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七章 跳梁小丑

一顿饭功夫后,韩立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座不高的山头上。

他远远望着隐约可见的巨大城门,以及城门前熙熙攘攘的车马行人,面阴沉似水。

“算了,既然知道此魔真在大晋,也算是一种意外收获了。你总有机会夺回飞剑的,但现在可并不是最佳时机。现在你的修为并未全部回复,三焰扇也没有炼制出来,就算此魔先前也受过重创,但以此魔吸魂吞丹的霸道魔功,现在估计回复的七七八八了。现在对上他,你的胜算也并不高。”在韩立神识中,大衍神君却冷静的传音过来。

“前辈说的不错,我现在就是真追上了,能抢回的把握也不过一两成而已。这古魔实在太厉害了一些,先前我只是想找回飞剑就可以施展大庚剑阵,才这有些心急的。看来只有等你的傀儡和那把扇子炼制出来后,再找此魔一试了。不过,此魔似乎有要事在身,一路飞遁的如此之快,连我们的存在都一直未发现。但他显然拿两口青竹蜂云剑还没有办法,既无法降伏,也一直舍不得丢弃放手。以万年金雷为主原料,再掺入了炼晶和庚经这两种稀有材料,这两口飞剑的确非一般法宝可比。况且就是想摧毁此剑,只有大耗元气的用魔火一点点炼化了,此魔绝不会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韩立冷笑的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了,你这数十口飞剑若是真能全心力的用婴火培炼个四五百年,再用其组成剑阵其威力可怕,说不定不不在灵宝之下呢。”大衍神君叹了口气,有些感概的说道。当年这位最风光的时候,也从来没奢望用这等珍稀材料炼制本命法宝。

“嗯,也许吧。不过,我不可能花费大半寿元,专门用来培炼法宝的。”韩立苦笑一声说道。

“哈哈,你可比老夫乖觉的很啊。老夫当年若是有你一半的谨慎,也早就进入化神期了。此魔这时候出现在晋京,十有八九也会参加拍卖会的。韩小子,你可要多加留心了,别被此魔认了出来。”

“多谢前辈关心,晚辈会小心的。原本想借助柱南将军府的力量,了解一下拍卖会的细节,看来还要自己打听一下了。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晋京有一家酒楼也是属于冯家,先去那里看看吧,省得住客栈被有心人注意到了。”韩立低声嘀咕了几句,整理下身上的衣衫,就大模大的走下了山头,直奔远处地巨大城门而去。

晋京城虽然被凡人和一些低阶修仙,吹嘘的多么雄伟,多么壮观,仿佛举世无双,但在韩立眼中,此城和乱星海星城一比,还差了数筹,那才是韩立平生见过的第一大城市。

但晋京也有它自己的独到之处,别的不说,此城除了最外面的那道城墙外,从外向内每隔一里,竟还修建出另外六层巨墙,一道比前道高出五六丈。最后那层最高石墙,甚至高达四十余丈。光凭凡人力量就修建而成,的确是一个了不得的奇迹。

不过晋京除了城墙多外,城内还划分为了十三个大区。最北边的皇城就占地数十里之广,其余的各区也未小到哪里去,同样面积巨大。不过和星城相比,晋京的街道和房屋密密麻麻的如同牛毛一般多,韩立从城门口穿过两区,走到城内一处时就花费了小半日光景。

这让长时间不习惯这种速度的他,心中直皱眉头。

现在,韩立看了看眼前的两层高酒楼,不动声色地两手向后一背,人就走了进去。

此刻酒楼的生意还算不错,大半的座位上都坐满了客人。韩立随意地一扫后,人就直奔柜台而去。一位掌柜模样的干瘦中年人,正站在那里。

韩立到了跟前,也不说废话,身形左右一晃,将其他人的目光挡住了大半,袍袖一拂,一块玉佩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柜台上。此玉佩正面朝上,正好刻‘关宁冯’等几个字眼。

这名掌柜一见玉佩脸色微变,打量了韩立一眼,就镇定地拿起玉佩,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片刻后,此人突然将玉佩一收,口中压低声音的说道:“随我来!”

