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五章 猿鹫

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多出这么一只厉害的灵虫驱使,性命可是大有保障了。心神一动之下,手中小幡一下涨大几分,金色噬金虫一个盘旋后,一头扎进了幡面之上,在黑气一闪之后,竟就此不见了踪影。

随后韩立二话不说的将手中小幡随手一抛,被那黑绿色元婴笑嘻嘻的一张口,竟直接将阴罗幡吸入了体内,再豁然化为一朵乌黑,一晃之下,没入了韩立天灵盖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双目闭上,开始参悟那个解除封印的口诀,好应付以后的不测。但忽然间他神色一动,抬首向上张望了一眼。

虽然修为被封印,但韩立神识强大可是丝毫无损,而刚才感应没错的话,又是那名突兀人仙师从他们车队之上再次飞遁而过了。

这倒有些意思,这位明显是在寻找自己的突兀人修仙者,在十几日内,几乎每隔两三天必定从车队高空上经过一次,但每次都是匆匆而过,根本没有下来向车队询问什么,这倒让韩立原先准备的几种隐匿身份手段,没有了用武之处了。

心中虽然有不解,但韩立自然乐得对方这种做法,当即闭上双目了。

这时,马车外面也传来了一声英鹭的大吼声:“都打起精神来,再走两日,就到圣殿指定驻地了。在那里,我们可以安心的休整两日了。”

“圣殿驻地?”韩立听到此语,心中微微一动,但略沉吟一下后,也就不再理会的静心参悟起口诀了。

但仅仅半日后,韩立就感应到附近出现了另一支部落的车队。这支车队似乎也不怎么大,但却也比苍鹭部落多出十几人的样子。按两支车队的前进方向,一个时辰后,两只队伍就要撞到一起。但因为这些人看起来无害的样子,韩立也没多加理会。

近一个时辰后,两只进贡队伍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结果双方自然一阵大乱。但双方各派人一阵沟通后,结果那车队的部落首领竟然和英鹭是旧识,是一个叫做红狼的小部落。这一下双方首领自然都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两只车队合二为一一起上路了。

“英鹭兄,你们部落中的仙师呢?难道在马车上?”对方首领是一个看起来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打量着英鹭部的这几辆马车,有些好奇的问道。

“贵部的仙师不也在车中吗?就不知红狼部,这次带了几个仙师上路的?”英鹭含糊的说道。

“几个?自然只是一个了。这还是在下豁出了脸皮不要了,才花重金拉住一位自由之身仙师暂时留在我部落中的。难道贵部有两个仙师?”大汉斜眼瞥了一眼老者,嘿嘿地说道。二人当年也算是有些交情,说起话来倒也不用顾忌太多。

“两个?自然也是一个了。也是同样好不容易,才让仙师答应护送我们上路的。”英鹭叹了口气的说道,然后和大汉互望一眼后,两人都不禁苦笑一声,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感觉。

“好了,不管怎么说,有仙师在队伍中,总是安稳多了。而现在离驻地只有一天多的路程,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倒是剩下的那半截路,我要开始经过那些大部落地盘,可要多加小心一二了。这样吧,休整完毕后,我们不如相约几个小部落,一齐上路如何?这样的话,可就安稳多了。”老者眼珠微微一转后,出口建议道。

“这个容我思量一下再说吧?以前也有过诸多小部落联合上路的,结果反而因为其中一个部落带了极其珍贵的贡品,反大受牵连。”大汉却犹豫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说道。

“跋兄多虑了,这种事情,根本是百中无一的事情。我们这种小部落,能有珍贵贡品的几率,比被人路上直接抢劫的几率,可不知低了多少。”英鹭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说道。

“好吧,此事到时再商议吧。”跋姓大汉没有一口回绝此事,似乎动了点心。

这时,两只队伍的中的普通部众也都打成了一片,交谈的融洽之极。特别两只队伍中的几名妙龄女郎,更是被双方青年男子簇拥着,不时从中传出清朗的轻笑声。

这些女子既然被选出来参加朝贡,自然都是各自部落一等一的人才,容貌出众之极,难怪双方的两个部落的男子立刻兴奋了起来。

英鹭听到身后的这些笑声,不禁摇摇头,正想回首约束一下部众,省得得罪了马车中仙师。就在这时,忽然从高空中一声怪异鸟鸣声传来,声音此鹰非鹰,似鹫非鹫,但却清晰之极的传到了下方每一人耳中。

老者一听到此声音,马上脸色大变起来,忙扭首看了旁边的大汉,就见大汉同样面容难看,目露惊慌之色。

“所有人马上下马躲避,这是妖禽猿鹫,快叫寒仙师出来!”老者惊恐的急喝道。几乎同时,大汉同样向自己的部众大声喊着差不多的话语:“躲到车后,快请枫仙师对付妖禽。”

