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五十九章 魔焰滔滔

就在韩立准备和古魔分魂交手一下,冒险测试下此魔伤势有没有尽复之时,古魔却神色一动,猛然间向身后瞅了一眼。

韩立怔了一下,随即也发觉了什么,眉梢一挑的朝同一方向也望了过去。

结果片刻后,远处的天边灵光闪动,接着一道惊虹蓦然出现在了天边处,风驰电掣的向这边激射而来,遁速之快让韩立见了也为之一惊,并且遁光中竟还隐隐传出风雷之声。

古魔见有修士过来,目中凶芒一闪,反而收起了脸上的厉色,面无表情的着看着飞来的遁光。

短短二三十里的距离,这道惊虹几乎转瞬间就到了附近,灵光一闪,在数十丈外现出一名披头散发的头陀来。

这头陀满脸横肉,一手托着赤红圆钵,一手抓着一只数尺长碧绿禅杖,如今他看了面前的韩立和古魔一眼,见两人面容如此相似,目中不禁闪过惊之色。

“不知哪位是从交换会刚出来的道友,在下有要事想和这位道友商量一二的?”头陀眼珠微微一转,忽然满脸笑容的问道。

韩立嘴角一动,斜瞅了此人一眼,淡淡的什么话也没说。

这位头陀是一位元婴中期的修士,无论修为和手上的宝物,似乎都颇为的不凡,怪不得敢单枪独马的追了过来。不过对方安的什么心思,韩立又怎会不知道,自然懒得理会此人。

对面古魔则从这头陀出现的瞬间,就倒背双手的仰首望天,一眼也没瞅向此人过,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头陀见韩立二人这般态度,心中大怒。要知道,自从他进阶元婴期后,凭借手中的血焰钵和蟠龙杖,就是同阶修士见了他都是客气异常,什么时候被人这般轻视过。

不过眼前的韩立和古魔,表现出来的分别是元婴中期和初期修为,再加上面目如此相像,他自然将二人看成一伙的了。以一敌二,他虽然不认为自己肯定会输,但争斗起来赢得希望也不会太大,故而纵然脸色难看之极,一时间也只能勉强控制住怒气,暗思量如何将二人各个击破掉的毒计。

但是未等他想出什么好方法,从其来的方向处又有光华闪动,接着三道颜色各异的遁光一齐浮现而处,连成一片的向这边激射而来。

头陀见到此幕,不禁一呆。

他自付自己在遁术上别有一番神通,才能如此快的追上了韩立,这后面三人不知又有何神通,人多势众还仅比他慢一步的样子,看来想独吞宝物,有些不太可能了。但这几人的到来,就不用他冒险一人面对两名修士了,从这方面来讲似乎也不全是坏事。

想到这里,头陀脸上露出阴厉表情,开始用阴森的眼神扫了韩立和古魔一眼。

似乎感受到了头陀的不善目光,原本仰首望天的古魔突然间低下头来,目光一扫正向这边靠近的遁光,脸上现出不耐之色。

“真是麻烦,本以为就这一个家伙搅局,没想到来找死的人这般多。既然这样,就先送你上路吧。”冷冷地一说完此话,古魔身上黑芒一闪,整个人蓦然间化为一道黑芒,直奔头陀射去。

头陀暗骂一声找死,不加思索的手中圆钵一翻转,顿时一股血红色火焰从钵中蹿出,化为大片火幕将头陀护在了其中。而他另一只手一抬,碧绿禅杖脱手飞出后,化为一只绿玉蛟龙直迎向了黑芒。

眼见蛟龙口吐绿息,狠狠地抓向古魔所化黑芒,黑芒却一颤下,骤然间在途中消失掉了。

头陀也是和人斗法经验丰富之人,一见此幕心中一惊,不急多想的两手急忙掐诀,一连数道青色法诀打进了四周火幕中,顿时火焰凭空高涨数倍,一下化为了青红色的火焰旋风,足有二三十丈之高,声势惊人。

头陀还不放心的单手往腰间一拍,就要取出另一件护身宝物出来。

但就这瞬间,异变突起!

