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二十二章 甘家

湳郡是大晋北部中部交界的一郡,但以面积而论,此郡在三十六大郡中排名倒数几名,但论富足程度却足可以排进前五之列。此郡管辖之地多为平原水乡,物产丰富,也有不少的灵山大川,甚至还常有凡人在这些灵山中,见到过僧道装扮的仙人飞行于天际之间。故而此郡信佛奉道之风盛行一时,佛院,道观,遍布全郡各处,无论权贵豪富,还是农夫走卒,无一不对两者恭敬有加。

不过,除了佛道两教外,此郡书院也众多异常,府城大城小镇乡村都可以见到书院私塾的影子。

这些书院明显的分为三六九等,一等的书院有大家宿儒亲自执讲四书五经,教授的对象都是大有身份的官宦子弟,等阶最低的小型私塾则只是普普通通的儒生执教,只会传授儒家基本思想和讲解一些最基本的经书。一旦发觉了其中的优秀的人才,则再会向上阶书院加以推荐,这倒是穷人子弟,一跃升天的绝佳机会。

毕竟能从高阶书院出来的儒生,非常受大晋上层的欢迎,最高等阶的几座书院出来的儒生,甚至连那些封疆大吏、公侯之家都极力招揽的。

太昌府的府城太昌城就是这么一座书院遍布的大城。

此城虽然没有排名第一的武广城名气大,但在南郡来说,却是达官贵人、富豪巨商居住的最多的府城。光是公侯之家就有三四家之多,而其中从事各行各业的形形色色的凡人,更是不计其数。

位于太昌城西边的甘家,就是太昌城中有些身家资产富商中的一位,这种拥有在太昌府各城近二十余家酒楼的大富商,在别的小些的城市,称之为富甲一方都不过分,但在此城中却只在富豪中排在中上人家而已。

不过尽管如此,甘家也在太昌城一处富豪云集的区域拥有一处不小的巨宅,门内光是仆从丫环就有三四十人之多,可算是不小的一处府邸了。

这一日,正当骄阳当空的午时,从街道口处缓步走来一名儒衫打扮的青年。此青年二十余岁,甚为年轻,但背后鼓鼓囊囊的背着一个用灰布包着的粗长包裹,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青年一进入此街道,目光向左右不停的寻觅着什么,不一会儿,当他终看到了甘家那扇漆黑油光大门上挂着的“甘府”巨匾时,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他几步向前走到了门前,再次打量了一下甘家大门后,就没有迟疑的上前轻叩两下铁制的门环。

“怦怦”两声轻响后,大门里面立刻传来一阵急促的小跑之声。

青年听到此声一怔,仿佛有些意外,但片刻后大门就被飞快的打开了一小半,从里面露出一张满脸恭敬之色的中年男子脸孔,身穿下人的服饰。

此男子一看见眼前的青年时,脸上的恭谨之色顿时凝滞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收敛不见了。

“阁下找谁?”男子原本准备躬下的身子直了起来,有些狐疑的问道,目光还不停的上下扫视着青年,想从对方身上看出一些什么出来。

“这里是甘池叔父府邸吗?”青年一拱手,含笑的说道。

“甘池叔父?甘池是我家老爷名讳,公子是……”门内男子看完青年身上的服饰后,面上原本已经露出几分轻蔑之意,现在一听此言大吃了一惊,口气立即客气了三分。

“在下韩立,是甘池叔父的一位远亲,这次特意前来拜会叔父一趟的。”眼前的青年,也就是韩立微笑着说道。

此刻已经是他当日闭关修炼一年后的时间了,经过一番潜心修炼,借助天尸珠和金刚舍利之力,他终于修炼成了第一层的明王诀,原本有些蠢蠢欲动的煞气立刻安稳了许多。这让韩立心中大喜,但也不敢拖延的立刻出发,直奔早就计划好的甘家来了。

“原来是韩公子啊,这真是不巧,老爷一大早就出去会友了,现在宅子里是大公子做主。要不小的给通禀一下?”中年男子一听此言犹豫了一下后,如此的说道。

“那就有劳兄台了。”韩立嘴角一翘,不动声色说道。

“请公子稍候,小的马上就回。”中年男子点头哈腰一下,随即大门重新关上,然后就直奔后面报信去了。

韩立则悠然的站在门前,回首打量着附近的其他巨宅,和过往的一些马车行人。

虽然他未用神识扫视过此城,但明显此城中的修仙者数量实在不少,并且极有规律的遍布城中几处地方,里面也不乏高阶修士的样子。这让他颇有些好奇,对这些修士如何入世的实在大感兴趣。

