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五十八章 再遇古魔

“这倒也是。叶家一个修仙世家都能够炼制出一件通天灵宝仿制品,其余大宗大派如此渊源长久,的确大有可能也存有一件仿制品的。”韩立想了想后,只能无奈的承认这一点。

“你不用太过沮丧了,即使是仿制品,炼制它们的材料也不是普通之物,估计大多已经从这一界绝迹了,现在存在的都是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积攒,才偶尔凑齐一件的材料。何况你手中不是还有一件正牌的虚天鼎吗?若是真能够彻底掌握此宝,这一界估计绝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你。”大衍神君竟用酸溜溜的口气说道。

“彻底掌握虚天鼎!哪是这般容易之事,没有化神期的修为,只能想想罢了。不过我真有了化神期神通,就算没有虚天鼎也可以纵横人界了。”韩立闻言,苦笑了一声。

大衍神君听了这话,却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整间厅堂除了还在介绍平山印的白霞中人影外,其余地方都鸦雀无声,人人都默默不语,气氛一下压抑起来。

主持交换会的白霞中人影,自然知道声势造的差不多了,当即也不再拖延下去,口中轻咳一声后,终于开始讲到此物的竞拍方法。

“看来不用老夫多说,大家已经知道此宝的价值了。拍卖此物,叶家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清单,清单上材料凡是能够提供最多的可以得到此宝。当然若是这个最高的材料价值,明显过低,自然也是无效的。最后还会再采用灵石方式,以三百万为底价,再拍卖一次的。”

听到三百万的天价,在场修士即使大都见过大场面,也一阵的骚动,但却没谁提出反对意见。纵然这个数目,已经可比一家中型修仙宗门大半的灵石储量了,但比起此宝的价值来说的确不算过高,实际竞拍时候,这个价格再翻上数倍也是大有可能的。

韩立听到这个价格时,心里也一阵的发寒,同时突然生起一个古怪念头。若是他的魔髓钻拿出去拍卖的话,不知可以卖出多少灵石,恐怕也不会太少吧。

不过两者还真不太好比的,那所谓的魔道至宝魔龙刃,他查过资料倒也知道一些,好像只在上古时期有人炼制出来过一柄。据说持有此刃的魔修曾经用此宝斩杀过化神期修士,从威力上看似乎不在那“通天灵宝”之下。只是这魔龙刃是地地道道的法宝,还大有潜力可挖的,但一两块魔髓钻,自然无法炼制出此刃的。只把魔髓钻当成增进修为的灵丹妙药,来吸收里面的精粹魔气,价值却又大降了不少。

韩立正思量这些乱七八槽的事情时,那位乌冠老者已经拿出一块玉简,照着玉简中记载的一些材料清单,开始一一念了起来。

老者声音不大,但整个厅堂的修士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修士都凝神细听着,韩立则有些漫不经心,丝毫没有参加争夺此宝的意思。

这不是说他不对此宝动心,而是很有自知之明而已。作为一个外来的修士,算他身家再富有,也不可能争得过大晋当地这些宗门,像这种威力足以影响大宗大派势力大小的重宝,早已不是个人和小势力可以拥有的了。否则,以叶家天下第一世家的地位哪会心甘情愿地将平山印拿出来拍卖,估计也是受了其他大势力重压,才拿出来破财免灾的吧。

随意地听了几种材料后,韩立心中更是确定这种想法了。

老者念的并非是像五行玉、庚精这种世间几乎难寻的东西,全都是一些虽然珍贵却偏偏各大宗门都必备和储存的一些材料。看来叶家不甘心之下,也打着让各大宗门大出血一回的念头。

心中这样想着,韩立略思量一下,人蓦然站起,向厅堂外走去。

如此举动,在此时自然显得格外惹人注目了,不少还对韩立拿出两枚魔髓钻事情格外留意的修士,不觉望了一眼过来,大都惊疑起来。

韩立对这一切视若不见,从容的走到了入口处,眼看就要步入闪着淡淡白光的禁制中,耳边却蓦然传来了一人的传音:“韩道友,怎么现在就走了。”这熟悉的话语声,正是富姓老者的声音。

韩立身形略微一顿,嘴唇微动的同样传音过去:“在下已成众矢之的,不早一步离开的话,恐怕要惹出一番大麻烦的。富兄的事情韩某并未忘记,若是此事不急的话,数年后韩某炼制完一件宝物后,再和富兄详谈此事如何?”

