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九十八章 锦帕银蚕

韩立望了下远去的身影,感觉变幻成自己模样的银月,气息也变得和自己一般无二起来,不禁轻叹了口气,看来此女的幻术似乎又大进一步了。

“前辈觉得,银月的幻术造诣能瞒过后面两人的耳目吗?反正在下不是近在咫尺确认的话,十有八九无法看穿的。”韩立忽然间问道。

“你的这位器灵来历不同一般啊!岂止是你,她的幻术变幻,连老夫都有些看不透的感觉,颇有些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样子。凭后面两个小辈,没有那圣兽作怪的话,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分辨其中真伪的。”大衍神君给了韩立一个模糊两可的答案。

韩立一阵无语,这句话可没有让他安心分毫。方向一变,他朝银月相反方向急遁而走。

韩立自然不知道,他让银月携带部分噬金虫而走,巧合之极的用对了手段。

见到前方之人突然以一化二的分头遁走,数十里外的紫发美妇和银袍女子不禁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停下了遁光。

“这是什么,化身之术吗?连气息和灵气强弱,都一般无二,这小子的手段,还真的不少。”紫发美妇一拂额前秀发,啧啧称奇起来。

“隔着太远,无法用神识辨认其中的真伪,我让圣兽查看一下吧。”天澜圣女也大感头痛的说道。

随后,此女用古语和身下天澜兽低低说了两句,顿时身下的天澜兽,青色灵光闪烁不定,一对牛角渐渐变得透明剔透起来,仿佛水晶一般夺目。但是过了片刻后,数声嘶鸣传来,神识中得到了答案的银袍女子,神色微变起来。

“真有麻烦了,对方可能知道,我们按噬金虫气息追踪的,竟然两个人身上都有噬金虫存在。这人肯定将灵虫分成了两部分,圣兽也无法区分不同了。”

“就是说,这两人一个也不能漏掉了。”紫发美妇娥眉一挑的说道。

“没关系,我们一人追一个。现在离他如此之近了,这种分化我们的小手段,下面再用也没有什么用了。既然对方存心打着分化我们力量的主意,我们不好好领教一下,也太对不起对方的苦心了。”银袍女子忽然间间冷笑的说道。

“这么说也对。不过,听说这人修为只有元婴中期,神通却并不比我们元婴后期弱哪里去,但对方有伤在身,你就是碰到真身,料想也无碍的。我追另一名,只要对方不再用那鬼遁术,料想片刻之间,就会和你汇合的。”紫发美妇还有些担心,叮嘱了几句。

“孙仙师尽管放心。那种血色遁术虽然诡异,但显然使用代价不小,否则对方只要接连使出此遁术,早就把我们甩的无影无踪了,哪还会和我们拖延至今,估计对方也到了山穷水尽了。况且我还有圣鼎护身,绝没有问题的。”银袍女子嫣然一笑后,傲然的说道。

“这般说倒也不错,那我先走一步了。”美妇报以一声轻笑后,人就化为一道紫光,追向了一名“韩立”。

而天澜圣女,看了看另一名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同样驱动圣兽追了过去。

“他们果然分开了。韩小子,你的分化之策还挺有效的。看来那只圣兽真的只是分神降临此界,现在还不足畏惧。但你若不能在极短时间内击杀那只天澜兽,等解封时间一到,再加上那二位大仙师回返,那可真是走投无路了。而且,那名天澜圣女恐怕并不好惹。”大衍神君难得用关心的语气说道。

“我心里有数的。我又不是想击杀此女,只想灭杀那只圣兽而已,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的。”韩立一边用神识监视着身后追来的银袍女子,一边口中沉声的回道。

“哦!那老夫拭目以待了。”大衍神君的声音又变的淡然起来。

韩立没有再说什么,心里暗暗估算着时机差不多时,遁光一个盘旋后,猛然回过身来,一拍腰间灵兽袋。顿时剩余的数千金色噬金虫,从袋口中蜂拥而出,嗡鸣的着化为一朵金云盘旋升空。

与此同时,数十口金灿灿飞剑,也从袖袍中激射而出,在法诀一催之下,化为上百道惊人剑光,围绕他身前盘旋不定。

“合!”两手掐诀后,一声轻叱生发出,众剑光一阵微颤的冲天而起,空中金芒夺目,转眼间一只六七丈长巨剑赫然成形。

韩立又一张口,一团拳头大紫焰朝上喷出,迎风化为一只尺许长火鸟,一头扎到了巨剑上。

“噗”的一声轻响,紫色火鸟爆裂开来,巨剑瞬间被一层紫焰包囊在了其中,接着无数拇指粗细的电弧,在雷鸣声中浮现在了紫焰之中,声势惊人之极!