一听猿鹫之名,其整个车队一阵的大乱,个个惊恐失色的翻身下马,有几个胆小的甚至连忙从马上滚落而下。所有人都或趴在马下,或躲在车后,脸色煞白的向空中望去。

只见天上不知何时出现三个黑点,并急剧开始变大,几乎刹那间,三只棕色的妖禽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猿首禽身,两丈长的巨翅下,还生有一对毛绒绒的猿臂,张开的血盆大口中,却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啼鸣之声,所有人看的心中直往下沉。

猿鹫虽然只是大草原上的二级妖禽,但是却原比同阶的妖兽聪明凶残得多,不但力大无穷,一对利爪能碎石裂金,而且口中怪鸣更有迷魂奇效,不要说普通的凡人,就是筑基期低阶仙师,也往往难以应付的。只是此种妖禽一向很少在草原上出现,可如今竟一下出现了三只,怎不让车队之人惊骇恐惧之极。

“慌什么慌?不就是几只二级妖兽吗?”红狼部落的一辆马车中一声冷哼传来,接着车上红光闪动,一个人影蓦然从车中飞射而出,足踏一件锦帕的漂浮在低空中,冷冷的喝道。

一见这人,英鹭不禁愣了一下,吃了一惊。这人竟也是一名头带青色斗篷的仙师,听声音同样年纪不大的样子。

“枫仙师,你多加小心了,这可是三只猿鹫!”跋姓大汉大声提醒道,声音都有些微微走调了。

这位大汉在雇佣前已经打听此位的修为,知道这位枫仙师只是筑基期初期的仙师,才刚有正式仙师资格而已,按理说对付一只猿鹫都有些勉强,故而大为的担心起来。

而这时趴在地上的老者,也急忙将目光朝自己部落的某只马车上望去,当看见一名同样带着青色斗篷的人,站在车辕之上正望向空中的时候,心中略微的一松。只要这位寒仙师修为不是太低,两人联手的话,倒也不是不能将三只猿鹫惊走。

这时,那三名猿鹫自然一眼就看见了御器浮起的另一名蓝袍人。这三名猿鹫以前倒也不是没见过突兀人的仙师,自然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但一时又舍不得下面众多的猎物,瞬间犹豫了起来。三只妖禽在离地面百余丈高的地方,一时盘旋起来。

“哼!找死。”那名蓝袍人见猿鹫没有被惊退,反而有些不耐起来,二话不说的一扬手,顿时数道符箓脱手射出,瞬间化为数条丈许长的火蛇,直奔那几只妖禽射去。

“咦!火蛇术!”站在车辆上的韩立,不禁轻咦一声,心中有些惊讶起来。

火蛇术虽然只是低阶法术,但是炼制成符箓的话,也不是一名筑基期修仙者可以随手奢侈使用的。这人绝不是普通的修仙者,韩立双目一眯,心中对此人有些感兴趣起来。但是马上眉头一皱,韩立暗叹了一口气。

因为那三条火蛇虽然去势凶猛之极,但是相隔如此之远,却被三只猿鹫轻易一闪的避开了。这位蓝袍人对火蛇术的理解肤浅之极,竟然不知道在途中指挥火蛇追踪敌人,白白浪费了几张符箓,甚至反而激起三只妖禽的凶性。

体形较大的一只,口中猛然一声啼鸣,三只同时双翅一收,直往蓝袍人直坠扑来。

而蓝袍人一见火蛇符箓没有建功,似乎一愣,随即又见妖禽冲自己飞扑而下,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一阵手忙脚乱后,竟然拿出一口白蒙蒙小剑出来,口中急促的念头咒语,想要催动其攻击敌人。

韩立见到此幕,更是摇头不已。

现在妖禽马上攻击过来,竟然不先释放防护罩护身,反而想用法器迎着对攻,这不是找死吗?看来这位还真是一个不常和人争斗的新手。不过那口小剑却是一件上阶法器,这人的确有些来历的。

蓝袍人口中法诀倒念的熟练之极,在妖禽将近之时,终于法器激发完毕,猛然将小剑祭了出去。只见光芒闪动,小剑化为一道数尺长白虹,直接斩向了中间的猿鹫,速度奇快无比。

那妖禽也知道不妙,身形猛然一晃,想要躲过白光,却来不及了,只好用一只黑爪猛然抓向白虹。

白光一顿后,一声惨鸣从空中传出,一只乌黑利爪被剑光轻易的斩落,鲜血顿时从空中撒落而下。但是另外两只妖禽,却从左右瞬间飞至到了蓝袍人头顶,四只利爪狠狠抓向其天灵盖。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