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九十九章 双鼎

“噼啪”之声大响,银丝扎在了冰墙之上,上面顿时浮现了蜂巢般的细孔,密密麻麻。一时间冰墙被射的千疮百孔,眼看就将被摧毁的样子。

韩立见此,却默不做声的一扬手,一道法诀打向了前方。

冰壁上紫光流转不停,放出了惊人的寒气,不但受损的地方马上恢复如初,而且拿些原本正肆虐的银丝,凝结了一层厚厚的紫冰在其上,刹那间被冻结的无法动弹分毫了。

不仅如此,寒气还眨眼间化为了紫色冰焰,顺着银丝飞快往那件锦帕状法宝蔓延而去,如同无数条纤细紫蛇恶狠狠扑去一般。

银袍女子脸色一变:“这是什么功法,竟如此厉害?”

此女心中有些惊讶,但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慢,两手一掐诀,玉指优雅的一点身前悬浮的锦帕,上面的银蚕画像再一张口,一股炙白色火焰喷射而出,顺着口中银丝,同样化为无数火蛇直接迎向了紫焰。

冰火两种火焰在银丝中间撞击到了一起,方一接触,紫白两种颜色交织在了一起,但是片刻后紫焰明显大占上风,将白焰逼得节节后退。

银袍女子见此,眉头不由的微皱,口中用古语低语了几句,顿时身下的天澜圣兽一声低吼,青蒙蒙火焰从口中喷出,加入白焰之中。青白火焰糅合汇聚,竟一时抵挡住了冰焰的攻击。

银袍女子接着玉手一抬,一个八角形的铁牌出现在了手指间,往天空一抛,铁牌蓦然间化为一块巨大八卦图,凭空生出赤红色烈焰炽焰,往韩立这边砸来。

韩立嘴角微一抽蓄,脸上毫无表情,但背后霹雳声一起,一对银翅浮现而出。眼见那八卦图落下时,身形微微一晃,骤然间在银色电弧闪动下,从原地消失不见,八卦图自然落到了空处。

下一刻,韩立出现在了三十余丈外的地方,背后双翅再一扇动下,人又蓦然消失不见了。

“雷遁术!”天澜圣女看见韩立向自己逼近,喃喃低语一声,美目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两手捏出一个古怪的法诀。足下天澜兽再一张口,喷出的却是白茫茫的雾气,将一人一兽迅速掩没在了其中,原地瞬间化为了数十丈光的大片雾海。

在一声雷鸣后,韩立出现在了雾海的边缘处,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这白雾有些古怪,他的神识竟无法侵入其中,一时间无法锁定对方的踪影。不过,他可没时间和这二人捉什么迷藏。

韩立脸色一寒,一挥手,一面紫色古镜浮现在了胸前,两手将此镜一举,全身灵力往镜中注入,随后灵光闪动,一道紫蒙蒙光柱从镜面中喷涌而出,一闪即逝的射入了雾气中。

紫光所过之处,白雾翻滚,片刻功夫,大半雾气就被击散的七零八落,眼看对方就无处藏身了。但在这时,雾气中一股青焰喷出,一下抵挡住了紫色光柱。

韩立忙凝望过去,才隐约看见竟是那只天澜兽独自躲在雾气深处,大股往外喷吐着青色妖火,而其上面的银袍女子竟然踪影全无。

这个现让韩立又惊又喜,原本他还想入如何才能分开此女和圣兽,如今对方竟然主动舍弃此兽,这真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虽然不知道这位天澜圣女藏在何处,准备施展什么手段,但这种机会韩立自然绝不会放过的。

想到这里,韩立丝毫犹豫都没有,神念一催之下,早就藏在高空云中的巨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鸣,一道惊电闪过,分开云雾急斩而下,速度之快,眨眼间就到了天澜兽头顶。

剑上紫焰金弧,轰隆隆的响个不停,天澜兽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来及作出,就从到尾的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韩立先是一喜,但接着面色大变。天澜兽的尸体竟化为了股股白雾,不见了踪影。此兽竟是是用幻化之术变幻的一个虚影,而一时情急之下,他顾不上分辨,竟还真的上了大当。

“不好!”韩立暗叫一声,顾不得再在雾气中寻找天澜兽真身,就要抽身向后射去,但突然大片青蒙蒙光芒从头顶照射而下,身影立刻一凝,动作变得呆滞迟缓起来,同时空中传来悦耳的咒语声。

他一惊的急忙抬看去,只见在一团银光中,银袍女子浮现在数十丈的高空处,额上浮现出古怪银纹,口中念念有词,正将一只眼熟之极的小鼎倒在祭空中,而从此鼎内喷出大片的青光,将方圆三十丈的范围都笼罩在此宝之下。

“虚天鼎!”韩立一声惊呼的脱口叫道,脸色“刷”的一下苍白无比,一眼就认出了小鼎来。

他惊骇的急忙内视体内一看,自己的“虚天鼎”正好好的呆在体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世上竟有两个虚天鼎?

