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六十三章 密符和八级恶蛟

韩立在天符门藏经阁中,一待就是三日三夜,将阁中二三层所有和制符有关典籍都翻看了一遍,里面还真有不少独特的制符秘术,他自不客气的将这些东西都复制了一份下来,好等以后有空暇时,再好好研究一番。

而且从里面的一些典籍上,韩立也了解到天符门另外两大密符的一些情况,结果心中暗暗吃惊。

化灵符,一种将特制符箓收入体内,在丹田日夜加以培炼,日后妙用无穷的灵符。此符有些类似法宝一般,若是修炼到一定程度,不但变化犀利无穷,甚至可起到和魔道“化劫大法”类似的神通,还不必用肢体来承担功法的反噬。

六丁天甲符,一种借用符箓之力凝聚附近天地灵气,形成六层护罩的密术。只要天地灵气不绝,六层护罩就可以源源不息的重生复原,是世间不用化神期修为就可驱使天地灵气的少数法术之一,算是骇人听闻的。

三大密符中的化灵符还好,只要进阶结丹期后就有能力用丹火培炼出来,故而是天符门历代结丹修士必修的神通。不过化灵符威力大小,除了要看培炼灵符修士的修为和时间长短外,还是要看灵符制作时的材料和本身的品阶。

而六丁天甲符则不同了,只要能炼制出来,任何人都可以驱使。而灵符功效大小,一律视天地灵气而定,灵气越是密集的地方,符箓威力也就越是惊人。

但根据某代天符门长老的记载,六丁天甲术玉简早在天符真人坐化后,就莫名地不翼而飞,这让当时势力雄厚的天符门修士大惊,后来数代天符门高层,都将追回此密术当做门中的首要大事,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一直毫无结果。当天符门没落之后,自然更没有能力再追查下去了,此事就渐渐的无人问津。

至于降灵符,因为材料问题,从创立出来就没有几人能炼制的。所以天符门虽然一直自称三大灵符,但实际上真有用的,只有“化灵符”而已。

韩立看完有关的典籍,自然对其余两种灵符大感兴趣,无论哪一种似乎都具有不小的神通。特别是那化灵符,居然可以起到化劫大法功效,这可是某些时候保命的最佳手段。

三日后,韩立看完最后一块玉简,从蒲团上站起,伸了伸懒腰,神识向楼下一扫,感应到向之礼待在一层。

韩立眉头一皱,这位让他担心半天的向师兄,这几日里老实异常,除了闭目打坐修炼外,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更未走出过阁楼一步。

在阁楼外面让他有些好笑的是,从他察看典籍的第一日起,就有几名筑基期的天符门修士,轮流在外面等候他出来,一副生怕他不辞而别的样子。

想了想后,韩立走下了阁楼。

“前辈,你都看完了吗?”老者一见韩立出现,立刻将手中玉简一收,满脸堆笑的说道。

“嗯!该看的都看了。道友在此地自便吧!”韩立轻笑一声,大有深意的说道,然后人自顾自的向阁楼外走去。

老者望着韩立背影在原地没动,目中精光一闪即逝后,但马上回复了常色。

说来也巧,此刻阁楼外面等候韩立的,竟又是那名送他来的杨姓修士。他一见韩立出来,急忙施礼问候,恭敬的请韩立再去大殿一趟。

既然看了对方珍藏的典籍,这点面子自然还要给对方的,韩立点点头,也就答应了下来。中年修士欣喜的发出一道传音符,带着韩立直奔大殿而来。

在大殿等侯韩立的,除了上次见过一面的几名天符门高层外,里面多出了两名结丹期的陌生修士,一男一女,四十余岁的模样。

温姓老者等人向韩立见过礼后,这位天符门长老立刻介绍起来:“这两位是金霞山常道友和明阳谷谢道友。两位道友听说前辈驾临本门,特意拜访前辈的,已经在本门等候前辈一整日了。”

“哦!两位道友有心了。韩某这几日在研究一些制符密术,让两位道友久候了。”韩立神色平和,看不出喜怒的说道。

“哪里!今日能得见前辈真容,是我等之幸。”两名男女一扫过韩立修为后,顿时心惊地同样施了一礼。说实话,先前听闻两家掌门回报,说天符门来了一位元婴期修士时,二人都是将信将疑。

毕竟天符门的情况,二人又如何不知。三家虽然同属小宗派,一向共进共退,互相扶持,天符门也是三家中最弱的一派了,元婴修士怎会到这种小宗门来。不过真能和一位元婴修士攀上关系,其中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这二人无法在门中坐住,连夜就赶往白竹山,想亲自确认此事。现在亲眼目睹了韩立深不可测的修为后,自然再无半点怀疑。

