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一十三章 杀机

一只手将此砖托起,重新细端详一下,另一只手就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处青光闪动,轻轻点在了砖面上。顿时一层白蒙蒙的灵光,如同波纹一般荡漾开来。

韩立脸上笑容一展,点了点头。

这块青砖据冯枕所说,倒也不是一件普通的东西,而是一种类似储物袋的法器。不过此物必须有一套专门法诀开启,否则用蛮力强行打开的话,存在其内的东西,就会立刻化为灰烬。

韩立自然从临死前的冯枕口中得到了口诀,当即中一阵低低咒语声传出,一张口,一团含有符文闪动的青光喷出,正好击在了青砖上,罩在了其上。

随之单手掐诀,往此砖四角飞快的用手指各点一下,“砰”的一声轻响,青砖表面现出了一个圆形孔洞,黑乎乎的。

韩立没有冒然伸手进去,而是用手一拍青砖底部,顿时霞光晃动,从孔洞中自行飞出两物来。一个是数寸大小的玉简,一叠捆扎着整整齐齐的账簿般文书。

单手一捞,将两样东西轻而易举的抓到了手中。

将青砖收起后,韩立根本没看那叠文书,先抓住那玉简将神识沉浸了里面。没有多久,韩立神变古怪起,面容阴沉下来。

“怎么?里面没有冯家密窟的地址?”大衍神君见韩立这般模样,不禁问道。

“不是,里面的确有密窟地址,而且标注的很清楚。”长出了一口气,将神识从玉简中出后,韩立缓缓说道,但眉头皱起来。

“那为何一副为难的样子,难道密窟之地还是有什么危险?”此人不愧为活了近万年的怪物,略思一下立刻猜出了几分真相来。

“可能会遇到些麻烦吧?这冯家密窟竟然建造在雪陵山脉的深处。”韩立轻叹一声后,面露一丝无奈的说道。

“冯家怎么将密窟建在那里?难道不知道这山脉有些古怪,经常有修士失踪的吗?”大衍神君也有些诧异起来。

“谁知道呢?也许选地址的这位冯家先祖,大概觉的越凶险的地方,越保险吧。”韩立咧咧嘴,只能如此的猜测道。

“既然冯家一直使用此密窟,这说明此地方应该不会危险的,又何必过于担心。”大衍神君悠悠的说道。

“希望如此吧!都已经得到了地图,总不能因为这一点未知名的风险,就放弃不去。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一日后,我们就能找到此密窟了。”韩立自嘲的苦笑一声,如此的说道。

然后他将玉简收起,又随手将那一文书拿起来,稍微翻动了一下,口中轻咦一声。

“咦!这些是冯家在世俗间的一些资产地契的证明文书!数量还不少,足以富甲一方了。”韩立一脸的意外。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大晋世家和天南修仙家族有一点不同,就是将入世看作寻常之事,并不视和达官豪富交往为耻,甚至经常有散修主动前往投靠。大晋地域虽大,世俗凡人却比天南稠密多了,占据了大晋多半的地方,故而不少灵药灵石资源并非在荒无人烟之处,直接掌握在朝廷手中的。而天南则不同了,凡人世界占据的地域并没有多少,更多的还是荒野之地,天南修士自然无需和凡人打什么交道。”大衍神君似乎对此有些了解,给韩立点指的说道。

“这么说,那大晋世俗王权控制如此多修仙资源,其余宗门会允许吗?”韩立有些不信。

“嘿嘿,不允许又能怎样。大晋可不是天南那样国家众多,而是从古至今就一直都是一个强力朝廷统治着凡人世界,即使修士再厉害,也总不能名目张胆的作出伤害凡人的事情,否则不要世俗世界作出什么反应,就是其他宗门势力也会趁机借题发挥的。现在的大晋朝廷其实已经是修仙界几大势力一番妥协后的产物。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大势力好像有约定,任何宗门都不得名目张胆的对世俗朝廷施压,强迫其做什么,甚至为了保证世俗朝廷的威严,他们还特意允许官府直接招揽一些散修。大晋皇族还可以培养一定数目的宫廷修士,当然这些修士的等阶和数量,都在那些大宗门冷眼观望下,不会让他们膨胀过头的。”