韩立惊疑的尚未明白其中的奥妙,头顶上的小鼎就在灵光闪动下,狂涨巨大起来,转眼间化为了直径三四丈的巨鼎。同时此鼎被银袍女子法诀一催,鼎口开始刺目耀眼,连绵不绝的青沙,亮晶晶的从鼎中飞卷而出,化为大团沙云,迎头向韩立罩下。

韩立见此,想也不想的背后银翅一动,就要立刻化为电弧遁出青光笼罩范围。

但就在这时,从白雾中传来阵阵的滚雷般低吼,声音不大,但一股无形波动瞬间从韩立身上扫过,背后银翅上银光闪动几下后,电弧竟无声无息的灭掉了,雷遁术一时间失去了效用。

这是什么神通?韩立惊骇的朝雾气中匆忙瞅了一眼。只见澜兽的影子若隐若现的浮现在雾气边缘处,就是不知是真是假了!

而这时沙云落已到了洞顶十余丈出,韩立无奈之下,只能一点挡在身前的蓝光盾,此盾化为一大片蓝色光幕,迎头兜向了空中。

沙云与蓝光方一接触,青沙灵光大放,前端的沙粒同时狂涨巨大起来,磨盘般大小的巨大沙粒源源不断的直坠而下,狠狠砸在了光幕之上。

轰隆隆的巨响接连不断,蓝光盾虽然神妙,但怎能接得住如此多巨力的撞击,眨眼间光幕一阵乱晃,蓝光黯淡无比。不仅如此,部分沙云突然一分为二的化为两条沙蛟,灵活异常的绕过光幕,从两侧向韩立扑来。

韩立不及多想的一张嘴,一口小鼎喷出了口中,手指往鼎上一弹,一层蓝色冰焰在小鼎表面浮现而出。正是他修炼过了第一层通宝决的虚天鼎!

虽然只能借助此鼎极小部分的威能,但现在到了这种地步,韩立自然也顾不得其它了。伸手往鼎盖上一拂,一片蓝霞从鼎上飞卷而出,瞬间将他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

而韩立两手再左右一分,对准两只沙蛟十指连弹,十余道青色剑气纵横交叉,狠狠击在了沙蛟之上。“噗噗”之声接连响起,沙蛟头部只被射出了十余个拇指粗细的孔洞,毫无效果。

韩立心中一紧,身形一动的想避开此击,但是身上沉重如山,动作迟缓无比,根本无法快速行动。

结果两只沙蛟一下扑到了身前,“砰”“砰”两声闷哼后,重新化为了沙云,将韩立带霞光都包裹在了其中,化为一只巨大沙茧,风雨不透。

空中的银袍女子见到韩立拿出一个和其手中圣鼎模样相似的小鼎时,先是吃了一惊,但随后见韩立轻易被灵沙困住,纱巾下的绝色玉容又露出一丝轻笑。

圣鼎中灵沙威力有多大,她可一清二楚,只要被此沙困住,就是几位大仙师都无法一时半刻脱身,现在对方的生死可就在她一念之间了。

“轰”一声巨响后,蓝光盾所化光幕也被击碎溃散开来,其余沙云同样坠下,罩在了韩立身上,沙茧立刻又大一圈。

这一下,此女更是心中大安,身形一动,脚踩巨鼎的轻飘飘坠下,但只落下十余丈,下方就异变突起。

原本应该凝结如铁的沙茧,突然间有无数道蓝芒从表面透出,接着未在此女催动法诀之下,沙砾就呼哧一下的自行滚落崩溃,重新化为了松散状态的沙云,轻轻的漂浮在空中不动。而在沙云的中心处,一团蓝霞夺目闪烁,韩立手托小鼎的站在其中,抬凝望向此女。

银袍女子的身形戛然而止,明眸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脸色也一下变得难看之极。

一声冷哼韩立口中传出,他单手一拍虚天鼎鼎盖,一圈圈的波纹状的蓝光清晰之极的浮现在四周,随之四下的扩散而去。蓝纹所过之处,青沙蓦然消失不见,仿佛被吞噬掉的一般。

女子目睹此景,心中大骇,急忙两手掐诀,就要再次催动这些灵沙攻向韩立,但是它们静静的待在原地,丝毫反应都没有,竟一下和此女失去了神识上的联系。

银袍女子顿时情急了起来,猛然玉足一点脚下巨鼎,巨鼎滴溜溜的一阵旋转后,喷出了一股更加耀目的青光,直接向韩立头顶罩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