韩立坐下后,稍一示意,三名结丹修士和岳真才敢同样坐下。其余的筑基期修士自然只能垂首侍立在一旁。

“前辈在藏经阁中是否有收获?本谷虽然不擅长制符之道,但也有一些制符典籍,前辈若是有兴趣的话,也可前去一看。”那名谢姓女修相貌平常,但声音倒也悦耳。

“不用如此麻烦了,我有要事在身,马上就要离开此地去临江府一趟的。”韩立瞅了此女一眼,淡淡一笑。

“临江府?前辈莫非是冲那几头恶蛟去的?”另一名常姓男子,一声惊呼道。

“你们怎么知道的?”韩立神色一动,问了一句。

“最近去临江府的修士,都是冲这几只恶蛟去的。前辈的消息恐怕不是最新的吧。”常姓修士迟疑地说道。

“我是半年前从一坊市得到的情报,才不远万里的赶来的。听说这些恶蛟都在七级左右,不会这么快就被其他修士剿灭了吧。”韩立脸色一沉,缓缓的说道。

“这倒没有。反而是前不久的一场埋伏大战,虽然杀了一条恶蛟,但也有杀蛟修士反被吞噬了不少。甚至有一名元婴修士还受了重伤。”温姓老者急忙解释道。

“元婴修士也受了伤,出了什么事情?”韩立有些意外。

“是那群恶蛟中突然多出了一只八级化形的蓝蛟,原先想埋伏的修士,不及防之下自然吃了大亏。后来听说南海门的几位长老联手出击,才击退了群蛟,但也无法从容击杀它们。这些恶蛟干脆跑到海边的几处海岛要道潜伏起来,不停的袭击落单的修士和凡人船只。一旦元婴期修士联手赶过去,就立刻钻入深海中施展水遁逃之夭夭。最近闹的好像越来越大,实在棘手的很。听说,南海门因为此事已经邀请众多高阶修士齐聚琼英岛,准备召开屠蛟大会。毕竟八级的蛟类,实在是罕见之极。”这次是温姓老者带头说道。

“八级蛟龙?”韩立自语了一下,面色不变,脑中却闪过当初被他击杀的那名八级毒蛟来。

虽然说是八级妖兽,但身为天地灵兽,八级蛟龙的真正实力恐怕比元婴中期修士还高一线吧。再加上是在海中,更是如鱼得水,难怪这般多高阶修士都奈何其不得了。

不他可不是为了什么蓝蛟而来,心中略一思量后自然问道:“我记得恶蛟中似乎有一只红色的火蛟,似乎是传说中的赤火蛟。此妖兽也去海岛那边了吗?”

“赤火蛟?嗯,的确有这么一只红蛟也跟去了海边,是不是赤火蛟就不太清楚了。”常姓男子似乎对此了解不少,不加思索的回复道。

“这就行!”韩立满意的点点头。

大殿中修士见韩立神色缓和下来,心中也都微微一松。

这时,温姓老者和其余二人交换了下眼色,忽然试探的问道:“韩前辈修为如此惊人,不知以前在何处潜修,是哪家大派的长老吧。”

“嘿嘿,韩某出身于非常偏僻的地方,也不是大晋任何宗门的长老!”韩立目光一闪,瞅了三人一眼后,似笑非笑起来。

被韩立这种似乎洞悉一切的目光一扫,温姓老者几人顿时心中一跳,但听到回答后,又不禁惊喜起来。

“前辈已研究过敝门的降灵符,不知觉得此制符术怎样,能否入前辈法眼?”迟疑了一后,温姓老者又谨慎的问道。

“温道友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用这般拐弯抹角的。难道你还想让韩某加入贵派不成?”韩立叹了口气,不客气的说道。

“前辈不要误会,晚辈怎敢有如此奢望。晚辈只想问下,前辈可否愿意当我们三派共同的客卿长老!”听到韩立口气有些不快,温姓老者一惊,什么也顾不得的都说了出来。

“客卿长老?”韩立先是一愣,随即两眼微眯了起来。

有关客卿长老的事情,韩立自然知道一些。这可是大晋的一些中小宗门才有的东西,是这些宗门专门为一些高阶散修安排的特殊职位。虽然听起来似乎和一般长老差不多,但实际上两者却天差地别。

客卿长老对这些小宗门来说,就是一种挂名长老而已,既不会受这些宗门门规的约束,也不会听这些宗门任何人的命令,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这些中小宗门遇到什么麻烦时,这些客卿长老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帮助一二。

但这种帮助也没有任何强制性的,完全视这些客卿长老心情的好坏。当然作为报答,这些客卿长老在这些宗门中享受的待遇,却一点不比正式的长老差半分,甚至有的还远在普通长老之上。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因为大晋的中小宗门实在太多,而元婴修士相比之下,又出现的如此少。不要说一些小宗门,就是一些中等宗门也可能会在某段时期门内没有元婴期修士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只有尽力拉拢一些元婴期散修做靠山,来确保宗门的安稳了。

不过一般的高阶散修,虽然不屑加入什么宗门受约束,但对一些宗门开出的好处,却也会有时动心,这才会出现客卿长老这种在天南没有的东西。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