代掌门之手,故而才如此的说道。

“是,师叔!”岳真识趣的很,立刻手掌往储物袋上一拍,青光一闪,一个淡黄色木盒出现在了手中,双手的递给了韩立。

韩立也没有客气,随手一招,就将木盒吸到了手中,低头先打量了两眼。

木盒表面毫不起眼,古朴异常,盒盖上还贴着一张金灿灿符箓。韩立眉头一挑,单手往盒盖上一拂,灵光闪动,符箓就无声无息地飘落而下。

一旁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修士没有觉得什么,温姓老者三名结丹期长老却同时一惊。

如此运用灵力将禁制符箓轻易取下的本领,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做到的,不但本身修为要强大到一定程度,对法力的驱使更得微妙到不可思议境界才可的。这种手段,他们也只是从传闻中听到过,如今见韩立不动声色间就做到了,自对韩立更添几分敬畏。

而盒盖方一打开,一团青蒙蒙光芒就出现在盒中,接着一股精纯木灵气扑面而来。

韩立心中一阵讶然。照温姓老者所说,如此多年后此灵符应该灵性大减,可现在还有这般威势,果然不是普通之物。不过更让韩立欣喜的是,这化灵符竟是木属性的灵符,这可和他的功法相辅相成,培炼起来可轻松的多了。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也将青光中的符箓看的一清二楚。

一张巴掌大符箓,颜色翠绿欲滴,但在周边又有金银相间的符文若隐若现,显得神秘异常。但是引起韩立注意的,却是在符箓中心处有一小团淡紫色光点缓缓转动,闪动不已。

韩立单手掌一抬,整只手掌蓦然被一层青光包裹,五指向盒中灵符抓去。光芒一闪,灵符一颤,忽然化为一道青芒从盒中飞射而出。

韩立脸色一沉,反手一抓,一只光手幻影般的出现,一把就将此灵符捞到了手中。其余修士尚未来及惊呼,光手溃散消失,灵符却被韩立直接吸到了手中。

“这就是化灵符了!果然有些门道。听说当年天符真人也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想必这张化灵符中的天符真人真元太过强大,所以一般修士将其炼化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而且即使炼化成功,灵符威力也会大减,还须再用自己真元重新培炼才可。这可不是短短数十年可以做到的,弄不好,花费上百余年也是大有可能的。”凝望了几眼在手指间如同活鱼般的不停扭曲晃动的灵符,韩立嘿嘿一笑道。

“那前辈觉得此符……”听韩立如此一说,温姓老者和其余几人互望了一眼后,心中一沉的问道。

“不过,这是对元婴初期修士来讲。我已经进阶到了中期,主修功法也是木属性的,炼化此物却容易一些,此物对我倒还是有用的。”韩立却话锋一转,不动声色的说道。其实韩立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这种二次淬炼过的符箓虽然费时极久,但再次培炼成功后,威力肯定会远胜从前的。

“那前辈意思是答应了。”温姓老者惊喜地回道。殿中其他修士闻言,同样满脸的期盼。

“答应不答应,这倒不急。先说说你们想让我解决的麻烦再说吧,若不是太麻烦,我出手一次,倒不是不可。”韩立不置可否的说道,同时手腕微微一抖,一团灵气包裹着灵符射到了木盒中,然后一招手,盒盖重新盖上了。

“这个自然。其实这件事对前辈来讲,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此事主要和我们三家的一处坊市有关,前些日子……”温姓老者见韩立一副考虑答应的样子,心中大喜,急忙开始将有关坊市、煞阳宗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韩立静静地听着!

一刻钟后,韩立化为一道青虹离开了白竹山,直奔北边飞遁而去。

数日后,华云州修仙界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传开来。一名自称天符门客卿长老的韩姓修士,突然来到了魔道煞阳宗的山门中,以元婴中期的惊人神通,在切磋名义中轻易击败煞阳宗唯一的一名元婴长老后,然后飘然离去。

而第二日,一直受煞阳宗全力支持的灵风门,突然将其坊市从原来靠近开江镇的地方,匆忙搬离到了万里之外的他处。不光如此,其他一些中小宗门闻听此事也大惊,稍一打听清楚详情后,纷纷将势力撤离了以开江镇为中心的万里之地,自动将这一大片区域让与了天符门等三家小宗门了。

一时间,天符门金霞山等宗门自然扬眉吐气,门内修士全都欢喜异常。这几家掌门长老,更觉原先的供奉没有白花,有这么一名元婴中期的客卿长老挂名在,想必百年内三宗势力都可翻上一番的。

就在这时,由华云州第一宗门“南海门”召开的屠蛟大会终于开始了。此大会短短数日就云集了结丹期以上修士二百余人,元婴期修士而已有近十人之多。然后在南海门组织下,开始分成数组的扫荡附近各个海面,四处搜寻那几只毒蛟的藏身之地。

一些低阶妖兽不时被找出,然后一一被击毙,一时间人类修士势气高涨,大有一举全功之意。

但那几只恶蛟狡猾异常,一见情形不对劲,竟然始终潜伏不出,让这些修士一连忙碌了数月之久,却始终无法找到这些妖蛟踪迹,终于耗得其中一部分修士耐不住自行散了去。

再过月余后,还在海面搜寻恶蛟的则只有百余名修士了,就是元婴期修士,也走了数人之多,只剩下以南海门为主的七人。

而就在这种情形,各组人手自然开始大大不足,那几只恶蛟见有机可乘,马上蠢蠢欲动了起来,不但开始频繁袭击落单的修士,甚至那只八级蓝蛟直接袭击起数组人手稀少的修士队伍。

虽然这些队伍都有元婴修士带队,但那八级蓝蛟实在神通不小,将水遁术施展的出神入化,每次一击之后,就立刻潜入海底遁走,根本不纠缠下去,结果非但没有伤到此蛟,反而被其吞噬掉了几名结丹修士。

这一下,剩下的人类修士也个个人心惶惶,南海门更有骑虎难下之势,无奈之下只能尽力合并了几组人手,才敢继续派人手出海。

而这一日,又一组十余名修士在一名元婴修士带领下,缓缓在一处海面飞行着,并个个小心谨慎的将神识放出,四下搜寻着。尤其海面方向,更是这些修士神识扫过的主要方向。

在这只修士队伍中,韩立正变幻成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修士,不慌不忙的飞在队伍最后面。别看他一脸从容的样子,但心中却正大感郁闷。

屠蛟大会刚一召开时,韩立就以结丹期修士身份混入其中,准备浑水摸鱼的,但万万没想到,竟然一直到现在都毫无所获。

前边数月也就罢了,没有收获自然是正常,但自从恶蛟再次出现后,别的队伍都或多或少的遭遇过一两次恶蛟偷袭,唯独他加入的这只修士队伍,却还未遭遇过一次。

这让韩立心中实在无语,真不知是他的运气太好还是太坏。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