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零一章 船上

王铁枪一听此话,微微一怔,听声音好像是船上那名叫黄莺的小丫鬟叫声。但舜江在其他时候或许会在江面凝结成冰,但是在汛期却绝不会有冰块的,更何况今日的天气……

王铁枪忍不住抬看了下天空,只见火红太阳正当中午,即使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皮祆,仍然觉得微微热,有些想出汗的样子,何况那冰中竟然还有人?即使走江湖这么多年,如此稀奇的事情他也是头一次听说,伸手摸了摸背后背着的两杆镔铁短枪后,鬼使神差般的抬腿向声音出处走了过去。

一走到大船的一侧,他一眼就看到在那里聚集了七八名人,有男有女,有丫鬟、男仆、船工,正簇拥成一团,对着河中的某样东西,指指点点,口中称奇不已的样子。

目光略一斜撇,果然在船侧四五丈远的东,有个白乎乎东西在河面上一漂一浮的,非常的惹眼。凝神细望一下,果然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里面也真有一道人影困在其中的样子。

“真奇怪了,难道是以前的什么人掉到河中,现如今在化冰的从水底漂浮上来了。”王铁枪不禁露出吃惊之色的喃喃自语道“王兄,出了何事?”身后传来脚步声,一句低哑的话语声传来。

“高兄弟,你也来了。”没有回头,王铁枪就知道背后来的是和他多年的老搭挡,一名修炼了几年硬功,并且拳脚功夫也小有名气的的镖师。

“哦,冰中还真有人啊。这可是稀罕之事啊。”一名络腮胡子的大汉,漫不经心的走到了旁边,啧啧的称奇道。

“一个死人,就算再奇怪,也无所谓的。”王铁枪冷笑一声,淡漠的说道。

“这倒也是!死人最起码不可能来劫船的。”大汉摸了摸粗硬的胡子,嘿嘿一笑地说道。

“你们吵嚷什么呢?不知道夫人刚安息了吗?”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走出了船舱,见到这种情形脸色微沉,对那些丫鬟仆人训斥道。

这位是周师爷据说是那位官家大员地心腹之人,正是他雇佣的王铁枪二人,并和那些官眷一齐上船同行的。

“师爷,河里……”那名叫黄莺的小丫头,有些怯生生地伸出白嫩的手指,指了指河面。

周师爷见到王铁枪二人也站在此处,原本就有些奇怪,见小丫头如此一说,不禁看了一眼过去,结果见到那冰块和冰中的人影,自然也满脸诧异之色,但随即眉头一皱地说道:“只是个死人罢了,多看也无意,都散去做事去吧。难道非要我去叫王管家来吗?”说道最后时,儒生的口气严厉了几分。

一听‘王管家’三个字,这些丫鬟仆人立刻脸色大变,马上一嗡而散,剩下的两三名船员,也偷偷摸摸的溜走了。

王铁枪和大汉互望了一眼,觉得呆在这里也不太好,就要一同走开。但是叫高大峰的大汉在临迈动脚步前,禁不住的再看了一眼河面,却顿时身形一滞,口中出一声惊呼:“怎么可能,这个人还活着。”

一听此话,王铁枪和周师爷均都吓了一跳,同样看去,却并未现什么异常,那人影仍在冰中一动不动的样子。

儒生用怀疑的目光看了大汉一眼。“不会有错,冰中纳那人刚才动了下眼皮,我真的看到了。”大汉肯定的说道。

“高兄弟不会骗我们的,看来那人真的未死。”王铁枪毫不不犹豫的选择相信同伴的言辞。

周师爷见此,有些将信将疑,但是他想了一会儿后,还是摇摇头说道:“就算那人真未死,也不管我等之事。不用给夫人小姐惹什么麻烦,其他的船只既然未曾多事,我们也无须过问。”

王铁枪听了这话,心中并未有什么气愤和不平,那冰中之人看起来实在有些诡异,不让其上船正中他心意。毕竟久跑江湖,他对这些怪异之事的提防可远比一般人强多了。

倒是高大峰面上露出一丝踌躇。

“周师爷且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家母也一向慈悲为怀,这人既然未死,就先救上来再说吧。”一个甜甜的声音,忽然从船舱中传来,接着走出了一名身着锦衫的秀丽少女。其背后跟着刚刚离去的丫鬟黄莺,此刻正低眉垂眼的跟在后面,看来正是她告诉了少女此事。

