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尸之威

韩立脸色一沉,冲着后起步的三人手指一弹,三道剑气一斩而下。那三人方飞出数丈远,就被青蒙蒙的剑光后发先至的淹没掉了。

三声惨叫声在剑光中蓦然发出,几团血雨凭空落下,血腥之气大起。

另一边的驼背老者在血雾中回首看到这一幕,吓得魂飞天外,立刻不顾后果的将全身灵力都注入到了身上血雾中,遁速竟然瞬间又快了三分,眼见就要飞到数十余丈外的一个街道中去。

他不寄希望自己真能甩开韩立的追杀,只要自己能跑到凡人混杂的地方,对方大有忌惮的不便下手,多半可以暂时保住小命的。

可是在原地未动一步的韩立冷笑一声,冲着远去的血雾轻轻一点指,那道击杀了冯掌柜的红线在血雾后方丈许远处突然现身,然后红芒一闪,从血雾中洞穿而过。

一声哀号后,血雾溃散,驼背老者直接从空中坠落而下,接着一只青色光手却鬼魅般的飞驰而至,将那三件灵器一扔,却一把将老者捞在了手中,一个盘旋后,飞向了韩立。

那道红线则在空中一晃,无声无息的凭空消失,隐去了行迹,但下一刻,它又在韩立身前再次浮现。

韩立一抬手,它就缓缓的落在了手心中,竟是一枚寸许长的飞针。此针晶莹剔透,非金非木,表面散发的红芒也时强时弱,着实有些诡异。

韩立扫了一眼手中的飞针,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用晶化妖丹前前后后花费了不少心力炼制成这根飞针,威力看起来还真是不小,最起码其遁速之快和隐匿行迹的效果,都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更可况它还是法宝,若是稍加培炼的话,威力还能进一步的提升。

一翻手掌,飞针直接消失不见,被收进了体内。然后他才抬首望向被光手抓回来的驼背老者,脸上面无表情。

此刻老者腹部被洞穿出一个拇指粗细的小孔,大半身体都被光手死死抓住,根本无法动弹分毫,脸上全无血色。

此刻见韩立望过来。老者心中大惧的勉强一笑,口中更是带有几分阿谀之色地连忙讨好道:“误会,这全是误会。前辈能有这般神通,肯定不是我们想找的那人。晚辈肯定找错人了,前辈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晚辈一般见识。晚辈是关宁孔家之人,前辈有什么想问的,晚辈全都一一相告……”老者似乎知道自己的下场实在不妙,急忙口不择言地说出一大堆话出来,想希望其中哪一句能打动对方,而留下自己的一条性命。

但是韩立这时却一扬手,一道符箓射到了老者身上,老者口中求饶之声戛然而止,双目瞬间变得痴迷无神起来。

“用不着如此麻烦,韩某想知道的事情,还是自己来查更放心一些。”韩立喃喃的低语一句,反手冲地上的那几件灵器一招,将它们吸到了手中,就转身朝那院子中走去。

青色大手抓紧老者,尾随着韩立飘进了院落中。

院子中布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障眼法禁制,韩立根本无法瞧入眼内,手中随手打出几道法诀后,将此法阵破掉了。然后带着老者,进入其中一间屋子内。

……

一顿饭功夫后,韩立随手一颗火球,将地上老者化为了灰烬,让他在人事不知中从世间消失,然后就在屋子中的一把木椅上坐下,单手托起下巴的沉吟起来。

刚才他使用‘梦引术’,在不用顾惜对方神智的情况下,几乎将老者所知道的事情掏之一空。

这位驼背老者就像其刚才所说的那样,是孔家在晋京的留守执事。

此人倒也能干,那位冯家掌柜在两年前因为一件小事,就被此人找了出来,并一番威胁后,只得归顺了孔家。毕竟一位凡人,怎敢和修仙者对抗。

而韩立这一次使用枫岳的玉佩找上了冯掌柜,自然被这位直接卖给了老者几人,想要凭此立下一大功的。

结果老者一听竟然是家族寻觅许久的那位冯家大公子,自然欣喜若狂的不会放掉此机会,当即就设下了圈套,亲自出马准备伏击这位“枫岳”。

可韩立刚一出酒楼,就一眼就看穿了老者低劣的敛息术,心知冯掌柜出了问题,但自不会对一名筑基期修士畏惧什么,但在酒楼处凡人众多,同样不便直接下手,就顺势起了一探究竟心思,坐着马车到了此地。结果老者和埋伏地这几名筑基期修士,被像捻死几只蚂蚁般的随手被他给灭掉了。

