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九十六章 圣兽铸身

天澜圣女口中咒语声渐急,忽然伸出一根玉指冲此鼎一点,鼎盖化为一道青光腾空而起。随后灵光刺眼夺目,一片亮晶晶青沙从鼎中飞射而出,幻化为了点点星光,罩住了祭坛上空,让人凝望之后,不觉陷入如梦如幻之中。

银袍女子见此,咒语声一顿,冲祭坛上绑缚妖兽的细链一点指,灵光一闪,银链还原为了细丝,往妖兽身体中一勒,如同上百把刀刃同时切割而下,青风牛竟活生生被分解成了上百分,血腥之气瞬间充斥了整个广场。

就在这时,青沙如同银河落下,往祭坛上密密麻麻的一落。顿时妖兽尸体上覆盖了一层青光,所有沙砾忽暗忽明,仿佛在吸食的血肉一般。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一团碧绿光团,从妖兽尸体中出其不意的飞遁逃出,直往空中激射而去,正是青风牛的苦修多年的元神。但无数青芒从祭坛上激射而起,如同强弓硬弩一般,眨眼间将光团从空中击落,然后青沙一涌而上,就将妖兽元神淹没在了其下。

偌大的妖兽血肉,仅仅一顿饭功夫后就底化为了乌有,连一根残骨都没有剩下。而吸食了血肉的青沙,每一粒都隐隐泛出了血色。

见到这一幕,银袍女子面色不惊,又冲那只白色巨蟒一挥手,银丝化链的同样将此兽捆缚个结实,无声无息的移到了祭坛之上……

经过一般无二的血祭后,青沙在一连吸食了两只七级妖兽的精魂血肉,彻底化为一团血云,悬浮在祭坛上空一动不动。

银袍女子此刻又用法诀一催巨鼎,一阵嗡鸣后,此鼎缓缓落在了祭坛之上。

“开始召唤圣兽,两位助我一臂之力吧。”银袍女子扭对身边的青年美妇,带着一分恭谨说道。“这个自然,我等会尽全力的。”那名清秀青年微然一笑,从容地说道。

紫发衣美妇也抿嘴一笑。

银袍女子点点头,两手一抬,十指连弹,一道接一道法诀连串向四周法阵中飞射而去。瞬间各处同时亮起了灵光,法阵运转起来。

祭坛上巨鼎在和下方法阵在呼应一般,同样一暗一明的闪动着青色灵光,鼎上所带的火焰,此刻却显得有些微弱起来。

女子走上半步,微扬玉颈,口中响起了晦涩的咒语声。这一次,一侧的两名大仙师,同时伸出一只手掌搭在了此女香肩之上,精纯的灵力,缓缓注入此女体中。

此女浑身银光闪动,额上头上,一个牛蛟身的古怪图案慢慢浮现。两手一合再一分,两道精纯灵力所化光柱从手心处喷出,击在了鼎上。

此鼎滴溜溜的旋转不停,将这些白光尽吸其内,接着,突然从中喷出一片青色光霞,刹那间汇聚成一颗头颅大小的光球,不断往中间挤压凝聚,刺目之极。

银袍女子见此情形,脸色凝重起来,手中喷出的光柱开始忽细忽粗起来,似乎在操纵这鼎中的霞光。

身旁的清秀青年和紫发衣美妇,同样不敢怠慢,灌注在天澜圣女身上的灵力,一刻不敢停下。

时间一点点过去,光球越夺目耀眼,并开始出了刺鸣之声。此时,法阵四周也共鸣的射出五色灵光,不停的飞入光球之中。

银袍女子目中神色更加谨慎,咒语却越来越低起来。

一顿饭的功夫后,“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光球一缩一涨间爆裂开来,一轮青色骄阳瞬间升起,但又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鸡蛋大小的青蒙蒙光洞浮现在了原处,但此孔洞也只出现了片刻,就溃散消失了。

而就在这片刻功夫,一道赤芒就从中激射而出,一头扎进了空中的那一片血云之中。

悬浮的血沙如同见到磁石一般,马上一扑而上,将赤芒死死包裹在其中,一个直径尺许大的血茧立刻成形,并可清楚的看到血茧内部有东西在蠕动。

四周的那些突兀人仙师,此时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而银袍女子却默不做声的一点巨鼎,大片青丝席卷而出,一下将血茧从空中拉入了其内,接着一道光虹天外飞来,将巨鼎盖的严严实实。