掌柜转身趁其他客人不注意,转身就走,进入了酒楼一层的偏门内。韩立也跟进了门内。

“原来大公子到了,小的冯诠参见公子。”掌柜带韩立方一走进某间僻静的屋子中,立刻将玉佩双手交还给了韩立,并恭敬的说道。看来这位也是将他当成毒发身亡的枫岳了。

“给我找一间没人打搅的住处,不能在酒楼中,最好附近没有其他人的那种。我到此的事情只要你一人知道就行了,不要让酒楼中的第二人知道。”韩立没有客气,冷冷的吩咐道。

“是,小的这就给公子安排住处。公子先在此处稍歇息一二吧,只要半日功夫即可。”这位冯掌柜毫不迟疑的说道,似乎颇有些能力。

“好,快去快回。”韩立点点头,满意的吩咐道。

随后这位冯掌柜倒退出了屋子,小心的将屋门掩盖上,才匆匆的离去。韩立则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在屋子中,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韩立神色一动的睁开双目,门外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片刻后,那位冯掌柜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公子,地方已经找好了。住宅主人也算是我旧识,全家搬去了外地,所以才将一直那房子空着,最近一两年都不会回来的。我稍微将那里重新布置了一下,可以马上搬过去了。”

“嗯,干得不错,带路吧。”韩立口中称赞一句。

“多谢公子谬赞,公子请随我来。”冯掌柜在前面先走几步,韩立跟在其后的走出了屋子。

而从后门走出了酒楼,一辆半新的二轮马车正等在门口处,一名身材微驼的老翁正坐在车夫位子上。

“你也算有心了,连车辆都备好了。不过我不是说过,不要和酒楼其他人说起我来的事情吗?此人是怎么回事?”看了一眼马车,韩立又仔细瞅了下须皆百的老车夫,双目眯了起来。

“启禀公子,这位吴老是耳聪有疾之人,听不到任何话语声的,更不会乱说什么。而那处住宅距离我们这里有些远,不得不坐车马的。”冯掌柜恭敬的回道。

“这样啊,好吧。”韩立眉头皱了皱,沉吟一下后还是上了马车。

冯掌柜一同上了车子。顿时老者不等二人吩咐,就自顾自的一抖缰绳,车子徐徐前进了。

韩立在车中盘膝坐下,面无表情的再次闭上眼睛。冯掌柜则一直在车子的一角,垂首不语。

车子走的不算快,穿过十几条大大小小的街道后,方向蓦然一变,朝着另一区而去。一个时辰后,车子在一处偏僻的院落前停了下来。附近还真没有其他的民宅相连,孤零零的一座,显得有些荒凉的样子。

韩立和冯掌柜,一前一后的走下了车子。

“就是这里了。公子,我先进去看看,那些下人是否将房子给公子你收拾好了。”冯掌柜脸上陪着笑,人就几步向前,就要推门而进。

但是就在这时,身后蓦然传来韩立淡淡的话语:“你打算先逃进前面的禁制中,再让里面的三人拿下我吗!”

冯掌柜闻言大惊,不及多想的身形向前一冲,双手猛推面前的院门,就要冲进近在咫尺的院子中。

但就在这时,一道红线在冯掌柜脑后诡异的浮现,一闪即逝的洞穿而过。顿时冯掌柜身上火光冲天,眨眼间化为了乌有。

一旁坐在车上的那名驼背老者,一见韩立此举动,想也不想的大喝一声“动手”。

随即手一扬,一口绿幽幽的飞刀,化为一道碧光急斩而来。与此同时,原本看起来寂静无人的院落中突然冒出一股股黄雾,遍布整个院落,接着从黄雾中激射出一口乌黑飞叉和两口火红长戈,一同攻向韩立。

韩立冷笑一声,一只袖袍冲着飞来的碧虹轻轻一甩。一片青霞从袖口中飞卷而出,一下将飞刀所化刀光席卷进了霞光中,然后一个盘旋后飞回了袖口中。

另外一只手臂则不经意的冲着飞来的三口灵器虚空一抓,一只青蒙蒙的光手诡异的浮现,闪电般的一把抓下,一下将飞叉长戈等法器全都捞在手中,无法动弹分毫了。

黄雾中顿时发出大吃一惊的惊呼,而驼背老见此,却面无血色起来。

眼前的对手,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他们的法器收取,这代表着什么,他岂会不知道。

老者不及多想的一翻手掌,一只泛着淡淡血光的符就出现在了手中。一咬牙,一口精血喷在了符上,此符脱手化为一团血云将老者罩在了其中,就欲破空飞走,刹那间就包裹着老到了低空十余丈外的地方了。

黄雾中的修士反应同样不慢,三道颜色各异的光团从里面激射飞出,然后一哄而散,朝各个方向落荒而逃。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