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六章 剑鸣

“柱南将军!原来大人是大晋赫赫有名的八将军之一,韩某真是失敬了。”听到那名艳丽女子是曹梦容师姐,韩立只是客气的点头示意一下,但听说一旁气势不凡的男子身份时,脸上却不禁有一丝动容。

虽然他对大晋朝廷了解的很少,但大晋现最出名的一些高官,他还是知道一二的。

八大将军,这几乎代表了大晋朝廷所能掌控的一大半军事力量,每一人都统领百万虎狼之师的军队,镇守一些边塞重城。

不过韩立知道这“八将军”之名,可不是关心凡人世界的事情,而是据说这八大将军中,其中除了两三位是皇族自己的亲信外,其余之人都是和修仙界几大势力有些关系的,甚至其中几人根本就是这些势力亲手扶持起来的,即使大晋皇族也无法轻易动他们。而这位柱南将军既然不是皇族之姓,想必也是和某一势力有关系。

“听梦容说,先生也是修仙之人,在下一介凡人,怎敢在先生面前托大。”中年人笑了起来,冲韩立拱了拱手后,平和的说道。

韩立自然知道,对方说的只是客气话而已。

以对方身份,也许元婴级别的修士还无法多接触到,但是结丹期修士却不难招揽的。而他以前给曹梦容显示的修为,只是炼气期的境界而已,对他这么一位“小修士”都这般的客气,这人还真不是一般。不过此人带队进京,为何身边没有高阶修士同行?这胆子也真是不小。

心中这样想着,韩立口中同样谦逊的说道:“不敢,王将军太客气了。将军的威名,即使我等散修,也早已耳闻的。”

“韩道友,我听说你曾经指点过曹师妹一段时间的修炼,结果让师妹竟然短短数年内,就进阶两级。我师傅知道后,都一个劲儿的夸师妹的机缘到了。还说韩兄大有可能隐瞒了真正的修为境界,同阶修士绝做不到这等不可思议的事情来的。如今,韩道友身上灵气全无,明显精通敛息之术,看来家师之言倒没有说错。”王小姐抿嘴一笑,大有深意的说道。

“真是如此!韩兄,你的修为到底是……”曹梦容也从见到韩立的欣喜中清醒过来,仔细打量了一眼韩立后,无法感应到法力的波动,脸上不禁露出了惊容。

“韩某当日遇到变故,身负重伤在身,修为一度跌落的厉害,现在才略微恢复了一些,并非存心欺瞒曹道友的。”韩立微微一笑,从容的回道,却丝毫没有想说出真正修为境界的意思。

“王小姐”眨了眨一双美目,又仔细察看了一遍韩立,结果还是无法从韩立身上感应到什么,心中吃惊之余,脸上却嫣然一笑起来:“这么说来,韩道友真是前辈了。师妹当日和前辈平辈相交,前辈不会怪罪吧。”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在下只是大晋一介散修,对此可并不看重的。我当日承蒙曹道友相救,继续平辈交往就是了。”韩立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

曹梦容听了这番话,原本阴晴不定的表情,终于回复了正常,当即双腮泛红的默认了韩立此言。

“原来韩先生真是法力高强的前辈高人!王某虽然是一位凡人,但也喜欢交往仙师之流。我观先生好像也是要去京城,不如一起上路如何?”一旁的中年人,一等爱女和韩立说完话,竟非常坦然的发出邀请道。

“一起上路!好吧,那在下就打扰了。”韩立略一沉吟,就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他正想找一位熟悉晋京的人,好好了解一下拍卖会的情况。以眼前这位的显赫身份,即使不是修仙者,也应该知道不少详情的。

于是接下来,韩立和二女略微交谈了几句,并知道了曹梦容之父这几年官场顺利,从一个区区县尉被调到了京城担任了一名武官。虽然品级没有真正调整多少,但能从地方调到晋京来,自然是高升了许多。

不过当日曹父进京时,曹梦容闭关修炼正到关键时候,就没和其父一起入京。这一次这位王师姐和其父路过她住处,曹梦容正好闭关出来,自然随自己的这位师姐一起进京了。

韩立对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只是聊聊几句带过,只说自己在某处隐居养伤,最近才刚出山。这当然没有什么好细说的了。

