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触即发

“不好!”韩立暗叫一声,心中大感郁闷。本想远远的躲开是非,可如今麻烦偏偏找上门来了。

后边三人气势俱非比寻常,明显都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不过前边那团灰气忽弱忽强,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看来只是一名被追杀的倒霉鬼而已。

眼见实在无法避开后面的三人,韩立心中一横,干脆身形一晃,御器往一侧让去,看看这正在忙着追逐的三人,能否对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视若不见的飞掠而过。

可是韩立身形才刚斜着飞出十余丈去,忽然戛然而止的一下停下了遁光,神情惊疑不停的左顾右盼起来。

这时身后的那团灰气呼啸着率先从韩立身旁一擦而过,一个头戴高冠,面无血色的修士暗藏在灰气中冷冷的看了韩立一眼后,目中闪过一丝异色,气团转眼间就激射出数十丈去。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四周同时传来一阵地动山摇之声,接着一只丈许大的黄色葫芦蓦然从百丈外的地方浮现而出。葫芦口一抖之下,一股黄蒙蒙的风沙狂涌喷出,正好吹向了对面逃亡的灰色气团。

“落魂沙!”灰气中人一见此风沙,大吃一惊,并畏惧异常的急忙一个拐弯,就要避开此风沙。

“哈哈!炫烨兄,现在走可是迟了。”随着狂笑声,下巴生有浓密胡须的黄袍大汉,瞬间在葫芦上现形而出。接着两手一掐诀,从四面八方的巨响中,同时升起滚滚而来的深黄色沙雾,随之沙雾遮天蔽日,里面更是不时隐有幡旗闪动。

灰气中的修士一惊,急忙向下方也看了一眼,只见低空处同样黄蒙蒙的一片,这沙雾竟将数里之广的地方全都笼罩在了内。

藏在尸气中的炫烨王,面色苍白的停下了遁光,用恶毒的眼神死死盯着巨大葫芦上的黄袍大汉。后面的白色飓风和黑色魔云也流星赶月般的赶到了炫烨王的身后,毫不客气的一左一右,正好将其夹在了中间。

“炫烨兄,先前你已经中了泰阳门宋大先生的一记至阳尺,还没大成的天尸法体多半已受了重伤,现在又被我们三人围在这里,你又何必负隅顽抗。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吐出天尸珠,再让我等种下禁制,也不是不可以给你留条性命的。毕竟炫烨兄和我等交往也有些年月了,若就这样魂飞魄散,黄某还真有些不忍心。”那名黄袍大汉,不温不燥地说道“狂沙上人,我就知道是你。从出古墓的那一刻起,我就隐隐觉得有些不自在,看来从那时起就被你盯上了。布下这个圈套引我出来,你们谋划了很长时间吧。还真有耐心,竟真一直监视本王十年之久,如此的处心积虑,本王中此圈套倒也不冤枉。不过,你们真以为凭一个小小的黄沙阵,就能困住本王?”炫烨王到了此种时候,还镇定异常,脸上丝毫不见慌乱之色,冷冷地说道。

“看来黄某先前的话是算白说了,炫炫道友就不要怪黄某手下无情了!不过,这一次我们还真没料到,阁下竟然将如此重要的天尸珠随身带在了身上,否则,也不可能让你跑到此地了。另外,忘了告诉道友,在下为了能确保这次计划完美建功,特意将天石姥姥搜集百余年才炼制成的蓝晶神砂借了小半葫芦来,并已经混在四周的落魂沙中了。道友若是寄希望用土遁术逃跑的话,根本就是痴心妄想。”黄袍不知出于什么动机,竟然不动声色地说出了此事。

“蓝晶神砂!此神砂天石姥姥视若性命,会借你半葫芦?你的牛皮也吹得太大了。”炫烨王面色先是一变,但随即想起了什么,一脸不信的讥讽道。

“嘿嘿……”狂沙上人闻言,只是冷笑不已,竟未在开口分辨,这反让炫烨王心中一凛,脸色阴沉的越发厉害了。

说也奇怪,不知是这三人害怕炫烨王临死拼命,还是另有什么打算,明明大占上风也堵截住了老魔,三人却始终围而不动,并没有马上动手。

而炫烨王见此,更是乐得如此。他之前逃遁时,早已将求救的传音符了出去,想必援兵不久将至,自然是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四人间,一时寂静无声的僵持起来。

不过,除了这四人外,被这黄沙困住的还有第五人,自然就是一时不防同样被裹进大阵中的韩立。

韩立心中暗自郁闷,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希望尽量不要要引起这三人的注意,好等一会儿拼斗起来时,再设法偷偷破禁溜走。