“暗地里,各大势力为了多占据世俗界的修炼资源和人力,私下里也各显神通,交好一些王族和朝廷显贵。特别是那些郡守之类的一方大员,几乎都有大小宗门在背后活动的影子,而为了不被其他势力抓住把柄,这些事情大都是让门下的世家出面的,就这样,渐渐的,修仙世家在世俗界拥有了不少的资产,在大晋早已习以为常了。不过这些东西如此小心被放在此处,应该是和修炼资源有关的地契文书,这可是一个世家能否延续下去的关键。”大衍神君将自己所知的一一道来。

韩立听了这些话,心中大感惊讶,摸了摸下巴。

“这些文书既然如此重要,为何会放到此处?难道那位冯家家主在出事前察觉到了什么,特意留下的后手?”韩立只能如此的猜测起来。

“可能吧。不过这些和我们无关,无需考虑其中的古怪,还是赶快找到冯家密窟,看看里面有没有佛门功法解除你身上的煞气!”大衍神君不以为然的说道“前辈说的也是!”韩立笑了一笑,将手中的这扎文书顺手放进了一个玉盒中,收了起来。辨清楚方向后,他御器冲天而起,直接向雪陵山脉飞遁而去。

……

这时,在雪陵山脉某处的地下墓室中,两名绿气罩体的人影,直直的跪在三具石棺前,一动不动。忽然从中间一具石棺中飞射出两绿芒,一闪即逝的射入了两道人影的头颅中。

“去吧!将那人杀掉,把宝物夺来。”石棺中传来一男子森然的声音。

两道人影二话不说,身形瞬间化为两道绿光,在墓室中一个盘旋后飞射而出,不见了踪影。

“好了,我已经将那名夺走金刚之人的模样,送入了化身中,再加上那件金刚罩中应该短时间内还残留王儿的一丝气息,只要那人没有马上遁出关宁府去,他插翅难飞的。”

“多……多谢……父王!”一侧另一具石棺中来几声欢喜的结巴声。

“哼!这一次的事情也就算了,下一次,不要再自作主张了!”中间石棺中的男子哼了一声后,说道。

“是……下次……绝不会了!”结巴的声音似乎有些畏惧的样子。

中间的石棺再没有什么话语声传出,但是静静的了一顿饭时间后,忽然砰的一声响,中间石棺的盖子直接飞出数丈远去,一个廋削戴冠的人影蓦然从棺中坐起。

“大王,你这是?”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诧异的从另一具石棺中传出。

“时间差不多了,现在正是地脉阴气爆发之日,我暂时离开墓室修为不会大降,正好前去助戈将军一之力,将另外个世家中的麻烦人物处理掉。们在我离去后,将墓室所有禁制打开,不要让外人侵入进来。”此人双目泛红,神色木然的说道。

“是,大王!大王要多加小心了。”那女子犹豫了一下,叮嘱的说道。

“爱妃放心,顶多两日一夜我就返回墓室了。那时候,就不会再轻易的外出了。”男子点点头,蓦然一抬腿,身形诡异的一闪后,到了石棺之外。

晃动几下身影,男子一下模糊不清起来,接着整个人化为一团灰气,蓦然在原地消散不见,竟不知道是如何离开的墓室。

而不久后,寂静墓室中,却响起了女子一声深深的叹息声。

……

韩立再次看到雪陵山脉时,天色已经微微发亮,没有多想一头扎进了群山之中,御器在低空飞遁着。

生怕惹来什么麻烦,韩立将身上气息全部收敛起来,只将神识放出体外数里远去,警惕着附近的一切异常。

冯家密窟所在位置,并非在山脉的中心,而在靠近外围的一处隐秘所在。

一日后,当韩立在山脉中四下寻一番,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山峰下,发现了一座数百丈高的巨大瀑布。看着眼前的瀑布和四周的景色都和玉简中记载的一半无二,韩立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望了望从天滚滚而落的银河,韩立御器漂浮在半空中,一掐避水诀,两手再一扬,两道青光一闪后没入了瀑布中。

一阵闷响传出,在银河上浮现出一个直径丈许的大洞。韩立毫不犹豫的一催法器,人就直接飞遁而进了。孔洞随即消失,瀑布恢复了原状。

韩立自然不知道,就在进入孔洞的瞬间,在离布千里之外的地方,有两道绿蒙蒙的人影忽然失去了追踪目标,在原地盘旋不前的打转起来。并且因为暴怒,两个人影口中伸出乌黑的獠牙,时不时的发出阵阵低吼,犹如两头凶虐的猛兽一般。

但两个人影没想到的是,在他二人身后数里之外,还有另外两名隐匿身形的不速之客冷冷的盯着他们的背影,在低头交耳的交谈什么。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