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四十五章 玉佩

天澜圣女显然也不想在弄错人情况下,无故招惹一个实力不弱的仇家,才有些退让的说出这番话来。

“条件?”韩立目光在此女身上冷漠的一转后,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要是道友愿意的话,小女子也可以直接付一笔灵石当做无心之过的歉意。”林银屏微扬下巴,平静异常的说道。

“嘿嘿……灵石就算了。”韩立冷笑几声,也不说什么的蓦然反手一捞,单手一把将背后包裹抓到了前。

韩立这举动让附近几人一怔,目光全落在了韩立手中之物上。

韩立倒也干脆,抓住包裹一角手臂一抖,顿时一阵清鸣之声响起,一把金光灿灿的带鞘长刀出现在了地面上。此刀虽然尚未出鞘,但是上面闪动的耀目灵光及无故自鸣的灵性,任谁一看,都知道这是一柄珍稀异常的异宝。

怪不得眼前之人对外人强行看他包裹如此的愤怒呢,换做他们被迫将自己心爱宝物强行在外人面前展示,恐怕心中都有些恼火吧。

林银屏看到长刀,美目中闪过一丝惊疑,有些不太相信的将神识全部放出,将这带鞘长刀重新检验了好一会儿,终于不得不确认此刀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不像施展了障眼法的样子。

葛天豪等阴罗宗修士见到包裹中不是想象之物,互望一眼后,都有些尴尬起来。这件事情看起来,还真是他们弄出了一个大乌龙出来,幸亏刚才没有真和此人爆发冲突,否则这个仇家可结的太冤枉了。

乌辟老道和丑陋和尚一本正经的不言笑一下,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样子。

“看来真是误会了道友,实在是小女子的不对。道友有什么条件,银屏一定会量力让道友满意的。”天澜圣女叹了一口气,失望之色一闪即逝失后,就冲韩立的抱以歉意的说道。

“灵石什么的,在下并不缺少。这样吧,林道友腰间的玉佩倒也别致,送与在下如何?”韩立目光在天澜圣女身上转了一圈后,最后落在了其环佩叮当的柳腰处,大出人意料的说道。

“玉佩?”林银屏显然大为的意外,诧异的将腰间那枚碧绿晶莹的蝴蝶玉佩摘了下来,稍微凝望两下,美目中满是惊疑之色。

既然能带在其身上的饰物,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之物。这件蝴蝶形的小巧玉佩具有一定提神清明的效果,是一种比较罕见的辅助型法器。但是这种东西,对筑基结丹级修士来说还算珍贵,但对元婴中期的此女来说,这点提神效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记。此女也因为此物别致异常,且贴身携带有些年月了,才一直没有换下的。

现在韩立竟开口讨要此玉佩,这是什么意思?林银屏用两根玉指轻巧地夹起这只有数寸大小的玉佩,脸露一丝踌躇。

“怎么,林道友舍不得此物吗,要不就换一个吧。我看道友头上的珠钗……”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准备改口的样子。

“一件小小的法器,有什么不舍得的。只是此物跟我有些年月,略有些感情而已。道友接着此物。”林银屏黛眉一挑,瞬间心中有了决断,将手中的玉佩直接扔给了韩立。

韩立抬手接住了射来的玉佩,感应手上之物的余温,满意的点点头。一翻手掌,玉佩消失的无影无踪。

接着,他又冲地上的金色长刀一招手,长刀一声嗡鸣后飞入了手中。随即一块灰布从袖袍中蹿出,眨眼间将长刀重新包成一个长条形的包裹。将此包裹往背后一放,韩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向坊市入口处而去。

其他修士见韩这般冷漠的样子,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而林银屏眼见对方真要离去,忽然间想起了什么,樱唇微张的多问一句:“现在我等都不知道友大名,道友能否将姓名赐教一二。”

“海外散修厉飞雨!”韩立脚步丝毫没停,但不带感情的话语淡淡传来,人则渐渐远去。

“厉飞雨?葛兄,你们以前可听过海外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修士?这人面对我们这么多人,竟然神色丝毫不变,一身神通应该非同一般才是。”林银屏望着韩立的背影,目光微寒的说道。不知为何,虽然看过了对方的包裹,但此女心头始终有一丝疑惑无法尽除,有些无法安心的感觉。