不过,这个如意算盘无法打响了,因为旁边的黑色魔云中突然传来一句尖尖的话语。

“这个小辈在这里有些碍事,在办正事前,先将其解决掉算了。”藏在魔云中的不知名老魔,竟然就对韩立动了杀机。

“也好,省的一会儿碍手碍脚的。”葫芦上的黄袍大汉只是面无表情的扫了韩立一眼,就丝毫兴趣没有的淡然道。

韩立听到这话,心中恼怒之极,看来这最后一次的解封不用也得用了,否则小命就要不保,这一次还真是受了无妄之灾。

眼看那魔云中一声微微兴奋的尖笑声传出,接着魔云一阵轻轻的翻滚,一副就要对他出手的样子。韩立不再迟疑了,两手当即一掐诀,口中一声低沉咒语传出,面孔上随后浮现出一张绿莹莹的鬼脸,接着鬼脸飞快变形转换数遍,就从韩立身上飞射出五团鸡蛋大小的绿光,一闪即逝的凭空消失了。

而这时,对面云中的老魔也已经出手了,只见魔云一小部分一阵凝聚变形,忽然幻化成一只黝黑巨蟒,大口一张,身形猛然射出,向韩立狠狠的扑去了。

无论葫芦上的黄袍大汉,还是藏身飓风中的天风真人,都没有对同伴如何虐杀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有什么兴趣,只是炫烨王见到此幕,却眉梢微微一动,脸上露出一丝异样之色。

眼见巨蟒一下到了韩立头顶,一口咬下,韩立却二话不说的一扬手,一道金弧脱手射出,正好击在了巨蟒的大口之中,结果此蟒身子一抖,庞大躯体一个翻滚后,就马上溃散消失了。

随后韩立身上法力略一运转,一股惊人的磅礴气势散发而出,浑身青光闪动,灵气盎然。

“四位道友在此拼斗,自行其事就是了,又何必非要将韩某牵扯进来,在下只是路过罢了。”韩立随手击散了巨蟒后,望着这几位老魔,不动声色的说道。

黄袍大汉等几位老魔大惊,面色大变的同时盯向韩立。

此刻他们已看出来,这位凑巧被困在阵法中的修士,竟然是和他们同阶的存在,只是先前不知用何秘术竟瞒过了他们的耳目。

对方到底有何居心?是凑巧还是另有企图跟踪过来的?

三老魔各怀鬼胎,一时间怔在那里。

炫烨王同样心中震动,他虽然一眼就看出来,韩立就是拿走那金刚罩的修士,应该有些手段才是,但同样没想到,对方真正修为竟然如此之高,神色也阴晴不定起来。

韩立却用神识将附近的黄沙禁制匆匆查看了一遍,眉头微微一皱,这些黄沙禁制还真有些神妙在其内,若是强行破阵可是要大费一番手脚的。

心中这样思量着,韩立冲那葫芦上的大汉平静的说道:“几位道友应该听明白在下刚才说的话了。韩某不会插手你们的恩怨,但给我让开一个口子,放韩某出去。”

“不知道友贵姓,为何会来雪岭山脉之中。”黄袍大汉面犹豫了一下,缓缓的问道。

“在下姓韩,到此山脉只是路过而已。道友对这答案可满意!”韩立声音一冷,有些不耐起来。

他的解封时间就这一点点,可没时间和对方兜什么圈子。

“打开禁制,放道友出去……这恐怕不行,我们这黄沙阵布置不易,一旦松开禁制,恐怕就让对方趁机逃之夭夭了。不如道友暂且忍耐片刻,等我们灭杀了老魔,再放道友出去如何?”黄袍大汉脸露为难之色,眼珠微转一下后,如此的说道。

“嘿嘿!韩道友若是信他们三人的话,才是自寻死路。这三人如是灭杀了本王,为了不暴露他们的丑事,下一刻肯定会对道友动手的。道友若是明智之人,还是和本王联手破阵的好。这里离本王的洞府也很近,只要助我破除了此法阵,逃到了那里,这些人就不足为惧!本王也可对心魔发誓,一定重谢道友的。”炫烨王却突然神情肃然说道。

韩立神色不变,双眉微微的一挑。黄袍大汉闻言,却脸色蓦然阴沉下来。

“道友最好思量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再做决定。若是你帮这老魔出手,就是与我们三人作对,可就别怪我三人辣手无情,连你一齐对付了。你看清楚双方的实力,在我们这黄沙阵中,就是你二人联手最终也难逃落败身亡的下场。道友不会想和此老鬼落一起陨落吧?本人的条件也很简单,只要韩道友在此逗留一小会儿功夫,什么都不用做,到时自然会放道友安然离去。本上人同样也可对心魔发下此毒誓!”黄袍大汉半威胁半拉拢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