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二十六章 炼器殿

“这位是韦老,也是我们三皇观的两大炼器师之一。你以后暂时给韦老打下手,顺便学习下炼器之术。放心,不会真让你做炼器师的,本观没有如此大财力再培养一门专职的炼器师。只是因为最近在炼制一样重宝,需要一些人手临时帮忙而已。不过只要你在这期间做得好,两三年结束后,我就会赐你灵丹,在修炼上亲自指点你一二,自不会食言先前对你的承诺!”

冲着韩立说这话的华莲仙姑,此刻正站在一间堆满了杂七杂八材料的密室中间,一旁还站着另一名年约五十余岁的红脸老者,有筑基初期的样子,上下打量着韩立,眉头紧皱着。

而韩立到了此时还能说什么,只能连连点头的称是。

“华莲道友,这位师侄真懂炼器术?年纪和修为也未免太低了些吧?不是说要去白露书院给在下找一位合适帮手吗?”老者不快之下,如此的说道。

“这次炼制的宝物事关重大,最好还是不要让其他宗门参与进来。也许韩师侄的修为和经验尚浅,但韦老稍微指点一下,做一些精炼材料事情,应该完全不成问题的。”华莲道姑却轻笑的说道。

“可是即使提炼一些材料,也是需要一定天份的,否则可就白白浪费了原料。不过既然华莲道友如此说了,那就让这小子姑且留下一试吧。”老者无奈,只能不太乐意的说道。

“放心,我的眼光还不至于如此差的。这位韩师侄虽然修为不高,但身上法力却精纯异常,最少控制法力和炼器上绝不会太差的。”道姑微一抿嘴,嫣然一笑起来。

“咦!原来如此,倒也真有几分潜力的。看来华莲道友也不是胡乱抓人来的。”韦姓老者闻言,意外地重新打量了一下韩立,脸上一丝诧异之色闪过。

“韦老需要的人,我已经送过来了,下面的炼制进度可要抓紧些了。本观比起其余两观来说,进度已经迟了一些,最后可千万别耽误了大事。否则,你我二人都吃罪不起的。现在,贫道就先告辞了。”华莲仙姑终于起身要离去,临走前又叮嘱了一句。

“放心,只要这小子堪用,就不会耽搁进度了。”红脸老者起身相送。一口的承诺道。

听了这话,道姑才满意地真正离开了。于是密室中,一时间只剩下了韩立和老者二人了。

“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不管你对炼器有没有兴趣还是有没有天赋,我都会用心教授你一个月的炼器之道,然后就会安排任务给你。只要你每月能按时完成我的任务,其他时间就随你自己处理好了。若是完不成任务,那就给老夫马上滚人,老夫会重新再找合适的人进炼器殿。”韦姓老者倒是丝毫情分不留,毫不客气的说道。

“是,弟子会尽力的!”韩立神色平静地回道。

“当然,在我们炼器殿当弟子并非没有好处的,不但殿内的一些法器和地火池可以免费使用,而且每月发下的灵石也比其他几殿弟子多得多。现在你先跟我见一下其他几名炼器殿弟子,以后有些材料也许还要你们通力合作才能完成的。”老者见似乎对韩立的态度还算满意,又神色一缓地说道。随后带着韩立往密室外走去。

于是在见过其余三名炼气期的低阶弟子后,再给韩立随意安排了一处住处,韩立在皇清观的修炼生涯就此开始了。

所谓的炼器殿,其实就是在皇清观所在山峰中部,另行修建的一处别院。建筑也不算多,除了一间地火大殿,几处炼器阁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可说的建筑了。殿内弟子甚至必须住在依山而建的几处洞窟中。

至于殿内之人,除了红发老者这位专职炼器师外,还有另外两名炼气期八九层的中年修士担当老者炼器时的助手。再剩下的,就是韩立等四名炼器殿弟子了。

故而地方不大,但相比这些人来说,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每日前来炼器殿租用炼器阁,或者直接请求炼制各种器物的皇清观各色男女弟子却着实不少。

既然是女观,其中自然十有八九都是女弟子了。而这些女修士也不全是道姑,有不少都是带发修行的妙龄女子,姿容谈吐个个不凡,仿若大家闺秀一般。

韩立冷眼旁观之下,发现那三名炼器殿男弟子,虽然每日累得够呛,但却整日里被这些进进出出的女修,早就迷得神魂颠倒了,除了整日里只知道讨好这些女弟子拼命炼器外,自身的修为早已停滞不前多年了。

