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零六章 天机屋

“嘿嘿,道友尽管放心,这东西是小老儿冒奇险才得到的,绝对非同一般。”金元干笑几声的说道。

韩立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当即带着老者向一侧的殿堂走去。

走进殿门,里面是一处数十丈广的巨大厅堂,空荡荡的只有一名身着青衫的筑基期中年女子,在中间的一块蒲团上打坐闭目。一见韩立和老者走了进来,她立刻睁开双目,站起身来。

“两位道友到此,是想看看本殿收藏的一些法诀密术,还是需要一间密室和人交流修炼心得。”此女目光一扫韩立二人后,含笑说道。

“给我二人一间密室即可。”韩立平和说道,心里丝毫没起去看典籍的兴趣,毕竟可以对外让人普通修士看的秘术功法,可想其普通了。

“需一块灵石,而且只要出了本殿,密室就要收回的。”中年女子微笑的说道。随后伸手往腰间一模,一个数寸大小的微型石屋,就出现在了手中。

韩立见此东西一怔,但随后神色如常的拿出一块灵石交予对方,然后接过了此东西好奇的打量起来。

“怎么?道友是第一次见到天机屋吗?”中年女子看到韩立这般表情,起了些兴趣的问道。

“不错,在下的确从未见过这等东西。这是法器?”韩立掂了掂手中的东西,轻飘飘的,仿佛丝毫重量都没有。

“天机屋算是法器,也可不算是法器,但很方便,只要注入灵气即可放大使用了。当然低阶的天机屋只能放大缩小,并未有其它功效,说是法器实在是勉强了些。但高等阶的天机屋却可以附带阵法,加持禁制,甚至是可以堪比法宝的存在。当然我们现在给道友的,只是较普通的一种,除了可以隔音防窥视外,就没有其它功效。”女子详细地给韩立讲解道。

韩立听到这里,心中一阵惊讶。虽然他进来时被告知说这里有密室可供租用,但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稀奇的东西,这东西在天南可没有。

“多谢道友指点了。”韩立口中称谢,然后在对方指点下,向一侧的偏殿走去。

金元紧跟在韩立身后,但片刻后就忍不住地说道:“道友竟第一次见天机屋,还真让小老儿有些意外呢。不过这也难怪,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天机阁专门出售给散修和经常远途跋涉的高阶修士用的。道友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一看就是哪个宗门精心培养的弟子,这等华而不实的东西。自然不会去购置的。而且这种东西价格实在不菲,有灵石自然还是去购置法器灵药更合算了。”

“哦?像这种较普通的天机屋,大概要多少灵石?都是这样一种形状吗?”韩立随意地一问。

“低阶的,只要百余块灵石即可,高阶的则看附带的法阵禁制了。但基本上比同阶的法器要贵上许多。至于形状吗,倒是五花八门,有塔形、楼阁、宅院等各式各样形状。甚至听说,天机阁最顶阶的天机屋,根本就是一个小型洞府,异常方便。”老者看韩立似乎对此感兴趣,就将所知的都讲了出来。

“小型洞府?”韩立听到这里身形一顿,有些吃惊了。

“嘿嘿!韩兄还是不要想这种好事了。这种洞府型的天机屋,最简单的也要数万灵石一个,哪是我们这种修士可想的。”老者有些自嘲的说道。

韩立神色恢复正常,点了点头。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偏殿中,只见此处稀稀拉拉的有五六个石屋出现在殿中,无一不和韩立手中的微型屋子放大后一模一样,并且表面闪动着淡淡白光。

韩立心中一动,随意的用神识探测其中的一间房屋,果然神识方一接触,就被一层禁制挡住了。这种禁制简单异常,神识可以轻易的破禁而入,但同样禁制一被破坏,屋子的主人立刻可以现有人偷窥了,马上就会警觉起来。这倒还真是一种比较保险的防止他人偷听的手段。

心中如此想到,韩立那个微型屋子托起,手上青光闪烁,注入了些灵力进去,顿时屋子微微热起来,同时颤抖不停。韩立毫不犹豫的将屋子扔向了一处空地,白光一闪,“轰”的一声闷响后,一个数丈大小的屋子,出现在了眼前。

