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五十二章 妙音宝镜

乌冠老者一等对方从屋子中消失,脸上挂着的笑容骤然消失,阴沉了下去。

到了晚上时,老者又在这屋子中见了另外两名结丹期的散修,这两人同样交上来一些材料并拿到好处后,然后大喜的离去了。

而韩立在接下来的几日里,每天上午都准时的参加在九霄殿的大拍卖会。因为第一日就有所收获,所以韩立自然对下面的拍卖大抱希望,但可惜的是,下面几日却一无所获。

就像那位换取赤精芝的富姓老者所说一样,除了每日压底的十余种东西外,韩立想要的那种等阶的珍稀材料,罕有在拍卖会上出现。最后压轴拍卖的东西,也大都是一些法宝类的成品宝物。

看来第一日就能拍到墨金,的确是凑巧了些。

不过在这期间,韩立在拍卖会之外也没有闲着,就地下拍卖会的事情,通过各种手段倒也了解了一些。

照打听的情报来看,这地下交易会前边几日也和大拍卖会差不多,除了出现的东西以魔道所需居多外,一般也不会出现特别珍稀的物品。

但是到了最后一日,则有一个专门针对元婴级修士举行的以物易物交易会,往年几届都有众多罕见的材料出现。他现在还缺的几种材料,的确大有可能在这交易会上凑齐的。

不过这交易会的确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参加的,似乎只有魔道有关的修士或者相关人等介绍推荐的修士才可以加入的。如此一来,韩立心中一松,暂且将此事放置了脑后,只是每日按时参加九霄殿的拍卖会。

几日后,韩立在最后一天的拍卖会上,竟又发现了一种所需的材料,精神一振之下,花费十余万灵石拍下了此物。

不久,这个明面上的大拍卖会终于结束了。

众修士从拍卖场中一哄而出,韩立混在其中飞落到地面上,但并未直接走出坊市,而是直奔天机阁而去。

韩立并不知道,他的此举竟然巧合的让其暂时躲过了一劫。因为前几日已经从坊市入口处消失的阴罗宗几名长老,突然又出现在了入口处,而且其中多出了一名依旧轻纱罩面的天澜圣女。

现在此女正用玉手把玩着一口银光闪闪的小镜,看着坊市入口处进出的修士,不时朝着小镜望上几眼,明眸流转下黛眉紧锁。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小镜银光闪动的越发厉害,但此女始终是一语不发。

旁边的葛天豪等人的面孔也渐渐阴沉下来,脸色不太好看的样子。

“没有发现那人。前边进出坊市的修士,虽然有几个也使用幻术遮蔽了真容,但并不是那个人。难道真的没参加大拍卖会?若是如此的话,这几日可就白忙活了。”半晌后林银屏吐了一口气,迟疑地说道。

“不可能。最近来晋京的高阶修士,有几个会错过这次的大拍卖会。而且当日林姑娘你也亲眼看到了,那人在宝光殿前亲自待了一段时间才离开的,分明对这次拍卖会非常重视的样子。”葛天豪缓缓的说道。

林银屏听到这话,虽然不经意的点点头,但玉容上的沉吟之色仍然未散去。

“会不会是,妙音镜并不像传闻中的那般神妙,或者祭炼时间太短,林道友尚未真正能发挥此镜威力,故而无法发现那人踪迹?”那名三角眼的阴罗宗长老,忽然间这般说道。

“这个也不太可能。妙音镜是七妙真人七妙七真宝之一,是早已成名修仙界许久的宝物。至于祭炼问题,古宝原本就不需要怎么祭炼的,只是此镜有些特殊,若不稍加祭炼又无法充分发挥破法的神通,故而这几日的祭炼已经足够了。否则,那几名同样施展秘术的修士,就不会被我用此宝看破真容了。”林银屏摇摇头,樱唇微张的解释道。

“如此说来,要么这人幻颜秘术神通还在妙音镜上,故而无法被看破,要么是此人有事还呆在坊市中,或者另用什么手段从其他地方走掉了。”葛天豪目光闪动几下,边思量边说道。

“妙音镜如此大名声,天下间虽然有它无法破除的幻术,但也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哪有这么巧,这人就会此种大神通。而第二种情况下,坊市四周布置的是道门赫赫有名的八极分光阵,那人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破阵离去,十有八九应该还待在坊市中未出去才是。”林银屏最后肯定的说道。