韩立见此情形,却眉头一皱,略想下后,突然一团青气从口中喷出,击在了剑上,顿时巨剑表面金弧乱弹,但雷声却刹那间销声匿迹。

韩立这才满意的一点头,神识一催之下,金剑往高空中破空射去,转眼间就遁入了一朵乌云中,无声无息起来。

这时,那天边经隐有光点闪动,那位天澜圣女已经追了上来。

韩立瞳孔微缩尸下,一抖袍袖,一套青色飞剑鱼游飞出,另一只袍袖则飞出一面蓝色小盾,挡在了身前。

同时两只手掌翻转间,一只握住了那面从坠魔谷中得到后,就从未动用过的紫色古镜,另一只手则捏住了还有余有一次的降灵符。以他现在的解封后修为再使用此符的话,修为应该比前两次时增长的多才对。心中思量着,他静静的停在原地,静等对方的到来。

别看那牛首蛟首的圣兽别看修为不高,但遁速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快。从刚开始显出踪迹,到飞至了韩立前百余丈处停下来,几乎只是轻呼吸几下的时间。

韩立冷冷打量了对方一眼,目光闪动几下。这天澜圣兽看起来,除了模样古怪些外,实在无法看出有多厉害,并且那只硕大的牛首还隐隐给人一种呆呆的模样。

与此兽比,站在其上的天澜圣女惹眼之极,无论其过人的绝世风姿,还是一身不可小瞧的高深修为,都让韩立不敢大意分毫。

此女现形而出后同样扫了一眼韩立,对韩立的年轻模样露出一丝惊讶,但马上目光就被空中的巨大虫云所吸引,明眸中现出惊喜交加的神色。

“你……”银袍女子犹豫一下,就开口想问些什么的样子。

但韩立生怕对方发觉了暗藏空中的巨剑,并且身上解封时间也有限,怎会和此女多啰嗦什么。当即二话不说的冲虫云一点指,虫云“嗡”的一声,直接飞向了对面。同时身前盘旋飞舞的青色飞剑,也马上化为片片剑影,向此女席卷而去。

“你找死!”韩立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举动,自然让天澜圣女心中大怒,口中一声娇叱后,玉手一抬,一只碧绿手镯从手腕上激射飞出,瞬间狂涨变大,化为一胳膊粗细的巨环迎向了剑影。

而此女另一只手同样一把摘下腰间灵兽袋,反手祭到了空中。袋口金光闪动,一连飞出十余朵巨大金花,正是十余只成熟体的金色巨虫,激射向了虫云。

此女没有注意的是,在高空中,一朵乌云悄然的向其头顶处漂浮而来,越来越近。

那只玉环显然是一件威力不小的古宝,青色剑影方一和其接触,就被圆环一阵急转后,被全入了其内。韩立顿感飞剑大有辗转不灵之势,心中为之一凛。

至于那十余只成熟体金虫一冲进韩立的虫云中,一番撕咬后,也同样大处在了上风。

韩立看的清楚,他的飞虫虽然数量众多,但是根本无法咬动这些巨虫身体分毫,反一口一个的,被这些巨虫吞噬的不亦乐乎。

脸色一沉,韩立二话不说的猛然将手中降灵符往身上一拍,顿时一条血色蛟影幻化而出,接着附身其上,周身血光闪烁,浮现出了一块块血色鳞片,头上钻出了蛟角,变成了半蛟半人之躯。一股惊人气势,随之从韩立身上蹿出。

“咦!这是什么功法!”银袍女子远远目睹此目,心中一阵诧异。

但却丝毫不惧,一张口,一件手帕般的法宝从口中激射而出,滴溜溜的在身前一阵盘旋后,一下涨至了数丈般巨大,并直直的竖立而起。只见巨帕上面,竟绣着一条银色巨蚕的图像。

见到此画像韩立一怔,正在思量此宝有何神通时,巨帕上的银蚕画像灵光大放,突然活过来般的一张口,一蓬银光激射而出,随之迎风变长的化为纤细银丝,根根发出嗤嗤之声,激射向韩立这边而来。

两人之间的百余丈广空间,瞬间全都被这种银丝充斥的密密麻麻,好不惊人。

韩立吓了一大跳,不禁多想的一点指身前蓝光盾,此盾立刻化为高大光幕,将其护的严严实实。同时再张口一喷,一团紫焰飞出了光幕爆裂了开来。

诡异的紫色寒气光瞬间遍布身前数丈之处,“兹啦”一声脆响,高约十丈的一面紫色冰墙,晶莹艳丽的屹立在了身前。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