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一十八章 一战惊魔

韩立浑身电弧狂舞的浮现在数丈远地方,身上的金弧夺目耀眼,如同雷神降世一般。附近魔云一个照面下,就被清荡的干干净净,露出十余丈大小的一块空间,竟将老者反客为主的笼罩在了其内,身形暴露无疑。

“啊!”青袍老者不由的一声低呼,随之意识到事情不妙,当即身上灵光闪动,就要慌忙的遁离此地。

但是韩立既然冒险用雷遁潜到了此地,又怎会轻易的放对方离去。身形一晃之下,人就带着一连串幻影欺身到了老者身前处,两手齐扬,一道紫色火焰和一抹金光同时激射而出。

青袍老者见韩立身形如此之快,大吃一惊,顾不得其他的事情,急忙一张口青蒙蒙光墙从盾上浮现而出,横在了韩立和老者之间。

紫色火焰一闪后,不客气的击在了光墙之上。

“兹啦”一声轻响,紫色寒气在光墙上迅速蔓延开来,一层厚冰飞快的覆盖了整座光墙,将那青色古盾一下冰封在其内。

“这是什么功法,怎么如此霸道?”老者不由自主的惊骇起来。

另一道金光随之也激射而到。

“噗”的一声轻响,金光在冰墙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但马上一缕金芒又在老者面前乍现而出。

青袍老者一个激灵,身形几乎下意识地向一侧拼命一闪。马上,他只觉肩头一凉,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传来。

他惊惧地急忙侧目一瞥,只见自己的一条手臂竟已被金光切落下来,而若不是反应够快,恐怕首级就已掉落了。

那道金光一个盘旋后冲高空射去,赫然是一口寸许长的金色小剑。

而他再回首后,才现面前冰墙上现出一个小小的孔洞。那金光实在锐利无比,竟如同无物般地直接洞穿冰墙和其古盾所化光幕的双层阻挡,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老者却顾不得惊叹,此时正是惊怒之极。

他飞快的一道符箓打在身上,稍一止血后,就咬牙切齿的瞅向前方,想要将韩立碎尸万段,以报断臂之痛。但其目光扫过之处,前方却空空如也,韩立竟踪迹全无了。

“不好!”老者见到此幕,心中一沉,一层寒意从心底深处涌出,顾不得再寻找韩立的踪影,一只手就飞快的掏向储物袋,想要取出一件宝物护住全身再说。

但是却已经迟了。

青袍老者背后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闷声,随后其护身灵光被什么东西一击而破,一只紫焰包裹的手掌,迅雷不及掩耳的从背后洞穿胸膛而出,紫色寒冰瞬间弥漫整个身躯,将其活生生的冰封其内。

老者只觉针刺般的刺痛默然遍布全身,身形就无法动弹分毫了,心中大为恐惧起来。

而这时,诡异转到其身后的韩立,丝毫没有留手之意。袖袍毫不迟疑的轻飘飘一拂,一张金色电网从头罩下。电弧闪动爆裂之处,紫色冰块寸寸的碎裂开来。而一个黑光笼罩的婴儿,顿时从碎冰中激射而出,一闪之后,就要慌慌张张的瞬移离开。

但是早有预料的韩立,口中一声冷喝,电光芒大放,老者元婴瞬移过后,竟一头扎进了金网之中,无法从网中脱离而遁。

韩立嘴角寒意一闪,两手一掐诀,顿时金网蓦然一缩,然后骤然爆裂开来。老者元婴,就此在金芒闪动中,化为了乌有。

从老者出手偷袭韩立,到韩立毫不留情的反过来灭杀青袍老者,只是片刻的功夫,黄袍大汉等方尖山二妖,根本来不及救援分毫。

眼见韩立就如此轻易的击杀元婴中期的同阶老者,二人同时心中大骇之极,脸色同时白起来。

黄袍老者不及多想的嘴唇微动,传音几句,接着和那飓风中天风真君,顾不得再继续围攻炫烨王,猛然将法宝一收,二人同时向后倒射进了沙雾之中,身形隐匿不见了踪影。

炫烨王在重伤下,刚才大处下风,但以尸王之体的坚韧,挨了几记法宝攻击后,总算安然无恙的应付下来了。不过,此刻的老魔瞅向韩立的目光,却带有一丝异样之色。他心中震惊之余,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他自忖若是没有身受重伤,并且身处陵墓之中,也绝无法像眼前之人这般举重若轻的灭杀一名同阶修士,甚至连元婴的都灭杀的一干二净。

无论韩立的神通还是手段,都令老者魔心中微寒。

“难道此人是元婴后期修士不成?”炫烨王如此的想道,重新打量了一眼韩立,但的确是元婴中期修为不假。那这说明这貌似青年的修士,修炼的神通实在太惊人了,竟直追元婴后期的大神通。

