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九十四章 出手

“嗖”的一声,男子眼前金光一闪,金焰石毫无征兆的腾空飞起,斜着激射而出。

男子吃了一惊,不提防下反应自然慢了一拍,等大急的反手一把抓去时,但明显迟了了一点,金岩石瞬间化为一道金芒,一闪即逝的落入了附近另一人手中。

这一下,无论大晋修士,还是一旁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突兀人,都怔住了,而这人自然正是韩立无疑了。

这时,韩立单手抓着手中的石头,细仔细的看了看,根本对其他人视若无睹的样子。

结丹男子神色,瞬间铁青起来,“把那东西交给我,再斩断一条手臂,可以饶你一条性命。”他死死盯着韩立,一字字的阴森说道。

韩立再次从大衍神君口中,确认了此石头正是金焰石不假后,一翻手将石头收进了储物袋中,抬冲着男子轻笑一声,不慌不忙的用说道:“我同样看上此物了,既不想让给阁下,也不想自残,不如几位道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就此回去如何?”

男子听了此话,心中大怒,脸色一沉的两手握拳,身上顿时冒出了尺许长的白色灵光来,一副就要动手的样子。

“顾统领,怎么回事?那奇怪东西,到底是何物?若不是重要东西,就不要惹事了。”一旁的结丹女子,却隐隐察觉到了韩立的不简单,突然开口道。

顾统领听了这话,犹豫了一下后,嘴唇微动的传音了过去。片刻后,那名白袍女子露出震惊之色,沉吟了起来。

“真是此物?不会搞错吧。”白女女子面容一凝,用大晋言语郑重地问道。

“绝对没错。你也知道,我原先是炼器部出身。那本‘天地奇石录’早不知看了多少遍,绝对就是此物不假。若是得到此奇宝回去献给宫主,擒获叛徒追回雪晶珠的功劳与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了。”男子微露兴奋地说道。

女子听了这话,目光在韩立身上略一转,再次确认对方的确是筑基期修为后,目中寒光闪动,眉宇间煞气渐生。

“动手!不光此人,所有突兀人全都一个不留。没有人证,天澜圣殿不会真为几名低阶仙师和数百凡人和我们仙宫翻脸。大不了这次交易的东西,价钱再降低一成。”白衣女子娥眉倒竖的说道,同时一张檀口,一道银光从喷出,一闪之后就到了一名筑基期的突兀人修仙身前。

那名突兀人虽然身上顶着一个蓝色护罩,但又怎会挡地了结丹修士的全力一击,当即一声惨叫后罩破人亡,被腰斩成了两截。而那银虹一个盘旋后,现出原形,竟是一口明晃晃飞刀,尺许来长。

其余筑基期的大晋修士,一听为的女子命令后,也立刻祭出了法器,纷纷扑向了剩余的三名突兀人仙师。那些稍远些的凡人,倒不急于一时灭杀,反正也无法跑到哪里去的。

一见这些大晋修士动手,那三名突兀人修仙,自然惊怒交加。但是他们一名是筑基初期,两名是炼气期,又如何是那六名筑基期修士合击之手,虽然拼命反抗,但转眼间就这些修士绞杀了。有两名干脆又扑向了枫岳所在的马车,准备将这位隐藏不出的人,也一齐解决掉。

站在巨蝠上的结丹女子见此,心中无惊无喜,这种结果早在预料之中。不过她目光转向男子这边时,脸色大变起来。

原来男子一听到女子动手的吩咐后,立也喷出了自己本命飞剑,化为一道白虹直接斩向韩立。

但是韩立叹了一口气,手掌一翻,突然一面乌黑小幡出现在了手中。轻轻一晃后,此幡迎风便涨的化为一团光幕,护住了全身,银虹一斩向此幕后,竟然直接被反弹了开来,根本无法伤及分毫。

这一下男子自然一惊,情急之下,急忙催动自身剑诀,白虹一阵回绕后,竟化为一只数丈长巨蟒,一盘后就将黑色光幕围在了其中,血盆大口一张的拼命缠绕嘶咬起来。可那不起眼的黑色光幕仿若金金刚铸成一般,巨蟒的紧缠还是撕咬,根本毫无用处。

白衣女子瞅过来时,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了,不禁心中微微一沉。

对方敢抢结丹修士的东西,果然是有所依仗的。心中如此想到,女子却毫不迟疑的用手一点远处飞刀,法宝一阵轻颤后,顿时化为银虹的激射而出,下一刻也狠狠斩在了黑色光幕上。结果银虹围着光幕连斩数下后,光幕安然无恙,晃都不晃一下。

