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四十四章 威胁

这时,附近其他注意到此情形的结丹筑基等修士,一扫过韩立等人的修为后,顿时个个色变的一哄而散,根本无人敢驻留附近观望。这般高阶修士一旦放开手脚大战起来,他们这些小虾小鱼还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冷眼看着石殿附近,转眼间就只剩他们几人,一些阁楼也如林大敌的纷纷开启了保护禁制,韩立脸上肌肉抽搐一下,一层晶莹青光诡异的从脸上升起,双目射出阴沉的寒光出来。

葛天豪天澜圣女四人见此情景,也不由的身上法力运转的做出警惕姿势,体内法宝全都蠢蠢欲动起来。

但就在这时,韩立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间冷笑一声,竟又将脸上的青光散去,淡淡的说道:“我没有记错的话,晋西坊市严禁修士在坊市中动手施法的,若是有违则会被坊市背后的三大道门和四大佛宗共同追杀的。几位莫非想尝尝被人追杀万里的滋味,还是觉得有阴罗宗做后盾,可以不将三门四宗放进眼里了?”

“哼!谁敢不把我们道佛两脉放进眼中,贫道乌辟,倒想要见识一二的。”就在韩立话语刚说出口,一句气势汹汹的声音蓦然从远处传来。

接着从街道另一端的某处阁楼中,豁然飞出金银两团光芒,直奔这里射来,转眼间就到了几人面前,一个盘旋后落下了遁光,露出一道一僧二人出来。

“我道是那位高人,原来是阴罗宗的几位道友。怎么,贵宗打算破坏规矩,在我们晋西坊市斗法吗?”说话的正是听起来声音不善的的道士。这名老道头发灰白,面色红润,但两眼一瞪之下,一副火爆的样子。

另外一人则是位面容丑陋,长着朝天鼻子的中年僧人。这位僧人虽然没有口出不逊之词,但同样面带不快,冷冷打量着阴罗宗几人,只是在目光扫向韩立和天澜圣女时,脸上闪过一丝讶色。

在大晋出现不知名的元婴修士,虽然有可能却也不会很多,至于修为到了元婴中期还无名的,这就更加罕见了。可现在身前的一男一女非但都是元婴中期修为,而且面孔也都陌生的很,这怎不让僧人暗吃一惊。

“乌辟!葛某只不过想和眼前道友核实一些事情罢了。怎么,这你也要多管闲事?”葛天豪显然也认得老道,冷冷的说道。

“不管你们想做什么,但是坊市中不许动手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几位真想动手还请移驾他处,否则,就别怪贫道不客气了。”老道森然道。

“乌辟,你尽可等我等真动手后再出手,葛某也早就想领教一二真极门的神通了。”葛天豪闻言大怒,口气也生硬起来了。

“葛道友无需动怒,只要几位不催使法力,贫僧二人就不会插手几位道友间的事情。而这二位施主看起来面孔有些陌生,可否先赐教下尊姓大名。”一旁的丑陋和尚一咧嘴,眼珠微转的说道,“天澜林银瓶,见过二位道友。其实事情很简单,小女子怀疑这位道友是我们天澜圣殿的一名大敌,故而想请这位道友解开下背上包裹,向小女子证实一下其身份。若这位道友并非在下所认之人,银屏愿给这位道友敬酒赔罪,绝不纠缠下去。”天澜圣女雪颈轻转的望了一眼韩立,明眸似星的说道。

