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二十三章 白露书院

位于太昌城外的白露书院,就是湳郡诸多书院中不起眼的一座,在外人眼中,等阶只是在诸多书院中位于中等而已。若是说此书院有什么特点的话,就是不是建在某大城之中,而是修建在了湳郡中赫赫有名的“玉田山”上。

这座玉田山可是太昌府有名的灵山,有十余座大小不一的山峰,虽然谈不上什么险峻宏伟,但却四季如春,奇花遍地。有几种珍稀的灵树灵果更是只有在此山上才能种植成活,故而位列湳郡十三灵山之一。

白露书院就修建在此山幻云峰之中,从半山腰直至峰顶,盖有大片的楼阁,面积还着实不小,足可以容纳千人以上。

但按理说,以此山的这般大名头,这座默默无名的白露书院完全没有资格进驻此山的,毕竟相邻的几座山峰上,修建的可都是颇负盛名的名观大庙,和白露书院完全不是一个挡次的存在。可是奇怪的是,白露书院千余年前在此修建起来后,这些寺庙道观却从没有人为此找过什么麻烦。相反,那些道观和寺庙中的僧人道士,对那些偶尔出入书院的学生,无论年纪大小都客客气气,这着实曾经让不少人大感诧异的。

白露书院另一个怪异之处,就是其招收的就读的书院子弟,年纪身份实在天差地别。年纪从六七岁到二十余岁间,完全不等,并且每年招收弟子的时间,也都不太固定,有时三四年就招收一批,有时则七八年不见动静。但凡是进入此院的入读之人,却极少见有人从书院大门出来过,处处透着一股神秘的色彩。

当然这种神秘,只是对那些居住在玉田山脚下的一些当地居民,山外的世俗世界,完全不知道这些异常之事,白露书院还是在整个湳郡中默默无名,罕有人注意到。

这一日,幻云峰山脚下,却有两人缓缓上山而来。一名是相貌威严的中年儒生,一名则是位二十余岁的青年书生,皮肤微黑,相貌普通,赫然是一个月前才出现在甘府的韩立。

“韩世侄,白露书院早在两个月前就结束弟子的招收,不过我听甘老友说,你以前学过一些杂七杂八的道术,也知道修仙的存在,故而老夫才带你到书院一试的。至于书院是否会收你,还要看你本身的机缘了。白露书院的鲁大先生和我有些渊源,我先带你见上一见,若他觉得没有问题,你留在书院就不成问题了。”这名中年儒生一边大袖飘飘的走着,一边口中平静的说道。

“是,一切都听严先生的安排。甘叔父在来之前已经说过,这一次无论书院是否招收小侄入院,这个情分叔父一定铭记在心的。”韩立露出一副老实模样,规规矩矩地回道。

此时韩立身上的气息只有炼气期三四层的模样,普通修士根本看不出他真正的深浅出来。

当日他向甘池这位冯家暗子提出,协助他加入本地某一修仙大宗内,无论佛、道、儒均行。

之所以会如此直接了当的说,因为别看甘池只是一介凡人,但是冯家昔年给其的指令,就是一直和那些入世的修士特意交好,以备后用。所以一听这个要求,甘池虽然感到惊讶,倒也没有什么太为难。唯一让其有些担心的,大概就是害怕韩立混入这些宗门想图谋不轨,有可能会连累甘家吧。

不过甘府的一切生意,都是冯家一直暗中控制的,韩立只要将那些地契文书拿出,一夜之间就能让甘家的一切化为乌有。再加上甘池虽然知道些修仙的事情,但对冯家的来历身份更是一直感到神秘莫测,大感敬畏的。故而在韩立淡淡的说明,这次混入修仙宗门,不会惹出事端连累甘府的保证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的按命行事了。

略微筹划几天后,甘池终于选中了这位严姓的中年儒生作为桥梁,来保送韩立进入白露书院。

之所以选此人,一方面书院相比佛道两家,招收弟子明显宽松了许多,只要不是邪道魔宗的弟子,就算本身有师承来历的,只要身世清白,仍然照收不误。而且另一方面,昔年甘池对这位严先生有过大恩,对方出身儒门,对恩义之事一向最为看重,也一定会尽心尽力办此事的。否则虽然还有其他的路子,但是成功的可能性实在不太高。

