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七章 驻地

“这人不是突兀人!”

“什么?主人如何知道此事的?”韩立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让银月不禁吓了一跳。

“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韩立忽然单手往虚空处轻轻一抓,顿时一团青光浮现而出,接着幻化出一个玉佩般的光影,上面铭印着几个比较古老的文字。

“这是大晋古文。”银月再次惊讶起来。

“其实我刚才不出手,估计此人也不会有事的。此物是枫岳随身携带的一件玉佩,是一件顶阶法器,每当那妖禽接近时,就自行散发出阵阵的灵波,应该有自动护主效果。虽然被他暗藏在腰间,但是区区一层布衫,又如何能阻挡我的灵目,自然看的一清二楚。这上面的大晋文字,你应该也认识吧!凭借这几个字,这人十有七八是大晋所谓的世家中人。”韩立淡淡的说道。

“不错。‘宁中冯’这种称呼,按典籍上说,的确是大晋世家喜欢使用的名号形式。看来这位枫道友应该是‘冯道友’才是了。不过,宁中指的是何处?是大晋三十六郡中的宁川郡?还是一百零八州中的西宁州?或者根本是某一带‘宁’字的普通城市而已?”银月沉吟了起来。

因为要来大晋,韩立自然专门搜集了许多关于大晋习俗地理等方面的典籍,银月同样也看了不少,故而银月随口说出这些来,他丝毫不觉为奇。

“不管这人是大晋哪个世家子弟,一个人出现在天澜草原上,本身就代表了麻烦,自然少和对方接触的好。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是想法离开草原,找到解除身上煞气的方法。”说完此话后,韩立就面无表情的闭上了双目。

“这倒也是!这人以筑基初期身份,就配有这等能自动护主法器,绝对是冯家重要人物才是。但现在竟暗藏在小部落的进贡队伍中,肯定是有大麻烦在身的。”银月轻笑一声,低低的赞同道。

随即此女就不再说什么了,车中回复了沉寂。

这时,外面的那几名青年终于用大锤敲碎了两块巨冰,将三只猿鹫扒皮去骨的分解开来,然后将其中最珍贵的六只利爪和十几根长翎给韩立送了过去。剩下的,两个部落则不客气瓜分走了。

当然因为韩立是苍鹭部请来的仙师,自然让苍鹭部拿了大头。跋姓大汉虽然分的不多,但既然是意外收获,又没有在妖禽袭击下死伤什么人,自然同样高兴异常。

而在红狼部的一辆密封地严严实实马车上,那名蓝袍人似乎觉得带着斗篷不太方便,已经将头上之物取下了,露出一张白皙的脸孔。除了只是嘴唇略薄几分,倒也算的上是英俊挺拔。

此刻,他脸上阴寒的默然不语,忽然单手往脖颈上一阵摸索,竟然掏出一根金黄色的链子,链子一头,还系着一把银白色钥匙。钥匙手指粗细,数寸来长,上面遍布着神秘古朴的花纹,并且在椭圆形柄部上还铭印着一个金黄色的“冯”字。

凝望着此把钥匙,枫岳目中露出了奇怪的眼神,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一会儿兴奋,一会儿痛苦,最后有变得阴霾之极。

长吐了一口气后,他小心的将钥匙收了起来,重新当成项链的挂在了脖颈之上。确认外人无法看到此钥匙后,他也开始闭目打坐,回复起刚才消耗的灵力了。

外面清理完最后的猿鹫残骸后,没有多久,整个车队就重新开始上路了。

只是这一次,却没有什么人敢肆意的大声说话了。刚才的战斗虽短,但却给这些年轻的突兀人震惊不小,那些身具灵根的人更是心中火热,几乎想插翅就飞到圣殿中去,也成为一名神通广大的仙师。

下面一日安然无事,但到了第二日午时,坐在车中参悟口诀的韩立,终于远远感应到了圣殿指定的所谓“驻地”。

虽然因为担心有高阶仙师驻扎其内,韩立不敢用神识靠近扫描,但也隐隐感到里面灵气波动混杂,有不少低阶修仙者存在其中。

韩立目光闪动几下,脸上面无表情。

再走了二十余里后,马车周围的两个部落人,几乎同时口中发出一阵欢呼声。韩立神色一动之下,袖子一拂,车帘就自行倒卷而起,望向了远方,只见远处平原之上,一个黑点赫然出现在了那里。