“林道友的意思是?”三角眼老者反而踌躇起来。

“继续守在这里,只要那人还在坊市中就肯定会经过这里。另外再派几名机灵些的弟子去坊市中各处转转,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此人的踪迹。”林银屏如此的建议道。

“嗯!林道友所言有理,就依道友之言,一直等到晚上吧。若是那人真在坊市中,也应该在这段时间出现了。”葛天豪略一思量,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然后他抬手放出几道传音符,不一会儿就招来了数名阴罗宗低阶修士,一番吩咐后,这几人就恭敬地领命离开,往坊市深处走去。

就在这几人因为遍寻韩立未果,而有些惊疑动摇时,韩立却已经在天机阁中再次见到了那位王长老,这时的他自然是恢复了本来面貌。

王长老对韩立和富姓老者在天机阁约见之事,也知道一些的,故而毫不意外,反而非常热情的将韩立让到了贵宾室,亲自加以作陪。

韩立和这位王长老闲聊了一会儿后,两人就自然而然的交流一些修炼上的经验心得,不久就都有些收获的样子。就当二人印证的起劲时,富姓老者终于如约也来到了天机阁中,一见此情景,倒也不客气的立刻加入了讨论。

三人间的这一场交流足足进行了小半日,直到天色快黑之时,三人才相视一笑的结束了这场都有所获益的谈话。

富姓老者和韩立没有再在天机阁久待,当即告辞而去,离开了天机阁。

一走出阁楼,韩立脸上一阵模糊,瞬间幻化成了另一位陌生面容的黄脸修士,富姓老者一见先是一怔,随即心领神会的不以为意了。

不过下面韩立反而诧异起来了,富姓老者竟然没有朝坊市出口处走去,而是带着他直奔天机阁附近,挂着“漱灵斋’的另一家小楼走去。

“富兄,这是?”眼看要走进此间阁楼,韩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这家漱斋是私人商号,其主人是和我相交多年的好友,新近在阁楼中布置一个临时传送阵,传送的地方正好离地下交易会场所不远。我已经打过招呼,可以直接传送过去的。”富姓老者胸有成竹的说道。

“传送阵?我没记错的话,坊市不是严禁布置传送阵的吗?”韩立闻言,非但没有解惑,反而面上更吃惊起来。

“嘿嘿!道友尽管放心,我这位老友面子可不小,因为特殊原因事先向坊市背后势力申请过的,已经临时得到允许。这个传送阵只能存在短短数月时间,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富姓老者不以为意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韩立有些恍然。

漱灵斋的主人是一名面容普通的白净老者,谈吐举止皆都不凡,让人一见之下大有春风拂面之感。更让韩立吃惊的是,这位竟然还是一位名气不小的阵法大师,这让韩立大起结交之心。

可惜的是,因为急着参加地下交易会,故而韩立实在没时间和此人多说什么,就从布置在阁楼密室中的一座小型传送阵传送出了坊市。

下一刻,二人直接出现在了一处不大的隐蔽山洞中。等二人走出山洞飞到了空中,韩立这才发现他们竟然直接到了晋京城南面附近的一座无名小山上。而在小山不远处,晋京那巨大的城墙还能隐隐可见。

就在韩立已经离开了坊市时,还守在坊市入口处的葛天豪同样看了看天色,人略沉吟一下后,忽然对一旁的林银屏说道:“林道友,地下交易会就要开始了。今日交易会有几样出现的东西,对葛某今后修炼大有用处,在下不能错过的。而现在天色如此晚了,那人还未出现,其他弟子也未在坊市中发现这人踪迹,看来我们先前的推断不知哪里出错了。此人狡诈如狐,可能早不在坊市中了。不如道友赔葛某一同参加交易会,那人也可能会出现在那里,就算没有,在地下交易会上也肯定有所收获的。”

“看样子再这样守株待兔下去,的确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样子。好吧,我就随道友走一趟吧,说不定真有可能会在那里有点收获呢。”林银屏咬了咬嫣红的嘴唇,望了望坊市深处方向,只能有些不甘心的答应道。

随后葛天豪又和其他人一番商量后,那原先一直跟着他的一男一女两名修士仍暂时留守此坊市,其余的长老则有一人跟着他和林银屏一齐参加地下交易会,三角眼老者和另外一人则自称另有要事,竟就此告辞离去了。

一时间,阴罗宗聚集起来的众多元婴级长老,尚未和韩立接触动手,就先解体,各行其事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