一盏茶的功夫后,大门吱咛一声的再次被打开了,这一次,从里面走一名年纪轻轻的青年。此青年面目清秀,身着锦袍,身后站着的,正是刚才跑走通禀的那位下人男子。

“这位就是韩公子吧,在下甘裕。听说韩兄是甘家远亲,在下虽然没听说过,但自不应太失礼的,若不嫌弃的话,韩公子不妨先跟在下到客厅一叙。”这位甘裕上下打量了一遍韩立后,竟温文有礼的说道。

“原来是甘叔父的公子。既然甘兄如此说了,那韩某就不推却了。”韩立也没有客气,略想一下,就满口的答应下来。

甘裕微微一笑,略一侧身,就将韩立请进了甘府,漆黑大门则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

一个时辰后,一大早出去的甘家之主,一位五十余岁的发福老者,穿着蓝色员外袍,坐着马车回到了甘府门外。

“府里出什么事了吗?”这名叫甘池的老者方一下马车,就一眼看到守门下人的眼睛有些闪烁,似乎有话想说的样子。

“启禀老爷,有位姓韩的公子,自称是您的亲戚,现在已经被大公子请到客厅中了,如今好像和公子交谈甚欢的样子。”守门的那名男子,立刻老老实实的回话道。

“亲戚?姓韩?”老者原本想直接迈步府门的动作一顿,口气微变的问道,隐隐有一丝惊疑的样子。

“怎么?这人不是老爷亲戚,是个骗子?那要不要小的马上去叫官差过来?”中年下人一惊,又急忙讨好的说道。

“是不是骗子,还不好说,我好像真有这么一位亲戚,只是时间太久了,记不太清楚了。你守好你的门就行了,用不着多事!”甘池脸色一扳,随口训斥了眼前下人两句,人就匆匆的走进了府门,甚至连衣服都未去换,就先冲大厅去了。

尚未走进大厅,刚走到入口处,老者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异常的轻笑声:“韩兄竟然对四书五经研究的如此透彻,小弟真是佩服之极。不过关于书中那一段贤人之话,我认为应该这样理解……”这分明是那位长子的欢笑声音,似乎正和客人谈的正在兴头上的样子。

老者听到这里,脸色却微微阴沉,并且目光闪动间,有些不安的样子。但是片刻后,他就一咬牙,不再犹豫的走进了大厅中。

“父亲大人,这位韩公子是……”甘裕一见进来的竟是其父,立刻起身恭敬的见礼道。

“嗯!我已近听下人说过了。阁下就是那位自称远亲的韩公子,不知身上可带有什么信函和信物?”甘池心神全在了韩立身上,冲其子略一摆手,目光就在韩立身上一扫后,缓缓问道。

韩立这时也从座位站了起来,听到如此一问,不禁笑了笑。当即一言不发的单手往袖中一摸,掏出了一块白光闪闪的半截玉佩,并递了过去。

甘池见到玉佩的瞬间,面色终于动容了起来。

他郑重的接过玉佩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脸上才露出一丝恍然的说道:“原来你真是韩兄的后人。你跟我到书房来,我要详细问问逝去姑母的一些事情!”老者一把拉住了韩立的手腕,竟激动异常,随后立即带着韩立离开了大厅,奔自己的书房而去。

“姑母!甘家有这一位远亲吗?”甘裕却怔怔的站在厅中沉吟了起来,心中有了几分迷糊。

“参见韩公子!”方一进入书房,将书房屋门小心的关好,甘池立刻脸色一变,恭敬异常的冲韩立深施一礼。

“起来吧!你无须详细问我的来历,只要知道从今天起,我是专门负责和你联系的人就是了。”韩立淡淡的说道,然后袖袍一拂,一股青光涌出,将老者身子自动托起。

“是!原先负责和甘家联系的那位二先生,自从十年前一去不见了踪影,小人还担心出了什么事情,现在有公子出现,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甘池见韩立施展出法术,心中的最后一点怀疑再也没有了,更加恭谨的说道。

“这一次来你们甘家,我只是顺便而已,其实还是另有要事要办的,这还需要你在世俗中的身份协助一下了。”韩立满意的点点头,用不容拒绝的口气吩咐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