老魔想到这里,微吸了一口凉气。幸亏当初只派化身去寻觅这人,若是他不知情的亲自为金刚罩追杀这人的话,恐怕十有八九要倒大霉。

而他自从回到山脉中后,就无法再感应那两个化身,看来已经被对方击杀了。炫烨王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下意识的将那两名化身的失踪,归倒了韩立头上。

他犹豫了一下,正想出声和韩立说些什么时,四周的法阵却突然出现了惊人的变化,一下将其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只见原本黄蒙蒙的沙雾,蓦然颜色大变,昏沉之中沙浪消失不见,反而若隐若现的现出刚才困住韩立飞剑的那些乌黑沙粒。这些沙砾不想像黄沙这般稠密,但一个个闪动着阴寒的乌光,密密麻麻的遍布沙雾之中,显得诡异之极。

而随着这些黑色沙砾的出现,鬼哭狼嚎之声大起,转变成了黑色的沙雾,气势汹汹的向中间挤压而来。

“不好,狂沙老鬼竟将所有的落魂沙都放了出来,掺进了禁制中。道友,这些落魂沙绝不能用普通法宝抵挡的,只能依靠自身修为硬接了。不过他驱使如此多落魂沙,法力肯定有些勉强,绝不会持久的。只要撑过几轮猛攻,就可无事了。”炫烨王面色一凛下,急忙冲韩立大声招呼道。

现在他和韩立算是困在了一条船上,自然不希望这位神通如此大的帮手出什么意外。先前见韩立用那金色电弧破过此沙一次,但这次如此多的落魂沙一齐攻来,他可不信韩立还能仅靠那些电弧,就能抵挡过去的。

“落魂沙?此沙阴气如此之重,看来是用精魂祭炼出的法宝了。怪不得能有如此大的声势。”韩立漂浮在空中,喃喃的自语道,脸上却面无表情的样子,竟丝毫戒备的动作都没有。

炫烨王见此,心中有些诧异,但眼看黑色沙雾就要剩余的空间淹没起来,也顾不得其他了。

他一张口,一团团拳头大灰白色尸焰喷出口外,眨眼间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火团,将其罩在了其内。也只有他苦修了无数年月的万年尸焰,可以抵挡这些落魂砂的围攻了。

而就这片刻的耽搁,这些黑蒙蒙的沙雾一下就将老魔淹没在了其中。尸焰、黑光瞬间交织闪动,不时出轰隆隆的爆裂声,激烈之极。

这时,韩立身形却在空中往中心处缓缓的退去。片刻后,眼见退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后,韩立双眉一挑,猛然间一拍腰间的灵兽袋,一道乌光从袋口中飞出,一个盘旋后落在了身前,现出一只乌黑小猴。

此猴数寸大小,满脸的不情愿之色,正是原本在金刚罩中炼化尸焰的啼魂兽。此兽被韩立强行用神识召唤了出来,打断了修炼,自然心情大坏。

但是片刻后,啼魂兽大鼻嗅了几下,目光朝四下一扫铺天盖地压来的黑色沙雾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之色。

当即不用韩立神念催促,它就两手一捶前胸后,口中发出低沉的长啸声,身上黑色刺芒闪动不已,身形一下狂涨起来,化为一只十余丈之高的巨猿,背后的鬼脸图案立刻清晰可见,身躯扭动间犹若活过来一般。

无论暗藏在沙雾中伺机而动的黄袍大汉二人,还是正拼命抵挡落魂沙的炫烨王,一见此猿如此惊人的现身而出,都不禁心中暗惊。

他们正在思量,韩立此时放出这神秘灵兽来,到底是何用意时,巨猿已然大鼻一哼,大片黄霞从鼻中飞出,一个环绕后,霞光万道的将韩立和自己护在了中间。

黑色沙雾终于气势汹汹的压上,但铺天盖地的沙雾一接触黄霞,立刻冒出大股的浓稠黑气,被霞光席卷入了其内。

黑气一去,那些黑芒闪动的沙砾顿时在沙雾中显露无疑。巨猿见此,毫不客气的大嘴一咧,竟喷出一道金灿灿的光柱来。

光柱所照之处,雾落尘埃,所有黑沙丝毫反抗都没有的被狂吸而入,直接摄进了巨猿的大口中。

转眼间,黄霞和光柱几番扫荡后,黑色沙雾被冲击得七零八落,阴气溃散,根本无法靠近韩立身前分毫。而被啼魂兽吸纳了大量阴气和黑沙后,附近的沙雾竟渐渐由黑转黄起来。

藏在沙雾中,欺身到附近的狂沙上人和天风真君,则不禁张目结舌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