曹梦容二女,倒没有疑心多问什么,毕竟韩立当初从冰封中出来的情形,任谁一看都知道元气亏损肯定厉害,绝不是寥寥数年就能复原的样子。

这时,下面茶铺里的伙计送上来了一壶好茶,韩立和两女稍再聊了两句,就悠然的品尝起来。

品完茶后,中年人终于开口了,竟和韩立聊起了一些府中收藏的古籍残本,完全看不出来此人真正身份是一名铁血武人,被人当成一名穷酸秀才,倒是大有可能的。

不过这位柱南将军,说话始终温文尔雅,含笑而语,气度着实不凡,韩立也不禁对其印象大好,凭空生出几分好感出来。

再加上他虽然对什么诗书不敢兴趣,但当年为了寻找一些上古丹方和功法秘术,也翻阅过无数的上古典籍,知道的一些密闻密事更是不少,随口说出几件出来,都让这位柱南将军不禁啧啧称奇,颇感兴趣的追问不停。

结果短短几句说过后,韩立和中年人竟相谈甚欢起来,反将两女冷落到了一边。王小姐见此,转脸冲曹梦容苦笑一声,暗自有些郁闷了。

她这位父亲大人什么都好,就是平常喜爱收藏古书古玩,并对一些蛮荒上古时期发生的各种传闻密事尤其感兴趣。现在这位“韩前辈”似乎对此知道的不少,一聊起此等事情来,竟大有知己之感了。

曹梦容却没有什么太多的意见,只是文静的坐在一旁听着二人的谈话,目光偶尔在韩立脸上扫过后,又飞快的收回,竟有些躲闪之意。

王小姐秋波流转间,见到此情景,心中有些好笑。

通过这一路上和这位曹师妹的交心相谈,她倒是隐隐知道,这位小师妹心中的一缕情思似乎已缠在了眼前之人身上,平常和她说起此人来,也是一脸红晕,念念不忘的样子。

这让王大小姐一直以为这位“韩道友”生得如何的英俊潇洒,以至于平常对一干同门师兄不冷不热的小师妹竟用情如此之深,但是今日一见韩立其人,实在让这位大小姐摇头不已。

眼前这名叫韩立的散修,实在和英俊潇洒扯不上半点关系,只能说是长的太平凡。而且对方十有八九是一名筑基期修士,寿命也远非小师妹这样几乎筑基无望的低阶修士大不相同,实在不是小师妹的良配啊!

这位王小姐一边暗自思量着,一边在考虑着是否要做棒打鸳鸯的晦气事。

在她眼中,韩立纵然修为比其高一些,但她身为柱南将军之女,想要让对方知难而退,倒不是太难的事情。实在不行,去求府中的两位结丹期供奉出面,对方还不得乖乖走人。

“原来如此,当年天地乾坤巨变,竟然是因为空间裂缝不稳,让异界妖魔入侵人界所至,王某还真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在下府中的两位结丹仙师,都从未和王某说起过此事,韩兄还真是无所不知啊,让在下大开眼界了。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二。上古传说中有一座叫‘昆吾’的仙山,据说是天上真仙居住之地,当年……”这位柱南将军似乎谈兴未尽,刚问清楚一件事情后,还问些什么时,对面坐着的韩立蓦然从体内发出一声龙吟般的清鸣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座之人却个个听的清清楚楚,不禁都面露惊容的望向韩立。

韩立则神色大变,身上青光一闪,整个人就豁然在椅子上消失不见。

二女吓了一跳,忙抬首四顾,这才发现韩立诡异的出现在了茶棚之外,正在入口处抬首向天空望去,同时面露一丝凝重。

“韩道友出了何事?你体内的莫非是法宝,你是结丹期修士?”王小姐喃喃的问道,脸露震惊之色。一旁的曹梦容,却两只手死死地揪住手上的一块手帕,脸色有些发白的望着韩立,一语不发。

“没什么,刚才感应到了一位故人从空中飞遁而过,可惜遁速太快,是无法追上了。至于刚才的声音,的确是在下体内的一口本命飞剑在作怪,让王将军和两位道友见笑了。不过这样一来,在下恐怕无法和几位一起上路了,在下有要紧之事,先告辞一步了。”韩立神色很快平静了下来,当即转身冲中年人和二女一抱拳,面带歉意的说道。

随即不等他人说些什么,人就一跺足,化为一道丈许长青虹,破空而去。

这一幕,正好被附近几个刚刚从另一个茶铺出来的商贩一眼看见,当即慌得这几人马上跪地叩拜,同时口中大声的嚷嚷。

“仙师,是一位仙师大人刚刚飞天了……”

“就从那地方飞走的……”

附近的茶铺都一阵的骚动,众人全都涌出了茶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