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六十一章 李师侄

老者的目光自然落在了韩立身上时,脸上肌肉顿时一跳,慌忙抱拳的说道:“晚辈听众师侄说有高人光临本门,没想到竟是前辈这样的元婴修士!没能出去迎接,真是失礼了。”

这位天符门唯一的长老,一脸的恭敬。

岳真等筑基期修士听到温姓老者此言,心中大震,原存的最后一丝怀疑也彻底消失了,用更敬畏的目光望向韩立。元婴期修士,对如今的天符门来说,实在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我也只是受人之托,送样东西过来而已,无须这般拘谨的。”韩立神色不变的话语一顿,又淡淡的说道,“此物放在我手里也有一些年月了,如今恰巧有事要来华云州办事,自然要将此物归还的。这样东西,可是指名交给贵门门主的。”

说着,韩立单手往腰间一拍,一个四方骨盒出现在了手中,随手放到了身前桌子上。

温姓老者闻言一怔,但马上识趣的一转说道:“岳师侄你也听到前辈之言了,你过去看看前辈带来的是何物?若真是本门遗失之物,我等自然要重谢前辈的。”

“是,师叔。”岳真恭声答应道,然后几步上前,双手将那骨盒拿在了手中,并好奇地打开。

盒内刻满了蝇头小字的几块骨片赫然出现在了目中。“这是?”岳真惊奇地随手拿起一片,细望了起来。

韩立则笑而不语。

“降灵符!这是降灵符炼制方法!上面是笔迹是云师伯的!”只看了几眼,岳真就惊喜地叫道。

“云师兄?你没有看错吧?”温姓老者一愣之后,神色凝重了起来。

“绝对没错。掌门书房中至今还挂着云师伯的手书,日夜面对,怎会认错。”岳真不加思索的说道。

其余的修士也一脸的愕然。

“不错,这件东西的确是云道友让我转交的。降灵符是贵门三大密符之一,总不会错的吧。”韩立不置可否的说道。

“当然不会错。只是前辈何时见过的云师兄,当年我还未曾凝结金丹,师兄就在一次去海外办事途中,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转眼间数十年音讯全无,云师兄没出事吧。”温姓老者关心的问道。

“应该没事,其实我和贵掌门相遇也是一件巧合之事。数十年前,我遇到了和贵掌门同样的遭遇,当时我……”韩立将鬼雾和阴冥之地的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自然有关自己和阴冥兽晶等不宜外泄的事情,含糊而过,没有多提几句。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险地,真是让人难以想象!怪不得从许多年以前,就不时的有修士在沿海莫名的失踪,原来是这鬼雾作怪。”温姓老者听到阴冥之地无法动用法力的事情,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错,韩某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逃脱的,这盒中之物就是贵掌门托我有机会归还到贵门的。不过在下对制符之道颇有些兴趣,也稍研究了下降灵符炼制之法,几位道友不会见怪吧?”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微笑的说道。

“前辈亲手将灵符炼制法归还本门,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我等怎会有这种不识好歹想法。虽然说降灵符的确有只有本门掌门才可掌握的说法,但若不是前辈送还此物,连秘术都已经失传了,自然更谈不上什么规矩了。”温姓老者面带敬色的说道。

岳真同样在一旁连连的称是。

“几位道友心胸如此开阔,韩某倒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东西已经送到,在下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那就此告辞了。”韩立满意的点点头,当即站起了身来。

“前辈送物之恩我等还未报答,不如在本门多待两日,让本门略尽一下地主之谊也好。”温姓老者对这降灵符的失而复得,虽然心中很高兴,但更注重的却是和这位突然从天而降的高人攀上些关系,慌忙的说道。

别的不说,只要有人知道他们门中能结交一名元婴期修士,恐怕天符门的地位立刻在小宗门中急剧上升。甚至眼前面临的一个大麻烦,说不定都可安然化解。

“再坐一会儿!”韩立嘴角一翘,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韩前辈不是对制符之道感兴趣吗?本门别的不说,在炼制符箓上的确还有那么一些研究的,门内先人也搜集了众多各种有关符箓的典籍。前辈若不嫌弃的话,可以看上一看,顺便指点我等晚辈一二。”岳真眼珠一转,突然开口这般说道。