“二小姐!这不太好吧。让一个陌生人上船……”周师爷一见此女,恭敬的施了一礼,但脸现迟疑之色。“没什么不好的。这个人既然在冰中大难未死,还遇见我们,也算是我们家的功德。反正船上空房甚多,安排一下就是了。难道我们这么多人,害怕他一个垂死之人不成。”此女轻声的说道,眉宇间现出不容质疑的神色。

“好吧。既然小姐如此吩咐了,那我这就叫人下去救人。”儒生略思量一下,只好抱拳答应了。锦衫少女微微一笑,就不再说什么,带着小丫鬟走回了客舱。

而周师爷却望着船舱,眉头紧锁起来。“两位也听到了,这人看来还真要救下了。不过这冰块如此巨大,恐怕还要麻烦二位一趟了。”周师爷苦笑一声的说道。

“没关系,在下别的没有,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高大峰不以为意的说道。王铁枪却重新打量了巨冰两眼,然后才缓缓的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

不知在黑暗中呆了多久,一阵的头痛欲裂后,让韩立终于从昏昏沉沉中苏醒过来了。但他尚未睁眼,耳中就先听到了稚嫩的女孩声音。

“老夫子,这人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来啊,都已经两天两夜了,真的没有事吗?小姐可还一直等我的回话呢!”

“哼!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老夫只是略懂医道而已,怎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但此人病症也着实古怪,明明脸色苍白吓人,气血大失的迹象,但把过脉后,偏偏脉象强劲异常似乎身体比普通人都强壮的多,这实在让老夫百思不解!”一个苍老的声音,有些郁闷的说道。

“嘻嘻!我看是老夫子多半把脉把错了!”那个女孩似乎和老夫子非常熟悉,竟开口取笑起来。

“胡说,以前你们这些人谁有个头疼脑热,不都是老夫看好的,何曾出过差错?也许这人得的是从未有人见过的怪症,老夫又不是大夫,看不出来又有何奇怪的。“那老似乎有些尴尬,但仍硬着头皮说道。

听到这里,韩立才感觉到自己正躺处在一个舒适之极的床榻上,身下铺着厚厚褥子,身上盖着光滑的棉被,身体温暖异常。

听着这一老一少用大晋的言语交谈,韩立心中稍安。看来他不但被一些凡人给救了,而且终于到了大晋的境内。不过,他现在的处境可着实不妙啊!

他在醒来的瞬间,就用神识就将体内的情况探测了一遍,结果倒吸了一口凉气,满心的苦。

在逃离了天澜圣女的追踪后,遁出了万里之外后,他解封时间就到了。当即跳入河中,采用了大衍神君所教的假死之术,将自己封在寒冰中,然后任由冰块顺流漂浮,这才逃过了突兀人的追杀。

但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糟糕透顶。甚至比他预料的情况,还要坏上三分。不但因为血影遁过度使用,而让浑身精血大失而,身体虚弱无比,而且真元的亏损更是严重异常,让其修为再次狂跌数层,竟然掉到了炼气期的水准。如此一来,不经过五六年好好的静养恢复,真别想再次回复当初的修为了。

韩立暗叹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查看了下自己的体内的众飞剑。结果在一口飞剑中找到了元神同样虚弱之极的沉沉昏迷的银月,这才心中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第二元婴的未归,也让他大感头痛。虽然距离相隔太远,无法准确感应什么,但显然第二元婴分明并未像其预料的那样,被突兀人大仙师灭杀了,仍然有一丝似断非断的微妙联系,让他知道此元婴仍然存在。但若是无法在一定年限内召回此元婴,对方一旦独立后,对自己的反噬可就预想而之了。

唯一让他不慌的是,一但恢复了原本修为,第二元婴的初期修为绝不可能是他对手,找到对方将其再次收服,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心中如此想道,他忽然在神识海中传音了起来:“前辈,我在冰中昏迷了多久,才来到大晋?附近可有什么大晋修士出现?”

“嗯!你总算醒了。你在河底飘流了一年多,最后冰上附着的法力耗尽,冰块才自动浮上水面的。不过,韩小子,你的情况实在不怎么好啊。”大衍神君应了一声,有些懒洋洋的回道。

“我自己的身体,如何不知道情形不妙。但这一次总算能侥幸逃脱,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毕竟在那种情况下,也不是人人都能在元婴后期修仙手中溜走的。”韩立笑了笑,反而有些自得的说道。

“哼,你倒想得开!不过老夫还没问你,你有通灵之宝的事情,为何从未向老夫讲过?怪不得,有几次闭关练功,都是将老夫放在了闭关室外。老夫可是早就想亲自研究下真正的通灵之宝,废话别说了,等会儿抽空将那小鼎拿给老夫仔细看看。”大衍神君口气一变,有些郁闷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