毕竟大晋的修仙宗门,虽然不像天南如此难进,但也同样不是一名低阶散修,说进就进的。

韩立听了白露书院之名,稍微打听清楚其所在的玉田山位置后,在某日晚上偷偷御器过去远远观察此山的灵脉,结果心中比较满意。

虽然此灵脉远远不能和他在天南安置了诸多灵眼之物的洞府相比,也算是不错的灵脉,远比太昌城附近的其余几条强得多了。

说起来,要不是灵眼之树等东西频繁移动,会有损其内灵气精纯,常年不安置在灵脉上也会让灵性渐失,他只要带两件灵眼之物在身,随便找条低劣灵脉倒也能凑乎修炼用了,又何必处心积虑的混进大宗门内修行。

于是就这样,韩立摇身一变,立刻成了甘池某位远房投奔的姻亲。表面来历是身具灵根,学了些肤浅法术的低阶散修,对修仙之路极为向往,这才托甘池这位远房叔父加以帮助,看看能否进入某大宗继续修行。

甘池找到了在城内某出名的大书院执教的严姓儒生一说,这位出于报恩的想法,倒也一口答应了下来,二人这才有此一行的。

“嗯!看来甘兄为你这位表侄还真颇花费了些心思。不过这也难怪,世间凡人能拥有灵根者万中无一,自然对你多加垂青了。就是在下也是苦无灵根,否则也早进入白露书院,苦修求仙之道了。”儒生口中有些感慨的说道。

韩立笑了笑,识趣没有接口此言。

下面中年儒生不再多说什么,带着韩立直往上而去,刚走到快到半山腰时,突然肉眼可见的另一座山峰上,传来阵阵的钟鸣之声,声音清鸣悠扬,让人听了不由精神大振。

“宝灵寺的这口青蝉钟,还真是一件少见的宝物,但每天三次的敲打一遍,宝灵寺的那些高僧也未免炫耀了一些。”儒生身形一顿,扭首瞅了一眼那座比幻云峰还要高大三分的山峰,摇摇头的喃喃说道。

韩立一听那座山峰是佛宗的所在,目中精光一闪,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以他的感悟,这所谓的宝物其实也不过是件上阶法器罢了,没有何稀奇的。

他伸手扶了扶背后的粗长包裹,就继续跟着儒生往上而行。没有多久,二人终于来到了半山腰处的一块平台处,眼前豁然一亮。

只见入目之处,翠绿盎然,郁郁葱葱,一大片青竹林出现在了眼前。而竹林中,隐约可见红墙白楼,一片优雅景色,数条白石幽径更是直通竹林深处,尽头处隐约可见一个高约数丈的巨大朱门。

“走吧,正门通常情况下不会开启的,跟我走偏门即可了。”中年儒生扫视了一眼竹林,口中如此说道,带着韩立往一侧走去,步入其中一条小路,进入了竹林中。

结果七拐八拐后,韩立和儒生出现在了一扇丈许高的漆黑木门前,儒生轻吐了一口气,上前“砰砰”的轻轻一扣门。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顿时从里面走出一名白袍儒衫的年轻人。

“啊,原来是严先生到了。先生是来找鲁大先生的吧?”这名年轻人身上有灵气波动,有炼气期三层的修为,但竟对身上丝毫法力没有的严姓儒生却客气异常,这让一旁的韩立看在眼内,心中不禁啧啧称奇。

要是在天南,这种事情说什么也不会发生的吧。看来儒门还真是规矩森严,竟然让修仙者能对一名凡人低头。不过,这种情形估计也只能在低阶修仙者身上发生,高阶修仙者绝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韩立暗中冷笑的想道。

“嗯,我这次是来见鲁兄的。鲁大先生现在是否有空?”中年儒生不动声色的问道。

“下书院现在来了一位贵客,先生正在书房作陪。我给严先生通禀一下吧。”白袍年轻人想了想后,如此的说道。

“也好,麻烦阁下了!”严姓儒生闻言,露出一丝笑容的说道。

白袍年轻人知道眼前之人虽然是个凡人,但是和鲁大先生渊源匪浅,当然不敢怠慢。口中客气了一句后,急忙伸手掏出一张传音符,对其低语了几句后,然后手一扬,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向后方激射而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没有多久,韩立蓦然感到一道不弱的神识突然从远处飞扫而来,在几人身上一掠而过后,立刻又收敛了回来。

韩立心中一动,知道这多半就是那位鲁大先生了。光从其神识强度上看,倒也有结丹初期的修为,比起预料的筑基中后期修为,还要高深了许多,这让他有一点点意外。

对他来说,此人修为自然越低越好,这才不可能看出他的掩饰之法。

片刻后,韩立等人站立之处的上空,灵波颤动,蓦然响起了一男子淡淡的声音:“是严兄吗?来的正是时候,我这里有位贵客,严兄不妨前来见见。嗯,你旁边的这位小友,也一齐过来吧。”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