“笑话,你当厉某是什么人,凭什么要向你证实身份?”韩立神色不惊的淡然道。

“道友不愿意这般做,那阁下就可能是本殿的那名生死大敌,本人身为圣殿圣女,绝不能就让你就此从眼前离去。”林银屏杏唇一抿,一缕杀机在眸中涌现,冰冷的说道。

“天澜圣女?莫非就是草原那边的突兀族圣女!”老道闻言心中一动,眉头微皱的问道。一旁的丑陋和尚听了此言,目中也闪过讶色。

“两位道友见笑了,小女子的确担任族中圣女一职。”林银屏不动声色的承认道。

“贵族的徐仙师天纵之资,不到四百岁就进阶到了元婴中期,和老道昔日有过数面之缘,不知现在还可安好?”乌辟老道面上怒容一收,口气稍缓的问道。

“徐仙师一切安好,在数十年前就进阶到了元婴后期了,现在已是本族四大仙师之一。”林银屏一听老道竟然和本族大仙师有一些交情似的样子,心中暗喜起来。

“徐道友进阶后期了,果然和贫道预料差不多。如此年轻就走到这一步了,徐道友说不定真有可能再进一步的。”老道脸上一番异样后,竟发出了感概之言。

韩立隐隐感觉到不妙,心念急转如电的思量起来。难道真要在这里和如此多元婴级对手大打出手,再施展血影遁而逃不成。

就在他犹豫之际,神识中忽然传来了大衍神君低不可闻的传音,他眉梢微动的听完短短几句后,人当即神色大定。

而就在这时,那名老道又问了几句和那位徐仙师的话语后,目光在韩立身上一扫过,略一犹豫后,终于冲韩立问道:“道友修为不凡,不知能否告知下出身来历,也许贫道可以替两位道友调解一下的。”老道虽然不知道韩立真正身份,但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即使只是一名散修,也不愿轻易竖敌的,故而这几句话说的倒也客气异常。

“厉某好像没听说进入晋西坊市,还必须交代出身来历吧。若是贵坊市真有这一条,在下自当不会例外的遵守,若是没有的话,就请恕在下没有兴趣多说了。”韩立脸色一板,用讥讽的口气说道。

一听此言,老道脸色一沉,心中暗恼起来,但未等他再说什么,一旁的和尚却笑嘻嘻的抢先一步说道:“本坊市当然没有此规定,刚才乌辟道友只是处于私人身份,好心想替两位道友化解一些误会罢了。道友若不愿说也就罢了,但是我二人只能在坊市内让诸位无法起冲突,万一林道友等人在坊市外堵住入口,不放道友离去,这可不是我二人可管的范围了。到时候道友一人面对四名元婴修士堵截,恐怕……”

这丑陋和尚一副嬉笑的样子,但话里的一丝威胁之意,却显然之极。

韩立闻言冷笑不已,但目光一扫葛天豪和天澜圣女几人,见他们目光闪动不定,看来为了鬼罗幡和被他收走的圣兽分身,这一伙人十有八九还真会如此做的。

于是心念一转间,韩立盯着林银屏,忽然阴沉的说道:“只要看过我包裹中的东西,就可以了?若是在下就是几位的仇家自然没什么可说的,若是你们认错人了,包裹中并非你们想象之物,又待如何?几位不会真以为一句赔罪话语,就能轻飘飘的让厉某心中怨气尽消吧?”

“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们几人。”葛天豪声音一寒,口气凶狠起来。

“笑话,既然认错人了,还强行要厉某打开包裹,这等欺人过甚之事,你觉得在下今后会怎么做?在下别的神通没有,但对遁术还略精通几种的,即使你们四人一齐出手,在下也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逃脱而出的。但如此之后,可就别怪厉某不择手段的对付贵宗和几位了。在下孤身一人,可不怕几位反过来报复的。”韩立仰天大笑几声后,阴森的说道。

一听此话,不止葛天豪林银屏等人脸色微变,就连和尚和乌辟老道互视一眼后,心中同样有些嘀咕。

听对方口气,此人不但是元婴中期散修,而且还一副睚眦必报的样子,这种难缠的角色可正是各大宗门极力避免招惹的仇家。

毕竟修为到了对方这种地步,若不顾身份规定的肆意对宗门各阶弟子出手,造成的伤害那可就太大了。若是此人真精通某种遁术的话,那更是麻烦透顶的事情,就是出动元婴后期修士,也不一定能够及时能拿下对方来的。而在此之前,对方只要稍心狠手辣一些,造成的损害足够让十大魔宗也大感吃不消。

故而元婴中期以上修士,即使是散修那些大宗门一般都是极力拉拢,拉拢不成才尽量避免得罪的。若是实在无法避免的成为了敌人,那自然只有高阶修士尽出的赶紧将对方灭掉的好。

葛天豪等人也是因为鬼罗幡这等宗内至宝才会如此不客气的强行验证韩立身份的,但有一个问题,如是韩立是那夺取鬼罗幡的天南人,自然值得如此做,但若是不是,那可真是麻烦大了,平白为宗门招惹一个棘手仇家。

想到这里,葛天号忍不住望向天澜圣女一眼。

林银屏此女也黛眉微皱,显然也觉得有些棘手。若是对方真的记仇之极,以后杀向天澜草原大举报复,她也大感头痛的。

“道友何必将一件小事,说的如此严重,我等只不过想看看道友的包裹中东西而已。这样吧,银屏若是真误会道友了,厉兄可以对小女子提一个合理的条件,用以来弥补我等的过失,道友觉得如何?”林银屏美目眨动几下,娇容绽放的笑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