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四章 暗流

“嘿嘿!孙道友倒是来的够快,可惜找错人了。在下只是追寻一只妖兽,才误来到贵山脉的。刚才低阶妖兽的骚动,在下也目睹了,同样想找出这人。”蒙面修士干笑几声,大为忌惮的说道。

“哼!追寻妖兽?马道友当老身年老糊涂不成,你一位元婴中期的修士,又以遁术闻名大晋,会让什么妖兽跑到我们天岳山脉来。况且我也已搜查方圆数百里的一切,除了道友外,我倒还真未找到其他有能力做此事的修士。”老妪面上泛起一层紫光,森然的说道。

“出了何事?难道刚才妖兽骚动让岳阳宫受了什么损失?我敬你是元婴后期修士,才如此客气的,但道友想硬栽赃马某不成?我虽然不是你对手,但是宗内知道我入天岳山脉的弟子,可不是一个两个。况且,马某拼死一搏的话,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除非道友存心想再次挑起正魔大战!”蒙面修士眼中金光一亮,一反刚才的畏惧,竟有些强硬起来。

见蒙面修士此举动,老妪双目微眯了下来。“真不是你做的?”半晌后,她冷声问道。

“孙道友若是觉得需要,马某可对心魔发誓!在下从刚才到现在,根本还不知贵宫出了何事?”蒙面修士一听对方此言,心中一松,同样放低了些姿态,大有能屈能伸之意。

“道友也无须发什么毒誓,应该真不是道友所为。以道友在贵宗的地位,想必也不会做出这等有辱身份的事情。再说,老身也没听说过马道友有召唤妖兽的神通。不过为了一只妖兽,道兄就跑到我们天岳山脉来,想必那妖兽也不同寻常吧?能否赐教一二。”老妪神色一缓,话语也客气了几分。

“这妖兽说起来,还真是非常稀有,对马某人来说重要性恐怕不在贵宫昊阳鸟之下。那是一只刚刚进阶七级的土甲龙,我在相邻府城的黄黎山发现的。但此兽机灵异常,还精通土遁术,我一路追了六日六夜,才追到了此处,这才没来及向贵宫打招呼,就然闯进来的。”蒙面修士也知道不说出一些东西来,无法真正打消对方的疑心,就痛快的说出所追妖兽的情况。

“七级土甲龙?那可真是罕见的一种妖兽,如此高阶的更是没听闻过,怪不得马道友心切了。现在道友要离开的样子,莫非已经得手了?我也只听闻过此兽的名头,还从为真正见过土甲龙,道友可否让老身开开眼界。”老妪惊讶之余,感兴趣起来。

“这恐怕让马道友失望了。就在刚才妖兽骚动地时候,在下秘术突然失效,就此失去了此兽的踪迹。不过……”

“不过什么?”老妪目中精光一闪。

“不过,在下寻找此兽时突然见到一道青虹从天上飞遁而过,非常快,却不像是贵宫修士,估计刚才山脉中的异变应该和此人有关才是。在下这才想奋起直追,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惜的是,这人遁光太快,在下只追了片刻就被甩得无影无踪了。而这时却又被孙道友拦了下来。”蒙面修士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

“青虹?这么说这人才离开没多久!往何处遁去了?”老妪神色一动,不禁问道。

“往山脉外方向去的。以道友的神通,说不定还能追上此人呢!”蒙面修士眼珠转动几下,不动声色的说道。

“多谢马道友提醒了,老身这就过去看看。那只土甲龙既然失踪,道友也就离开此处山脉吧。我们两家正魔有别,这里也不是贵宗的神木崖,等老身再回转的时候,不希望再看见道友还滞留在山中。”老妪得到了想要的线索,立刻说出了驱逐的话语,然后人也不和蒙面修士多说什么,就骤然化为一道金虹,朝山脉外激射而去。

“哼!老妖婆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不好对付,一得到消息,竟然马上翻脸。什么正魔有别,还不是看上了土甲龙,想据为己有。嘿嘿,没感应错的话,那只土甲龙的失踪应该也和青虹有关吧。那道遁光之快丝毫不下于元婴后期修士,想追上此人,哪是这么容易的。看她来时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似乎那人让岳阳宫吃了什么大亏,这倒是个让人舒心的事情。”蒙面修士一金光远去,不见了踪影后,才自言自语的嘲笑几句。

