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二十四章 道姑与皇清观

听了此话,那位白袍年轻人自然不敢再阻拦韩立二人,反而直接带着二人沿着一条走廊向内走去。

走了片刻,跨过几个院门后,韩立隐隐听到了朗朗的读书之声,听起来和普通书院一般无二的样子,但他却微微一怔,目光不经意的闪动几下。虽然说这里名为书院,但是这些低阶修仙者,难道不打坐炼气,真的白白将大部分时间浪费在读书之上吗?

“这是我们白露书院的下院弟子,在进行例行的午读。想要进入上院修行,光有灵根法力是不行的,必须培养出我们儒门的浩然之气才可。毕竟我们儒门的多半功法,都是以浩然之气为辅助的,浩然之气越多越雄厚,以后修炼的才可能一日千里,前途不可限量。”白袍年轻人似乎看出来韩立的惊讶,含笑解释道。对这位严姓儒生亲自带来的修为差不多青年,他倒有些存心交好的意思。

“原来如此!”韩立感应到了此人的善意,冲其点头笑了笑。

这时,三人穿过一大片阁楼,绕了几个弯后,忽然来到了一处优雅的小院跟前。方一走进此院落,原本清晰入耳的读书声,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院落竟然被布置下了隔音的禁制。

严姓儒生见此情形,神色如常,似乎来过此处不止一次的样子。而那白袍年轻人到了此处后,就不敢进入了,直接停在了院门外向二人告辞后离去。

目睹青年的背影在一栋阁楼边上一闪不见了踪影,严姓儒生才略整理下衣衫,朝最大一间屋子缓步走去,就要扣起门的样子。

但是他刚迈出一步去,原本紧闭的屋门却一声轻响后,自行开启了。同时头顶处,再次传来了那位鲁大先生的声音:“严兄请进!皇清观的华莲仙姑,正好在陋居做客。鲁某正好为严兄介绍一二。”鲁大先生的话语从容稳重,丝毫听不出其中有何具体的感情。

“皇清观?”严姓儒生脸上露出一丝讶色,但脚下却丝毫没有迟疑的走了进去。韩立自然也紧跟了进去。

一进屋门,就是一间客厅,一男一女正分主客落座其中。

男的四十余岁,脸庞廋削,三缕长髯,一看就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四平八稳之人,身上气质和严姓儒生倒有几分相似,但是却另有一种说不出的森严之感。

女的则二十余岁,乌发雪肤,身着黄色道袍,单手持一银光灿灿的拂尘,却自有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竟是一名道姑。

严姓儒生和韩立一进入厅内,这二人的目光自然扫视了过来。

“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严尧先生吗?贫道虽然在观中不问世事,但也听说过雍华书院严先生的大名。”大出人意料,鲁大先生还未开口,这年轻貌美的道姑却先微微一笑的招呼道,然后目光随意地在韩立身上扫了一下,就不再留心地收了回去。

此女子只是一名筑基后期女修,但在鲁大先生面前安然落座,言谈自如,显然是大有来历之人。

“不敢!皇清观诸位仙姑的大名,严某也久闻其名了。见过华莲仙姑!”严姓儒生丝毫不敢怠慢,急忙拱手说道。

“晚辈,见过两位前辈!”韩立也上前半步,恭谨的施礼道。

“这位小友是……”那名鲁大先生眼睛一眯,不置可否的问道。

“这位韩立世侄,是在下一位好友的远亲,因为听说过白露书院的名头,老夫抹不开老友情面,特意带他来书院一试的,看看能否有资格入住书院。”严姓儒生不慌不忙的说道。

“哦!是严兄老友的子侄,灵根资质似乎普通,不过还要仔细辨认下属性才可。韩小友,你过来一下。”鲁大先生量了几眼韩立,半晌后,不动声色的说道。

“是,前辈!”韩立闻言,毫不迟疑的走了过去,被对方一只微凉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手腕。

以韩立神识强大,根本不惧对方真能看出什么来。无论灵根属性还是根骨,都可以轻易遮蔽住身体的真实情况,只给对方看到想给看的虚假信息。

不过,韩立可不想让自己太引人注目,不利于以后在书院的低调修行,故而在灵根资质上倒是完全展露自己的灵根属性,没有做什么手脚。四灵根属性,基本上也够加入修仙宗门的最低标准了。

