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四章 魔虫妖尸

一间密不透风密室中,一个高丈许青石供桌,四周插着十几杆颜色各异的阵旗,组成了一个临时法阵,闪着淡淡灵光。供桌上,有一个类似阵盘的碧绿圆钵,上面绿气阵阵,隐隐有个身体模糊的婴儿盘坐在其中吞云吐雾,在修炼什么功法似的。

密室的四角,各有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握一杆碧绿色法旗,盘膝而坐。这些法旗全都指向中间的圆钵,从旗尖上正喷出一股股纤细的绿雾,向中间的圆钵缓缓飘去。

这诡异一幕,仿佛一副画卷般,一切都寂静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四名老者脸上均显出了疲倦之色,绿雾中的婴儿经过这一段时间,身形却似乎清晰了一分。

“今天就到这里吧,真是有劳三位道友了。再过几日,桂师弟应该就能够自行回复了,在下感激不尽。”坐在密室西北角的一名红发老者,将法旗一收站起身来,双手抱拳的冲其余三人施礼的谢道。

“呵呵!珲兄何必多礼,我等和桂仙师相交许久了,为其尽一点力,是应该的。”三名老者也随之收了法旗,其中一名无须的白面老者,也急忙回了一礼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情,我与师弟二人会铭记在心的。”首先起身老者,看了一眼仍在盘坐修炼中的婴儿,非常诚挚的说道。

“哈哈,道友何必如此客气!”另一名老者也微笑的开口说道。

“对了,我等四人一直在密室中帮助桂仙师弥补元婴之体,也不知道哪位外族人有没有消息了。实在难以相信,这世上竟有人能驱使上万噬金虫,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噬金虫产卵之难,我们可都是深知的。我来的较晚,没有参加围堵那外族人的一战,那人真可怕到这种程度,有三名元婴级仙师都陨落了。”红发老者神色一沉,凝重的问道。

一听此话,另三名老者互望了一眼,脸上均都露出后怕之色。

“那人不是可怕可以形容的了。此人除了可以驱使噬金虫外,还会施展一种紫色火焰和释放金色雷电。第一批拦上他的那几名仙师,一个照面就两伤一死,大半就是这两种功法所致。金色雷电可以困住修仙者的元婴,而紫火则可以轻易加以灭杀。后面的其他仙师,即使遇见并多加小心了,但仍然还有两名仙师无法抵挡的被灭杀了。”白面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而且不仅如此,这名外族人驱使的法宝也非常厉害,是一套金青两色的古怪飞剑,足有六七十口之多,锋利之极。有好几位道友的宝物一碰这些飞剑,竟然直接被劈成了两截。更邪门的是,他背后一对翅膀状法宝,可以连咒语都不用直接施展出雷遁术,根本无法捕捉对方的身形。不怕浑兄笑话,当时有六七名和我等差不多的道友同时围住了对方,仍然被对方杀地汗流浃背,岌岌可危。我们几人甚至都有了暂时后退之意,后来幸亏呼大仙师及时赶到了,暗中施展‘大五行擒仙手’出其不意地一击,才重伤了对方。但外族人重伤后,还是骤然间就化为一道血影,一下冲在包围圈消失不见了。我们几人用神识都无法找到分毫,还是大仙师说明那人已经在数百里之外,我等才知道对方行踪,但也来不及追杀了。”一位微胖老者半解释半回忆的说道,脸上还流露一丝惊骇之色。

“这外族人竟如此厉害,难道是大晋大宗的哪位成名的顶阶修士?怪不得桂师弟身负‘六魂分元术’还落得如此下场。”红发老者听完这番话,脸色有些难看了。

“桂兄不用担心,‘大五行擒仙手’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使那人逃出了此地,但此击最起码让他修为损伤了大半,如今应该不足为惧了!并且正好圣女陪同大晋来的客人到附近天澜圣殿主持开灵仪式,那人若真是大晋修士,如此古怪神通那些客人应该知道吧。知道对方底细后,就好对付此人了。就算此人真是大晋哪个大宗门的修士,杀害我们突兀这么多上阶仙师,几位大仙师也不会轻易罢手的。更何况,对方为何能培育如此多噬金虫的事情,也一定要查清楚。”白面老者恨恨地说道,看来这位在和韩立交手时,恐怕也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希望如此吧。不过,也幸亏这人噬金虫都是未成熟体,否则,到时什么神通都不用施展,只要将这上万噬金虫放出,恐怕四大仙师齐聚,也要退避三尺吧。”红发老者喃喃地说道。

