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零三章 恶客

辽州五原府下,一座叫信安的小城西边,有两名身着青衫道袍的苗条女子,并肩走在一座偏僻的小山上。

她们足部白光闪闪,脚尖一点地下,人就向前毫不受力的飘出丈许远去。因为道袍够长,动作幅度又极小,远远看去二女就犹如贴地低空飞行一般,姿势优美之极。

“鲁师姐,这次师傅真的不出手帮忙吗?仅凭我们即使再加上曹师妹,恐怕还对付不了犀灵宗的那人。那可是炼气期七层的修士了,据说深得犀灵宗掌门的器重。而我们一个是六,一个是七层,合力倒也能一战,但若是对方再带其他帮手来,我们就不是对手了。而若是输了,曹师妹就不得插手那人救人之事了。而他要救之人可是官府要犯,恐怕要祸及曹师妹之父的。”两人中一名年约十七八的清秀女子,正有些郁闷的向另一名年纪大些女子说道。

“这也没办法的,我们修仙宗门原本不应该轻易掺和官府之事。曹师妹只是我们玄玉道记名弟子,师傅只是传授了她一点点粗浅的法术,所以在这方面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官府本身也供奉有不少低阶散修的,好处理一些和修仙相关的事件。但这次犀灵宗那人要救之人和他大有渊源,并且知道了曹师妹和本门的关系,亲自找上门来,我们玄玉道的人自然不好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师傅也以记名弟子为借口,推辞掉了责罚曹师妹的事情,让那人自己来处理。那人走后,师傅立即叫我们二人过来,点明那人十有八九会用挑战方式来逼曹师妹退出。师傅明知我们和师妹关系非浅,让我们捎此口信,何尝不是存心让我二人助师妹一臂之力。否则,明明已用灵鸟送过此消息给师妹了,又何必让我二人再跑一趟。余师姐她们虽然修为高深,但和我们不是一个师傅,与曹曹师妹关系也一般,不会为此出手得罪他人的。师傅也算尽力了,毕竟犀灵宗和我们玄玉道也有些交情,作为长辈,她实在不好直接出手偏帮的。”另一名相貌温婉女子,也叹了口气说道。

“我记得曹县尉当初我们道观附近任职时,似乎是个蛮不错的人,对师傅她们也很恭敬的。若真因此事受到牵连,实在是无妄之灾啊!”年轻些的女子,还有些不忍的样子。

“万一真的如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失去犯人之罪,他身为县尉并非是直接负责的官员,顶多丢去官职,罪不至死。不过曹师妹好雅兴,知道了此消息,竟然还在这种地方约见我们,难道已有对策了。”年长女子沉吟了一下,有些迟疑起来。

“师姐何必费神。一会儿到了峰顶,问上一问,不就清楚了。”年幼女子轻笑起来。“师妹说的也是!”年长女子点了点头。

于是二女加快了脚步,一顿饭功夫后,二人总算到了峰顶,结果不约而同的轻咦一声此处不大,只有百余丈而已,但在峰顶上却多出一间茅屋来。而在茅屋前,还有一座简陋的石亭,里面正有一男一女围着一张青石桌,坐在石墩上交谈什么。男的面容普通,并且有些苍白无血,女的则相貌秀丽,却恭敬的凝神听着什么。

二女刚一出现在峰顶上,那男子就立刻察觉到了,停止了口中的话语,扭首望了过来“曹道友,看来你约的人到了。”男子微笑地说道,并且站起了身来。

“两位师姐到了,真是太好了!”那女子一望过来,立刻面露喜色地起身迎了过来。

“师妹气色不错嘛。咦!你修为好像精进了一层,真是可喜之事!”年长女子一脸笑盈盈之色,但仔细打量过这位师妹后,却不禁有些意外了。

“我也是前些日子刚刚突破的,比起两位师姐来,还差得远呢!”曹师妹抿嘴含笑,同样非常高兴地说道。

“曹师妹,这位是哪个宗门的道友,修为竟如此之高,好像有十层境界了。”另一位年轻些女子好奇地打量过儒衫男子后,却忽然大吃一惊地问道一听此言,年长女子心理震惊,用神识一扫后,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骇色。

“在下韩立,一介散修,正在曹姑娘家做客而已。”韩立从容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师妹如此镇定呢,原来有韩兄这位高人在此坐阵。那位吴晓雨来了,自然是自找没趣了。”年长女子露出喜色的说道。

“两位师姐请坐,我们慢慢再谈吧。韩兄虽然是散修,但在修炼之道上却经验丰富,小妹如此短时间就能突破瓶颈,实在是受韩兄指点颇多的缘故。”曹梦容请两位女子入亭后,才笑吟吟的如此说道。

