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章 惊转

韩立两眼一眯,通宝诀第一层功法运转流动,将小鼎一举过顶。

一声龙吟之音传出,鼎盖一下化为蓝芒一飞冲天,接着鼎中五色灵光万道,天澜圣女发出的青光如同万川归海一般,化为一束的青霞,一闪即逝的被收入了鼎中。

银袍女子大吃一惊,韩立也怔了一怔。

就在这时,天澜圣女足下巨鼎也发出了怪异的嗡鸣,接着在青光中忽化为了一道青虹,朝下方激射而去。

银袍女子花容失色,急忙双手掐诀的想要召回巨鼎,但是法诀失灵,青光根本不加理会的直接投射入了下方的小鼎中,不见了踪影。

天澜圣女心中惊怒交加,可事情并未结束。

韩立手中虚天鼎,忽然自行脱手飞出,滴溜溜一转后,鼎口自行对准了一旁的白雾,隐有霞光闪动。白雾中顿时传来一声惊惧兽吼,一道黑影从雾气中激射而出,往高空遁走,正是那牛首蛟身的天澜圣兽。

但是一匹绚丽蓝霞从鼎中喷出,以让人难以置信速度的追上了天澜兽,瞬间将其席卷包裹在了其内。天澜兽口中拼命的狂吼,挣扎,但蓝霞似乎正好是其克星,根本毫不效果,反而一个盘旋后,霞光中的此兽体形急剧缩小,被直接带着飞入了鼎中。鼎盖一个盘旋后从空中落回,重新盖上鼎口,将天澜兽就此关在了鼎中。

这些异变发生得极快,全都是一眨眼功夫而已。

银袍女子玉容“唰”地一下苍白无比,她实在难以接受,明明自己大占上风的,怎么一转眼功夫就跌入了深渊。不但对方破困而出,而且连圣鼎和圣兽分身竟同时被收了去。

不过,此女也并非一般之人,目中冷光一转之下,顿时落在了韩立手中的虚天鼎上。

她很清楚,造这一切巨变的缘由,就在这和圣鼎差不多的东西。而由圣鼎失控来看,此鼎和圣鼎大有渊源才是,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惊人转变,此鼎一定要夺下来!

此女刹那间,心中下了诀心!

韩立自然惊喜交加,但见此女目中寒光闪动,又怎会不知对方打什么主意,当即一声大笑后,背后银翅轻轻一扇,人就化为一道银弧,出现在了数十丈外的地方。

毫不迟疑的冲巨剑招了招收,接着十指幻影般快速晃动,结出了一连串古怪手印,周身青光闪动,一股惊人灵气从身上冒出。一张口,数团精血喷出后迎风而散,化为丝丝血雾,灵光瞬间变成了青红的妖异之色。同时裸露出来的双手、脸孔,开始异常殷红起来,转眼间鲜红似血,吓人之极。而在血雾中,韩立身影若无的模糊起来。

“不好!”一见韩立此举动,银袍女子当即想起了什么,心大急的一声叫叱,两手齐扬,两蓬银光射出,化为了密密麻麻的无数银丝,铺天盖地的向韩立罩来。方圆数十丈的范围,一时间银全部光闪闪,好不惊人。

但韩立一等巨剑飞射而回,身影就在血雾中晃了几晃,一道血影激射而出,蓦然在空中消失不见。下一刻,天边处仿佛有血光闪动两下,韩立就此踪迹全无了。

天澜圣女心中一沉,急忙将神识放出,但刚刚找到百里之外的目标,韩立再一次血影遁后,就逃出了其神识的极限了。此女面色铁青,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起来。

……

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处地方,清秀青年身前盘旋飞舞着九只嗡嗡作响的碧绿飞轮,望着地面上一望无际的草原,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木遁术吗?被击伤到了这种地步,还可以借助草木之力潜藏遁走?那件魔器,威力也不小,刚才拼死的反噬,还真有些棘手。不过,它连夺舍之力也没有了吧,区区一个元婴,受伤如此之重,这一会儿工夫,元婴之体也该消散崩溃了。倒是从刚才开始,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其他人出什么事情了?”青年目光闪动几下,喃喃低语了几句,抬首朝反方向瞅了一眼,略踌躇一下后,蓦然九轮合一,化为一道碧虹朝回遁去。

而在某一片不起眼低矮灌木从中,一面乌黑发亮的小幡插在在地上,幡面闪动着黑光,上面一个半尺大孔洞若隐若现,一个寸许大小的黑绿元婴,昏迷不醒的躺在其中,身上黑气滚滚,正静静吸引着幡中暗藏的精纯魔气,自行疗伤着。

……

另一方向上,紫发美妇花了一番手脚,用一件玉制古宝困住了数千噬金虫,再挡下让她吓了一挑的雷珠后,就轻易的一剑洞穿了对面青年的身体。但结果对方身上光芒一闪,忽然化为了一名妩媚的女子,白光闪动,身体化为了点点光点,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美妇不禁怔在了原地。

