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三章 各怀心思

当日被击毁肉身的元婴中期突兀人仙师,虽然有一部分分裂的元婴上逃了出去,但是和其心神相连的那只噬金虫成熟体,却因为没有主人指挥,被熟知噬金虫习性的韩立,用第二元婴轻易的生擒了下来,并禁制在了玉盒中。

原本还打算等到以后闲暇时光时,就研究一下成熟噬金虫和他的噬金虫差别多少的,但现在修为大降,必须及早处理此虫了,否则,万一成熟体噬金虫神通远超自己预料,以后破禁而出,那麻烦可大了。以他现在的修为,再想擒住此虫可,是不大可能的。

想到这里,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番手掌,手中多出了几杆颜色各异的阵旗出来。手指轻轻一弹,几杆阵旗飞射四周。一个直径丈许的禁制护罩,凭空出现在了车内。

韩立把玉盒平放在膝盖上,缓缓闭上了双目。头上黑光闪动,一个黑绿色元婴出现在了天灵盖上,双手一搓,那杆乌黑的阴罗旗就出现在了元婴手中。

这杆魔幡因为一开始就是交予第二元婴炼化驱使的,现在却成了他唯一一件不受五鬼锁神大法限制的法宝了。

噬金虫身体水火不浸,刀枪不入,他唯一灭杀此虫的方法,就是用阴罗幡中精纯魔气将此虫元神抽出,在放入幡中炼化成幡的元阴魔头驱使。具体的炼化之法,当日都从那阴罗宗长老神识中早已得到。

这个过程,当然不可能短时间内完成的。其实若不是这只噬金虫主人元神大损,反而连累此虫奄奄一息,他还不敢打此主意呢!

对成熟体的噬金虫,他戒心可不轻。但就是如此,他才连禁制都先布置下来,生怕出什么乱子。

这时,黑绿色元婴将手中小幡往头顶一抛,化为一朵尺许大魔云漂浮不动,而元婴一纵身,跳入云中不见了踪影,随即魔云往下一沉,一下将膝盖上地玉盒包裹在了其内。

盒中顿时传出“吱吱”的虫鸣声,声音不大,但却暴怒之极的样子。

魔云裹着玉盒,开始翻滚汹涌,里面虫鸣声尖利刺耳起来。但韩立无动于衷,两手掐着法诀,身形动也不动。在禁制之中,他根本不怕虫鸣声会惊动外面的苍鹭部凡人,只要全心将此虫元神抽出即可了。

于是一场艰难的炼化,就此开始了。

车队外面的苍鹭部人对这位“寒仙师”大感兴趣,但这位仙师自从进入车辆中,从此不再出来了,他们自然不得而见的。

族长英鹭,更是严禁这些部众前去打搅仙师的修炼,这让其余之人大感沮丧。

下面的十余日内,不知是不是托到了这位寒仙师的洪福,不但在经过的峡谷中找到了一个野羊群,打到了足够的猎物,而且接下来的半个月内,车队竟然一直安然无事。这让提心吊胆的英鹭大松了一口气。

他算了算路程,再过几日功夫,就可以到一个极其安全的歇脚之地了。那里是天澜圣殿用法力极快建立的一个临时驻地,专门是为远路赶来的各大小部落聚集歇脚的。一等开灵日结束,这个驻地马上就会被拆掉。

英鹭正暗自想着此事时,突然头顶似乎有什么声音传来。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道刺目白芒破空划过,里面隐隐有个人影似的,但是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苍鹭部其他青年见此,不禁一阵的骚动。

而老者却眉头皱了下,心中有些嘀咕起来。以他昔日圣战经验,这些光芒分明都是高阶仙师在低空中飞过的遁光。这种异景,一般来说在很少能见到的。一般的高阶仙师可都是在极高的地方飞掠而过,地面上凡人很难发现的。

可是他没有记错的话,从前几日开始,这已经是见到的第四道低空飞行的遁光了。难道最近生了什么大事,是哪个部落的贡品被抢了?

