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五章 意外遇故

一日一夜后,韩立从石室中出来,离开了山腹,直奔大晋东部去。晋京,这座凡人世界的第一大城,就坐落在那里。

因为时间还早,韩立为了防止引起他人注意,只是用结丹期的普通遁速,不慌不忙的一路向东而行。

不久后,韩立顺利的出了陇州,进入相邻郡,这才将御风车取出,遁速全开的化为一团白光,破空离去。

以韩立隐隐外露的元婴级修士气息,一路上偶尔有碰见的一些低阶修士,个个恭恭敬敬的远远避开。元婴级修士,在大晋也是普通修士需仰首相望的存在,自然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一个多月后,进入了和晋京附近的金江郡时,韩立才收起了御风车,将遁速放慢,同时将身上气息收敛到了结丹期水准,缓缓而行。

毕竟到了大晋的腹地,高阶修仙者肯定不少,他可不想过于引人注意。

再过十余日后,晋京的百里外的地方,一匹皮毛焦黄的老马拉着一辆破旧的双轮马车,在官道上徐徐行进着。车前则坐着一名青衫儒生,面目普通,正是韩立。

这时他坐在车前,身子摇摇晃晃,两眼半眯,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其实暗地里却正在炼化前些日子服用下的一粒雪魄丸。

说起来,他从那空间裂缝出来后,这种可以增强冰寒之力的丹丸,已服用了十几粒之多。

此丹药不愧为上古灵丹的一种,韩立明显感到原先炼化的乾蓝冰焰和六翼霜蚣的寒气,越发地精纯了。紫罗天火中残存的一丝无法炼化的杂质,也渐渐的融合消失,让寒气威力大增了不少。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这些丹药炼化不易,丹药服用间隔几乎要三四个月才可,这让韩立有些无奈。否则,要是每月服用一粒下去,估计紫罗天火只要百余年就会可怕到了极点,说不定可以将其修炼至传说中的冰封千里的境界。

不过就是这样下去,紫罗天火也绝不逊色于正魔两道任何最顶阶的神通,几乎还未有被其它功法真正克制过。

至于韩立之所以会赶着这么一辆马车出现在此地,则是因为晋京作为凡人的都城,在大晋修仙界有这么一条没有明文的规定,在晋京千里之内的范围严禁打斗和飞行,以示对修仙者对大晋官府的一丝尊敬。

在大晋,修仙者和凡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相依相存的。不过这个规定,也只是对那些低阶修仙者而言,元婴甚至自持遁法高明的结丹期修士,对其置若罔闻的,可大有人在。

毕竟负责巡视晋京四周的,都是一些官府雇佣的散修,修为一般都不会太高,只要不被发现,或者在入京时不名目张胆的在低空飞遁即可。

而韩立同样对此不以为然,但因为时间充足,外加上又想在路上先将这粒雪魄丸炼化掉,故而在数百里外,他就落下遁光,随便在一个小镇上买了匹老马,晃悠悠的上路了。

这一路上,韩立倒也碰见了一些老老实实骑马坐车赶路的低阶修仙者。但韩立不想多事,身上法力一收,就如同凡人一般,这些低阶修仙者自然无法看破分毫,也没谁前去骚扰韩立。

因为韩立的马车并不快,这条官道上已经前前后后有七八批行人商队,赶了过去。

韩立则不动声色的自行其事,现在正感受着丹田处一丝丝药力往体内经脉处徐徐散去的清凉感觉,正觉得心静如水时,忽然眉头一皱,接着车后的大道上骤然响起一阵阵狂风暴雨般的马蹄声。

韩立神色没变,双目却睁开了,随手一拉手中缰绳,老马立刻乖巧的往旁边一侧,让车子让到了官道一旁。

韩立这才懒洋洋的回首看了一眼,只见背后官道上一条黄龙滚滚而来,里面旌旗招展,仿佛千军万马正向这里冲来。

黄龙转眼间就接近了韩立这边,一队银盔银甲,挂刀背弓骑士的身影在尘雾中若隐若现,渐渐清晰起来。

这些骑士人人彪悍精壮,为首的是一名骑着一匹乌骓大马的锦袍中年人,腰间配着长剑,背后的一面旌旗上,书写一个斗大的“王”字。而在骑士中间,还有数辆用骏马拉扯的碧玉车子,一同随队疾奔。此车闪动着微弱的灵光,如此狂奔但车子纹丝不晃,仿若无物一般。

