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九章 昊元丹

小瓶一翻,一颗火红的杏仁般丹药,倒在了手心处。

看了这枚昔年用高级妖丹炼制出的灵药,韩立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之色。这种原本用来给结丹修士增加灵力的丹丸,用在此处的确浪费了点。要是法力没被封印,银月没有受伤,直接使用搜魂秘术的话,也就无需这般麻烦了。

单手一捏蓝袍人下巴,熟练之极的一抖手腕,就巧妙的将下鄂弄脱臼了,嘴巴不由得大张了开来。另一只手一弹,丹药被一团青气包裹着,射入了蓝袍人嘴中。

韩立松开双手,单手往腰间一模,一银光闪闪的细针出现在了手指间处。寒光闪动,银针化为几缕银线幻扎向蓝袍人身体各处,瞬间就已完毕,所扎之处,乌黑毒血射出尺许来高,一股闻之欲呕的腥臭随之散发而出。

韩立站起身来,双手倒背的站在一旁,静等对方醒来。

足足过了一盏茶功夫后,枫岳身上的毒血被放出了一大滩后,终于口中传出了低低的一声呻吟,马上就要醒转的样子。

韩立目光一闪,两手齐抬的十指连弹,一阵劲风激射过后,仍在流淌的毒血立刻戛然而止。接着肩头一抖,第二元婴马上化为一朵乌云,斜射入一旁林中,不见了踪影。

“是你……”蓝袍人终于睁开了双目,看清楚了身前的韩立,口中发出惊讶之声,挣扎着就坐起了身来。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韩立瞥了枫岳一眼淡淡说道。

“是道友救了我?冯枕那个老贼呢?”青年虽然声音虚弱无力,但仍然充满了警惕之意。

“你说的是那个穿紫袍的,在那边地上呢!”韩立目光向一旁扫了一眼,口中漫不经心地说道。

枫岳眼珠微转,吃力地一扭脖颈,终于看到了紫袍老者不成人形地尸体残骸,脸上先是一惊,接着终于露出痛恨之色,然后目光一转回到了韩立身上,脸上露出奇怪之极的神色。

“这老贼难道也是寒兄击毙的?看来寒兄神通真是高深莫测。救命之恩,枫某铭记在心了,以后一定厚报。”枫岳有些试探地问道,同时一只手伸手去腰间掏出一粒丹药来塞进了口中,另一只手撑地就要勉强站起身来。

但是他才站起一半,就两腿一软的再次跌倒在地。

“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枫岳倒在地上,脸色唰的一下,露出一丝惊慌之色。

“以后厚报?看来道友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韩立没有出手相帮的意思,反而神色不变的说道。

“这话什么意思?我现在到底如何了?你给我下了禁制?”青年瞪着韩立,脸上显出惊怒的样子。

“给你下禁制,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我想要制住你,还需要下什么禁制。你先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吧。”韩立冷笑一声,一扬手,一件不大的东西扔到了枫叶的身旁。

竟是一面普通的青铜小镜。

枫岳闻言,脸上全是惊疑之色,但见韩立丝毫表情没有,一咬牙的将镜子拿起,往里面看了一眼。

“啊!怎么回事?我的脸……这是毒气,我什么时候中毒如此深的?难道那老贼用的那东西有毒?”枫岳一见之下,顿时魂飞天外,不禁用嘶哑的声音大声叫道。然后慌忙将腰间储物袋,往地上一倒,一片白光后,一大堆瓶瓶罐罐东西出现在了地上。

他急忙找出几个瓶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嘴里猛塞丹药。

韩立冷眼旁观,在一旁任由对方自己服用丹药,一言不发。

服完了丹药,枫岳也顾不得和韩立再说什么,立刻在原地闭目打坐运气,想要将接着药力将毒逼运出来。但是仅仅过了一会儿后,他再次睁开双睛,脸上惊恐之色反而更深了三分。

“这怎么可能,这么多解毒圣药竟一个都不管用,我中的是什么奇毒?”这位终于意识到了所中剧毒厉害,焦急万分起来。

“虽然以前没见过,但应该是十绝毒中的苦毒吧。”这时,韩立才慢条斯理的重新开口。

“苦毒?他们竟然用此毒来对付我。那老贼果然真投靠了孔家,据传闻孔家正好有这种毒药。”枫岳面孔瞬间苍白无血,无法自制的尖叫起来。

“孔家?”韩立眉稍动了动,但马上神色如常。

“不对,苦毒中了应该立刻毙命的,我怎能还苏醒过来。”青年忽然想到了此点,竟不知从何处生出力气来,一下翻身爬起,向韩立质问起来。

“哼,别不知好歹了,要不是有些事情想问你,我会浪费‘昊元丹’在你身上?你能留下一条小命暂时活着,还要多靠你脖子上的那件东西暂时抵挡了一下毒气,否则毒性攻心,就是有仙丹神药也无法让你重新醒来。”韩立脸色一沉,不客气的说道。