“金兄,请进!”韩立瞅了石屋两眼后,就扭头对老者客气的说道。

“那小老儿就不客气了。别说,这天机屋在下虽然见过,但还真没进过几次呢。”金元摸了摸下巴处稀疏无几的短须,嘻嘻一笑,就上前几步拉开石门,走了进去。

韩立笑了笑,同样缓步进入了屋中,并随手带上屋门。

屋子里面不大,倒也精致,中间不但有石桌石椅,还有附有一张青石长床。老者已经大模大样的坐在了一把石椅上。

韩立伸出一只手掌按在了墙壁上,将屋子禁制瞬间激了起来,才走过去,坐在了老者对面。

“先前听道友说,有事要了解一二,不知是何事情?”老者突然神色一正的问道。

“没什么,在下准备在关宁府逗留一段时间,但是对此地世家宗门和一些忌讳不甚了解,我听道友的口音,正好是本地人的样子,想找道友打听一二罢了。”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原来是这种事情。没问题,不是小老儿自夸,不仅是关宁府,就是整个辽州都没有小老儿不知道的事情。韩兄想先听些什么?”老者表情一松,笑着说道。

“既然此地主人就是关宁府的三大世家,就先从此地的世家说起吧。最好能将近些年生的一些大事说上一说,也好让在下长长见识。”韩立神色惬意的说道。

“关宁府修仙世家,怎么说呢,这片地方基本上应该属于儒门范围,因此大大小小的世家也多是出自儒门各宗之下。但是关宁四大世家却并非如此,除了孔家外,其余三家却各有传承。”

“四大世家?关宁这地方不是三大世家吗?”韩立嘴角一翘,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嘿嘿!关宁三大家只是这几年的事情而已,十年前还应该是四大世家才是。但是其中的冯家,不知怎么得罪了其余三家,结果一夜之间被这三家连根拔起。嫡系弟子都被铲除的干净,听说,当时冯家在商量什么大事,所有嫡系弟子正好都集中到一起……”老者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韩立坐着,静静听对方讲述冯家当年生的事情,再和那位冯枕讲述的一一对比,看看其中是否有什么蹊跷之处。

讲完世家的事情,老者口中又开始讲述关宁大小不一的宗门宗派。这叫金元的老者显然去过不少地方,也经历过一些事情,不仅江宁府,其余府城似乎也了如指掌。

韩立听的很满意,也对整个辽州的修仙界有了一个清楚认识,这可比那曹梦容身上得到的情报细致的多了。

不过,这位似乎是个话篓子,一讲起来就吐沫横飞,口若悬河,片刻不停,甚至还不时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见解。而这一说,足足花费了一刻钟时间。

当老者终于有些意犹未尽的闭上嘴巴时,韩立展颜一笑起来:“有劳道友替在下讲了这么许多。不过,下面可以说说金兄的异宝了,能否拿出来,让在下先开开眼界。”

“异宝?当然可以。小老儿还想让韩兄帮在下鉴别一下呢!”老者自满口的答应下来。

然后在韩立注视下,其有些神秘的从腰间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玉盒来,放置了桌上。

韩立目光往盒上一扫,神识罩在了其上,但随即心中一怔。神识一扫过去,盒中之物竟然产生一种怪异的排斥之力,竟无法渗进盒中,这一下,韩立真的感兴趣起来。

而金元则小心的打开盒盖,露出了一团金光耀目的东西来,拳头大小,朦朦胧胧的样子。

“道友可以细看看此物,看能否认出来。”金元将玉盒往韩立身前一推,有些殷切的说道。韩立眉梢微跳,一言不的拿起玉盒,托在眼前,细望了起来。

这时他才看的清楚,这竟然是一个仿若气泡般的存在,表面闪着异样的金光,中间则透明空空。但是上面丝毫灵气都没有,仿若凡物一般。

端详了半天后,韩立伸出一根手指,灵光一闪,被一层青光包裹着,往上面轻轻一戳,随之手指深陷里面。软软的,柔柔的,仿佛真是一个气泡般存在。

韩立面上露出一丝讶色,想了想后,再次将神识放出,缠在其上,结果气泡微闪几下,就将神识推到了一边。

不过,这次韩立不加思索之下,加大了神识强度,一缕接一缕神识往此物然绕过去。

顿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盒中气泡表面金光闪动不停,体积却开始一会儿膨胀,一会儿收缩,幅度不大,犹如一个跳动的强劲心脏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