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三章 得翎

火球中一只火鸟般的灵禽,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而黄色光团中,则是一只模样丑陋的皮球般妖兽,浑身满是粗糙坚硬的土黄厚皮,皱皱囊囊,仿佛披上了一层厚甲。在肥胖之极的身体中间,则挤出一个尖尖的老鼠脑袋和一根细长的尾巴,仿若一只变异的巨大妖鼠。

“这是什么妖兽?如此古怪,但也有七级左右修为。不对,这妖兽仿佛是从山外方向飞来的。”韩立意外之余,诧异起来。

“这是土甲龙,是非常稀有的一种妖兽,以防御和擅长寻找天材地宝而着称,这可是送上门来的好事!”大衍神君却惊喜的说道。

“是此灵兽?我说怎么看起来有些印象的样子。”韩立有些恍然了。

而就在韩立说话的瞬间,两只妖兽一前一后的向山谷中白雾猛扑而下,目标正是下方的霓裳草。

经过一番遭遇后,韩立手掌一翻,一个绿蒙蒙的阵盘出现在了手中,飞快一掌拍下,阵盘灵光大放,最外层的几道禁制同时一闪,竟将最先扎下的昊阳鸟瞬间放进了禁制中。但等到黄色光团中的土甲龙也焦急的尾随而下时,数道禁制再次浮现而出,将此兽一时间挡在了法阵外面。

土甲龙自然惊怒交加,整个身形在黄芒闪烁间狂涨至了七八丈之巨,手脚头尾全收进了身体中。身体表面还现出了一层层灰白色的石甲,化为一颗滚圆的肉弹,狠狠向那些禁制撞去。

“砰”的一声巨响,只是一击,就击破了最外层的两道禁制,然后黄芒顿了一下,又向剩余禁制砸去。

就这片刻耽搁,韩立却有足够时间,将那只昊阳鸟制住了。

只见此鸟一冲过禁制后,挥动双翅几下,一团团的赤红火焰四下飞溅,将下面的雾气驱散大半,露出雾气下的粉红色艳丽桃林。此鸟灵目一闪下,更是一眼看到了站在桃树下的韩立,及红珊瑚上散发着奇异气味的霓裳草。

此鸟素日灵智尚未大开,但韩立毫无掩饰的元婴中期修为,却让此灵禽下意识地心中畏惧,竟在低空一个盘旋后,没敢直接落下,但是那霓裳草诱惑力实在太大,此鸟更加舍不得就此离去。

但此鸟着一迟疑下,韩立却面无表情地一扬手,一道黑符脱手射出。乌光闪动下,玉符竟化为一直黑红鬼爪,向昊阳鸟一把抓去。

昊阳鸟大吃一惊,不及多想地双翅一动,三十几颗拳头大火球从翅上激射出去,击向鬼爪。一阵爆裂声传来,黑芒炽焰交织闪烁一团,竟一时将那鬼爪击得不能近前。

看到这一幕,韩立口中轻咦一声,但两手一掐诀,背后银翅蓦然亮出。

一声雷鸣后,韩立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刻,银光闪动下身影就浮现在了此鸟头顶数丈高的地方,面色阴冷的两手一搓,再同时五指一扬,两道粗大金弧从手心处弹射而出,爆裂开来,化为一张巨大电网迎头罩下。

昊阳鸟正全心对抗对面的黑色鬼爪,出其不意之下,一下被金色电网罩在了其内。

此鸟顿时惊慌了起来,一抖身子,部分火羽自行脱落而下,化为密密麻麻的红芒,冲电网激射而去。顿时网中爆裂之声,轰隆隆的响个不停。

而韩立目中寒光一闪,手腕一抖,口吐出一个“收”字。

电弧组成的大网,狂闪几下,丝毫不惧火芒攻击的骤然收缩起来。金光大放中,拼命抵抗的昊阳鸟瞬间被拇指粗细金弧,捆缚的结结实实,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了,只能口中发出凄厉的鸣叫。

韩立面上喜色闪过,就在这时,忽然间头顶上空“轰”地一声巨响传来。

神色一动,韩立蓦然抬首,只见头顶上的最后一层禁制已被那只土甲龙击成了粉碎。这些用阵旗阵盘匆忙布置出来的禁制,相对七级妖兽来说实在是太单薄了一点。

不过当这只从巨大石弹重新化为了原形的土甲龙,一冲入白雾,看到桃林上空被粗大金弧团团捆住的昊阳鸟和韩立时,一对碧绿的小眼珠滴溜溜地转动不停,露出一副拟人化的吃惊表情。