韩立目中蓝光微闪下,将黑点的真实样子看得清清楚楚。

一道三四丈高的围墙,用石块混合着粗大原木垒砌而成,而在城墙后面,一顶顶突兀人最喜欢住的高大帐篷和一些简陋木屋参杂一起,并不时有许多突兀凡人出入其中,显得有些混乱。

不过在众多帐篷和木屋中,也可隐隐看到一座完全用巨大青石盖起的石殿,阁楼稀稀拉拉的存在四周,偶尔才有一两名服饰奇特的修仙者进入其中。

这里就是所谓的“驻地”,韩立心中思量着,目光一转,落在围墙外面每隔一段就竖着的几根巨大石柱上。

这些石柱光彩夺目,足有一人抱这般粗,高大二三十丈,显然天澜圣殿在此地布置下一个大型法阵,将整座城市护在了其中。而整个驻地上空,没有见有修仙者腾空飞起,显然此法阵也具有禁空禁制。

打量完此城,韩立没有兴趣再看下去,伸手招了招,车帘又放了下来。

一刻钟后,他们的车队就到了驻地入口处。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守卫之说,完全任由人随意进出。

英鹭和大汉商量一下后,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两个部落再次分开,队伍分别朝两个不同方向前进。

韩立虽然人在这内,但透过神识,仍可以清楚感应到附近的一切。

这个驻地的确像他远远看到的一样,一个“乱”字可以概括了一切。除了几条人为的主道路外,到处都是毫无整齐可言的皮毛帐篷以及错位混杂的简陋木屋。显然除了那些青石建筑外,其余都是进贡圣殿各部落的临时驻地。

不过需要在这里歇息的,也都是离圣殿最远的部落,是那种再大,也大不到哪里的部落,真正大型部落可都是紧挨圣殿居住的。

所以除了几顶稍微华美些大帐篷外,其余的帐篷木屋,也都一些平常可见的建筑,有不少甚至还有补丁在上面。可见这些小部落的窘况了。

好不容易在驻地偏僻一角,找了一处空地,苍鹭部众人也开始搭建自己的帐篷了。

韩立走下车来,冷冷注视着他们的举动。而英鹭犹豫了一下后,这时竟走了过来。

“寒仙师,在此地混乱不堪,恐怕不适合仙师大人的清修打坐。不过,这里也有专门供仙师们免费休息的地方,仙师要不要先去那里住上两晚,等两日后休整完毕,再继续上路,仙师意下如何?”老者恭谨的说道。

“好吧,知道了。那两日后,我再来这里和你们汇合。”韩立神色如常的点点头,然后也不客气的马上转身离去了。看前进方向,正是此地最高的一座建筑,一间两层的巨大石殿。在那里有时不时有修仙者进出,显然就是老者口中所说的休息之所了。

走了了一小段路程后,就到了石殿前。

韩立却望了殿门处耸立的两个三四丈高的怪物雕像,牛首蛟身的怪物后,就面无表情的从门前擦肩而过。虽然他自信自己扮成一名突兀人,应该毫无破绽的,但是和这般多突兀人修仙者住在一起的话,还是有些不太妥当。万一里面有元婴级的修仙者,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

还是离开驻地,到附近随便找一处地方,凑乎两日吧,等时间到了,再回来混在车队中继续上路。

而等到了所谓的天澜圣殿时,想必搜索他的风声应该松了一些,到时就设法再离去。剩下的路程,虽然离大晋还有好长一段,但小心一些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潜入大晋地界。

心中这样思量着,韩立不慌不忙的走出了驻地大门,伸手掏出一口小剑,驱器化为一道遁光冲天而起。飞遁了五六十里后,在一片不起眼的乱石堆上空停下了遁光。

目光向下一扫后,他在一块五六丈高巨石前落了下来。先盘膝坐下,放出了神识,确信方圆二十余里内的确没有第二人后,当即转身冲身后巨石十指连弹。一片青色剑气切削过后,一个两丈来高的空窟出现在了眼前,正好可以进入一人。

韩立进去试着盘坐一下,心中比较满意,随即又走出巨石外十丈去,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阵旗,十几道光芒四散一闪后,一个隐形法阵就布置完毕。

从外面看去,巨石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原地空空如也了。

韩立没有客气,当即身形一晃后也进入了法阵中,整个人也销声匿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瞬间就过去了一日一夜,韩立在石窟中处于入定中,默默参悟大衍神君所给的口诀。此口诀可比他料想的顺利的多,竟似乎已经参悟了大半的样子,这让韩立心中暗喜。

如今他正参悟某个关键问题,但突然眼皮自行一跳,神识瞬间从入定中跳了出来,脸带诧异之色的睁开了双目。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