“林道友此问可让在下为难了。要知道海外修士虽然也属于大晋修仙界,但和我们内陆修士一比,实际上自行一体,也很少有修士踏足内陆腹地的。而且海外修士修为参差不齐,散修和大小势力众多,不是海外出身的修士,很难知道海外有多少那些深藏不露的大神通修士。当然最出名的海外三仙这等早就享誉海内外的高人自然另外一说了。”葛天豪虽然露为难之色,但还是尽心给此女详细解释道。

听到这番话,这位天澜圣女黛眉微锁,知道不可能再追查下去了,只好将这名叫“厉飞雨”的修士,暂时搁置了脑后。

……

另一边,韩立丝毫没有停留的直接出了坊市,然后身形晃了几晃,人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上,混在熙熙攘攘的凡人中,缓步而行起来。

“前辈!没想到你法力没有了,单凭神识就可以骗过这么多元婴修士眼睛。连我在你变幻洞福天后都没有发现丝毫的异样,晚辈佩服之极。”韩立一边走着,一边嘴角泛起微笑的传音道。

“这不算什么,当你也将大衍诀后三层练成后,同样可以近在咫尺的将对手玩弄与鼓掌之间。若是本身再精通幻术的话,灭杀低阶对手于无形间也并非难事。”大衍神君却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倒也是,前四的大衍诀就已经如此厉害了,若能全部练成,我也无法想象神识会强大到何种程度了。可惜前辈虽然给了我第四层的口诀,在下却一直没有时间正式修炼。”韩立惊叹之余,心中有点无奈的说道。

“嘿嘿,你的灵根资质虽差,似乎在修炼大衍诀上资质不错的样子。再加上还有养魂木这种奇物可以滋养神识,将大衍诀全部修成并不会比老夫当年慢哪里去的。”大衍神君却很看好韩立在大衍诀上的修炼。

“希望如此吧。不过,我有些不明白,前辈为何会让我想法取对方贴身的一样饰物,难道前辈另有什么想法不成?”韩立有些不解了。

“哼!你说这位天澜圣女为何出现晋京,以后会轻易放过你吗?”大衍神君没头没脑的反问了一句。

“此女还能为何,多半是为我进入大晋的吧。我连突兀人的圣兽分身和那件古怪小鼎一齐都收进了虚天鼎中,这位天澜圣女怎可能轻易放弃,以后多半还会四处在大晋寻找我吧。不过,此女竟然会和阴罗宗的人搅合到一起,看来以后的麻烦可不小。”韩立叹了口气后,无奈的说道。

“这就是了。昔年曾经修习过一种感应珠的炼制之法,可以借助对手气息,在百里内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以后只要此女一进入你百里之内,就会对你进行警示,还能大概指出对方所在方向。这样的话,此女以后对你有什么不利,你也可以提早做些应对了。但是此物的效果不会持续太久,大约年许的时间就会渐渐失效。不过这点时间,足够你在晋京的日子里,暂时小心此女了。”大衍神君缓缓的说道。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为晚辈考虑的如此周详。”韩立心中一喜的急忙谢道。

“老夫不是为你着想,只是不想在你替老夫炼制出傀儡之前,出什么意外。”大衍神君淡淡的说道。

韩立闻言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人却忽然方向一改,走进了附近的一个巷口中,然后人东一转西一拐,竟然到了一个孤零零的荒弃破落院子前,附近竟寂静无一人。

韩立这时停下脚步,脸色阴沉了下来。

“道友跟着我这般久,到底意欲如何?”说完这话,韩立缓缓转过身来,盯向了身后空无一人的某处地方,目中闪过一丝寒光。

“厉道友真不愧为海外修士,竟然连老夫苦修的鬼影遁也能看破。道友不必担心,在下可没有什么恶意的。”一个男子声音轻笑的传来,随即在那个地方绿光一闪,一个人形绿影逐渐浮现出。

韩立眼一眯的仔细打量着此人。

这是一名满脸奸猾之色的干瘦老者,下巴有着几根稀疏的断须,修为有元婴初期,正一副胸有成竹之色的望向韩立。

“道友从坊市中就一路跟踪在下,到底是何用意?难道不知道,这样跟随其他同道是一件犯了大忌的事情?我就是现在出手将你击杀,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韩立脸上煞气一闪,森然说道。

“厉道友何必这般凶神恶煞,小老儿找上道友可是想诚心做一笔交易的。这笔交易可对道友和在下都有好处。”小老头嘿嘿一笑后,丝毫不慌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