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零五章 棺中人

“没什么,此事以后再说不迟。既然有此盛会,在下就先过去看看吧。”韩立稍沉吟一下,平和的说道。

“那好,晚辈就给前辈带路。”互望一下后,矮个子青年当即笑着说道。

随后二人从身上各摸出一个圆盘状法器,抛到了空中,人跳到了上面。而韩立见此,则随手扔出一口闪闪光的飞剑,身形一晃后,人也到了上面。

“前辈的法器竟是上阶飞剑,前辈一定是那个大宗门出来历练的内室弟子吧?否则,这等品质法器普通弟子肯定无法得到师门赏赐的。”高个子青年瞅了一眼韩立的飞剑,脸色一惊的说道。

一旁的矮个子青年也一脸羡慕之色。

“嘿嘿!在下师门有规定,历练时是不允许随便透露师门的,两位道友就不要套在下的话语了。”韩立轻笑一声,直接挑开的说道。

那二人被韩立说中了心事,脸上有一些尴尬,但是越肯定韩立真是某大宗大派弟子了,神色间更见恭敬。

下面三人御器飞天,催动法器朝小镇的南部飞遁而去。

这个所谓的“雪陵山”距离小镇并不太远,在小镇上就可以隐隐看到那连绵一片的黑乎乎的山头。

这个雪岭山其实应该叫做雪陵山脉才对,山脉足绵延有万里之遥,也算是辽州境内有有数的大山脉了。而且此山脉深处据说有妖魔鬼怪出没,不要说凡人,就是修为不低的修仙,有时也会在山中莫名失踪。

但这些失踪修士的亲朋好友和师门中人,成群结队的找来时,却搜遍了大半山脉丝毫异常都没有现。但以后,仍然有修士在山脉中继续无踪。

但好在并非每个路过山脉的人都会失踪,并且失踪的也大多都是辽州本地的低阶修士,在山脉外围是安然无恙,故而经过一番叮嘱告诫后,本地修士都不再深入此山,失踪之事立刻罕有生了,渐渐也就无人追究山脉深处的异常了。

江宁三大世家举办的参王大会,当然不可能是在山脉深处了,而是最外围紧靠小镇方向上的一个高大山峰上举行。

韩立从空中向山峰顶部望去时,只见一大片华丽异常的楼台殿阁出现在峰顶之上,目光闪动几下。他一眼就看出,这些建筑崭新异常,分明是最近才建立起来的,脸上不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前辈到了,就是这里了。所有到会的筑基期修士都会分配到一间单独的厢房,而结丹以上的前辈则会有一个单独的阁楼,以保证诸位前辈好好休息。”高个子青年指着下面,有些讨好的介绍道。

韩立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但神识却悄然放了出去,往这片地方小心隐秘地轻轻一扫。眉头不经意地微微一皱,里面竟有一名元婴修士,不知是前来参加此会的修士,还是冯枕临死前所说的那位孔老怪。

大晋世家实力还真不容小瞧的,要知道,在天南修仙家族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结丹中后期罢了,元婴级修士,天南的修仙家族根本无法培养出来。

不过有一点让他意外,这位元婴修士身上气息,竟隐含一些尸气在内。虽然很轻微,掩饰的也很巧妙,但韩立神识实在超过对方太多,即使对方用心良苦,还是留心之下察觉了那么一分出来。

难道此人修炼的是魔道邪派功法?

他没记错的话,孔家是出自儒门颇负盛名的天圣宗门下,至今还受此宗支持。不管这位元婴修士是不是孔家老祖,光是结交这等人物,恐怕孔家都大不应该的。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人则跟着二人落在了庄院的门口处,结果立刻从大门内走出四名蓝袍修士迎了出来。

……

几乎与此同时,在地面下二十余丈深的一间密室中,一个漆黑如墨的棺材突然盖子动了一下,接着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从缝隙中伸了出来,把盖子轻轻一推,一个玉冠黄袍的男子子蓦然从里面坐了起来。此男子三十余岁,相貌清奇,脸上隐现惊疑之色。

“怎么回事,刚才突然间一阵的心惊肉跳,难道有人偷窥我不成。”这男子喃喃的自语起来,迟疑一下后将自己神识小心的放出,把整个山峰上上下下都搜寻了一遍,特别庄院中的众修士,更是仔细之极。

