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一十七章 参战

“道友不用被他们胁迫,本王的援兵不久就到,只要道友能够护住本王片刻功夫,到时自然高枕无忧了。”炫烨王这位万年尸王,却如此的说道。

韩立这个意外因素的出现,显然被这老魔当成了救命稻草。

此时韩立却双手抱肩,面露沉吟之色。

黄袍大汉见此,目中凶光一闪,但随之强自按捺了下去,对面这貌似青年的修士,虽然未展露其他神通,但是刚才一道电弧就击溃魔云组成的巨蛇,实在让他不敢太小瞧对方。

此人心念转动间,也顾不得再继续隐瞒原先的打算,直截了当的说道:“炫烨兄,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和天风道友身边的魔风七子和黄尘三煞,并没有待在身边吗?在你一出陵墓的瞬间,我就叫他们另行布置大阵,将你的陵墓早已死死地困住了。虽然凭他们的实力,攻打墓室不大可能,但是暂时拖延个一天半日,绝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嘿嘿!”说着说着,黄袍大汉冷笑了起来。

“更何况什么?”炫烨王心中蓦然大沉,双目死死盯着大汉,双手一下紧握成拳。

“更何况现在将近午时,地脉爆发的阴气正好是一天中最弱的时候,炫烨兄的天尸大法,现在恐怕要威力大减吧。”狂沙上人抬首望了望天空,嘴角泛出一丝诡异的讥笑。

炫烨王闻听此话,面色铁青,但隐隐浮现出一层黑气来。

“好,很好!想不到你对本王的天尸大法,研究到了如此地步,连地脉阴气的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你们了解再多,也只不过皮毛而已,天尸大法的独到之处,本王今日就让你们亲眼见见。”炫烨王忽然仰天厉笑起来,恶狠狠的道。

援兵没有希望了,他心中惊怒之下,自不肯束手待毙下去,同时自觉若不显示出一些实力来。更打动不了一旁的韩立。

炫烨王当即一张口,一团黑血喷出体外,迎风化为了一拳头大的黑色符文,一闪即逝的倒射进了炫烨王额头上,清晰异常的显示而出。接着此符文放射出妖异的黑芒,老魔身上裹着的灰白尸气一阵翻滚,同时从口中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吼声。

黄袍大汉一见此景,虽然不知道炫烨王要施展什么神通,但自然不会让对方这般轻巧的完成,立刻不加思索的大喝一声:“动手,不用在延下去了。”随后这位狂沙上人,抬足猛然一点身下的巨大葫芦。

葫芦口微微一震,大股的黄沙马上从里面滚滚而出,转眼间沙砾一凝,化为一条数丈的巨大沙蛟,狠狠扑向了炫烨王。

另外两人闻言,也同时出手了,白蒙蒙的飓风中传出破空之声,从中激射出上百道巨大风刃。每一个尺许大小,白光刺目耀眼,发出惊人的尖鸣之音,一看就迥异一般的风刃术。

而那魔云中,则飞出十余口飞刀出来。这些飞刀乌黑油亮,刚射出时只有寸许大小,但转眼间就化为丈许长乌虹,在那些风刃的掩护下,无声无息斩将过来。

眼看危机及身,炫烨王也及时施法完毕。

一声怒吼后,头上高冠挣脱飞出,长发迎风狂舞后狂长倍许有余,同时变成了紫黑之色。并且老魔同时两手猛一交互抱臂,身形蓦然拔高数尺,浑身冒出数寸长的浓密绿毛,十指上也生出紫黑色的锋利指甲,面孔迅速干瘪凹下,一对寸许长的獠牙更是惹眼之极的脱口生出,变得狰狞可怖。

这位炫烨王竟露出了万年尸王的原形。

就在此时沙蛟、风刃以及乌虹攻到了跟前,炫烨王脸上狞色一闪,一张口,一颗拳头大小的金珠喷出了体外。此珠滴溜溜一转后,一下化为一只金色大手,一把抓向沙蛟。而炫烨王自身,两臂一阵幻影般的挥舞,无数道绿色爪芒化为一张大网,一下将自身护住。

这老魔竟打算凭一对肉爪,凶悍的来硬接其他的攻势。

风刃、乌虹全都结实实的斩在了爪影之上,白光乌芒交织闪烁,瞬间将炫烨王的身形淹没在了其中。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在炫烨王所站之处绿芒翻滚,风刃乌虹同时被巨力重击一般纷纷倒飞弹开。

