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四十七章 寒髓

“不可能,家师虽然比那贼子修为稍差一筹,但怎可能连逃脱呼救的机会都没有。”青年脸色煞白,满脸不信的说道。

“哼,你知道什么。别说一个元婴初期修士,那人可是曾经灭杀过同阶修士的狠人,你师父不及防之下被此人灭杀,毫不奇怪的。不过肖老儿到底如何和你说的,再老实的和我们仔细说一遍。”葛天豪冷哼一声,没有好气的回道。

而这时,林银屏将神识放出迅速将此地搜索了一遍,突然柳腰一晃,人一下到了七八丈外的某处,伸手从地上吸起一物来细看下,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家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本命法盘交予晚辈,并约定万一法盘出现异样,或者一定时间后还不见他返回就立刻将那人事情向几位前辈坦然相告,好及时救他脱离险境。”青年喃喃的说道。

“不用说,令师肯定已经出事了。这样东西,是不是你师父使用古宝上的?”林银屏手一扬,一样东西直接射向了青年。

青年忙伸手接,看下后,顿时心中一沉。这是一小块黄木片,上面动着熟悉而微弱的灵光,正是小老头那面木盾残片。

“这是家师木盾上的。此盾坚固异常,防御力更是惊人,怎会被毁掉的。”青年面色更加苍白了。

“林道友,看来肖老儿已不在人世了。我原先听你之言,还不太相信那人真有灭杀同阶修士的神通,但现在看来,这人似乎比预料还要厉害三分。肖老儿虽然只是元婴初期修士,但是本身精通数种不凡遁术,可竟连求救之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灭杀了,可见此人神通已经不下于元婴后期修士了。仅仅我们几人,恐怕无法拿下此人的。”葛天豪根本懒得理会青年,只是冲着天澜圣女凝重地说道。

“怎么,葛兄不会连贵宗之宝也不打算讨回吧。鬼罗幡既然落在了这人手中,贵宗四长老十有八九也命丧此人手上了。”林银屏峨眉一皱后,缓缓的说道。

“嘿!杀了我们阴罗宗长老,还夺了本宗至宝,别说他还不是元婴后期修士,就算真是的,本宗也绝不会放过此人的。但是这人似乎和你们天澜草原仇怨也不轻,否则林道友身为一族圣女,也不会专为此人滞留我们大晋数年之久。”葛天豪干笑几声,意有所指的说道。

“只要能灭杀此人,原先圣殿答应贵宗的条件,本人可以再加两成。但是此人身上宝物,我们圣殿必须先挑取一件。”林银屏红唇轻抿一下后,忽然嫣然一笑地说道。

“三成!擒杀如此厉害的修士,本宗还不知道会损失多少人手。至于宝物,本宗原先就答应贵殿的,当然不会再有他议。”葛天豪不加思索的说道。

“本殿可以答应此条件。”林银屏只是略一踌躇,就一口答应下来。

“很好,想必道友身为突兀圣女,也不会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胡师弟马上发出传音符,召集本宗在晋京的所有长老弟子,全力搜寻此人。这人既然去了坊市,大拍卖会一定会参加的,这是我们抓住此人的最佳机会。不过一切都要暗中行动,不要让其他宗门修士注意到。低阶弟子千万不要和此人动手,几位长老若没有聚集一起也不要贸然出手。拿下此人,其实将他引入法阵中一齐出手才最妥当的。”葛天豪一转身,向另外一名阴罗宗男修如此说道。

“房宗主那边是否还要通禀一声?毕竟四长老当初可是他派出去才陨落的。”此男修开口问道。

“自从上次修补鬼罗幡计划只完成了一半,并且还出了四长老的事情,房宗主已经让大长老他们极不满意了。听说他现在正在闭关炼制一件厉害的宝物,就算现在立马赶来,也无法赶上拍卖会的。不过,到时可以先发传音符给他,若是我们没有拿下此人,倒可以借助他们这一系人手共同对付那人的。”稍犹豫一下后,葛天豪点点头。

于是仔细商量一番后,几人当即起遁光离开了此地。当然了怕引起凡人骚动,他们在一升到空中后,同样立刻隐匿了身形。

虽然说晋京有禁止修士飞行的规矩,但像阴罗宗这样的大宗派修士,根本没有将其放进眼中去。

……

在同一时间,韩立正走在二十余里外的一条行人较少的街道上,用神识探查着袖中小老头的储物袋,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真不少,还真得花些心思分辨一下才行。