“你动了此物?”青年一听韩立提及银色钥匙,才发现自己视若性命藏起的东西,不知何时坦露在了胸前,顿时心中一惊,竟暂时冷静了下来。

“我也很好奇,一位筑基期修士中了苦毒竟没有马上毙命,自然要探究些原因了。不过昊元丹,也只是将毒气暂时压下而已,一日后,毒气就会重新攻心,你还是必死无疑。”韩立为无所谓的说道。

“昊元丹,我好像听说过似的,似乎是一种很珍稀的丹药吗?我再接着再服用此丹,能否将毒气继续压下。”枫岳略思量了一下,有点紧张的问道。

对方竟听说过此丹药,这倒让韩立有点意外,但却冷漠的回道:“继续服用然可暂时保你小命,但你知道此丹是用什么炼制成的吗。这根本不是用来解毒的丹药,而是结丹期修士突破瓶颈增进修为灵丹,根本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韩立后面没说什么,但话里之意却明显之极。

“结丹修士增进修为的丹药?”枫岳即使预料此丹珍贵异常,听闻此言仍然一时无语了。

“不过,你真要想活命,倒也不是没有办法。”韩立忽然间笑了起来。

“什么办法?只要能救下小弟的性命,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寒兄。”青年精神一振,忙大喜的说道。

“嘿嘿!我也不要你什么报答,只要一会儿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韩立打了个哈哈,不冷不热的说道。

“行,只要枫某知道的,绝不隐瞒分毫。”青年毫不犹豫的说道。

“办法也很简单。既然中了苦毒,这具身体毁定了,那干脆换一具躯体就是了。以前中过十绝毒的修士,有不少都用夺舍之法逃过一命的。”韩立不动声色的说出了办法。

“夺舍?”青年一呆之下,却大出韩立意料的苦笑了起来。

“怎么,你觉得这方法不行?”韩立双眉一挑,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多谢寒兄费心了。但夺舍对别人可以,但枫某却无法使用此法。”枫岳踌躇了一下后,吞吞吐吐起来。

“无法使用此法!难道你已经……”韩立想到什么,心中有些意外。

“不瞒道友,我已经夺舍过一次,现在躯体本不是我原先身体。”枫岳面带惨笑的说道。

“这样的话,在下也无计可施了。毕竟十绝毒,原本就无药可解的。”韩立叹了口气,在青年期望目光中,两手一分的说道。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寒兄见过识广,麻烦再多想一下。”一听韩立如此说道,枫岳满面惊慌,苦苦的哀求道。

“不用多想,这十绝毒既然闻名修仙界如此长时间,真有办法可解的话,就不叫十绝毒了。”韩立摇摇头说道。

“这么说,我只有一天的间可以存活于世了。”青年怔在了原地,面色无血。

“没错。即使继续服用昊元丹多拖延些时日外,丹药一尽,你的死期同样马上就到。”韩立望着眼前青年,不带任何表情的说道。

“寒兄有多少昊元丹?可否都卖给我。”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枫岳回过神来后,死死盯着韩立问道。

“怎么,枫道友真还真想买在下的灵丹?此丹倒也不是不能卖,不过,数量肯定不会太多。而且要等道友先回答在下的一些疑问,再说此事也不迟!”韩立先皱了下双眉,接着又若无其事的说道。

“有什么问题,道友尽管问吧,在下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枫岳惨淡的说道。

“好,这样最好了。先说说你的身份吧,你不是突兀人,是大晋世家的修士吧?”韩立不客气的如此问道。

“道友既然已经猜到,又何必多此一问?”枫岳抬首看了看掉落一旁的玉佩和胸前的银白色钥匙,一咬牙的说道。看来这位以为韩立刚才看到了这两件东西,才刚刚猜出来的。

韩立嘴角一动,随即无动于衷:“宁中冯指的那个宁中?冯家势力很大吗?”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