这位修炼天尸之道的炫烨王,现出尸王原形的一对利爪竟然坚逾金铁,比平常法宝还硬上三分,只是一击,就破掉了风刃和飞刀的联手攻击。

而这时,那只金珠所化的金色大手,也和沙蛟一阵翻滚后,竟一把抓住了沙蛟的脖颈处,将其暂时控制。

韩立冷眼看到这里,神色为之一动,这位身上尸气冲天的家伙,在身负重伤后,竟然还如此的凶悍,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黄袍大汉见到沙蛟被金手制住,不怒反喜,冲着正挣扎的沙蛟一点指。沙蛟通体黄光闪动,身子一顿,忽然化为了一滩散沙,逃脱出金手的控制,随之重新凝聚一团,一下将金色大手包裹在了其内。

大汉并没有就此罢手,冷冷望了炫烨王和韩立一眼后,默不做声的两手掐诀,四周黄蒙蒙的沙雾一阵骚动,忽然掀起十几丈高的巨大沙浪齐向中间滚滚涌来。同时尘沙中不时传来嗡鸣鬼泣的诡异之声,忽大忽小,让人听了失魂落魄。

他竟就此发动起四周大阵,打算借助法阵禁制来绞杀中间的炫烨王。

只是韩立在这黄袍大汉看向自己的瞬间,心中当即判断出来,这位狂沙上人恐怕连他也一同设计在其内,只要他稍微犹豫不决,让此法阵真的合拢近身的话,此人绝对会连他一齐绞杀的。

恼怒的心中腹诽一声,原本就不打算再继续浪费时间的韩立,终于也出手了。

袖袍一抖,数十口金色飞剑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化为大片剑影斩向靠自己最近一面的沙浪。同时另一只手中,早已扣住的紫色古镜也蓦然亮出,法力略一注入后,顿时一道紫蒙蒙光柱后发先至的喷射而出,打在了沙雾之上。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专门破除雾气的紫色光焰一入沙尘中,竟如同泥牛入海,丝毫反应都没有露出。

韩立眉头一皱,面露一丝警惕,众飞剑所化光霞,随之也斩在了沙雾所化巨浪之上,一个巨大的豁口蓦然出现。

“小心,落魂沙专污飞剑,不要碰触那些沙子。”炫烨王这时正被数件法宝围攻不停,但一见韩立终于出手破阵后,不禁心中大喜,口中急忙大喝的提醒道。

“专污飞剑?”韩立闻言一怔,尚未反应过来。

刚刚被斩开的豁口忽然间颜色大变,阴风乍起,无数的黑色沙砾仿佛幽灵般浮现在众飞剑四周,并同时从沙砾上喷出了丝丝的浓稠黑气,向每一口飞剑缠绕而去。

方一接触这些黑丝,韩立顿时感到心神相连的飞剑辗转呆滞,同时控制飞剑的神念也仿佛受到外力驱除,竟渐渐丧失对飞剑的控制权。

韩立面色一冷,冲着飞剑方向一点指,口中轻吐一个“爆”字。

“轰隆隆”的雷鸣声接连响起,无数道纤细金弧从飞剑上爆射弹起,爆裂开来。金弧所到之处,所有的黑丝被一扫而空,甚至直接沙雾中开出了大片的空荡之地。

韩立双目一眯,往沙雾深处凝望了一眼后,神情有些难看起来。

只见沙雾中间处,密密麻麻的沙砾悬浮空中,它们看起来倒是平常的黄沙,但是数量之多,想要破开它们,绝对不是一时半刻的功夫。

他正在犹豫之际,忽然神色一沉,背后银翅蓦然浮现,接着在人就在雷鸣声中,一下从原地消失横着出现在了十余丈远的另一处,而一道赤红的长戈似法宝,正好从其刚才站立处,洞穿而过。

即使隔着如此之远,韩立仍然感到一股炙热气息,心中不由大怒。

那长戈一个盘旋后,飞射而回。

他抬首冷冷的向长矛射来的魔云方向望去,瞳孔中蓝芒闪动。魔云虽然浓密异常,但在明清灵眼神通下却如同无物,里面一位青袍老者的一举一动,都被其看的一清二楚。

而此老者正一脸吃惊之色的同样望向韩立,显然被韩立的雷遁术吓了一大跳。

韩立也不说话,背后双翅微微一扇,一声霹雳后,人从原地消失不见。

青袍老者见此一怔,但他的争斗经验可也不少,陡然想起什么的猛然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顿时一道青光从袋中飞射而出,化为一面青色古盾,一下挡在了身前。

而就在这一刹那的功夫,在魔云边缘处银光一闪,韩立身形浮现而出,两手一握拳,身上金光狂闪,轰隆隆之声乍起,一层金色电衣浮现而出。

接着韩立面无表情的一晃后,人再次消失不见。

这一下,魔云中的老者心中发寒起来,不假思索的一张口,喷出一口碧光磷磷的小剑,化为一道绿虹在周身飞舞不定。

老者还不放心,正要再放出几件法宝之时,一侧方向猛然传来霹雳之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