忽然间脚步一顿,韩立脸上现出一丝讶色。

“怎么,发现什么了?”大衍神君懒洋洋的道。

“这是什么?好像从未见过。”韩立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了一个六七寸高的细长玉瓶,通体碧绿,精致异常。

伸手一根手指在瓶颈轻抚两下,一股针刺般的冰寒从指尖处传来,韩立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疑。随后,他单手托起小瓶,轻轻晃了晃,里面隐隐传来液体流淌的声音。

韩立眉梢一挑。“难道里面是什么灵液?不过这瓶中液体有些古怪,竟然连神识都无法渗透其中。”韩立凝望着小瓶喃喃低语道。

“想知道是什么,回去后仔细鉴别下不就知道了。这里是凡人街道,可先别慌打开,省得惹出什么乱子来。”大衍神君出口警告道。

“这个我自然道了。”韩立不动声色的手腕一抖,小瓶顿时又从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小子你既然暴露了身份,以后在晋京可要多加小心了,阴罗宗和天澜圣女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估计他们也会猜到你会参加拍卖会的。”

“没关系,我可不相信晋京还有第二个能看穿幻术的灵兽,只要尽量躲开晋京中的元婴后期修士,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这一次拍卖会是凑齐所需材料的唯一途径,即使有些危险,我们也得冒险一试的。”韩立似乎早考虑过此事。

“这倒也是。不过,这一次既然是为了傀儡收集材料,如是真有危险了,老夫会破例像刚才战斗那样,用大衍诀的‘惊神刺’神通助你一臂之力的。”大衍神君淡淡的说道。

“多谢前辈了。有前辈此言,晚辈可就放心多了。”韩立心中一喜的的回道。

一个时辰后,韩立像凡人一般的慢慢溜回了道观,在和观主悠然的闲聊一段时间后,才不慌不忙的走回屋子中。

随手在屋子四周布置下数个临时法阵,韩立这才将那碧绿小瓶重新取出来,放置在眼前细细观望了一遍。半晌后,他抬起一只手,一把抓住了玉瓶盖子,灵光闪动间,瓶盖被轻巧拔起。

顿时一股寒光从瓶中激射而出,同时整间屋子温度骤然急降,以韩立这般修炼过紫罗极火寒功的修士,被这寒光一罩之下也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韩立心中一惊,周身蓦然冒出一层紫焰,寒光一碰之下,立刻被紫焰排斥在了外面。而整个屋子在寒光扫过之处,直接凝结出了厚厚的冰。若非屋子中早就被下布下了数层禁制,寒气恐怕直接就渗透出了屋外。

看来这寒光虽然没有紫罗极火这般厉害,但极寒程度竟似也离乾蓝冰焰不远的样子。

“这是什么鬼东西?”韩立大感兴趣的用被紫焰包裹的手掌,抓紧小瓶再次轻轻一晃,顿时又一股寒光喷出了瓶口。

他目睹此寒光在半空中散开,让屋子更加冰寒了三分后,终于将那小瓶挪移至了眼皮底下,目光一扫之下,瞳孔中蓝芒闪动,透过那白蒙蒙的寒气,瓶中隐隐有刺目银光闪动的样子。

“这个好像是……你从瓶中倒一滴出来,用玉盘小心接住,让我细看一下。”大衍神君的声音,突然有几分激动起来。

韩立心中一动,二话不说的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玉碟,另一只手则握紧小瓶手腕微微一抖。

一滴银色液体从瓶口中稳稳落下,发出了清脆悦耳声音后,滴入蝶中,竟直接化为了一颗米粒大小的银珠,滴溜溜的在碟中转动不停。

大出乎韩立意料的是,这颗银珠本身却没有丝毫寒气发出,看起来实在普通。

“果然没错,真的是万年冰玉中才能孕育而出的寒髓。”大衍神君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万年冰玉我倒是听说过,寒髓是什么东西,似乎很珍贵的样子?”韩立诧异的问道。

“寒髓,本质上是我们最常用的炼丹炼器材料玉髓的一种,只是这种寒髓只生长在万年玄玉之中,世人根本无缘得以一见。我若是没记错的话,此东西好像只有大晋西北的北夜小极宫有这么一小瓶,当做世代相传镇山之宝的。此外,就再也没听说过哪里出产此物。对了,你已经炼化的那颗雪晶珠其实就是万年玄玉炼制而成的。”大衍神君回复了平静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