心中有些疑惑不解,老者却对下面的路程更加放心起来。一路上有这些高阶仙师巡视的话,那一段时间内应该安然无忧了。

英鹭如此思量着,回对车队其他人大声招呼一声,督促车队再加快几分速度的赶路。

老者自然不知道,从头顶上飞过的那道白芒,一直在方圆百余里内的低空处四下飞遁了好长时间,一刻没有停,但最后还是毫无所获的向南而去。结果在不远处,另一道红色遁光从另一方向斜射而来。

两道遁光碰到了一起,光华一敛,现出一男一女。男的四十余岁,身穿淡黄皮衣,面容普通平凡,女的则二十七八,颇有几分姿色的样子。

“原来是秀仙师,我这边没有什么发现。你那边怎样?可有那人的踪迹吗?”中年男子抢先冲对面女子一抱拳后,含笑的问道。

“黎兄,你可看我像有发现的样子吗?”宫装女子却有神色不太好看,有点冷漠的说道。

“嗨!这几日,我已经搜完了那边方圆两千里的所有地方,都没有丝毫痕迹。那人不是不在此地,就是隐匿功法实在高明,凭我的修为还无法发现他的行踪。要不要我二人联手再仔细搜寻一遍,把路上遇见的那几支进贡的车队,也盘问一二。”中年人毫不为意,反而露出几分急切之色的说道。

“看来,黎仙师真对奖励的‘毒龙丸’动心了,但可别为了此药,把自己的小命也赔上了。”宫装女子冷笑一声,大有深意的说道。

“这话是何意思?难道秀仙师不动心吗?”中年汉子一怔,有些惊疑起来。

“黎兄接到任务时,那些元婴期上阶仙师如何对你说的?”宫装女子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淡淡问道。

“上师对我说,有一名外族元婴修仙者闯入了我们天澜草原中,并且重伤了一位上阶仙师,所以要将其生擒活捉。对方已被其他上阶击成了重伤,我们这些结丹期仙师,拿下重伤的他,决不成问题的。”中年汉子迟疑了一下,还是老实的说出来了。

“哼!黎兄果然因为来的较晚,才知道的不多。要是我的话,就绝不会这般热心的去找这位外族修仙的。”女子嘴角泛起一丝冷嘲的说道。

“秀仙师既然如此说,肯定有自己道理,能否给在下讲一下其中的缘由?”中年汉子闻言,神色也郑重了起来。

宫装女子默然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声说道:“黎兄和我也认识多年了,此事倒也应该实言相告的,省的黎兄稀里糊涂送了性命。我来的较早一些,倒从一个长辈那里听到了一些这个外族人的确切消息。这名外族人是元婴期修士不假,也的确被击成了重伤,但是出手的人可不是什么上阶仙师,而是主持此事的呼大仙师亲自出手,才击伤的对方。”

“什么,是大仙师出的手?”中年男子吓了一大跳。

“不错,而且我听说,那外族人还是在被好几位上阶仙师团团围住的时候,才被大仙师偷袭得手的。而在此前,已经有三名上阶仙师被此人一路灭杀了。据说此人神通毒辣之极,出手非死即伤。就是如此,其在重伤之后,仍然施展了秘术,当着大仙师面逃之夭夭了。以我看,这外族人十有八九是大仙师同阶的修仙,若是如此的话,对方即使受伤再重,灭杀我们两个结丹期的小修仙,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了两瓶毒龙丸,我可不想赔上性命!”

“而且我看那些上阶仙师之所以让我们这些人去找此人,多半是把我们当做弃子了。他们不是在我们出前,给我们一人施展一个引魂术吗?哼!说是怕我们出危险了,好能及时找我们,我看多半是想让我们打草惊蛇的逼对方现形吧!然后我们一陨落,再给他们引路追踪此人。”女子脸色阴沉的一一说道。

“唏!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他们竟把我们当成了炮灰!我们要如何办才好?”中年男子听了宫装女子的解释之言,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惊怒之极起来。

“很简单,不是已经搜寻过了一遍吗,这也就够了,无须再做更细的事情了。这样既可以交差,也无须冒多大风险。先静等别人能否发现外族人,若是其他人在其它地方发现此人的话,自然更好,一直没音讯的话,也无所谓了。到了开灵日,所有仙师都要去圣殿拜祭一番,我们自然也会被召回的。”女子似乎早已想过了此事,不加思索的说道。

“就按秀仙师之言办,毒龙丸虽然好,黎某还更珍惜自己的小命,多谢秀仙师了。”踌躇了一下后,中年男子立刻判断出了其中的利弊,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先去那边的圣殿驻地休息一下。这几日,那里会聚集不少部落的进贡车队,说不定还能先找到需要的东西呢!然后每隔几天,做做样子的四下去搜查一番就可以了。”宫装女子轻笑一声,如此的说道。

男子对此自然毫无意见。

随后,二人重新化为一红一白两道惊虹,向南方径直飞去。


悦读www.yuedu.info