“哦,那我二人也要和韩道友多……”刚一坐下,年长女子正想说些客套的言语时,突然山下一阵长啸声传来,声音浑厚而洪亮。

“那人来了!”“他怎么知道此地的?来的这般快!”两名道装女子一惊的又同时站起来,扭首望去。

“两位师姐,不用惊慌,是我约此人来的。这位吴道友早在数日前就找到小妹了,我在得到韩兄同意后,特意约他到此一会的。”曹玉容却面色不惊,胸有成竹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二人虽然兼程赶路,还是来晚了一步。”年长女子有些意外起来,但心中却为之一安。毕竟一位炼气期十层的修士,足以应付一位八层修士的挑战了。

就在这时,从峰下冲上来一道团白光来,隐隐有两个人影并排而立的在里面。

“飞行法器!他会有此种法器,另一人是谁?”年轻女子见到此幕,失声起来。曹梦容和另一女子互望一眼后,同时从对方目中看出了担心之色来。

相比其它类型法器而言,飞行法器的确是稀少的多了,即使低阶的飞行法器价格也远在普通的中阶法器之上。像她们这种低阶修仙,哪有灵石去购置中阶法器,能有一件低阶法器,也大都是师门赏赐之物。若是无法进阶的话,估计终生也就只能有此一件法器了。

故而能被赐予飞行法器的低阶修士,肯定都是大有来历之人,对她们这样的小宗门来说,更是如此。

那两人来势汹汹出现在峰顶,韩立却淡淡望了一眼后,神色丝毫没变。

现在距他被曹梦容救起,已经是八九个月后的事情了。不知是伤势并没有那么严重,还是服用的丹药效力远在预料之上,仅仅花了大半年时间,韩立就将部分元气补充了回去,让修为悄然的回到了筑基期的境界。虽然他元气仍然亏损严重,精血也大半未补充完全,但总算在修仙界有了自保之力了。

当然以这位曹梦容的修为,自然无法看出他掩饰下的惊人变化。而此女在他暂住附近的这段时间,经常来找他询问些修炼上的不解和困惑之处。

以韩立的元婴中期修炼经验,指对方炼气期的修炼心得,自然是大材小用,往往几句话,就让此女茅塞顿开,恍然大悟。让曹梦容大喜之余,对韩立越发的恭敬。特别等在韩立指点下,此女竟从炼气期三层进阶到了四层后,竟隐隐执起弟子之礼来。

韩立见此情形,表面上丝毫异样没有,但心里已经准备好,等再过一个多月就要离开这里了。毕竟这几个月,他也从此女口中对大晋修仙界有了大概了解,总算不是睁眼瞎了。

至于炼气期的丹药,他虽然有些,但却不会在如此虚弱下,轻易乱送人的。毕竟杀人多宝的事情,在大晋修仙界同样数不胜数,甚至比天南还乱几分的样子。

但就在前几日,曹梦容却接到了师门传来的警信,此女一惊,自然找上了韩立。一听只是的炼气期八九层的对手,并且还并非那种生死仇杀,韩立就漫不经心的答应替她出手了。做完此事后,就正好可以借机离开了。

而眼前冲上峰顶来的两名男子,虽然法器光芒耀眼,韩立眼中看得清清楚楚,只不过一名炼器八层和一名十一层的修仙而已,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于是其余三女都露惊疑之恩,他却缓步走出了亭子,抬望了望空中后,从容的说道:“在下是替曹道友助拳的,两位谁打算出手切磋一下,总不会想来混战一场吧?”

“哼!幸亏在下来了,否则吴师弟还真要吃个闷亏呢。阁下面孔陌生的很,修为也不错,但黄某一人就足以对付了。一齐上吧,省的到时候输了另找借口。”空中光团降落地面上,光芒一闪,现出了两人出来,其中一名双目细小的中年人,手持一件木板状法器,不客气的说道。

而另外一名三十余岁的大汉,则冷冷盯着韩立等人,看来就是那位吴晓雨了。

“马玉林!怎么是你?你一名犀灵宗执法弟子,怎能轻易参与他人私斗?”年长女子面色大变,出声质问道。

“看来鲁仙子还不知道,在下可不什么外人。吴师弟和在下有些姻亲关系,替其出手,毫无问题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生硬的说道。

一听此言,这位鲁师姐的话语戛然而止,年轻女子却脸现焦虑之色。曹梦容玉容阴晴不定,同样不知说什么好。

“那我们马上开始吧。等切磋结束了,在下还赶时间,另有事情要做呢!”抬看了看天时,再看了看对面的中年人,韩立竟露出似笑非笑表情的说道,然后自又踏上前一步。

那中年男子见此,冷笑一声,一抬手将那木板状法器收起,另一只手却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只淡黄色小叉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