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三十二章 昊阳鸟

第三日傍晚时分,一直入定打坐的韩立终于睁开了双目。

他抬首看了看黝黑的天色,手掌一翻,一块月光石出现在了手中。将此石往空中一抛,一片乳白色莹光洒下,将附近桃林照映的光明大放。

韩立默不作声的起身,再摸出一块数尺大小的红珊瑚出来,往一棵桃树下一放,接着又掏出一个玉盒,并打开了盒盖,露出了一株单茎十三叶的寸许大灵草出来。此灵草白蒙蒙的,散发着淡淡的霞光,正是他不知道催生多少次的霓裳草!

“这就是你准备的手段?”等韩立将霓裳草移植在了珊瑚上,一头雾水的大衍神君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他虽然见过韩立用这种灵草喂养噬金虫,效果非常的不可思议,但现在拿出此草来,还是让他大为的疑惑。

韩立听到此问,轻笑一声:“其实此草还有个别名,叫做‘诱妖草’,不用再说什么,前辈也应该明白晚辈的用意了吧。”

“诱妖草!难道你想……”大衍神君的声音有些恍然起来。

“不错,六日后就是那只小昊阳鸟,被放出来透气的时候。到时,嘿嘿……”韩立冷笑一声。

……

方杵是岳阳宫的一名筑基中期修士,这种等级修士,在整个岳阳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的,按理说应该是宫内一名无足轻重的人物。但实际上恰恰相反的是,不要说其他筑基期修士,就是一些结丹期师叔师伯,见了方杵个个都客客气气的,丝毫没有视其为晚辈的样子。宫内有什么好处下来时,方杵他也是筑基期弟子中第一个得到的。

这些都让方杵在岳阳宫中混得极为不错,不过他心中得意之余,却知道带给其这一切的,只不过是其担任的职司所致。他恰好是门内专门负责照看较小一只昊阳鸟的修士。

之所以会选中他,是因为他天生就有一些通晓禽类灵鸟言语的特殊能力,别人无法替代,否则依照昊阳鸟的珍稀程度,怎么也轮不到他负责照看。

毕竟所谓的照看,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驱使此灵禽,这自然非同小可了。

他负责的灵禽修为较浅,但也可以稳胜结丹后期的修士,直追元婴级的存在,这就难怪其他修士对方杵大为忌惮了。

专门照看灵禽,已经有三十余年了,方杵倒一直顺手得很,唯一的麻烦就是,无论修炼打坐,他都不得不和灵鸟整日的待在一起,甚至连让此灵禽出去透气,自行飞动的极短半日时光,他都不得不中断自己的修炼,暗中远远追随着,以防出了什么意外。

不过,对此方杵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十万里的天岳山脉全都是岳阳宫的控制范围,又会出什么事情?

心中这样悠然想着,这一日,方杵跟着一大早飞出了鸟舍的昊阳鸟,远远在后面跟着。

这只昊阳鸟体型不算大,有丈许大的样子,但是其尾部的数根长翎就占据了一大半长度。远远看去,此鸟犹如一只火红的巨孔雀,但世上,又有那只孔雀会有这等火红艳丽的羽翎。

灵禽明显有些兴奋,一出了岳阳宫禁制后,就扇动火红的翅膀在空中不停地盘旋飞舞,丝毫没有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人。

若是用普通的方法,方杵自然无法瞒过昊阳鸟的神识,但是在出来前,他就早已在身上贴了一张宫中特意为其炼制的敛息符,故而即使他修为浅薄,仍然大可放心的不被昊阳鸟发现。

如今看着此鸟口中发出清鸣的样子,方杵会心的一笑。和这灵禽相处久了,他自然明白昊阳鸟此刻正处于极度愉悦之中,看来今天外出一趟,又可让此鸟安安稳稳的待足下半个月了。

就这样,昊阳鸟在岳阳宫在上空不慌不忙的盘旋了好大一会儿,然后才方向一变,开始向外围飞去。

方杵丝毫不以为意,按照此鸟习惯,会围着岳阳宫,在方圆百里范围内兜上一个大大圈子,才会满意的飞回宫内,故而也从容的慢慢跟了上去。

但是这一次,他随着此鸟才飞行了三十余里地,意外就发生了。

原本兴高采烈的昊阳鸟,突然双翅一顿,接着口中鸣声一变,尖锐凄厉起来。

后面的方杵一听此鸟鸣,为之一怔,尚未明白怎么回事时,就见昊阳鸟急展双翅,身上猛然冒出数尺长的赤红火焰,方向一变的破空而走。几个闪动后,就化为一颗巨大火球射出了数百余丈外……