……

数个时辰后,清秀青年、紫发美妇还有天澜圣女,再次聚集到了一起,将各自情形互相讲述一番后,全都面面相觑起来了。

“这么说,我们这次非但没有从对方手中得到噬金虫的培育之法,反而丢掉了圣鼎和圣兽。”青年眉头一皱,声音低沉的说道。

“圣鼎也就算了,族内还另有一只备用的,还可以召唤圣兽,但是圣兽分身被那人收去了,这个恐怕会招惹上界圣兽的震怒,一定要夺回来才行。”紫发美女同样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

“这一次,是我太大意了,没想到此人竟然有办法克制圣鼎,才导致此事发生。那就由我去一趟大晋,将圣兽分身救回吧。而且对方那只小鼎如此古怪,竟能控制我们的圣鼎,这可是一件非同小可事情。我怀疑此物正是圣鼎所仿制的那件通灵之宝正体,否则,无法解释此事的。”银袍女子却显得镇定异常,缓缓说道。

“通灵之宝?不太可能吧。这等宝物根本不是这一界应出现之物,应该全都被上古修士,带到了上界才对。圣鼎也是我们突兀族某一代有绝世之才的大能仙师,利用秘术沟通圣兽,才从对方口中得到的仿制之法,怎么可能作为正体的通灵之宝,反遗留在人界。”紫发美妇脸露不信之色。

“这个可说不定的。既然连古魔都能够出现在人间,通灵之宝偶尔有数件也留在人界,也并非不可能之事。”清秀青年却摇摇头的淡然道。

一听“古魔”两字,紫发美妇和天澜圣女脸色均都一变。

“哼!人人都说古魔如可可怕,可惜我们几人没有机会和对方交手测试一下。但此魔的遁术真的是神妙之极,竟然根本不和我们照面,就从容的横穿草原,去了大晋。”紫发美妇有些不太服气的样子。

“那是因为此魔已经身负重伤,再加上一入草原,就被我们几人恰好碰见了,一路紧追不放,逼得其没有时间滞留养伤,否则还不知会在草原上惹出多大乱子来呢!”青年叹了口气,露出了一丝苦笑。

“不管那人宝物是否真是通灵之宝,他杀了我等这么多仙师,又收走了圣兽,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的。我身为圣女,圣鼎也是从我中丢失的,我一定要亲自将其找回来才行。否则下次召唤圣兽时,我们可不好回应圣兽的质问。”银袍女子面色阴沉的说道。

听了这话,青年和美妇互望了一眼,似乎交流了下看法。

“既然圣女如此执着此事,去一趟大晋倒也无妨。但是大晋不少门派对我们突兀族仙师有些偏见,圣女最好还是不要暴露了身份。毕竟以那人的神通,在大晋的势力应该不小才对。可以先去阴罗宗看看,看对方是否真是阴罗宗长老,摸清楚了身份后,再返回草原通知我等几人即可,我们几位都可助你一臂之力。”青年点了点头后,如此的说道。

“我知道了。那人神通并不在我之下,我不会冒然行动的。”银袍女子脸带凝重之色的说道。

于是,三人当即往回而行,天澜圣女准备处理完一些事情后,就立刻动身去大晋寻找韩立。

……

大晋辽州,是大晋一百零八州中,面积足可排进前十的大州,但可惜地域大部分处于严寒之地,常年积雪笼罩,故而人口稀少,富裕程度在所有州郡中只能排名中下而已。

而辽州境内的舜江则是次州排名第二的大江,也是少有几条在汛期不会结冰的江流,故而每年到了此时,无论是贩卖货物的商人,还是另有急事的路人,都会沿江坐船顺流之下,这可比什么骑马坐车,可省事的多了。而每隔一段水道,此江都会有大晋的官船沿江巡视。

不过尽管如此,客船如此之多,此江由如此之长,自然有众多亡命之徒,不惜冒杀头灭家的风险,而铤而走险打劫过往船只。故而有一些大些的船只,少不了要雇一些手脚利索,懂些武艺的镖师驻船保护。

王铁枪就是这么一名护船的普通镖师,从其名字上就可看出,他自然在枪法上颇有些功夫。但是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做护船镖师的经验实在太丰富了,从年轻时就开始入这行以来,一干就是二十余年,从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江湖老手。

现如今他稳稳的站在一只大船的船头上,单手按着船边的木栏杆,打量着附近过往的船只,脸上木无表情。

这次的随船而行,对他来说只是非常的普通的一种护送,唯一有些特殊的,就是据说船主人是某一官府要员的家眷,颇有些来历的样子。

一般来说,这样的半官船性质的船只,就是那些江匪也不愿轻易招惹的,算是较轻松的一种护送了。而此行也像预料的那样,大船走了大半的路程,都一帆风顺,毫无波澜。

现在他正在思量着,这次船主人也大放的很,给的银子看样子足可以给家中妻儿买上几匹好布,做上几件好衣衫了。想到这些,王铁枪脑中不禁浮现出了七八岁大幼子模样,嘴角不禁微展露出一丝笑容。

但就在这时,突然大船一侧传来女子的惊讶叫声:“快来看,这里有一个好大的冰块,里面……里面好像还有人呢。”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