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四十九章 韩长老

韩立在屋子中一待就是一日一夜,那道观观主虽是个凡人,但身处道门却也知道一些修仙者的事情,并隐隐猜出了韩立的身份,故而在此期间倒也没让人打扰韩立。

当韩立在屋中终于睁开双目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

“寒髓中寒气竟然丝毫无法被紫罗极火融合,看来此物现在也只能当做材料来使用了,还是用来将雪晶珠重新炼制一下吧。”韩立无奈的低语一句,立刻一张口,顿时“噗”的一声轻响,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珠从口中喷出,悬浮在了身前数尺高处。

看着眼前之物,韩立一抬手,那只盛放寒髓的小瓶出现在了手心中。

手指拂过,瓶盖自行飞起,另一只手马上冲着瓶底一拍,顿时一滴银珠从瓶中飞射而出,一下没入了雪晶珠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也不多说,两手掐诀再一张口,又一缕青色婴火从口中喷出,瞬间将圆球包裹其中,迅速燃烧起来。

平静的看着火焰中的圆珠,韩立再次闭上双目。重新炼制此珠倒不用花费多少时间,在大拍卖会召开前足够将雪晶珠炼制完毕了。

心中这样想,他用神念操纵着那一缕婴火开始一点点的凝炼眼前宝物起来。

……

就在韩立一心凝炼法宝之时,晋京北部的皇城一角,一座气势雄伟的府邸中,一位身穿单薄青衫的年轻人站在一座石亭内,双手倒背的欣赏着亭外的奇花异草,一脸惬意之色。

忽然间此人神色一动,脸庞蓦然转了过来,露出此人真容,相貌容颜竟然有七分和韩立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此人有一对毫无感情的冷冰冰眼珠。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花园入口处有脚步声传来,接着一名乌冠锦袍的老者出现在了那里。他抬首间正好对上了青年一对亮晶晶的眼珠,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心中一惊。

好在青年目中冷光一收,马上变得普普通通起来,并淡淡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云逸道友。道友到此,是找韩某吗?”

“韩长老,近日我们安插在几处坊市的探子传来一个消息,也许韩老会感兴趣的。”乌冠老者干笑两声,人就走了过来。

“消息?你知道我一向对身外之事不感兴趣,也不负责任何具体事情,道友若有事想让我出手,只需让叶长老给我说一声即可了。”青年重新将头扭转过去,盯着石亭前一片花树,冷漠的说道。

“呵呵,若是其他事情,云某自然不会打搅韩兄清修的,但是这个消息却和道友有关系的。”老者毫不在意对方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反而大有深意的说道。

“和我有关?难道你们找到那人了?”青年一怔后,双目一眯,面色一寒的说道。

“不错,我们的确有此人的消息。据说鬼罗宗的一些修士突然间在京城几处坊市中悄悄的在寻找这人,这是他们所发的那人画像,和韩长老所说那人应该是同一人才对。不过,还是需要韩长老亲眼看看的。”乌冠老者一抬手,一块白色玉简从袖中飞射过来。

青衫青年阴沉的伸手一招,就将玉简吸入了手中,神识立刻沉浸里面仔细扫视了一遍。

“不错,正是他不假。有没有消息说,阴罗宗的人为何找他?”青衫年轻人脸上肌肉一跳,迅速将神识抽了出来后,冷静地问道。

“这个还没有消息。不过阴罗宗在京城中所有元婴级的长老却忽然都聚集到了一起,不知是否和此人有关。韩长老,你说过这和你同名的修士,是你的一位大仇家,并让族内帮你寻找此人出来,故而二长老已经决定,此人就交予韩兄处理了。不管韩长老采用什么手段对付这人,只要这人不干扰大拍卖会的正常进行即可。毕竟这次拍卖会上,叶家也有几件东西一定要拿到手的,叶长老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老者不动声色的说道。

“哼,只要能有此人准确消息,我会让他从这世间消失的。不过族内帮我搜集的魔器,不知到底找到几件了?我会加入皇族,供你们叶家驱使,可是有此条件在先的。”韩长老冷哼了一声。

“韩兄放心,魔器的事情我们已经在各地注意这些东西的下落了。先前不是已经帮助道友找到了一件吗?至于其余魔器则有些麻烦,还需要花些时间的。”乌冠老者面色不变地解释道。