“法器?”韩立见到车子时,目中闪过讶色。神识略微一扫,其他车子还好,里面似乎堆放了一些死物,唯有一辆车子中隐隐有修士的气息露出,虽然气息很弱的样子。但是普通修仙者竟和这些军士混在一起,实在有些意外。

韩立拉住缰绳,将车辆干脆停在了路边,好让这些军士先行通过。

这队骑士应该有三四百人左右,但从旁边经过时,却犹如刮起一阵飓风,气势惊人之极。

韩立目光闪动几下。这些骑士人人身带煞气,仿佛全是骁勇善战之辈,这可不是一般的守城军士啊,倒像是经常参加血战的戍边甲士。

他倒也听人说过,大晋虽然庞大无比,但是在最东南边和西北边与一些化外之地接壤,和那里的原住民经常发生凡人间的大战。也只有这样混乱的地方,才能练出真正的铁血军士。

韩立正思量间,一辆碧玉车从边上经过,一道目光从车窗缝隙中闪出,正好望见了一旁的韩立,随即一声轻咦声在车中响起。

韩立似乎也感应到什么,不禁抬首望去,一对似曾相识的明眸在车窗边一掠而过。心中微微一怔,尚未想起是何人时,那队骑士就已经远去。

盯着远去的队列,韩立沉吟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将神识深入车中细探的想法。这倒不是韩立懒得如此做,而是那几辆玉车上竟带有一些简单的隔绝禁制,要想探个究竟,就无法避免的被车中之人察觉。而车中之人也就是炼气期修为,韩立可并不想因为一些低阶修士,而多什么事出来。

淡然的望着前方的骑士远去后,韩立才再次赶着马车前进。

这一次,仅仅走了十余里后,前方出现一个三叉路口,路边还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几间简陋的茶铺连接一起建在林边。而不少车马停留在茶铺外,主人则进入在这些简陋的地方喝水进食。

毕竟这里几乎是此方向上,到晋京的唯一歇脚之处了。大部分的路过之人都会休息片刻的。

韩立目光随意一扫,就看到了那些银甲骑士也在下马在林边歇息着。但几辆玉车同样停留在那里,只是其中一辆现在半敞着,里面空荡荡的样子。而那位锦袍中年人同样不在骑士中间。

韩立眉头皱了一下,向那几间茶铺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随即不动声色的一催车马,就要通过此路口,继续上路。

但就在这时,那些骑士中的一名甲士,一看见韩立的车子,突然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拦住了去路。韩立不禁一愣。

“这位公子可是姓韩?”这名骑士冲韩立微一施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不错,在下是此姓!阁下有事吗?”韩立神色一动,缓缓的说道。

“既然真是韩公子,那小人就没有找错人,我家小姐有请公子去茶铺一叙。”

“你家小姐?嗯……好吧,我就过去一趟。”韩立神色一动,想起刚才在车中见到的那一对明眸,略沉吟一下后,终于点了点头说道。他随即跳下了马车。

“公子请,我家小姐已经包下了那边的一间小茶铺,公子随我来就是了。”这位甲士沉声说道,并向林边一招手,顿时另外两名甲士过来帮韩立牵过了马车。

韩立则随着此人,往其中一家茶铺走去。

片刻后,韩立出现了在了茶铺中的两女一男面前。男的自然就是那名四十余岁的锦袍中年人,长髯细眼,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其余两名女子都正当妙龄,而且都是修仙者,但一名是炼气期七层,一名是炼气期五层的样子。

“韩兄,数年不见,没想到竟能在此相遇。当年对小妹的指点之恩,梦容没齿难忘。”男的稳坐不动,另外两女则一见韩立走了进来,全都起身相迎,其中那名修为低些的女子,更是微咬杏唇的说道,秀丽的面容上隐隐现出一丝欣喜。

“原来是曹姑娘,这还真是巧极了。当年不辞而别,还望曹道友不要见怪。”韩立一怔之后,也微笑的回道。

此女竟是他数年前初到大晋,遇见的那位县尉之女曹梦容。

“当年韩兄想必有要事在身,梦容怎会有怪罪之意。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师姐,当年在宗门时对我多加关照,与我情同姐妹。这位是王师姐的伯父,一向驻扎在大晋的南疆,是赫赫有名的柱南大将军,这次是奉命还朝见驾的。”曹梦容这时开始为韩立介绍起中年男子和另一名面似桃花的妙龄女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