“在下的事情并非十分紧迫。不过韩兄瞒得富某好苦啊,身怀魔髓钻这等至宝却不漏丝毫口风,怪不得阴罗宗几人对道友紧追不舍呢。四年后道友可否到南疆郡潮云府和老夫一见?富某同时还会约见其他几位道友在双蝎山见面的。在下可以保证,此事虽然要借助道友之力,但对韩兄绝对也大有好处的。”富姓老者不加思索的说道。

“三年?时间上倒也来的及,到时韩某会赴约的,现在就先告辞了。”韩立传完这几句话,没有多在厅堂中滞留,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眼前的禁制中。白光闪动间,韩立身形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盏茶功夫后,韩立化为一道青虹从地下交易所入口处飞出,在山沟上空一个盘旋后,丝毫停留没有的向东激射而去。

就在韩立刚离开后片刻,交换会上也有几名修士悄然离开了座位,匆匆离开厅堂。更多有其他想法的修士,对正在拍卖的平山印实在难以取舍,权衡了下利害后,还是大都留了下来。毕竟韩立身上的五行玉等宝物纵然稀有,但现在已经有人盯上了,再去凑这热闹就不值得和其他修士冲突了。

一口气飞出了千里之远,当遁光掠过一处山峰附近时,韩立体内突然传出一声龙吟般的剑鸣之声。韩立面色大变,遁光立刻戛然而止。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刀向四周一扫,同时袖袍一抖,数十口金色飞剑蜂拥而出,密密麻麻的飞到了头顶上盘旋不定,气势惊人。

“阁下踪迹已露,何必鬼鬼祟祟的,出来吧!”韩立双目蓝芒闪动,豁然盯住一侧空无一人处,冷冷的说道。

“嘿嘿!不愧是灭杀了我主魂的修士,果然机灵异常。”

韩立所望之处,突然黑芒一闪,一个和韩立面容近似的青年出现在那里。同样一身青袍,面目平凡,只是其瞳孔中闪动着黑紫两色异芒。

韩立一见此人幕,虽然早有所预料,心中还是一沉。“真是你!如何找到我的?”韩立凝重的说道。

“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了。你的飞剑炼制的倒是灵性十足,竟能主动向你示警。至于能如此快就找到你,我也是没想到的事情,看来本尊的运气还是不错的。”青年仔细打量了韩立一会儿后,悠悠的说道。

“我的两口飞剑就在你身上,若还不知道阁下是谁,那在下就太蠢了。”韩立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错,你的飞剑就在我这里。”古魔分魂不置可否的说道,随手抬一抬,只见在其手心处,正有两柄金光闪闪的小剑颤抖不已,拼命的想要向韩立这边飞射而来,但被一层层的黑丝死死缠住,根本无法离开古魔手心分毫。

韩立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

“你的飞剑竟然是用破邪的金雷竹炼制而成,其他的飞剑看来也差不多了。有如此多的金雷竹,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看来当初在坠魔谷中,主魂拿你不下反而一命呜呼,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主魂因你而亡,可能让我避免了再被吞噬的下场,同样因为它的被灭,也让我永远再无法回复魔界时的全盛修为。你说说我应该感谢你,还是应该灭杀你?”古魔分魂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竟如此说道。

“你隐匿出现在这里,不要告诉我只是为了和我闲聊来的。”韩立默然片刻,突然冷笑起来。

“是不是来和你闲聊,要看你的态度了。只要你肯将如何得到这般多金雷竹的方法告诉我,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马的。否则,就只有等我亲自动手抽出你的元神再搜魂了。”古魔分魂微微垂首,看了看手中的两口金剑,淡淡说道。

韩立听了此话,脸色不变,但嘴角抽搐了一下,接着轻吐了一口气。

“想杀我,和能否杀掉我可是两码事。我既不想和你闲聊什么,也没兴趣吐露什么秘密,我正想见识一下,你的神通和主魂相比到底如何。没记错的话,上次在天南你可被重创得不轻,我不信如此短时间,你就彻底康复了。”韩立两眼一眯,森然的说道。涉及小瓶的秘密,他不会考虑对方提议的。

“本来想让你在临死前多说几句话的,既然你不肯配合,也就没这个必要了。”古魔分魂心中杀机大起,脸现凶厉之色的锵锵说道,同时目中黑紫光芒大涨起来。

韩立心中一凛,心念一动之下,头顶众飞剑瞬间化为一片金幕挡在了身前,另一只手则一翻转,装着噬金虫的灵兽袋就到了手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