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六十二章 化神传闻

“不知我应该称呼你向师兄,还是该叫你李师兄?”仔细打量了一遍老者后,韩立忽然展颜的说道。

“韩前辈说什么,晚辈有些不太明白,莫非晚辈很像前辈认识的某人?”老者眼珠微转几下后,先前异色荡然无存,竟一脸赔笑的说道。

“事到如今,向师兄何必还要遮遮掩掩,你不要忘了我们修仙者可都是过目不忘的。当年在血色禁地,我们黄枫谷能成功走出来的弟子,可就我等几人。即使事隔多年,在下又怎会记错人的。”韩立眉梢一挑,双目一眯的说道。

这位老者竟然是当初在血色试炼前,曾经试图和韩立一起组队,叫向之礼的老者。当时这位以炼气期十层的修为,最后也从血色试炼中走了出来,曾经让在场的不少修士都大吃一惊的,只是韩立后来的表现更惊人,才让众人忽视了此人。

韩立当时虽然没有和这位向师兄多接触什么,但当时见此人也能活着走出禁地后,就大生警惕之心,隐隐觉得此人身上也暗藏什么秘密。

后来韩立一经筑基成功,并被收入了李化元门下,和老者再也没有见过任何面,才渐渐忘却此人的。当年魔道六宗入侵越国后,就更是不知此人生死了。可他万万没到的,事隔如此多年,竟会在大晋一家小门派中再见到这张面孔,韩立怎能不大感吃惊。

要知道,当年老者出现在黄枫谷时就已经这般一把年纪的样子,如此多年过去了,别说对方是炼气期修士,就是筑基期修士也早应该寿元耗尽,化为一抔黄土的。可现在看来这位向师兄容貌样子,几乎和二百多年前一般无二,这让韩立心中大凛。

最起码,这位当年在血色试炼中,肯定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就不知其混入其内到底有何意了。

韩立望着老者也不眨一下,心中各种念头飞快转动不停。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看来世上还真有一人与晚辈模样一般无二。不过前辈的确认错人了,晚辈姓李并非姓向,否则,若真能和前辈这般身份之人攀上些关系,晚辈又怎会不承认的。”老者一口否认自己的说道,丝毫松口的迹象都没有。

韩立面色一沉,目中闪过一丝讶色。

“道友既然如此说了,韩某可能真认错人了。算了,道友还是先将一些制符典籍给我指来吧。”韩立默然了一会儿,神色一缓的突然改口了。

“呵呵,前辈请跟晚辈来。本门既然叫天符门,在制符上的典籍自然存有不少的,不过稍为深奥些的典籍,都在二层以上,晚辈这就给前辈指出来。”老者脸上的笑容不变,然后就真像一名普通低阶弟子般,恭敬异常的带着韩立直奔二层而去。

二层是和一层布置非常相似,一层层的书架摆满了不大的一块地方。

韩立四下扫视的时候,老者已经身形连晃。

别看他年纪不小的样子,但动作矫健异常,东一下,西一下的,片刻功夫,就熟练的翻找出一小堆玉简来,然后在气喘吁吁的将这些玉简抱到了韩立面前,面现阿谀之色的讨好道:“前辈,这些就是本层收藏的符箓典籍。三层还有一些,晚辈这就帮前辈拿下来吧,省得前辈再费心找了。”

“不用如此麻烦,这些玉简已经够看上一两日了。三层的典籍,留韩某自己去就可了,道友无须在这里作陪,可以去楼下忙自己的事吧。”韩立摸了摸下巴和颜悦色的说道。

“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潜修了,韩前辈若有什么吩咐,招呼晚辈就可,晚辈会一直守在楼下的。”老者笑容可掬的说道,随后将手中玉简都放到附近一个架子上后,才拘谨的倒退出了阁楼二层。

望着老者消失的身影,韩立面上的微笑渐渐敛去,反现露出了一丝凝重。

“怎么样,大衍前辈可看出此人修为吗?我刚才已经用来神识强行扫过此人身体,虽然看破了此人表面的炼气期修为只是一层幻术,但是此人真正的法力境界却无法判出来,那一层虚假修为下面,整个身体好似空荡荡的实在太古怪了。”