对于这些事情,韩立丝毫不在意,他原本就隐隐有这种猜想,否则真要冲他本人来,就是结丹期修士埋伏在这里,都是一件大笑话的事情。

但是韩立却对从驼背老者神识中搜索到的另一件事情,大感惊讶。

原来当年关宁三家联手举办的参王大会才刚刚结束,蓦然爆发出来孔家老祖是被吞噬元神后,占据了躯体的邪魔。当时其他两家的家主联合一批从背后宗门请来的高阶修士,直接将这位被附身的孔家老者击毙在了当场,连元神都没有跑掉。

如此一来,孔家顿时实力大损,一下从三家为首变成了垫底了。但就在这时,知道了手下被灭,原本深藏雪陵山脉的炫烨王,顿时大怒,竟然直接将古墓升出了地面,放出了数千个都有筑基期修为护墓尸卫,明目张胆布下了黄泉鬼阵,杀出了山脉来。

结果三家及那些助阵的高阶修士,和古墓中的三尸一番大战,固然灭掉了不少炼尸,但三家的低阶修士同样也被鬼阵吞噬了不少去。

至于几名元婴级修士,也未曾在依仗古墓和鬼阵的三尸手中讨了什么好处,甚至交手后,还有一位一时疏忽的身负重伤。结果三家和这些宗门修士,被连绵百里的鬼阵彻底困在了召开参王大会的山头上,他们只能依仗山头上早先布置下的几个大阵勉强自保而已。

其实这也是那些宗门修士,在埋伏下出其不意的击伤了炫烨王后,有些太小瞧了老魔的缘故。本以为此魔刚刚身负重伤,应该很好对付的,但万万没想到原来只有元婴中期修为的炫烨王,一有古墓做倚仗后,竟然立刻展现了几乎相当于元婴后期的修为,如同截然变成了两人,其余两尸也都有元婴初期的修为,故而方一照面,就有人吃了一个大亏,失去了战力。

下面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那炫烨王固然法力高强,但是弄出这般大的动静来,困住了这些修士月余后,终于还是惊动了附近道门的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赶来,并施展出了惊天动地的大神通,一下惊退了三尸,让它们不得不重新退回了雪陵山脉的深处。

这位元婴后期的修士,也没有去追的意思,竟就此飘然离去。

三家修士得救后,当然不敢再滞留附近,就将所有势力都抽离了山脉边,省的炫烨王再卷土重来。

而三尸也畏惧那名元婴后期修士,还插手此事,自然也不敢再轻易的出山,干戈就此停了下来。

当然韩立知道的事情,只是老者该知道的其中一部分而已,但韩立联想其当日在从冯家密窟出来时碰到的炫烨王身负重伤的情形,倒也猜出了大半的实情,心里不禁啧啧惊叹了一会儿。

这位炫烨王也未免太凶悍了点,当日在雪陵山脉中和狂沙上人一战时,已经身负重伤,回到墓中这般短时间竟然就再次弄出这般大事情,一副元气尽复的样子。

可是不知服用了多少灵丹妙药的韩立很清楚,这这世上绝不可能有什么丹药可以让人元气如此快复原的,就是他再丹药充足,也至今未恢复巅峰时的修为。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老魔的万年尸王大法够强横,或者修炼的功法在回复元气上有什么独特的神通,可以有这种惊人的康复速度。

不过说起尸王的神通,韩立不禁想起了那颗自己在身体内搁着的天尸珠。在修炼明王诀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到了此珠的神奇效力。否则光凭那件金刚舍利,能否能修成第二层的明王决,这还是模棱两可的事情。

此珠有如此的奇效,说不定那炫烨王如此快的元气尽复,还是和此珠有什么关系呢。

韩立静静的思量了一会儿后,就将此事搁置了脑后,开始思量在晋京的计划。

住的地方就不用说了,此处住宅既然和冯掌柜有关,还是不能久待的,否则此人一旦失踪数日后,自然会有人查到这里来,那可就有些麻烦了。还是随便找一座道观或者寺庙租借一段时间吧,这些地方还算清净,总比客栈强多了。

另外,拍卖会的事情也需要去晋京本地的修仙坊市探听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

韩立心中一会儿就计量完毕,当即飘然离开了此间住宅,不知所踪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