这一幕让方杵吃了一惊,随即吓得魂飞天外,他醒悟过来后,急忙从身上掏出一块玉牌,拼命的往其中注入灵力,口中同时发出一种类似鸟鸣的古怪叫声,想要将昊阳鸟召唤而回。

但是远处火光中的昊阳鸟仿佛听到了召唤,但是身形略迟疑一下后,嘴中发出几声更加聒噪的叫声,就头也不回的从天边消失不见了。

方杵见此,脸色瞬间苍白无比起来了,直直的浮在空中,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片刻后,他想起了什么,豁然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传音符,慌里慌张地对着符箓大声叫了几句什么,就不加思索的将符箓往空中一抛,顿时化为一道火光直往岳阳宫方向激射而去。

而他自己则一咬牙,紧握了下手中玉牌,往昊阳鸟消失方向御器追了过去。不管是否真能追到,他都不能就这样在这里干等下去,否则被几位师祖遇见了,非得重罚不可。

就在方杵奋起急追时,天岳山脉其他有灵兽的地方,也同时一阵的大乱。

在山脉北部,几名岳阳宫低阶弟子正拼命用银丝绳勒住身下一头秃鹫般的巨大怪鸟,以强行控制这些低阶灵禽突然改变方向的失控举动。不一会儿,人人都累得满头大汗,可身下灵禽仍暴燥之极的拼命掉头,想向某一方向冲去的样子。

山脉边缘处的某一座隐秘树洞内,一名身着黄绿服饰,犹如枯木般的蒙面修士,正用一只绿光闪闪的大手死死按住一只尺许长的乌黑蜘蛛,看着眼前妖兽一副龇牙咧嘴的暴怒样子,此人目中闪过惊疑不定的神色。

南天峰,岳阳宫,一处被禁制遮掩的秘殿中,一名身着紫袍的白发老妪,用手抚摸着身前趴伏的另一只昊阳鸟。此鸟看起来和方杵的那只一模一样,只是体形稍大一些罢了。

而老妪清楚的感应到,手下灵禽从刚才开始就丝毫征兆没有的焦躁不安起来,要不是她接连施法,强行安抚此灵禽,此鸟非得飞出秘殿去不可。她脸带一丝古怪,不禁沉吟了起来。

……

方杵一路不惜法力的追下来,早就被昊阳鸟给甩得无影无踪了,只是他有那玉牌能感应此灵禽的位置,故而在天岳山脉中倒不怕追丢昊阳鸟。

但当其一路上飞驰出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震惊之极的事情。只见在地下的山岭中,有一些低阶妖兽纷纷从隐藏极深的兽穴中飞奔而出,朝着昊阳鸟飞遁的相同方向,或跑或跳的拼命飞驰奔着。

短短时间内,竟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兽潮,其中不乏一些平时想在山脉中寻觅,但却遍无踪迹的罕见妖兽。而山脉中的高阶妖兽和能飞行的妖禽早就被岳阳宫高阶修士一扫而光了,倒不用害怕什么。

但就是这样,兽群和昊阳鸟的突然失控,还是让方杵心中骇然,大为的不安起来。

而在数万里外的隐密山谷中,韩立盘膝静坐在地上,身前放着种植在珊瑚上,红色霞光笼罩的霓裳草。此草已经展开了六片灵叶草,在灵光流转下,显得神秘之极。

韩立这时却并没有盯着霓裳草,而是双目微眯的盯着桃林外的情形,脸上毫无表情。

禁制外面,已经聚集了数十几只就近跑来的低阶灵兽,它们拼命地冲击着外层禁制,想要冲进桃林吞噬六叶霓裳草。

天岳山脉中竟有如此多的低阶妖兽,实在让韩立有点意外。不过低阶妖兽虽多,韩立却丝毫没有多加理会,反而闭上眼睛,将神识朝岳阳宫方向仔细扫去。

照他的估算,凭借霓裳草的威力,诱惑七级妖兽的效力应该最合适不过,而昊阳鸟又是灵禽,飞遁速度比一般法宝还要快得多,故而没有多长时间,就应该到此处才是。

没有多久,韩立冷冰冰的面孔上,神色一变,蓦然睁开了双目。两手一掐诀,韩立口中一声低哼,顿时数道法诀打出,就将最外层的幻阵激发了起来。一层白蒙蒙的雾气从地下浮现出,转眼间,将整片桃林半遮半掩的罩在了其中。

而这时,从东西两个方向同时传来一声野兽的狂吼和一声清吟般的鸟鸣。一颗巨大的黄色光团和一团赤红的硕大火球,同时从两个方向飞射而来,看目标竟都是韩立所在山谷。

见到这种情形,韩立口中轻咦了一声,面露一丝诧异。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