少部分来此的男弟子,则大多都是和炼器殿一样打杂的外观弟子居多,有负责研究法阵的,有负责炼制丹药的等等。而那些女弟子,则只要专心修炼即可了。

这些让韩立暗自摇摇头后,但也不会多管闲事的。

而且接待这些男女弟子都是另外三人的事情,韩立却专门学习材料的精练和提纯。红脸老者每日会抽出一个时辰,专门给韩立讲解一些炼器之道的基础知识,甚至有时亲自动手,给韩立示范加以指点。

以韩立原先的修为见识,对一名筑基期炼器师自然不会认为真能从中学到什么,只是抱着应付的态度而已。结果仅仅数日后,就让韩立大吃了一惊。

这老者虽然修为不高,但在炼器之道上的造诣之高,绝对非同寻常。光是从提纯材料上看,此人精通各种各样的炼器手法,似乎对许多宗派的炼器秘术,都略有研究的样子。其中一些炼器的技巧和知识,他更是连听到没听说过。

短短十余日以后,从中受益匪浅的韩立,不禁惊喜交加起来。看来大晋自称人界的修仙圣地,倒还真不是吹嘘之言。

光是一个如此不起眼道观中的炼器师,就能掌握如此多的炼器技巧,其中既有保存完好的上古炼器手法,也有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由历代炼器大师总结研究出来的新炼器术。这些加在一起远不是天南和乱星海的那些简简单单的几种炼器手法可比的,这实在是让他大开了一番眼界。

其实说起来,韩立如今在炼器术上也是普普通通,当年从齐云霄手里得到的炼器术相对现在的修为和见识来说,早已显得肤浅了。他在乱星海和加入了落云宗后,倒也看了不少有关炼器术的典籍,但真正对其有用的东西并不很多。现在既然遇到了这么难得的机会,韩立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的。

他除了在其它时间静心修炼明王诀外,对韦姓老者的传授上心之极,表现出来的炼器天赋和认真态度都让老者大为满意。甚至偶尔韩立的一些疑问,更是挠到了老者的一些痒处,不知不觉就多讲了许多东西出来。

如此一来,老者对韩立的态度在短短的一月时间内,竟渐渐大变起来,由一开始的严厉冷面,到后来的和颜悦色,让其余三名深知老者脾性的炼器殿弟子不禁目瞪口呆。

处于妒忌的心理,这三人对韩立态度自然谈不上多好,不过韩立现在受宠,这三人也不会头脑发热的找韩立什么麻烦,但在日常遇见时,冷漠异常自然是避免不了的。

韩立对此却乐得如此,他正想平常一个人独处,好能安心修炼呢,无人打扰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一个月后,韦姓老者不但将各种精练材料的手法给韩立讲解许多,甚至连一些独特的炼器手法,也给韩立提到了不少,让韩立谨记在心。

他准备法力一恢复后,立刻就到大晋各处搜集这些炼器术,也好让后面七焰扇和大衍神君的傀儡炼制更加完善些,威力会更上一层楼。

但就像老者说的那样,一月期限一满后,韩立立刻就被交待了一系列的提炼材料的任务。但以他表现出来的修为来说,自然不会有太高难度的事情给他做。结果韩立完成起来轻松之极,根本不用放在心上,其余时间都用来修炼明王诀。

如此三四个月的时间过后,一切都很顺利,韩立觉得选择加入皇清观,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在此期间,韦姓老者却突然忙碌异常起来了。通常除了每月几次的给四人下达一些炼器任务后,人就在地火殿的密室中不知在炼制些什么,踪影全无起来。

而那位华莲仙姑在此期间,也来过数次,每次都和老者躲在密室中不知商量些什么。

因为这二人倒也够小心的,每次谈话都释放出警戒的禁制,韩立虽然心里有些好奇,但现在一心只想修成明王诀,也没为此冒险让神识渗入其中偷听什么的。

这一日,在洞窟的密室中,韩立身体倾侧的盘膝而坐,上半身扭曲成一个古怪的姿势,两手掐诀的在蒲团上一动不动,身体更被一层淡淡的金光笼罩着,在微微颤抖个不停。

但细看之下就可发现,韩立的肌肤此刻遍布密密麻麻的血丝和一根根粗大的青筋,一个个鸡蛋大小的凸起更如同活物一般,在身体表面游走不定,显得诡异异常。

而随着身体的每一下颤抖,韩立脸孔就不禁抽搐一下,显出痛苦异常的神情。一粒粒黄豆大汗珠也不停的从额上涌现而出,仿佛正经历剧烈之极的运动,连大半衣衫也被浸透得湿漉漉的。

不知过了多久,韩立身上的金光渐渐的敛去。

长长出了一口气后,他手中法诀一收,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盘坐姿势。几乎与此同时,体表的一切异常现象也迅速消失不见,身体转眼间就恢复如常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