但是半晌之后,此人毫无所获,并未发现其他元婴级修士,眉头紧锁的沉吟起来。

“也许只是哪个老不死的路过这里,偶尔探查一下罢了。有这黑玉棺掩饰我的尸气,应该不会引起对方怀疑才是。”玉冠男子自言自语说道,再次将身子趟回到了管材中,盖子自行的重新合上。密室中再次回复了平静。

地面上,韩立已被一名蓝袍修士引进了在庄院中间修建的一处巨大广场,里面各种服饰的修士密密麻麻,竟足有五六百人之多。

不过这些修士却被分成几块,分别聚集在明显划分出的几个区域中,或在商谈,或在交易东西。而在广场四周遍布大小不一的摊位,有摆在桌上,有直接摆在地面上,好不热闹的景象。

韩立会心的一笑,这让想起了当年初入修仙界,参加太南小会的情形,如今想起来,真让人感慨啊!

不过韩立有些意外的是,在广场的正中间却有一座临时搭建的巨大帐篷,上面白光闪闪,竟是一件法器。而帐篷足有百余丈之广,门口处正有些人进进出出的样子。

目光一转,在广场左右两边,还各有一座同样有灵光闪动的青石殿堂,虽然有修士在里面活动,但比起广场和中间的帐篷外,人可就稀少多了。并有些修士或在殿口处徘徊不定,或和同伴交头接耳的商量什么。

有资格在此的,除了三家的一些低阶弟子外,自然都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甚至结丹的在韩神识一扫之下,就有十几名之多。这样规模除了元婴修士外,修士数量足可堪比天南一等的大派了,而这只不过是大晋一些地方世家举行的交易会而已。

心中暗自思量着,韩立有些感叹。

进来前已有招待的弟子告知过了,知道上午是自由交易时间,下午才是拍卖会的开始,若是有什么珍稀材料,法器宝物都可以提前交予拍卖会的。而预定的交易会时间是三天时间,而现在正好是第二天,到了三天才是那支千年参王的压轴拍卖。恐怕来这里的结丹修士,都是冲此物来的吧。

韩立看了几眼后,就信步走入了广场之中。

他这样一位新加入的筑基期修士,虽然脸孔比较陌生,但没有谁会注意的。一进入其中,韩立也立刻化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修士了。

四周摊位的东西,果然像预料的那样,根本没有什么可看的。也许里面的确有些对筑基期和结丹期还有些吸引力,但对经手过各种珍稀材料不计其数的韩立来说,自然兴趣不大,唯一能让他停留脚步的摊位,就是那些看起来比较古怪的法器或材料了。

不过这样的东西没有有很多,韩立仔细辨认后,又认出来其中的大部来历。剩余的虽然根本没见过,但也没什么研究的价值。

花了不少时间溜达了一圈后,韩立一无所获,正想走向中间的帐篷,看看那宗门贩卖的东西时,忽然神色一动,人警觉的回转身来,只见身后两丈远处正站着一名尖耳猴腮的老者,有些愕然的望着韩立,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这位道友,你好像跟着在下转了好半天了,难道阁下认识韩某吗?”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冷冷的说道。

“道友不要误会了,在下金元并非想对道友不利,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小老儿首次和道友见面,但见道友似乎对各种东西都了如指掌的样子,在下实在钦佩之极!”老者有些尴尬的一笑,但随即若无其事的解释道。

“哦!没想到道友还是个有心人。不过,跟踪我这么久,不是就只想对韩某说这些吧。”韩立无动于衷的模样。

“呵呵!看来道友也是明白人。其实除了好奇之外,小老儿其实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韩立两手抱肩,面无表情。

“金某这里有一件异宝,一直无法判断其用途和来历,想让道友鉴定一下。当然若是道友识货,就此卖给道友也是无妨。想必凭道友的身家,也肯定买得起此宝!”老者打量了韩立腰间灵兽袋和储物袋两眼,两眼眯成一条缝的笑嘻嘻说道。

“异宝!”韩立眉头皱了皱,目光在老者身上盘旋了一会儿。

“好吧。既然道友跟了在下这么久,看来也有诚意的,在下看看也无妨。我们找间密室谈谈吧,正好在下也有些话,想找人了解一二。”韩立点点头,忽然一指旁边的某间偏殿说道。

“密室?这要付一块灵石的,有些奢侈了吧。”老者闻言一愣,有些迟疑起来。

“没关系,这点灵石在下出就是了。韩某只希望道友的异宝,不要让在下太失望才是。”韩立似笑非笑盯着老者,悠悠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