头陀身体一侧数丈远处,黑芒一闪,两只通体乌紫的手臂闪电般从中探出,一下插进了火幕之中,竟丝毫畏惧之意都没有。

“啊!”头陀一见此景,心中一寒,随即不及多想的口中一声大喝,嘴唇一张间,蓦然大片金霞从口中喷出,眨眼间凝结成一面光盾挡在了身前,同时他身形一颤,就要向一旁远远遁开。

“砰”的一声轻响,金灿灿光盾如同纸糊一般,被两只魔爪一击而破,头陀身形方一动间,丹田处就同时被洞穿了两个大洞。接着两只魔臂凶悍的左右一分,顿时整个身躯竟直接被撕裂成了两片,五脏六腑和大股血雨从半空中洒落而下。

一只红色元婴一声哀鸣后,驭着一口金色飞剑一闪之下,从碎尸中瞬移到了了二十余丈远的地方。

可就在此元婴身上金光一闪,再想瞬移离开更远时,却没有机会了。

一道紫线蓦然从元婴身后闪过,元婴只觉得脑中一热,什么东西从头颅后洞穿而过,一声尖利的叫声发出,元婴立刻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丝毫反抗没有的被那紫线席卷而回,一下没入了火焰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远处天边的三道遁光刚好也飞到了数百丈外处,遁光中修士正好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三名修士顿时吓得魂飞天外之下,哪还敢再近前,远远的一个盘旋后,竟以比来时还快一分的遁速向后飞遁而逃。

这三人都是元婴初期修士,原本以为三人联手可以图谋好事的,结果远远眼见中期修士中大名鼎鼎的恶火头陀,竟一个照面就被人心狠手辣的毁去了肉身,还被抓住了元婴,怎能不心中大恐。

他们又怎敢为了什么宝物而上来自寻死路,自然溜之大吉了。转眼间,三道遁光就不见了踪影!

韩立面对古魔瞬间击杀头陀的狠辣,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盯着远处的火焰,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一阵尖利的怪笑从火焰中发出,接着所有火焰瞬间熄灭,古魔的身形重新显露出来。

韩立一看清楚后,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面色阴沉了下来。

只见这时地古魔,已经化身为了半魔半人的魔化样子。虽然面容身子还保持着人形,但是从撑破青衫中裸露出来的手臂和双腿,却全都变成了乌紫色,巨大化了近半。

更让人发寒的是,此人微张的口中伸出数尺长的一根紫色长舌,此舌前半截高高举起,舌尖处正洞穿着那头陀生死不知的元婴,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珠,正冰寒的盯着韩立。

韩立双目一眯,没有躲避的对视着此魔不语。

“韩小子,你可不能和此魔久纠缠,这里离地下交易会不太远,恐怕过一会儿,有更多的修士到此,到时你想走恐怕也走不掉了。”大衍神君有些担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原本想掂量一下此魔和主魂之间的神通差异,但现在看来还不是和其交手的时机,还是太冒险了。我们走吧。”韩立淡淡的说道,然后袖袍一抖,身前盘旋的金色飞剑一阵嗡鸣后,全都被收进了袍袖,然后再一张嘴,数团精血脱口喷出,大片浓浓血雾一下将韩立身形笼罩在了其中。

“想走,不觉太迟了吗。”古魔目中闪过非人的异芒,长舌一缩,一口将元婴吞进了腹中,身形接着一晃,再次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韩立根本不理会对方的举动,两手一掐诀,在雷鸣声中,背后蓦然闪现出了一对银白色翅膀,身形开始在血雾中模糊不清起来。

但是几乎与此同时,韩立身前黑光闪动,古魔那魔化的恐怖身影一下就出现在了面前,其瞬移速度之快,比刚才对付那头陀时快了几乎近半去,刚才根本就没有尽全力。

原本镇定异常的韩立,面色一变,暗叫一声不好。

古魔则面上狞笑一闪,一张嘴,就要弹出口中那根紫色怪舌,一举击杀掉血雾中的韩立。

但就在这是,古魔脑中突然传来一声冰寒之极的冷哼,此声音如同无形之钻,即使以古魔这般神识超强之体,也顿觉脑中一阵刺痛,微微一声闷哼,动作不禁一顿。

而就这片刻功夫,韩立在血雾中一闪,一下化为一道血影激射而出的,几个呼吸间就在天边消失不见了。

古魔一惊,急忙将神识放出,但刚刚找到百里之外的韩立,韩立马上又一次血影遁后,就逃出了其神识的极限了。

古魔顿时怔在了原地。

“化影遁,这不是铁翅魔那家伙的秘术吗,怎么人界的修士也会施展?这可有些麻烦了。不对,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他喃喃的几声后,脸露一丝思量的沉吟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从远处的天空有灵光闪动,随即六七余道颜色各异遁光在天边同时浮现,并向这边激射而来。

古魔神色一动,被从沉吟中惊醒,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接近了群修,脸上一丝凶色闪过。

“来得正好,数年前吞噬的元婴正好炼化干净了,现在再吞噬一批,想必数年后伤势就能完全康复了吧。”古魔森然的自语一声,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顿时大片黑紫色魔气从身上大股的冒出,片刻后将其身形彻底罩在了其中。

接着几声厉吼,魔气随之一阵的翻滚汹涌,一个双头四臂巨大魔物在魔气中飘忽不定的浮现而出,四只黑紫色妖目,毫无感情的盯向了那些飞射而来的遁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