随后他略一低首,目光在腰间的一只灵兽袋上转了一圈后,目中竟隐隐露出了一丝喜色。

“这一趟虽然没有弄到土甲龙,却是抓住一只黑血蜘蛛,总算没白跑一趟了。那只土甲龙倒是便宜了那家伙,也不知这人用的是何方法,竟让妖兽如此的疯狂。”蒙面修士露出一丝悻悻之色,随即又沉吟了起来。

“不行,这人有办法引诱妖兽,此事非同小可,还需回去和穆师兄赶紧说下才行。”蒙面修士蓦然抬首,喃喃地嘀咕了一句,四下看了看后,随即身上绿光闪动,人就化为一道绿虹,破空离去了。

而那位孙姓老妪一口气飞出去了小半日,将附近数万里之内全都用神识扫过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人,只好无奈之下返回了岳阳宫,随即严令门下知情弟子不要外传此事,否则其它大宗门知道了,非得成为大晋修仙界的一件笑柄不可。

好在对昊阳鸟下手之人,只是取走了火翎,并未对灵禽杀妖取丹,只要给此鸟多服些灵丹妙药,数十年内就可回复元气了。所以这个哑巴亏,老妪也只能郁闷地藏在肚子里了。但私下里,她却派出了门内一小部分精锐弟子,四下打听最近是否有哪个大势力或者元婴级以上的老怪物需要炼制宝物,以此想顺藤摸瓜地找出下手之人。

她要找此人,除了因为灵禽之事恼怒之极,自然还想窥视那人能够招引妖兽的手段。若是能掌握方法,此后无论杀妖取丹,还是驯化灵兽可都大大简单了起来。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止老妪一人,几乎同时,与岳阳宫齐名的魔木宗也暗地里派出了不少弟子,到处明察暗访最近的陇州是否有外来的高阶修士出现,面孔是否陌生。

陇州两大势力的暗中举动,让一些自认为耳聪目明的世家宗门惴惴不安起来,纷纷暗中猜测,难道陇州的平衡终于要打破,岳阳宫和魔目宗要开战了不成?

各个小势力心慌之际,联盟的联盟,收缩收缩,整个陇州郡的气氛一时间变得的紧张起来。

韩立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番举动,竟然惹出了这么多事端出来,这时的他,正待在一座无名荒山的山腹中。

在一间临时开辟出的石室内,他一边打量着手中的战利品,五根梦幻般的火焰长翎,一边和大衍神君交谈着。

“最后追来的那个老妇人,应该就是岳阳宫的那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了,一身修为果然不简单。不过她的神识倒只是普通而已,并没有发现炼气收息的你,否则,你的麻烦可就大了。”大衍神君的心情似乎不错,竟用一种轻松的口气调侃起韩立。

“嘿嘿!大不了,到时再使用一次血影遁就是了。我可不信,这世上还有另外一只上界圣兽分身,恰巧还让我给碰上了。不过,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名老妪不知修炼的是何遁法,我速度纵然不慢,比起对方来还是稍差一筹,只能先躲藏一下了。”韩立嘿嘿一笑的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此行纵然担了些风险,但是收获还是不错的,不但得到了如此多的火翎,而且还弄到了一只罕见的土甲龙。若是能驯服了,以后寻找什么天才地宝可是大有希望的。”大衍神君满意的说道。

“话是如此说不假,但是成年妖兽无法认主,哪是这般好驯服的。能否成功,只有看机缘了。”韩立同样心中欣喜,却知道其中的不易。

“没关系,驯服成年妖兽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艰难。特别是妖兽灵智越高,越容易屈服。”大衍神君却仿佛有这方面的经验,不以为意的说道。

“哦,有这样的事情!”韩立双眉一挑,脸上露出一丝意外。

“是不是,你以后就知道了。我看这只土甲龙的灵智就相当高,应该不是太难驯服的。”

“希望如此吧。不过还是先磨磨此兽的性子,以后再抽时间说此事的好。现在却要先将这几根火翎简单处理一下,然后就去参加晋京拍卖会,看看号称大晋第一城的地方,到底有何等摸样。”韩立若有所思的说道。

“晋京当年我也去过一次,虽然只是凡人的城市,却非同一般,气势非凡。”大衍神君难得的称赞道。

“听前辈一说,晚辈越发的好奇了。好在这里离晋京不算太远,给我一日时间,让我处理好材料,就马上出发。三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的。”韩立平静的说道。

接着手中青光一闪,只余下了一根火翎,其余的都不见了踪影。

韩立将火翎往空中一抛,一张口,一团青婴火将火翎罩在了期内,引发出了火翎本身的赤红精火,顿时长翎外青内红,灵光闪动,好不艳丽!

而韩立自己却盘膝闭目,双手掐诀,进入了入定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