“我也一样,虽然神识和比起你来强大许多,但是遇到的情形却和你一般。”大衍重的声音传了过。

“怎会出现这情况?难道这人神识竟然比前辈还要强大许多?”韩立有些震惊了。

“怎么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了,这一界就算真有神识比我强大些的修士,但也绝不会强大到,单凭神念就可以屏蔽我的探寻。出现这种情况,无外乎此人要么修炼什么特殊秘术,要么身上有什么至宝可以将身体变幻成这般模样,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大衍神君说着说着竟迟疑了起来。

“什么可能?”韩立不禁追问了一句。

“还有一种可能,是此人已进阶化神期,全身灵力都可以从体内经脉中尽数散到肉体中,连元婴也可以短时间化为无形,你自然无法发现什么了。”大衍神君缓缓的说道。

“化神期修士!前辈莫非在说笑。”即使韩立再镇定异常,一听此话,也大惊失色起来。

“我虽然未曾进阶过化神期,但也研究过一些和境界相关的东西,这种能力是化神期修士最基本的。”大衍神君平静的说道。

“我不是说化神修士有没有这种神通,而是化神期修士怎还会滞留这一界,不是说进阶化神期后就有能力飞升灵界了吗?”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总算平静下来。

“虽然我当年走遍天下,并未见过任何一个化神期修士,但却可以肯定这一界的确还有化神期修士滞留着,而且还并非一两人的样子。有能力飞升灵界和是否真能飞升可是两码事情,具体情形我不太清楚,但好像进阶化神期后,这些人就不能像普通修士一般经常在他人面前露面了,否则必遭奇祸似的。”大衍神君也有些困惑的说道。

“有这种事情!前辈,你可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此事的。”韩立怔住了。

“哼,你连元婴后期都未修炼到,这些事情给你说又有何用。具体原因,想必你能进阶到化神期,自行就会明白的,否则也不会从古至今,所有化神期修士都像约定好一般,统统从修仙界消失不见了。”大衍神君没好气的说道。

“这倒也是,这么说虽然可能性不大,楼下这位还真有一定几率是化神期修士了。”韩立苦笑了起来。

“的确有这种可能,就算不是化神期,此人也给我一种可怕的感觉,我看你还是不要招惹这人的好。”

“前辈也感觉到此人的危险了,我还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呢,所以刚才在一层时,才会突然改口的。这人既然一会儿跑到天南,一会儿出现在大晋,还都是以低阶弟子身份出现,看来肯定有自己的目的,我们就姑且当做不知这一切吧。”韩立想了想后,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有可能的话,还是尽早离开天符门的好,万一这人真是化神期修士,动了什么杀人灭口的心思,你的小命可就岌岌可危了。”大衍神君提醒道。

“我自然知道其中利害关系,不过现在若急着走,怕反招惹对方的敌意,倒弄巧成拙的,暂且还按原计划在天符门呆上几日吧。他既然肯隐姓埋名的藏在此处,就算真是化神期修士,也肯定像前辈所说应受什么限制。否则,何必如此鬼鬼祟祟,以化神期修为,天下间又哪里不能光明正大去的。”韩立冷静的摇摇头。

“你说有道理,倒是老夫考虑不周了。”大衍神君干笑一声,难得的称赞了一句。

“不过,这些日子,你使用血影遁造成的精元亏损也弥补的差不多了,老夫的傀儡也开始炼制了吧。”大衍神君话题一转,有些期切的说道。

“嗯,前辈不说,我也准备在一斩杀完那几只恶蛟,就立刻开始炼制傀儡的事情。毕竟那赤火蛟的鳞片,必须先弄到手再说。至于乌凤翎,反倒不急于一时,在傀儡炼制完后再着手此事吧。”韩立似乎心中早有计划,不加思索的说道。

“哈哈!这就行,老夫在大限来临前,能看到此傀儡,总算没有什么遗憾了。”大衍神君听了此话,满意的大笑几声。

韩立听了这话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却袖袍一抖。

几根阵旗从袖口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分散向四周,光芒一闪,所有阵旗消失不见,一个淡青色禁制凭空浮现而出,将整座楼层罩在了其中。

虽然心中觉得对方不可能对其骤然下手,为了小心起见,他先布置一个防护禁制再说。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才放心地走上两步,随手将向之礼留在木架中的一枚玉简拿了起来,将神识沉浸其中察看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