“制符典籍!”韩立闻言微微一怔,沉吟了一下,有些心动。

温姓老者一呆后,连连点头称是。

“好吧,在下的确对制符颇感些兴趣,就在贵门呆上几日吧。”韩立自从学了降灵符后,对天符门的制符秘术也大感好奇的,想了想后,终于点了点头。

“太好了!前辈能留下是本门的荣幸。前辈是否先歇息一二,明日再……”温姓老者面上一喜,小心的说道。

“不用了,现在就带我去藏经阁吧。”韩立摇摇头,以他如今的修为,只要在看书的时候稍一打坐,在路上这点法力消耗自然就恢复过来了。

“那好,杨师侄带韩前辈去本门的藏书阁一看。前辈有什么吩咐,一定要全部满足。”温姓老者面上一喜,急忙冲一名中年修士吩咐道。

“遵命,温师叔。韩前辈,请跟我来。”这名中年修士,恭敬异常的答应道韩立点点头,随着此人走出了大殿。

“真没想到,云师兄竟然是被困在那种鬼地方,怪不得,当年失踪的如此诡异。本门的降灵符秘术重新找回,也算是本门一件幸事。”温姓老者等韩立离开大殿好一会儿后,才叹了口气的说道。

“不过我们若是能趁机交好这位韩前辈,并放出些风声,对本门肯定大有好处的。别的不说,眼前的坊市问题最起码能迎刃而解的。”另一名始终没有开口的修士,缓缓说道。

“有一名元婴修士作靠山,灵风门自然会退避三尺,就是煞阳宗也不会为一个小小坊市惹元婴修士不快的。只是刚才听韩前辈口气,似乎在阴冥之地只是和云师兄关系一般,以对方身份,人家怎会平白帮我们。我们就是想赠送宝物,硬拉关系,门中也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入韩前辈双目的。但是若是错过了此机会,又实在太可惜了。”岳真却苦笑的喃喃道。

“这的确有些棘手。”温姓老者也眉头一皱的说道。

殿内其他修士互望一眼后,也都露出发愁之色。

而这时,韩立已经随着那名中年修士,来到了一座不怎么起眼的阁楼中。

此阁楼分为三层,通体被一层淡青色禁制笼罩住。当韩立随着中年修士进入一层中时,里面正有一名老者正盘坐在蒲团上,手中还握着一块玉简,仿佛正在查看着简中内容。

“李师侄,过来见过一下韩前辈。”中年修士一瞅见老者,立刻不客气的吩咐道,同时一转身,恭敬的给韩立解释起来:“这位李师侄是专门负责打理藏经阁,对阁内的各种典籍都了如指掌。”

此刻那名老者仿佛才被中年修士声音从简中惊醒,急忙将玉简一收,立刻麻利的跳了起来,并跑了过来。

“原来是杨师伯到了,师侄没有出来远迎,还望师伯赎罪。这位是韩……韩前辈!”

老者满脸皱纹,两眼细小,目中透着丝丝圆滑,对中年修士赔笑之后,但当其偷瞅了一眼韩立后,声音刹那间一颤,面容顿时凝滞起来。

“李师侄?”韩立看清楚老者的面容后,双目愕然,面上满是古怪之色。

“怎么前辈认得此弟子?”中年修士诧异起来,不禁问道。

“没什么。这位道友实在很像韩某昔年的一位旧识,但仔细一看,却又不是。看来韩某认错人了。”韩立脸上异色迅速不见,淡淡一笑的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那前辈一人在此处静修吧。李师侄,这里不用你整理了,跟我出去吧。”中年修士自然不会相信此言,但也不敢多问什么,反而一扭冲“李师侄”吩咐道。

“是,师侄就……”

“不用。这位道友既然对阁楼中典籍了解甚多,我还有借助之处,让他暂时留下陪我几日吧。”韩立突然轻笑的说道,同时目中带有深意的瞅了一眼老者。

“咳……既然前辈如此吩咐,晚辈自然照办。李师侄,你的机缘来了,一定要听从韩前辈吩咐。”中年修士虽然对两人刚才的表现有些怀疑,但这位“李师侄”能和一名元婴修士独处几日,的确让他羡慕异常。别的不说,随手指点几下,说不定都让他们这样的低阶修士受益无穷的。

不过韩立话里送客之意很明显,他也不敢多留此地,再嘱咐了老者两句后,就心中带着一丝疑惑的倒退出去。

韩立目睹中年修士背影从阁楼中消失,一转脸瞅向老者,露出了大有深意的轻笑。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