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九十三章 金焰石

韩立的目光却没有落在蝙蝠上,而是望向了站在巨蝠背上的修仙者。虽然还相隔甚远,但在瞳孔蓝芒闪烁下,他早已看清楚这几人模样,心中不禁一怔。

这一行人有八人四男四女,男的锦衫玉带,服饰华美,女的白袍赤足,腰缠金带,根本不是突兀人的服饰。不过让他安心的是,这些人除了为首两人是结丹期修为外,其余只是筑基期修仙者,看来不是冲其而来的。

就在韩立心念如电之际,那只五六丈之巨蝠,已飞至了车队的上空,狂扇几下巨翅,瞬间停了下来。

一股飓风直奔车队而来,顿时几辆正当其冲的车子被掀翻在地,皮袋、箱子等物品纷纷从车中甩出,破裂开来,不少矿石、草药之类的东西,洒落了一地。至于被狂风刮倒在地的凡人,更是大有人在。

这一下,那些原本面上微变的突兀人仙师,更是心中大骇,面面相觑起来。

“你们谁是为首的,出来说一声。”巨蝠上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扫了下面车队一眼,用突兀族语言冷冰冰的说道。此人正是结丹期的其中一名,另一位则是名二十余岁的白衣女子,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容颜冷若冰霜。

一听这话,英鹭心中咯噔一下,当即走出人群,一弯腰就想要施礼说话。

“我指的不是凡人,是你们这些仙师。”那男子脸色一沉,不耐烦地说道。足下的巨幅突然一挥单翅,又一股狂风袭来,顿时将英鹭吹得站立不稳,连连倒退,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其余突兀人仙师见此,心中越发惊惧,对方来意似乎不善啊。

于是下一刻,他们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韩立。毕竟在修仙界来说,修为最高的自动成为带头人,好像也无可厚非。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却一阵地郁闷。不过,他也发现了一件事情,就是到了此时,枫岳和另外一名突兀人修仙者,竟然还未从车中走出。

枫岳没有出来,还能了解一二,反正死期将至,自然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不怕得罪高阶修仙者。但另外一人,则是那位他曾经感到过好奇的突兀人,同样只是筑基期修为,竟也托大的不出来,这可大有问题了!

“难道这些人是冲此人来的。”韩立如此的想道。

“不知两位前辈和几位道友,到此有何贵干吗?是想找人找物,还是另有差遣,晚辈等人一定竭力配合。”无奈之下韩立上前一步,镇定的说道。

听到如此不卑不亢的言语,中年男子目中寒光一闪,在韩立头上斗篷上转了一圈后,突然面无表情的说道:“和我说话,先把斗篷摘下再说。我要先看看你的容貌。”

韩立听了此话,心中一阵郁闷。但自忖以前和突兀人仙师争斗时,都从未露出过真容,这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也就没多说的将斗篷摘下,即露出了那副普普通通的面容。

巨蝠上的这几名男女同时将目光落在了韩立面上,韩立甚至感受到了阵阵灵动从那男子目中发出,竟然还施展了什么密术来观察他。

“是用的真容,不是那名叛徒。”片刻后,男子目中寒芒一敛,对身侧的结丹女子说道。那女子闻言点点头,目光在其余几名突兀人修仙者身上一转后,同样摇了摇头。

这时,那男子才转首对韩立淡淡说道:“把你的同伴都叫出来,我们要找一人,怀疑就混在你们车队中了。找到后就会离去,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那男子口中如此说道,但一阵低语传音后,马上一挥手。巨蝠上其余六名筑基期男女立刻飞射而出,停在了枫岳和另一名暗藏不出的突兀人所在车辆上空,分明已经找到了目标的样子。

而两辆马车到了现在,仍然寂静无声。其余之人见此,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了,那位跋姓大汉和雇佣另一人的部落首领,则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韩立眉头一皱,却没有说什么。

巨蝠上男子见车中毫无动静,不禁冷笑一声,一翻手掌,数团拳头大火球就浮现而出,轻轻一甩,所有火球直奔其中一辆车子激射而去。

就在这时,终于从这辆车中传来了一声苦笑声:“顾统领!我已逃到天澜草原,避的如此远了,又何必非要斩尽杀绝,难道非要置在下于死地吗?”话音未落,整辆马车爆裂开来,然后一股白蒙蒙的寒气迎着火球撞了过去,顿时这几颗火球在寒气中一闪即灭。

一名二十七八的彪悍青年,手捧一个晶莹雪白的圆珠,出现在了原地,脸色阴晴不定。

巨蝠上的修士一见此幕,却人人面露喜色。

“江剑英,雪晶珠果然在你手上。宫主让你去带着此珠去请北寒山北玄老人,你竟敢卷带此珠偷跑,现在还有何话可说?识趣的话,乖乖跟我们回去,或许还能留你一条残魂。”男子脸上喜色一收,狰狞的说道。