只是在根骨上,他遮蔽住了真实的骨龄,让对方看不出其中的蹊跷。

“哦,四灵根缺金,倒也勉强够资格入住书院了。但你体内有法力在身,已经修炼过一些低阶法术了。好在修炼的是纯粹木属性功法,并非邪术魔功,这方面也不成问题的。不过你年龄偏大,这种资质能够筑基的可能性,基本微乎其微,充其最后也就是炼气期七八层的样子吧。若是这样的话,其实还不如做一散修,更逍遥自在一些!”鲁大先生探查完后,松开了韩立的手腕,平静的说道。

“这种评价晚辈也听其他前辈说过。不过晚辈相信勤能补拙,还是打算在修炼之途上试上一试的。”韩立在鲁大先生面前束手垂立,用诚恳异常的语气回道。

鲁大先生神色一动,看了看一旁的严姓儒生后,点了点头后说道:“小友修炼之心如此坚毅,本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不过小友既是散修入门,可在修炼杂术上有什么擅长之处?”

听了这话,韩立微微一怔,有点意外,没有想到对方会问他一个炼气期修士这种问题,难道真的看在严姓儒生的面子上,要对其照顾一二吗?

心念如电的转动不停,但韩立口中却丝毫没有迟疑的回道:“晚辈在炼器之道上略有涉及,只是以晚辈的修为和见识,自然只能炼制一些最基本的器物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炼器的。”说完这话,韩立仿佛有些不好意思,面上露出一丝腼腆之色。

“哦,懂得炼器?现在的散修,很少有人去学炼器术的,毕竟其中的耗费,实在非同小可。”鲁大先生有些意外的说道。

一旁的道姑闻听此言,脸上异色一闪,随后露出一丝喜色来。

“晚辈也是得到一本炼器玉简,胡乱炼制的。”韩立自然极力贬低自己的炼器术,若不是顾虑真说自己什么都不会的话,可能对加入书院大有影响,韩立还真不愿意提什么炼丹炼器术之类的自找麻烦。

不过比起炼器来说,懂得炼丹术和阵法之道的更是少之又少的,说出来恐怕更引人注意吧。

“韩道友,你懂的炼器?这真是太好了。鲁前辈,我看也不用再在贵门借用什么炼器弟子了,这位韩道友既然还未入贵院,不如将其让于贫道,入我皇清观如何?”那名道姑竟突然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下,严姓儒生和韩立都吓了一大跳,随之愕然了起来。

“华莲仙姑,这不太好吧!贵观是女观,怎能让韩贤侄这么一位男子加入?”严姓儒生脸上肌肉动了一下,忍不住的正色道。

“皇清观虽然是女观,但是里面又不是没有火居道士和男性门人加入。这些人入我皇清观,但实际上是居住在观外的,严先生过虑了。”道姑一抿嘴,轻笑的道。

“原来如此,严某对皇清观事情的确知道不多。只是韩贤侄是想加入白露书院的,加入贵观还是有些不妥当吧。”这位严先生还真对韩立加入书院之事非常上心,明明知道对方实在是非同一般的存在,还是出声争辩道。

“以韩道友资质,即使加入了书院,也只是作为一名普通弟子而已,没有什么前途而言,而本观正准备要炼制几样宝物,现下正好缺少一名懂炼器术的低阶弟子当下手。只要韩道友愿意加入本观,不但可在炼器术上更进一层,甚至贫道也可做主,对其在修炼上可多加照顾一二的。不瞒严先生,贫道这次来书院,原本就是想借书院一名懂炼器术的弟子的,现在有个现成的,自然无须再麻烦鲁道友了。”华莲仙姑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吟吟的解释道。

“这个,鲁兄你怎么看?”严姓儒生听对方如此一说,倒迟疑了一下后,不禁抬首看向了鲁大先生。

“韩道友尚未加入本院,还是自由之身,是否愿意拜入皇清观门下,自然要他本人拿主意了。不过就像华莲仙姑说的这般,即使韩道友拜入本书院门下修炼,鲁某也不可能相帮什么,是没什么前途可言。而华莲仙姑这次来本书院,也的确是为了找一名懂炼器的低阶弟子一用的。拜入皇清观门下,倒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鲁大先生神色不变,沉声的说道。

话说到这里,厅堂内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韩立身上,有的担心,有的好奇,还有的则微微的兴奋。

“皇清观?”好像听说过此名字,似乎是玉田山上另一座山峰上的道观。但韩立事先并不知道此道观竟是女观,对此宗门一点不了解,只能面露茫然之色,一头的雾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