青色火焰高涨两三丈,将巨鼎淹没在了其中。祭坛下的法阵,灵光闪烁下也开始聚集起惊人灵气,往青焰中缓缓注入。

天澜圣女这时,才真正大松了一口气。

“仪式还比较顺利,但是否真能将圣兽分身留下,还要等一个月才见分晓。但毫无疑问,即使圣兽分身还无法久待人界,但这次滞留七八日时间对没有问题的。这些时间足以借助圣兽神通,找出那名外族人。下面大家可用回去休息了,一等圣兽重铸灵身完毕,我和两位大仙师就会亲自带队,去捉拿那位外族人。”银袍女子明眸略一转动后,对在场众人清冷的说道。

广场中的突兀人仙师,自然没有其他意见,当即纷纷躬身离去。不过,有些心中好奇的,还是不进多瞅了巨鼎两眼。

不久之后,整个禁地就只剩仙此女和两名大仙师了。

“徐道友,孙仙师!还要麻烦二位护法两日了,以防圣兽在鼎中重铸灵体时有意外生。”天澜圣女扭对美妇二人缓缓说道。

“这个自然,我二人也不想十余年心血,最后功败垂成。”美妇不加思索的一口答应下来。

清秀青年则没有说什么,但也点了点头。

银袍女子这才心中一松,而这时,鼎中隐隐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低吼声,银袍女子神色一凝,随即和这二人互望了一眼后,当即肃然的在祭坛四周盘膝坐下。

……

两日后,这座天澜分殿响起了一声接一声的悠扬钟声。附近许多还未离去的各部落和低阶修仙者,全都诧异的齐向圣殿望去。

结果只见从圣殿后方,有十几余道遁光破空射出,化为一串绚丽惊虹,向南面天空扬长飞去。虽然遁光速度太快,无法辨认出到底是何人在其中,但如此惊人遁光自然不可能是低阶仙师了,引起了不少人一阵的惊叹。

而这些遁光,没有任何停留之意,一路向南飞驰。

……

三日后,天澜草原第一大河,天水河南端的一截水面上,一道青虹飞射而来,围着河面兜了一大圈后,竟现出一只牛蛟身的赤红妖兽。

此妖兽不断太大,只有三四丈而已,但是通体却罩在一层青蒙蒙霞光之中模样,有些模糊不清,而妖兽牛之上,天澜圣女衣衫飘飘的站在那里,眼波流动的打量这此处水面。

片刻后,天空陆续亮光闪动,众遁光飞射而来,为的正是两名大仙师。

“林道友,圣兽找到那人了?”开口的正是紫发美妇。

“应该不会错的,那人既然随身带着如此多的噬金虫,即使放在了灵兽袋中,也瞒不过圣兽灵觉,应该在面不远处的。这人也真够狡诈的,竟然潜入河下遁走,我说如此多人为何都无法现其踪迹。我们过去吧。”银袍女子胸有成竹的说道。

“好,我倒也想看看此人是否真是阴罗宗长老。中了呼兄的大五行擒仙手,还能这般安然无事,徐某也想会会其神通。”清秀青年冷冷的说道。

“听说这人外表不太大,很年轻的样子,本夫人也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厉害角色。”紫发美妇悠然的说道。

“既然两位道友都如此心急,那我们走吧。”银袍女子轻笑一声,额上银纹浮现,用某种上古语言,和身下的牛蛟身怪兽恭声交谈了几句。然后那怪兽鼻中哼了一声,就化为一团青光,自顾自的激射而去。

其余修士见此,急忙跟上。

这一次沿着河面仅仅飞出了四五百里地,前方出现一段狭窄许多的河道。接着从遥远之极的地方,隐隐一道血影从水下冲出,随后远处血芒连闪,那个人骤然在原地消失不见。

“不好,那外族人竟然察觉到什么,先施展秘术跑了,现在出现在数百里之外的地方。这人神识好强大,恐怕真有些棘手了。其他道友动作太慢,我们三人先走一步,将对方堵住。否则对方一有了小心,下一次就不好追踪。”稍等青年和美妇跟上,这位天澜圣女,果断异常的说道。

另外两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当即随手给落后一些距离的那些人了一道传音符稍微叮嘱了一下,三人就飞快的全力追去。

虽然在如此远的地方,谁也无法用神识锁定外族人,但依仗着圣兽分身的高深莫测神通,三人仍然死死的咬着韩立的尾巴,一路追了下去。

这一跑一追,就是一日一夜的时间,他三人虽然一连几次都被韩立用血影遁甩出了千里之远,但不久后就会再次调整方向,重新追了上来。

而被迫一连使用了三次解封之法的韩立,现还无法甩开这三人时,心蓦然沉了下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