同时那六名筑基期的修士,身形一晃,分别将彪悍青年两侧,后路均堵上了。

“让我去请玄冰老人,是让我做血祭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派我此任务,不就是觉得我身具冰灵根,正好适合给那北玄天妖祭炼此珠用吗。我若是不跑,才是真正的死无全尸!”青年一听此言,却怒极反笑起来。

“哼!就算如此又怎样?不要忘了。你有今天的修为和境界,可都是宫中用各种灵丹妙药堆积出来的。否则,数十年前你不过是一名乞儿,早就化为一堆白骨了,还能成为修士?更何况宫中还给你娶妻生子,留有后人,你以此身报答宫中,又有何不可。”另一名结丹女子,却冰寒的说道。

“放屁,应该说江某要不是身具冰灵根,宫中会收养我?凭我的异灵根,就是宫中不收养,迟早也会成为某大宗的弟子。至于娶妻生子,这些小恩小惠就想让我赔上性命,宫里的可真是打的好主意?”青年冷笑的说道,随后毫不迟疑的一托手中雪白晶珠,一股白蒙蒙寒雾从珠上冒出,化为一团二十余丈寒雾将他罩在了其中。

“你心中早有叛逆念头,怪不得连妻儿都不顾了。那只有就将你拿回去交给宫中发落了。你以为凭借这颗雪晶珠,就可以对抗我们,真是痴心妄想。”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一挥手,那六名筑基期修士同时单手一扬,一杆红蒙蒙的赤红法旗出现在了手中,接着脱手射出,化为六团赤红烈焰融为一体。一片亩许大小的火云出现在了寒雾的上空,徐徐的压了下来。

从那青年一现身后,这些人就开始用大晋言语交谈,其他突兀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了,一头的雾水。韩立早就学过大晋言语,在一旁则听的目瞪口呆了。

“什么宫中?统领?怎么听,好像也和一般的修仙宗门大不一样,倒有些类似乱星海中那些大小势力一般的存在,难道大晋修仙界也和乱星海一般的混乱复杂。

虽然其余突兀人听不懂大晋的言语,但也知道情况不妙,那些凡人早就偷偷后退开来,纷纷躲避起来。倒是那些突兀人修仙者生怕引起什么误会,不敢冒然离开,只能纷纷给自己加持一些护罩,以防被误伤了。

火云和下方寒雾碰撞起来,热寒之气交织流动,化为阵阵的冷然蒸汽,席卷八方,看起来好不惊人。

那雪晶珠虽然神妙,但是彪悍青年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连炼化此物能力都没有,自然更无法做到驱使如意了,蓦一交锋之下,寒雾立刻大处下风。寒雾中的彪悍青年显然也知道不妙,拼命的想驾驭寒雾冲出火云,却总被那六名修士联手困在了火云中。

没多久,寒雾一点点的缩小,彪悍青年拼命的往珠子中注入法力,仍然无法抵挡火云的消磨,一顿饭时间后,终究变得只有数丈大小了。

“顾统领,你出手一下,他还有些用处,必须要活捉才行。”见此情形,结丹女子忽然转首对男子说道。

“放心,此事交给顾某就是了。”男子冷漠的点点头,纵身化为一道白虹,激射进了寒雾之中。

那六名筑基修士见此,同时施法,收了四周的火云。

寒雾中一阵翻滚不定,片刻后传出砰的一声巨响和一声闷哼声,接着寒雾渐渐退去,现出了里面的情形。

那男子傲然的站在原地,一手提着昏迷不醒的青年,一手抓着那枚雪晶珠。在对方修为大损之下,男子以结丹期修为出手,果然一击就轻易得手了。

结丹女子见此,脸上也露出了满意之色。

“看好他,这一次总算没有白来。”男子一甩手,将青年扔给了一名手下,口中吩咐道。然后目光一转,望向了一直观战的韩立等人,面露沉吟之色。

“不要多事了,这里是天澜草原,不是我们九仙宫。我们虽然和天澜圣殿打过招呼了,但还是别招惹麻烦,突兀族很护短的!”女子见此,眉头一皱的说道。

“知道了,那我们走吧。咦,这个是……”男子点点头,就要腾空飞回巨蝠身上时,目光无意中一转之下,蓦然落在了地上散落的一样东西上,发出一声吃惊的轻咦。

韩立见此,同样随之望去,只见一块半透明的鹅卵状石头,搁置在那里。

此石头有些奇特,外部晶莹透明,但里面隐有一火焰状金光流转不定,散发奇特的光芒。石头表面大部分都是脏兮兮的,让它先前毫不起眼,但是经过刚才的水热蒸汽冲洗后,这才显出了部分的原貌。

“金焰石!竟然是金焰石!韩小子,你的机缘还真的非同一般。”韩立正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此东西似的,脑中却先大衍神君吃惊的称奇声。

这时他才想起来,此物不正是炼制仿制七焰扇,所需要的最关键的一种材料!在天南早已灭迹多年,就是能否在大晋找到,连大衍神君也没有十足把握的。

这时那男子似乎也认出了此石来历,目露狂喜之色的身形一闪,到了金焰石旁,一弯腰,就激动异常的去捡此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