其他老者闻言,互相望了一眼后,同只能苦笑而已。成熟体噬金虫的厉害,他们这些突兀人的仙师自然深知。

几人正在感概之时,绿雾中盘膝打坐的婴儿,突然间口中发出一声尖尖的惨叫,马上两手抱头打起滚来了,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身形也一点点的溃散明暗不定起来。

“不好,几位道友快些出手。”红发老者大吃一惊,立刻大声叫道。

其他三名名老者,也知道事态严重,忙再次将那法旗祭起,法诀一催之下,四道绿雾重新喷向了密室中间。顿时浓浓绿雾将那翻滚不定的婴儿笼罩其内,不停修补元婴溃散的身体。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四名老者全力出手之下,雾气中的叫声小了下来,再过了一会儿后,那婴儿终于自行盘膝坐稳了身形,全力吸纳周围的绿雾。

不知过了多久后,一声细细,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雾气中悠悠传来:“多……多谢几位道友大力相帮,现在……无事了……可以收功了。”

听到此声后,四名老者才大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时间再长一些的话,他们固然可以坚持下去,但元气受损却是肯定免不了的,于是四人纷纷收了功法。

“桂兄,刚才到底出了何事,原本凝固的元婴竟再次溃散了?这可是危险之极。”白面老者,忍不住的问道。

“几……几位道友放心,以后不会再出此事了,刚才是……和我元神相连的噬金虫……被灭杀了,神……神识受了些影响。”婴儿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噬金虫被灭杀了?他是如何做到的?成熟体的噬金虫身体在这一界几乎是不灭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易被人灭杀。”红发老者吓了一跳,吃惊的说道。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没有桂兄亲自指挥灵虫,噬金虫就是再厉害,总有办法可破的。毕竟身体再坚不可摧,但还有一些顶阶魔道秘术,可是可以直接攻击元神精魂,根本无需毁掉噬金虫的身体。”白面老者略想一下后,如此的说道。

“哦,照这么说,此人是魔道修士了。可是先前和我们争斗时,使用的大部分神通都不太像是魔道功法啊?”最后一名廋削的老者却迟疑的说道。

闻听此言,密室中一时鸦雀无声,几名老者面面相觑起来了。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另一处地方,韩立在马车中大出了一口气,心中骤然一松。经过半月日夜不停的施法,终于将那成熟体噬金虫的元神从身体中抽取了出来,并吸入了阴罗幡中。而在这期间,外面苍鹭部的人没有打扰他一次,这让韩立有些意外,心中自然乐得如此。

他自然不知道,刚才抽出元神的瞬间,差点将那位害他如此地步的罪魁祸首,给灭杀了。

一抬手冲身前黑色魔气虚空一抓,顿时魔气中“嗖”的一声,一杆乌黑小幡激射而出,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剩余的幽黑雾气则一阵翻滚后,化成了黑绿的第二元婴,双手还抓住一个金光灿灿巨大飞虫。而在元婴身下,玉盒上的盖子和符箓早已不翼而飞了,里面空空如也。

韩立把玩着手中的小幡,目光在金虫上一扫。此虫足有半尺来长,口中一对獠牙外露寸许,外形狰狞凶恶,完全是韩立噬金虫放大数倍的样子,正是噬金虫的成熟体!

不过此虫元神已无,生机全无了。

韩立想了想后,一展手中的阴罗幡,一朵拳头大小黑绿光团从幡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轻飘飘的落到了韩立身前。

柔和绿光中,一只和成熟噬金虫一模一样的虫影,浮在其中,只是虫子不但体形小了许多,而且浑身乌黑,一对虫目血红欲滴。

“去!”韩立轻轻一点指,那噬金虫元神忽然化为一道黑芒射出,一闪即逝后一下没入了原本的虫躯中。

巨大金虫立刻眼中冒出血红光芒,一展双翅的竟飞动起来,围着第二元婴飞舞不定。

“果然和料想没有错,将此虫当作妖尸炼制的话,应该行得通,虽然威力比原先要下降不少,但那也是非常厉害的。只不过真要驱使如意,看来虫躯也要用魔气炼化一番才可。”韩立喃喃的低语道,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