白衣女子和男子互望一眼后,同时从对方目中看出了骇然之色。

“你们不要管那车中的家伙了,赶快布火炎阵来炼化此人!”白衣女子陡然一扭头,尖声的吩咐道。

那几名筑基期修士,一听此命令,不假思索的的纷纷祭出了火红法旗,顿时一团亩许大火云浮现在了光幕上空,并徐徐压下。

“好,很好,也省得韩某再多费手脚了。”光幕中,这时却传来韩立淡淡的一声话语,随后突然光幕顶部光芒闪动,一个黑绿色的婴儿笑嘻嘻的出现在那里,手中还拿着那杆乌黑小幡。

“元婴!你……你是元婴期修士!且慢动手,我等马上就走,绝不敢和前辈抢东西的。”一见婴儿显形而出,女子如大锤重击心头一般面无人色,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一件蠢事,急忙慌张的开口哀求道,同时神念一动,就要就要召回自己的飞刀法宝。

但是这时韩立的第二元婴却出了细细的冷笑,一抛手中小幡。瞬间狂涨,化为了数丈高之巨。黑蒙蒙魔气从上面狂涌而出,比火云面积大得多的魔云一下出现了光幕上空,无论飞刀,巨蟒,还是火云都在魔云翻滚高涨之下,被淹没席卷进了其中。

一男一女还有那几名筑基期修士,就在此时,同时失去了和自己法宝、法器的联系。

“阴罗幡!你是阴罗宗执法长老!”早已目瞪口呆的男子,一见此幡模样,顿时吓得魂飞魄的大叫出声,当即周身灵光闪动,立化为一团刺目白光腾空飞走,竟连自己本命法宝也不顾了!

白衣女子一听男子叫出了对方幡旗是阴罗宗镇宗之宝时,也倒吸一口凉气,不及多想的数道法诀打入了巨蝠体内,同时玉足猛然一点巨蝠。巨蝠身形骤然大了三分,身上绿光大放,一声怪鸣后,化为一道绿虹破空遁走。正好和结丹男子相反方向。

魔宗瑕疵必报的习惯下,此女可不寄希望这位阴罗宗老怪物真会住手,同时心中也大恨那男子为何多事,否则刚才回去的话,不就一切无事了。

那几名筑基期的男女修士,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同样一哄而散的御器飞逃。

魔云中青光一闪,韩立身形浮现在了其上,看着这些大晋修士四散奔逃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寒意。

一拍腰间储物袋,十几道白光从袋中飞出,化为半尺来长的雪白蜈蚣激射而去,两两一组的追向那六名筑基期修士。

与此同时,巨幡上黑芒闪动,现出一个数尺大的幽黑孔洞出来,一只身上带着黑气的巨大噬金虫从中飞射而出,双目中血色闪动几下后,猛然一展双翅,化为一道金光直奔结丹男子急追而去。

而黑绿色元婴一等噬金虫飞出后,一下纵身跃入了阴罗幡中,驱动它一头扎进了下方魔云中。

魔云骤然翻滚不定,忽然出一阵刺鸣声的冲空而起,一晃之后出现在百余丈的高空处,直奔逃走的巨蝠滚滚追去,黑蒙蒙的遮天蔽日情形,犹如魔神降世一般。

韩立却漂浮在空中动也不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远处的那些突兀族凡人,何曾见过这种等级的大战,再加上见到几位仙师竟也都毙命了,更是吓的远远跑开了。偶尔有几个胆大的留在附近,但见韩立这般威势,也根本不敢过来近身了。

几乎刹那间的功夫,那六名逃跑的筑基期修士,就被雪白蜈蚣先后追上了。

这些筑基期修士,又怎会是六翼霜蚣的敌手,虽然只是幼虫,但在那连结丹修士都畏惧的寒气之下,根本毫无幻术之力的被化为巨大冰块,然后连人带元神都被钻入了冰中的蜈蚣撕成了的粉碎。

那名化为白光逃遁的男子,因为没了本命法宝,遁速也不比几名筑基期手下快到哪里去,片刻后同样被巨虫追上了,结果在满面绝望之色下,魔化噬金虫轻易咬破了男子数层护罩,并钻入了体内。当即男子就从空中直接坠落地面,抱头痛苦的乱地打滚,一会儿工夫也就毙命了。

倒是那位白衣女子的巨蝠虽然等阶不高,但似乎擅长飞遁之术,又在法诀刺激之下竟然遁速奇快之极,但和韩立第二元婴驱使的魔云一前一后的飞出了数十里后,终究被铺天盖地的魔云毫无怜香之意的罩住了。从此,此女就无声无息的在世间消失了。

但等第二元婴驱使魔云重新返回时,韩立手中把玩着那颗雪晶珠,正看着被大晋修士丢在地上的某具东西,脸上全是纳闷无语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