韩立见此心中一动,这土甲龙的灵智似乎极高啊。

这时,土甲龙目光在地面上的霓裳草上面一扫过后,目中露出一丝狡诈,突然身上黄光一闪,往地面直坠而下。

“拦住它,它会土遁术的,一触地面就没入土中不见。”大衍神君出口提醒道。

“放心,我早有安排。”见此情形,韩立却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回道。

土甲龙瞬间就到了地面处,见霓裳草四周再没有其他人,当即大喜的一扑而上,就要一口将此草吞下。

但就在这刹那间,霓裳草四周的地面下噗噗之声连响,十二道晶莹寒气丝毫征兆没有的喷射而出。

那土甲龙身在空中,又是近在咫尺,不及防之下根本无处而躲,立刻被寒气冰封了起来,化为一块白花花的冰雕。

随即地面下白光闪动,一下冒出十二条半尺大的雪白蜈蚣出来,仰首摆尾,口中寒气丝毫不停的喷吐着。

“原来你将六翼霜蚣布置到了地下,我倒白担心了一场。”大衍神君眼见土甲龙被制住,轻笑了起来。

土甲龙纵然皮糙肉厚,面对十二只六翼霜蚣的寒气喷吐,却无法凭借身体强横来抵挡的,偷袭之下制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原本为了以防万一,才布置下的这一手,没想到倒让这土甲龙撞上了。”韩立淡然的说道。

下面身形一晃,韩立就到了昊阳鸟身后,目光在其尾部的几根长翎上一扫后,竟冲眼前灵禽笑了起来:“我知道,你灵智虽然还不高,但是一些人言还是能听懂的。我也无意伤你,但你尾部上的火翎是自行脱落下来,还是让我动手拔去?”韩立竟如此的说道。

网中昊阳鸟果然听得懂人言,韩立此话方一出口,此鸟顿时身形一抖,目中露出惊怒不甘的神色,口中鸣叫声更加的尖利。

韩立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的单手一抬,一层青灵光包裹住了整只手掌,就要向此鸟尾部探去。

昊阳鸟目中终于闪过惧怕之色,无奈之下尾部的几根长翎一抖,红光闪过后,尽数脱落而下。毕竟这些长翎可和体内精元血脉相通的,若是强行除去,身体受到的伤害可不轻,自行主动脱落下来,虽然同样精元亏损不少,却可避免肉身的伤害。

青光一闪,韩立大喜,单手一捞之下,立刻将这几根火红长翎抓在了手中。另一只手掌一翻,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玉盒浮现出来。

飞快的将长翎放入了盒中,并在盒盖上贴上几道符箓,韩立这才小心的将玉盒收进了储物袋中。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反手轻飘飘一掌轻拍在昊阳鸟的头颅上,一股灵力微冲之下,昊阳鸟当即翻身昏迷过去。

韩立笑了一笑,目光转动间,望向了下面被冰封起来的土甲龙。

这只妖兽虽然被厚冰禁制住了,但在冰中似乎还能保持神智清醒,韩立一眼望过去时,此妖兽的一对小眼正好对上了其目光,正露出了惧怕之极的神色。

韩立化为一道青虹飞射而下。

……

一刻钟后,一道刺目金虹如同天外雷电,一闪即逝的到了山谷上空。一个盘旋后,金虹光华一敛,那名在岳阳宫秘殿中的紫袍老妪出现在了空中,在其身旁站着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另一人,正是方杵。

而此时,桃林内早已禁制全无,人去楼空,只有那只变成秃尾鸡似的昊阳鸟,被抛在一颗桃树下,仍然昏迷不醒的样子。

看到昊阳鸟这般情形,老妪心中一惊,随即用神识一扫过去,发现此灵禽虽然尾翎尽丢,元气受了损伤,但其他方面并未受到伤害,这才心中一宽。但目光在昊阳鸟难看的尾部多看了一眼后,心中却又愠怒顿生。

“你看看灵鸟情况,先将它唤醒再说?”老妪面色阴沉的吩咐道。

一旁的方杵闻言,不敢怠慢的连连称是,急忙御器而下。若不是他在中途被岳阳宫的这位老祖宗追上,并一同捎带而来,凭其御器速度,现在还无法到此处呢。

这时,老妪向左右看来一眼,想了想后,闭上双目,缓缓放开了神识,开始搜寻那胆大妄为之人了。

结果片刻后,她忽然面色一变,似乎有了什么线索,口中急忙冲下方吩咐了几句后,人就化为一道金虹匆匆离去。

片刻后,她到了数百里外的一处高空中,拦住一名正要离开山脉的古怪模样修士。

“我道是谁?原来是魔木宗的马道友。道友不在门内静修打坐,来我们天岳山脉偷偷摸摸做什么?刚才的妖兽骚动,是阁下引起的吗?”老妪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对方,冷冷的质问道。

而对面却是一名身穿黄绿长袍的蒙面修士,一对裸露的眼珠竟泛着非人的金芒,显得诡异非常。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