“我不管你们如何帮本人找到魔器,我为叶家效力二十年,二十年后必须看到说好的几件魔器必须出现在韩某手中。”韩长老嘴唇一抿,目中寒光一闪的说道。

“这个自然。我们叶家既然答应韩长老,就绝对不会食言的。韩长老先安歇吧,一有那人的准确消息,我也会马上告知道友的。”乌冠老者皮笑肉不笑地一抱拳,终于告辞离去了。

青年望着老者身影从花园门处消失后,脸上冷笑一声,随后想起了什么,袖袍轻轻一抖,一口金光闪闪小剑蓦然出现在了手中。

小剑通体被数根黑丝缠在其中,却仍然灵性十足的弹跳不停,一副想要挣脱的样子。这些黑丝却不知是何物所化,任凭金剑挣扎却总能牢牢粘在剑上将其死死地捆缚着。

青年眉头一皱,突然一张嘴,一口黑血喷出,将金剑洒满了一身。金剑顿时一声哀鸣,马上灵光黯淡了下来,但是仍然不服气般的低吟个不停。

“真是麻烦,一口人界飞剑竟然还这么难以抹去灵性,要不是看中了此剑是用金雷竹炼制成的,又何必花费这般大心思。”青年喃喃的低语了两句,脸上露出几分不耐之色。

“不过,既然你也已经到了晋京,这倒是个难得的机会。只要灭掉他,不但可以报了诛杀主魂让我无法恢复全部修为之仇,飞剑也立刻成了无主之物,收服起来就轻而易举了。”青年说着,面上煞气一闪,瞳孔深处竟隐隐泛出黑、紫两色异芒,整个人骤然间变得妖异鬼魅起来。

……

与此同时,府中另一处偏僻角落的阁楼中,有两男一女正坐在一张圆桌四周交谈着什么。

其中一人正是那名刚从青年那边回来的乌冠老者,另外一名男子则是位面容威严、腰缠玉带的中年人。那名女子竟是以前在皇清观道观中出现过的那名美艳妇人,只是这时的她神色肃然,正听那乌冠老者讲述和青年交谈的过程。

“这么说,韩长老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方脸中年人听完老者之言,就略有所思的说道。

“不错。而且韩长老一听说这位同名之人消息,虽然没有表现得过于激动,但是眼中的杀气绝对是真的。看来其所说的和那人有深仇,应该不假才是。”乌冠老者如此的说道。

“可是这两人不但名字一样,连相貌都如此近似。而那一位‘韩立’不久前还混入我们皇族修士栖身的皇清观中,不知有何目的,是不是针对我们叶家来的?如今,他又被阴罗宗修士这般郑重的暗中追查,我总有些不踏实的感觉?”美艳妇人却黛眉一挑的说道。

“里面当然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们何必管这么多事情,只要韩长老不是佛道等宗门派来的卧底,能全力协助叶家完成大事,我们就无须分心的事事都寻根问底。这位韩长老不但修为不弱,对上古一些秘闻密事更是知道甚多,是我们数年后之行必不可少的助力。在此之前,一定要全力笼络住此人。另外,对那和韩长老同名之人,多加留心些,能让阴罗宗如此郑重的修士,肯定有不凡之处。既然无法肯定此人是不是针对我们叶家来,有机会的话,还是派人协助韩长老将这人尽快铲除掉的好。”方脸老者轻拍了拍一侧的椅柄,口中沉声的说道。

“二长老此言有理。不过,这位韩长老也有些邪门,我总觉得其似乎对我们隐瞒了真正实力,还要我们帮他收集魔器这种伤人伤己的法器,实在让人难以明白其心中真正所想。我认为对此人,同样要多加戒备的。”乌冠老者却忽然开口如此说道。

“这个为兄自然心中有数。除了我们叶家本族核心长老外,我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外人的,更不会向他们透漏我们真正的计划。云逸贤弟尽管放心就是了。现在关键的是,这次拍卖会我们需要拿下的几件东西,一定不能让其他势力发现是我们出价拍买的,否则,他们要么会出手存心进行破坏,要么从这些材料上说不定会推断出一两分我们的计划来。绝不能出现这种事情,所以,这一次你们一定要将此事安排妥当,绝不能出任何差错。错过了这次拍卖会,无法收集全材料炼制出那几件法器的话,我们数年后的取宝之行,就无法顺利进行了。”方脸老者凝重的吩咐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